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荣博客
陆荣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413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蓝色蜃楼》剧本第十八集(一)考察

(2018-06-19 17:23:49)
标签:

杂谈

《蓝色蜃楼》剧本第十八集

(一)考察

 

1.治沙站   日  

 

远:治沙站上,刘万忠正在井中打水浇地。他忽然看见远处来了一辆吉普车,他直起身,手搭凉棚观看,然后放下水桶,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土,迎上前去。

近:吉普车停下,杨子华从车里钻出来,拉住刘万忠的手。

刘万忠:“你那么忙,还有时间到这里来。”

杨子华:“防风治沙的形势十分严峻,省上要求必须加大沙漠治理工作力度。我得研究研究,我们的工作怎么开展。走,进沙漠去。”

刘万忠:“好吧。”(切)

 

2.腾格里沙漠      日    

 

远:沙漠里一座高大的沙丘上,刘万忠和县委书记杨子华坐在一簇桦树边谈论着什么,微风吹得刘万忠下巴上稀疏的胡须簌簌抖动。

刘万忠:“不管怎说,沙漠得抓紧治理,再不治理,青山平原上的百万亩农田和村镇就保不住了。眼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土地归了农户,大家都忙着去种地发财,护林员们很羡慕,一心想回到村上去种田。”

杨书记:“办法总会有的,要想把治沙护林的工作做好,首先得解决护林员的生活待遇问题,怎样提高治沙护林员的待遇,这是值得认真研究的课题。”

远:刘万忠掏出烟锅儿,装上烟末递给杨书记。杨书记接过烟锅儿衔在嘴里。   

杨书记:“治沙护林是大事,金沙湾护林站的工作,不仅关乎蒙新铁路、兰新铁路的安全,而且也关乎沙漠沿线百万亩耕地的安全。你是个治沙有办法的人,你得下定决心,你想想,你不干,还又有谁干?困难肯定不小,但是只要肯动脑筋,在护林站上照样也可以发家致富。沙漠里有的是土地,沙漠里有的是值钱的东西,还愁挣不到钱?”

远:刘万忠望着远处高低起伏的沙丘,若有所思地点着头。杨子华拍拍刘万忠的肩头,从沙丘上站起来,伸出手拉起刘万忠。两人屹立在沙丘上,极目远眺浩瀚无际的沙海,任微风吹得他们的衣角不停地翻卷。镜头拉开,他俩缩小成一个黑点,消失在沙海之中。(淡出)

 

3.治沙站      日    

 

远:刘万忠带领着几个护林员正在植树,忽然看见远处来了两个干部模样的青年。两个青年来到刘万忠面前,把一个文件递到刘万忠的手中。

青年甲:“刘站长,这回你们可为全县争了光。杨书记说国际环卫组织的专家要来考察治沙站,说我们在治沙方面很有成果。”

刘万忠:“国际环卫组织?考察治沙站?这可真是个新鲜事儿,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能应付得了吗?”

青年甲:“没什么,前面不是已经接待过张学武带来的外国人了吗,有什么好紧张的。”

刘万忠:“那不一样,那一回有张学武和赵楠呢,再说那些人也是治沙的人,跟我们是同行。这一回来的是国际上的人,人家是大官呢......”

青年甲:“一样,他们还是张学武和赵楠带来的人,是来搞科研调查的。再说,到时候镇上会派郭主任前来协助你们。哦,对了,这就是郭主任。”

远:刘万忠和郭主任握握手。

郭主任:“不妨事的,人家是来看看我们怎么治沙的。只是实地看看,如果要问怎么做的,只管如实说,我们是怎么治沙的就怎么说——我们的治沙经验很成功,国际环境保护组织对我们的治沙经验非常吃惊,人家这是向我们学习来的!你们给国家争光了,你们立了大功了!”

刘万忠:“这不是争光不争光的事情,如果再不治沙,我们就在这里活不下去了。眼下,我关心的不是考察不考察的事情,我关心的是啥时候能把黄河水引到沙漠里来,如果真能把黄河水引到沙漠里来,这个沙漠就真的能变成宝啊!”

郭主任:“快了!”

  

4.治沙护林站     日    

 

远:正是农历五月天气,杨书记来到了治沙站上。沙枣花已经开花了,浓郁的沙枣花香流溢在和煦的空气里。榆树的枝条上抽出了翠绿的新芽枝条,在煦暖的阳光里,枝条闪动着绿色的光芒,微风吹过,枝条不停地舞动。雪白轻盈的杨絮乘风而起,飘飞在高高低低的树木之间,飘飞在碧蓝洁净的空气中,坠落在花间草丛下。红柳的枝头上攒集了一团一团浓稠细碎的墨绿的枝叶,压得红柳的枝干低垂下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伞盖,正好给酷热的沙漠作了乘凉的阳伞。金黄色的桦条叶子稀稀疏疏地挑在桦条的顶端,碎叶间开放着粉红的花朵……治沙站的员工们休憩在花树的绿荫下,身心无比惬意,大家折来了一大把沙枣花,放在杨子华的身边,杨书记摘了一颗金黄香甜的沙枣花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一丝笑意轻轻爬上了他的脸颊。

 

5.田野     日   

 

远:上午十点,考察团的车队行进在颠簸起伏的乡村道路上,六辆大小不一的轿车逶迤行来。车轮卷起乡村道路上的尘土,激扬起浓烟般翻滚蒸腾的土雾荡。(切)

 

6.治沙站    日     外  

 

远:车队来到了沙站上,治沙护林站上的员工们簇拥着杨书记一同迎了上去。专家们一下车,就被员工们簇拥着进请进屋里。

刘万忠:“太阳很‘毒’,会烧伤专家。”

专家:“我们是来工作的。钻在屋子里,发现不了问题,这点苦,我们受得了。”

远:低矮的房间里,一些人低头进去,但是很快又低头退出。

一个外国专家:“房子太热啦!还是外边凉快。”

远:有人发现古井边高大的杨树和沙枣树,提议到大树下去乘凉。

杨书记:“这是个好主意,我们就到树下去,一边乘凉,一边工作。”

远:来了这么多人,刘万忠和几个员工不知怎么接待才好。郭主任和带领几个干部,还有赵楠和张学武赶紧照应客人。他们把厨房里吃饭用的小方桌抬出来放在大树下,又搬来一些用树桩做的“小板凳”让大家坐。专家们倒也不讲究,方教授甚至随便坐在地上。安排大家坐下,赵楠、张学武和干部们又赶紧给大家倒茶。教授接过赵楠给斟上的大碗茶水,美美地喝了一口,随即就有了诗兴。

方教授:“古人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极写大漠寂寥空阔,今天看来未必尽然,此情此景,倒更应该是‘大漠树荫斜,香茗饮客远’呀!大家想想看,在荒芜孤寂的大漠深处,竟然可以红袖添茶,绿树遮荫,岂不妙哉?又有谁能想到赤日炎炎的大漠深处,竟有如此逸情美景?”

赵楠:“好个‘逸情美景’!好个 ‘红袖添茶’,多么美妙的花解语呀!如果家乡真的有一天能够如老师所言,‘大漠树荫斜,香茗饮客远’,也不枉了‘红袖添茶’‘绿树遮荫’!更不枉国际科学家到此考察!到那时,花如海,人如潮,黄沙消尽,绿树成荫,大概此方土地之神也会为诸君焚香恭颂、鞠躬长拜了呢,何至于仅只是‘绿树遮荫’呢!”

远:方教授听了赵楠的话哈哈大笑。

方教授:“既如此,诸君应多多费心,或能破解治沙难题,当为诸君青史留名,庙堂存身呀……”

某专家(开玩笑):“那样,岂不成了土地之神?哈哈……”

 

O.S.画外音:专家们互开玩笑,刘万忠几个听不懂他们的话,只是附和着笑。他们乐呵呵地给大家添茶倒水,心里像吃了蜜糖似的甜蜜。赵楠的话能让专家们开心快乐,但是他们的心里更加高兴,赵楠为家乡争来了如此大的面子。

 

远:员工们抱来两个硕大的黑皮大西瓜,让客人们解渴。

刘万忠(解释):“这是在‘沙漠大棚’中种植出来的早熟西瓜,比正常种植的西瓜要早熟整整两个月时间。”

远:专家们有些疑惑地看着刘万忠。

外国专家:“沙漠大棚?”

远:专家们不明白刘万忠所说的“沙漠大棚”,粉粉询问有关情况,刘万忠比划着给专家们解释,解释不清楚,就说等会带专家们实地去参观“沙漠大棚”。(淡出)

  

7.“沙漠大棚”边     日   

 

远:破旧简陋的“沙漠大棚”边,专家们纷纷举起照相机不停地照相。有几个专家甚至钻进棚子里,给生长得十分旺盛的蔬果照相。

方向楠(问刘万忠):“种菜用的水,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刘万忠(指着老井):“就是那眼古井。那个井里的水水质很好,我们用水桶将它提上来浇菜。”

方向楠:“仅用水桶提来的一些水,就能种出这样的西瓜来,确实值得研究。可以很肯定地说,这个‘大棚’不仅具有反季节性的特点,还具有节水的特点。解决土地沙化的问题,关键在水,如果能够解决了缺水的问题,表面上看起来毫无生机的沙漠,其实也可以为人类带来丰厚的财富……黄河提灌工程输送的黄河水,能不能到达这里?”

杨子华:“可以覆盖到我们这里。今年秋后开发海子滩……这里属于二期开发区,可能与稍后的移民开发工程安排在一起了,估计还得等三五年时间吧。那时,干渠便修过来了……”

方向楠:“三五年?这是多么漫长的一个时期呀!沙化现象如此严重,治理沙漠,保护环境的任务已经越来越紧迫,我们不能再等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防止风沙灾害,改善生态环境,这些工作应该做在前头……”

杨子华:“是啊,我们已经等不及了!”

近:方教授异常兴奋,他发现了远处的防沙林带。

方向楠(指着远处沙丘间成长起来的树木):“前面的那些树木,是不是就是所说的‘绿色长城’?我们还是去看看‘绿色长城’吧!”

杨子华(自豪地):“正是。那正是有名的腾格里沙漠防护林,是国家三北防护林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栽活这些树,我们整整花费了十三年时间,经过不懈地努力,如今它已经绿树成荫,牢牢地锁住了肆虐的风沙。这是一条完全由人工建成的防护林,防护林宽三到八公里不等,长却已经有一百多公里了!林中的树木多以沙枣树和榆树为主,也夹杂着不少胡杨树和红柳树。林带的最南段是八步沙林场,由八步沙林场开始,下接麻黄槽、白板滩、夹墙沙、芦草沙、红沙梁等林场。它们的总面积已经超过了五千平方公里。”

  

8.林区     日    

 

远:林区内,林木茂密,杂草丛生。专家们在茂盛的林草中行进,刘万忠赶紧拦住大家。

刘万忠:“不能在林区里随意走动,这些杂草中生活着很多野生动物,有些会伤害人,比如蛇,弄得不好,被它咬了,可就麻烦了。树上树下都可能有蛇和蜥蜴一类的爬虫,尤其是枝叶茂盛的树木,树上更有可能盘踞着大蛇……”

远:刘万忠一边给专家们解释,一边走在前面给专家们带路,一边用棍子不时地敲打面前的草木,以便打草惊蛇,赶走潜伏在草丛中的毒蛇。

方教授:“林中有蛇是好事,说明林区内的生态正在恢复,环境也正在改善。只有生态得到了恢复,土地沙化的现象才能得到遏制。这是叫人非常高兴的事情。说说看,在治沙方面有哪些好做法?”

刘万忠:“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我们用沙障固沙。”

外国专家:“沙障固沙?我们怎样理解这种方法?”

刘万忠(指着眼前埋压的草障):“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沙障……很简单的,我们把麦草、玉米秸秆之类的东西封压在流沙的表面上,就能很好地固定流沙。”

外国专家:“能不能详细说说它的原理?它的效果?”

远:专家们异常兴奋,围着被沙障牢牢缚住的沙丘,认真研究。

刘万忠:“我说不上什么原理,但是这种办法确实很好。”

外国专家:“它是怎样操作的?”

近:刘万忠茫然地看着问话的外国专家,有些不明白外国专家的话。张学武赶紧解释。

张学武:“就是你们是怎样埋压沙障的。”

刘万忠:“很简单,我这就给你们演示。”

远:刘万忠现场给专家们演示埋压沙障的方法。

专家们(赞不绝口):“这是伟大的发明!不但非常经济,而且容易操作,效果还非常神奇……我敢断言,这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远:专家们一边记录一边拍照。(淡出)

  

9.治沙站      日    

 

远:治沙站上,专家们坐在树下喝水乘凉,热烈地讨论着治沙的问题。羊肉已经煮熟了,方教授闻到了羊肉的扑鼻香味。

方教授(皱着鼻子):“羊肉熟了,真香啊!”(切)

 

10.厨房里     日   

 

远:厨房里,赵楠操着勺子,把煮熟了的羊肉打捞出来,分装在四个盆子里。工作人员端着羊肉让专家们去品尝。

 

11.树下     日    

 

远:树下,工作人员把羊肉放在树桩做成的“桌子”上,专家们围拢来,抓起大块的羊肉吃起来。吃过了肉,便喝酒,杨子华和刘万忠端着酒盅给专家们一一敬酒。

杨子华:“我们这里喝酒要是有规矩的,首先,主人敬酒客人不能不喝,而且还要连喝三大碗,这三碗酒是有特别含义的。第一碗,这是要敬给上天的。上天创造了万物,也创造了我们人类,使我们人类拥有了生命和智慧,所以我们不敢不敬它。第二碗,要敬给大地。大地赐予了我们衣食房屋,使我们免受寒冷饥饿的痛苦,它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不应忘记它给予我们的恩情。第三杯碗,敬给养育我们的父母,父母给了我们生命,给了我们衣食房屋,他们用毕生的心血养育我们,对于父母的深恩,我们一生也不能忘记。”

远:张学武及时翻译,外国专家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外国专家:“太神奇了!喝酒,也有文化!中国文化,真是太神奇了!”

远:中外专家纷纷举杯痛饮。(切)

 

12.房子里     日    

 

远:屋子里,方教授跟刘万忠正在说“私房话”。

方教授:“老刘,我找到治理沙漠的更好办法了!我们可以利用太阳能技术,解决沙漠用电的问题!沙漠中的太阳能储量太丰富了!只有解决了沙漠用电、用水的问题,治理沙漠才能取得更加显著的成果,也才能实现利用科学技术沙漠治理的目标!”

近:刘万忠不懂太阳能,一脸茫然。

方教授(醒悟过来):“啊,不知道?哦……哈哈……我忘啦!看来您也要学学科学啦!”

远:方教授哈哈大笑。

方教授:“你可以这样想,我们用太阳能电力技术打井抽水,我们用太阳能采暖照明……有了电,沙漠里就会有水,有了水,沙漠里就不光只能种药材、树木,我们还可以在沙漠里种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瓜果蔬菜,粮食和牧草。”

刘万忠(有些疑惑地):“太阳能,有这么厉害吗?不知道太阳……贵不贵?到什么地方去买?”

方教授:“太阳能……那是很先进的东西,既环保,又廉价,是特别环保的能源。”

刘万忠(关心着另一件事):“先不说太阳……你给我说说,他们说的温棚技术,是不是就是我们在羊圈里搭建的那个塑料大棚?”

方教授:“可不是吗,那是你们创造的一种新型种植技术,专家们很感兴趣,说那也是‘伟大的发明’呢!以后,我们不光要有自己的塑料大棚,我们还要将治沙站选育成功的优质中药材,推向国家药材市场,推向国际药材市场!腾格里沙漠一定能蜚声中外,一定能成为大西北上空一颗最耀眼的明珠!”

远:刘万忠憨厚地笑了,他把那杆闪亮的黄铜嘴烟锅儿衔在嘴里慢慢地吸吮着,让淡淡的烟雾从他的嘴里、鼻孔里飘出来,拉扯成盘旋婉转的缕缕游丝,然后顺着风飘散在空中——刘万忠沉浸在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中。刘万忠坦率地告诉方教授诉他们面临的困难。

刘万忠:“就是缺钱……有钱,什么事情都好办。”  

 方教授:“钱不是问题!你不要忘了,你守着的可是一个聚宝盆啊!沙漠里那么多宝贝,什么东西不能变成钱呢?苁蓉、锁阳、甘草、柠条、桦条、红柳、沙冰草,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

刘万忠:“那些东西还没有成型呢,虽然选育成功了,可要真正形成规模还需要一段时间……眼下的困难是,我们已经无法继续维持治沙站的运行了。改革方案已经出台了,林业局给治沙站的政策是‘自负盈亏、自谋生路’……”

方教授:“太好啦,这是好政策呀!这对你来说,不是拥有了更大的创业空间吗?怎么还抱怨这样的政策呢?有了这样的政策,从今往后,你就可以在治沙站上大刀阔斧地从事沙生植物的种植,并依此作为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创造更多财富的路子。一开始,可能有些困难。但是只要坚持一二年,这样的困难就会不攻自破。再说,有些药材已经可以采收了,桦条、红柳一类的东西业已初具规模,完全可以进行间伐。将这些东西开发出来,解决站里的困难应该说没有多大问题。”

刘万忠:“我只是怕毁掉了来之不易的成果……”

方教授:“没必要担心。合理地间伐老旧的枝条,反而能够更好地帮助林木进行新陈代谢。”

刘万忠(明白了过来):“你们专家知道得就是多,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只要能间伐,我们就有办法了。”

远:刘万忠兴奋起来,他在烟锅儿里装满烟末,颤抖着手点燃了,使劲地连咂了几口,然后满足地将那些烟雾吐出来,老脸上竟然涌上来了浅浅的红晕。(淡出)

  

13.宋刘庄村      日     

 

远:赵楠和张学武回到了村上,昔日的伙伴前来相见。赵长生一见张学武就高声叫喊起来。

赵长生:“呀,长成这模样了!比先前瘦多啦,还长出了胡子……不过,比先前洋气多啦,到底是大学生呀!张学武,还认得我么?”

远:张学武笑着迎上去,跟伙伴们握手。

张学武:“认识!认识!怎么不认识?你不就是赵长生吗?”

远:赵长生非常高兴,展开双臂一下子将张学武搂抱到怀里,那两条有力的胳膊勒得张学武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小伙子们围着张学武又是拥抱,又是握手,亲热得好像要把张学武给吃了。赵楠甜甜地笑着,站在旁边看小伙子们互相亲热。一阵亲热之后,张学武忽然看见赵楠家的小花狗也来迎接他们,那小狗笑嘻嘻地摇着尾巴,站在旁边看小伙们亲热,眼睛里充满了慈爱。小花狗神情专注地盯着张学武观看,嘴里发出嘤嘤嗡嗡的声音——它已经无法克制见到朋友的欢喜之情了!

张学武:“呀,这不是花花吗,它还记得我呢!”

近(特):张学武看见了小花狗,赶紧走过去搂住小花狗。张学武心中一阵激动,禁不住鼻头发酸,流下了泪水。(闪回)

  

14.宋刘庄村     几年前      

 

远:张学武、洪文革几个小知青收工回来,走在村子里,张学武打了一声清脆的呼哨,小花狗飞也似的扑到了张学武、洪文革等几个知青的身边,绕着他们撒欢、打滚,用它温柔的前爪搭住他们的肩胸,用它的头使劲蹭他们的胸腹,极尽讨好和亲热。知青们被小花狗逗乐了,张学武剥一颗花糖喂给小花狗,小花狗却把那花糖一口吞下肚去。张学武把小花狗抱起来,小花狗表现得非常满足和惬意。(淡出)

  

15.宋刘庄     日    

 

远:张学武搂住小花狗,小花狗摇着尾巴,嘴里发出呜呜咽咽地声音,并伸出舌头去舔张学武的脸。张学武流起泪来,惹得旁边的小伙子们也红了眼睛。

  

16.赵楠家    日    

 

远:赵楠妈给大家准备好了饭菜,大家也不推辞,开始吃饭。张学武和赵楠便被大家推到炕上。

赵楠:“这是自家的屋,没有上炕的道理。按家里的规矩,我今天侍候大家。”

郭长喜:“你现在是国家干部了,是我们的客人。按我们地方上的规矩,客人是不能受慢待的。你就坐炕上吧,侍候客人的事归我们。”

赵楠妈(笑吟吟地):“都安心吃饭吧,这些事不用你操心,红红她们也都能做事了,端饭沏茶的事,叫她们做……”

近(特):赵楠听了妈妈的这些话,忽然一阵难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顿时浸满了泪水。赵楠含泪上炕,在下首位置坐下,但是大家不允,一定要她和张学武坐上首。

赵楠(坚辞不坐):“堂上有大人在,我怎么可以坐在那儿?”

远:赵楠流下泪来。大家明白她的心意,纷纷劝解。

赵长生:“这是家乡的老习惯……再说,赵婶婶也是闲不住的人,她乐得让我们年轻人在一起乐和。只要我们高兴,她心里也高兴……今日相聚,多高兴的事情呢,大家不要伤感了……来来来,搛菜吃饭……”(淡出)

 

陆荣:作家

联系电话:1389356358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