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荣博客
陆荣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413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蓝色蜃楼》剧本第十八集(二)渴望

(2018-06-27 08:03:36)
标签:

杂谈

《蓝色蜃楼》剧本第十八集

(二)渴望

 

17.县委大院     白天    

 

远:办公室里,杨书记正在跟沙漠治理考察团的专家们座谈。

杨书记:“沙漠边缘分布着三乡六村十五个生产队,总人口六万余人,占地面积一万多平方公里,有效耕地面积十万亩左右,古河床、沙漠荒滩等闲散土地多达百万亩。南部山区散布着五六座小型水库,用以维系十余万亩耕地和几十万人畜的生产生活用水。”

外国专家:“这个地区的年降水量是多少?没有水,怎样治理沙漠?”

杨书记:“这里是中国境内最干旱的地方之一,年降水量不足二百毫米,基本不符合人类的生存条件。但是,如果能够解决水的问题,这块土地不但能够供养原有的数十万人畜,就是再增加几十万人也不存在困难。关键问题还在水,因为没有水,不仅严重影响着当地住民的生产生活,而且也加速了土地的沙化现象。当地原住民人均耕地大约二亩左右,听起来拥有不少土地,但却很难维持生活。至于那些古河床、沙漠荒滩,是从未耕种过的土地,要想改造成耕地,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张学武:“这是粗放式经营模式下的土地使用状况,与科学利用土地不可同日而语。在土地资源和水电资源十分短缺的情况下,对于土地的使用,必须采用集约式管理模式,走高效农业的路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实现既能节约水电资源,又能节约土地和劳动力资源的目标。黄河电力提灌工程向西纵深推进,将输水渠网延伸到五龙泉、曹家湖、柳条河三座水库,利用这三座水库的输水渠网覆盖整个腾格里沙漠,前景非常美好。走高效农业的道路,合理使用水资源,不仅是解决青山平原农业生产唯一选择,也是解决土地沙化问题的最好办法。”

远:杨书记认真倾听专家们的发言,对张学武提出的开发利用沙漠的话题很感兴趣。

杨书记:“就目前的情况看,如果解决了影响农业发展的水电问题,在改造和开发沙漠方面,应该采用怎样的方法?”

张学武:“有三种办法:第一是‘封堵’,就是采用沙障封堵流动性沙丘沙山,以使其稳定下来的办法;第二是‘散压’,把小型沙丘散开整平,开垦成农田;第三是‘联建’,指在槽湾、滩涂等沙面平缓的地段,连片搭建日光温室,主动联系外部优势资源,加强改造沙漠的力度。如果能够做到这三点,用不了几年,那些零星的滩涂将不复存在,最高的沙山也将会被人造林覆盖,危害人类环境的沙漠,最终将会变成创造财富的宝库!关键是水……”

杨子华:“缺水的问题,总是有办法解决的……防止土地不断沙化,防治风沙灾害,改造地球环境,减轻风沙灾害对人类的侵害,这不仅仅是一个地方的事情,这是国家的大事。现在,埃及、以色列等在沙漠治理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经验……国家对土地沙化的形势十分关注……只是不知道国家在土地沙化、环境保护方面还能做些什么工作?”

远:赵楠理理耷拉在额前的一绺头发,看了一眼张学武。

赵楠:“如果从全国大局出发,国家将会就沙漠治理的工作加大资金的投入。近期很可能会有全国性的动作,比如动员全民植树造林、保护水土流失、节约用水用电等活动,又比如‘南水北调’、开发西部、移民搬迁等等。全国一盘棋嘛,国家一定会重视沙漠治理工作的!生活在沙漠中的我们应该及早着手,积极争取相关项目,加大相关建设力度。沙漠中出产很多名贵药材,用这些依托申报项目,创建中药材生产加工产业等,也是很好的思路......” 

杨子华:“这是我们早就想到了的,只是在争取项目上还存在困难,希望能够得到专家们的帮助,尤其是方教授,您是全世界都很有名的科学家,只要您肯帮忙,我们青山县就不愁没有出路!”

近(特):方教授听杨子华这么说,哈哈大笑起来。(淡出)

 

18.赵楠家      日     

 

远:屋里,赵楠拉开一只提包,从里边取出几件衣服,从中取出一件展开了帮母亲穿上,又帮妈妈系住纽扣,妈妈扯扯衣角,满意地笑了。

赵楠妈:“你刘爸、刘婶有恩于我们家,如今有了出息,可不能忘了接济过我们的恩人呢。听说双富在西安那边找到了工作......”

赵楠:“我不会忘了他们的恩情……”

近(特):赵楠的眼角里忽然浸满了泪花,一种别样的滋味在赵楠的心头一闪而过。

 

19.刘万忠家     日     

 

远:赵楠带着礼品前来看望刘万忠夫妇,刘万忠夫妇非常高兴。刘妈胡巧儿拉着赵楠的手,满脸上挂满了慈爱,一个劲夸赵楠越长越漂亮了。刘万忠笑盈盈地坐在酒桌边的椅子上,不停地捋着那几绺稀疏枯黄的胡须。

刘万忠:“当初看这丫头就不是一只凡鸟,如今果然成了大人物。真是叫人高兴得很!这也是赵世贵的造化,他自己是个苦命人,早早撇下娃娃走了,没有活过几天好人,倒是娃娃们争气得很……老婆子,你去把那只鸡杀了,我去买酒!我要好好招待闺女。”

远:赵楠听说要杀鸡,赶紧阻拦。

赵楠:“千万不要麻烦,我来看看二老就走。”

远:赵楠拦住打算出门去买酒的刘万忠。(淡出)

 

20.万忠家      晚    

 

远:刘万忠坐在炕桌边用他的黄铜嘴烟锅儿抽烟,老婆胡巧娥在另一边用陀螺捻麻线。

胡巧娥:“原先,还说是让赵楠做双富的媳妇,如今这样儿,怎么看,也不像我们的媳妇儿……”

刘万忠:“谁是谁的命相呀,双富小的时候学习也是很不错的,可是真到考的时候,却连个大学的毛也摸不着……却又要去当兵……也好,他打小喜欢当兵……可好,当了几年兵却给人家去打工去了!人呀,谁能说得清,谁能知道自己以后是个什么样子……”

胡巧娥:“雪莹那丫头十天前来过一趟,走时让她带几个馒头,她不带,看脸色,像是很不高兴的样子。银环向她问作业,她也没给说。以前来时可不是这样的……后来去了任静家,据说哭鼻子呢……真是造孽,这个该死的娃子,谁知道他心里想的是啥……你也不管管,这样子下去,总不是办法。”

近(特):刘万忠嘴里衔着烟锅儿,烟锅儿里升起了袅袅烟雾,烟雾中映出刘涛正在忙碌的声影。刘涛的身影慢慢淡化,刘万忠和老婆正在自家的承包地里犁地劳作映出;飞奔的列车;西安车站,刘涛迎接申雪莹,刘涛接过申雪莹手中的提包,挽住申雪莹的手挤进人群,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列车窗口,申雪莹探出窗口挥手,刘涛却不管不顾地转身消失在送行的人群中;申雪莹坐在办公桌前认真描绘图纸的身影......

 

O.S.画外音:刘涛转业后在曹志毅的特种养殖基地做工,因为工作出色,很快成了经理。刘涛童年时的朋友赵楠大学毕业后,和昔日的下乡知青张学武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专门研究土地沙化的课题。刘涛的另一个好朋友是申雪莹,申雪莹因为在引黄工程的勘察规划方面做出了贡献,被工程指挥部任用为技术员,成了一名国家干部,对此,申雪莹满心欢喜,因为她从心底里热爱这份工作。让申雪莹心烦的是她的婚姻大事——她深爱着刘涛,但她却越来越弄不懂刘涛的心思了,她觉得刘涛就像一道难以猜透的谜题,高深得让她越来越无法捉摸。而且,这件事也让刘万忠老两口十分闹心。(淡出)

 

远: 晚上,刘万忠坐在炕桌边抽烟。忽然,刘万忠在炕沿上使劲磕掉烟锅里的烟屎,用那只干瘪粗黑的老手捋着下巴上那些稀疏的黄胡须,很有些生气地责骂起远在西安的儿子来。

刘万忠:“再不能由着他胡闹了,得叫他吐出一个核儿来!这丫头容易吗?成还是不成,他趁早给老子说清楚!只管这样晾着,算是怎么回事情……真是越大越有本事了,把个家纯粹不当回事了。不就是当了几天兵吗,况且现在已经复原成了个私人企业的员工,也不知道将来什么模样,却像是坐上了什么大官似的……我得问问他,这事到底怎么办!”(淡出)

 

21.任静家    晚上  

 

远:昏黄的煤油灯下,申雪莹用手托着额头正在低声啜泣,任静衣冠不整地蹲坐在炕桌边,把一口浓烟吐到空中,用不屑一顾的口气教训申雪莹。

任静:“你以为爱情是非常高尚的?笑话!还爱情呢!去他娘的狗屁爱情,老娘才不信那些狗屁爱情呢!老娘只懂得一点,谁对老娘有用,老娘就跟谁性交!”(闪回)

 

22.任静家     晚上灯光摇曳    

 

贾富仓(抱住任静):“宝贝儿,人家想死你啦,你可回来啦,让我睡睡吧,人家都想死你啦!别去公社啦,我能养活你,你要天上的星星我给你去摘,你要王母娘娘的金铃铛,我给你去偷!”

远:任静甩开贾富仓的搂抱,翻身拧着住贾富仓的脸。

任静:“谁信这些狗屁,你们这些臭男人哪一个不是狗一样的东西。说什么想死你,说什么小宝贝,统统他娘的是狗屁!老娘非常清楚,你们喜欢的只是老娘的生殖器而已!”

远:任静三下两下脱掉衣裤,把自己弄得精光,直直地躺倒在炕上。

任静:“来吧,要不是老娘现在正想做爱呢,懒得理你……”(闪回)

 

23.任静宿舍     灯光昏暗摇曳    

 

远:任静躺在床上嗤嗤地淫笑着,嘲骂跪在她面前脱衣裤的王副镇长。

任静:“老流氓,什么狗屁镇长,在老娘眼里,你就是一条骚狗!”

近(特):王副镇长脱衣服,露出白胖的肚腩。

王副镇长:“小宝贝,你不要说得这样难听,人家真的爱你,爱得简直快要发疯了......”

近(特):淫笑声中,一个肥胖的身躯俯卧到任静身上。

王副镇长:“贾富仓……妈的,便宜他了。静静,跟了贾富仓,简直就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娘的……贾富仓……贾富仓算什么鸟?这样的宝贝,是他能够受用的么?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把你救出来!给我做老婆吧,我的小亲亲,哎呀,我的小亲亲,人家可是真的爱死你了……跟我走吧,只要你答应跟我走,我立马赶走那头老母猪!那个死猪头,没有一点女人的味道……贾富仓他妈的什么东西?只要你对我好,日后,我一定让你过上好生活……哎呀,宝贝儿,好爽哟……”

任静:“他妈的,你慢点……老娘只认得钱!带钱了没有?没钱,立马给老娘滚下来……”

王副镇长:“你不要把话说得这样露骨好不好?老子有的是钱!”(淡出)

 

24.任静家    夜    

 

远:任静嘻笑着,给申雪莹拉拉被角。

任静:“老实给我说说,跟刘涛做爱了没有?得动真格的!如果心里真的放不下那个小东西,你就得跟他玩真的,得先占有了他!你想想,你都快三十岁啦……真是可怜!”

近(特):申雪莹惊讶瞪着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任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任静:“看什么?不懂?就是跟他做爱!不相信那小子是金刚,见了漂亮的女人还会躲着走?”远:申雪莹用被子紧紧蒙住头,转身睡去。任静熄灭罩子灯,睡去。(闪回)

 

25.刘万忠家      日     

 

远:申雪莹前来看望刘万忠夫妇。来时带了很多东西,她把这些东西一一交给刘万忠和胡巧娥。

申雪莹:“爸,这是给您买得烟,您慢慢抽;这是白糖……妈,这是猪肉,还有白米……”

近:胡巧娥一一接过申雪莹买来的东西,埋怨申雪莹。

胡巧娥:“怎么又胡花钱了,这些都是贵重东西,我们是庄户人家,这样大手大脚地乱花钱,那是要遭罪的。”

申雪莹:“提工资了,一月一百块呢。买这些东西才花了二三十块。该花的还是要花,阳子和环子一天天大了,都在长身体,没有充分的营养,怕影响长身体……”

远:胡巧娥替申雪莹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尘,忽然忍不住流下泪来。

胡巧娥:“总是让我娃受苦,这些年家中的穿穿戴戴,吃吃喝喝的,没少让娃费心。”

远:胡巧娥拉起衣襟一边擦眼泪,一边把申雪莹推到酒桌边坐下,替申雪莹倒了杯水,要申雪莹喝,申雪莹赶紧起身接住。   

近:申雪莹小心地把水杯放在桌子上。

申雪莹:“妈,我不渴,阳子和环子呢?”

胡巧娥:“在西屋写作业呢。”(淡出)

 

26.西屋     日    

 

远:刘阳和银环正在做作业,申雪莹悄悄走过去,从背后蒙住了银环的眼睛。银环一下子就知道那是申雪莹的手,欢笑着喊起来。

银环:“嫂子!嫂子来啦!”

远:刘阳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见了漂亮的嫂子有些不好意思。银环却高兴得不得了,一下子跳起来,搂住了申雪莹的脖子,使劲地去亲申雪莹的脸。申雪莹也高兴起来,上了炕,查看刘阳和银环的作业。

近:两个小家伙紧紧地挨在申雪莹身边,银环更是钻在申雪莹的怀里。

远:申雪莹搂抱着银环,从褪色了的军用挎包中掏出来两个纸包,一个纸包方方正正的,打开了,里边是打着横线的作业本。她把这一摞作业本分开来,分别交给刘阳和银环。又把另一个纸包打开,却是一些包着塑料纸的花糖。申雪莹给两个小家伙每人分了十颗,却把下余的重新包裹起来,复又塞进了挎包。

申雪莹:“不许眼惹,这些是我的……”

远:刘阳和银环得着了糖,非常高兴,银环更是高兴得不得了,一下子搂住申雪莹的脖子。

近(特):刘阳仔细看申雪莹,见申雪莹有些疲倦,就悄悄掐了一下银环。

远:银环看刘阳,刘阳给银环使眼色。两个小家伙溜下炕,跑到外边去了。

 

27.西屋       日    

 

远:申雪莹抓过枕头,钻进被窝,迷迷糊糊地睡起觉来。

近:胡巧娥悄悄看了一眼已经睡下的申雪莹,轻轻拉上了门。

 

O.S.画外音:刘涛妈心疼申雪莹,她要让申雪莹睡个好觉。她知道申雪莹非常劳累——各地方都在忙着衬砌导流渠,镇上的技术员们都下了村,各自承包了村组,帮助村民们修水渠,申雪莹是水管所副主任,为了保证工程不出任何差错,她几乎天天都要下村去检查施工的情况。申雪莹的工作很累,很辛苦。刘涛妈虽然知道申雪莹很累,但对有些事情却不知道,她只知道申雪莹工作很累,但却不知道申雪莹所以坚持到乡下去,却是另有原因的——她不知道,镇里的王副镇长,也就是当年的王秘书是个很讨厌的人,只要申雪莹一到镇上,他便要找申雪莹“谈工作”。当然不是谈什么正经的工作,他是死乞白赖地要跟申雪莹“谈对象”!尽管他是个有妇之人。有几次,他甚至提出了无理要求,结果遭到了申雪莹的严厉警告,但是,王副镇长仍然不甘心,总要在夜里去敲申雪莹的门,弄得申雪莹十分闹心。

 

28.申雪莹办公室     日    

 

远:申雪莹正在办公室里绘制图纸,王副镇长推门进来,随手关上门,笑着来到她的身边,观看她绘制图纸。因为他过于靠近自己,申雪莹有些不自在,准备起身离开座位。

申雪莹:“王镇长,你坐,我给你倒水。”

远:王副镇长伸手按住她的肩头,不让她起身。

王副镇长:“不用,不用,你画你的图吧。你的图画得太好了。”

远:王副镇长搂住申雪莹的肩膀,把手探进了申雪莹的衣领,朝她的胸部摸去。

近:申雪莹怒不可遏,气恼地一下子甩开王副镇长的手,刷地一下站起来,红着脸斥责王副镇长。

申雪莹:“你做什么?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你能不能自重一点?”

王副镇长:“我……你……我爱你……我都想死你了……让我跟你玩玩吧......”

远:王副镇长腆着脸,张开臂膊,欲要搂抱申雪莹。

申雪莹:“无耻!你是不是疯了?赶快离开,我要叫人了!”

近(特):申雪莹怒目圆睁,喝令王副镇长立刻离开。

王副镇长(悻悻地):“清高什么?都三十岁啦,我不相信你的心是石头的……没有人会爱你,除了我!你喊吧,我不过是个老男人,而你呢?可是一个还未出嫁的姑娘!你不怕坏了名声就喊吧!”

远:王副镇长扑过去,一把扯住申雪莹,申雪莹气坏了,给了王副镇长一击耳光。王副镇长捂着脸坐下来。

王副镇长:“算你厉害!算你是烈女!等着吧,终究有一天,有你的好果子吃。”(淡出)

 

29.刘万忠西屋里     日    

 

远:申雪莹睡在炕上,沉入梦境中。梦中,申雪莹看见刘涛一身戎装笑吟吟地从门外走进来。刘涛看见申雪莹睡在炕上,略略有些惊愕,连忙将手中的行李放下,然后向睡在炕上的申雪莹走来。

近(特):申雪莹非常惊喜,赶紧起身,用期盼的目光看着刘涛向自己走过来,一股股暖流自心海深处激荡而起,滚烫甜蜜的暖流炙烤得她似饥如渴。

远:申雪莹伸开双臂迎接刘涛,浑身筛糠似颤抖起来。刘涛爬上炕,睡在了申雪莹身边,将申雪莹抱在怀里。申雪莹挣扎着,她感到刘涛宽厚的胸腹正紧紧地伏压着自己。

近:申雪莹哭了,刘涛为她擦拭着汹涌奔流的泪水,并用有力的大手捧起了她的脸,仔细地观看着。她幸福地合上眼,刘涛饱满的口唇吮吸申雪莹的嘴巴。

近(特):申雪莹异常羞臊,猛然惊醒。

远:申雪莹看见刘涛出门走了,他连忙下炕追赶。(慢镜头)

 

30.东风车站     夜    

 

远:车站上停着一列客车,站台破旧,灯光灰暗,人影绰绰,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一排诡异繁忙的景象。申雪莹看见一扇打开的窗户里露出刘涛的面容,她不顾一切,飞扑过去,那客车却轰隆隆启动了,一转眼,便飞一样驶向远方。刘涛从车窗里探出身来,拼命地向她挥手,好像还在向她喊着什么话……

近:申雪莹哭了,泪眼迷离中看见铁道当中有些残破的纸屑被风卷起来,飘到了空中。那些纸屑被风吹动着,胡乱飘飞,就像一只只疲倦的飞鸟。有一张一下子被吹到了空中,然后向着列车远去的方向飘去。坚硬的铁道伸向远方,伸向一望无际的沙漠,阳光照在滚烫的沙面上,泛出了可怕的白光。申雪莹哭泣着走在泛着白光的沙漠中,竟不知自己要走向何方……(淡出)

 

31.刘万忠家     日    

 

远:厨房里,胡巧娥正在忙碌着做饭。她先烧好红烧肉,然后又做了青椒炒肉丝,醋溜小白菜,蜜汁番瓜羹,还有鸡蛋炒韭苔摆放在案板上。炒好了菜,又做饭,做好了,用葱花呛一呛,调上几瓣金盏花花瓣儿。胡巧娥把饭菜盛好摆放在餐桌上,去叫申雪莹和孩子们吃饭。(切)

 

32.西屋里    日   

 

远:胡巧娥跪坐在申雪莹身边,急切地喊叫。

胡巧娥:“雪莹,雪莹,快醒醒!”

近:申雪莹满脸汗水,慢慢睁开眼睛,她感到浑身就像被抽取了筋骨似的难受,躺在被窝里懒得动弹。胡巧娥心疼地为她擦拭汗水,发现申雪莹脸色潮红,用手探摸申雪莹的额头。摸一摸,胡巧娥紧张起来。

胡巧娥:“哎呀,怎么好好地发烧了!这样烧下去还了得!”

远:胡巧娥打来开水,将毛巾泡在开水里,然后趁热取出,拧干沸水,敷在申雪莹的额上。然后朝外喊话。

胡巧娥:“刘阳,你赶紧去请蔡爸爸过来,说姐姐病了,烧得厉害,叫他来看看!”

刘涛(在外边答应):“知道了,我就去!”

远:胡巧娥等不得蔡医生来,熬了一碗草药汤,抱着申雪莹要她喝。申雪莹顺从地喝下。

胡巧娥:“怕是叫煞冲了,我给你疗擦一下。”

远:胡巧娥怀疑申雪莹叫煞冲了,赶忙上了香,用五色纸剪了神钱,在申雪莹身上绕了一阵,把纸钱烧了,跪在酒桌前对着香炉念经。念一阵,用根麻鞭在申雪莹身上和屋子里胡乱抽打,着实一番折腾。(淡出)

 

33.村巷里     日     

 

远:蔡医生身背医疗箱,和刘阳急急忙忙走来。

近:刘万忠家院门被推开,蔡医生和刘阳走进门来。

蔡医生:“不大要紧,可能是感冒了。”

远:从屋里传出胡巧娥的回答。

胡巧娥:“烧得很厉害呢。”

 

34.西屋      日    

 

远:蔡医生准备给申雪莹打针。胡巧娥跪坐在申雪莹身边,看着蔡医生忙碌。(淡出)

 

35.北屋里    日    

 

远:胡巧娥和刘万忠正在谈论申雪莹和刘涛。刘万忠认为是刘涛让申雪莹受了委屈,一边抽烟,一边责骂儿子。

刘万忠:“这算怎么回事情?这娃什么地方配不上你?你是个什么东西?当了三天兵,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老子可不管你骄傲不骄傲,你得给老子回来。”

蔡医生:“您不要害怕,就是感冒得重了点。另外,也有些劳累。”

刘万忠:“我们是庄户人家,凡事都得讲个道理,做人得实在些……雪莹这些年对这个家没少操心,就是铁石心肠的人,看着也心疼!”

胡巧娥:“你也不要这样说话,照你的意思,双富是个没良心的人……叫我看,他们倒是亲亲热热的。上次探家的时候,不是还给雪莹还买了衣裳鞋袜吗?我还听说雪莹也到西安那边去了,他们也许早就把事情给办了。现在的年轻人讲婚姻自由呢……”

远:刘涛妈坐在炕沿上,拿过捻线的线陀螺,扯下钉在墙上的麻皮儿搭接好,然后在腿上一搓,左手高举,提住旋转的线陀螺上劲,待线绳拧紧,伸手抓住急速转动着的线陀螺,把捻好了的一段麻线缠绕到线穗上,又从钉在墙上的丝麻中抽出一丝麻皮儿来搭接在线头上......

刘万忠(吐出一口烟):“真喜欢人家,就娶进门来,叫人家安安心心地过日子……都是几年的事情了,阴不阴阳不阳的,不知道叫外人怎么看待我们这家人……不行!我得叫他立马回来,了断这桩糊涂烂账,这样掼着,真不是回事情!”

远:刘万忠气愤愤地跳下炕,准备到外面去干些什么,老婆以为这就是要去找人。

胡巧娥(嗔怪):“人在西安呢,你敢情不是去大门外边吆喝吧?”

刘万忠:“我叫刘阳给他写信……”

胡巧娥:“就是发电报,也有个过程呢,见风就是雨,看你!”

刘万忠:“总得有个话才好,这样的事情,是能够开玩笑的吗?”

胡巧娥:“没有你想的那么危险,也不是什么开玩笑,我倒看他们心中有数呢。”

刘万忠:“说什么心中有数哩,纯粹是不把事情当成事情看!就是谈恋爱,也不是这样的谈法!”

胡巧娥:“不是这样的谈法,又是哪样谈法?他们可不像你呢,说‘我们家养着一个母鸡,一天下一个蛋,你们家的母鸡一天下几个蛋’,你说得这种傻话,我到现在还记着呢……”

远:刘万忠复又爬上炕,坐在炕桌边继续抽他的烟锅儿。

 

陆荣:作家

联系电话:1389356358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