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荣博客
陆荣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328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七十一回 问病山城逢难事,寻亲帮忙遭冷遇

(2009-11-30 09:09:21)
标签:

老汉

大夫

冷遇

装烟

王顺兴

文化

分类: 《石泉城》连载
     二天小晌午时候,骡车子到了县医院,看看病人,已是疼得死去活来,脸上全无一些血色。他们把病人小心地抬下车来,便急忙去挂号。可是,因为下班的缘故,挂号的窗口已经关了。
  王顺兴一点办法也没有,悻悻地离开了挂号窗口。
  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却看见一伙穿白大褂的医生,这些人一路说笑着从楼上走下来。这使他高兴起来,他赶忙迎去装烟。
  走在前头的一个高个子,戴眼镜,脸特别白,四十岁左右的样子。那人停住脚,问他:“啥事?”
  王顺兴连忙把病人的事儿说给这个大夫听:“家里老汉的腿,昨黑里不小心掼折了……”
  “人呢?”
  那大夫不等他把话说完,很威严地问。王顺兴回答着这个人的问话,跟着这伙人往外走来。
  李老汉被抬下来,放在楼门前的石阶下。那大夫蹲下身来,揭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仔细去看。这一看,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面容憔悴,宽厚的嘴巴焦干枯萎,两只老眼无力地闭着,深深地陷了下去。再看那受伤的腿,但见血水渗透了裤子,腿粗肿得像个水桶。
  这伙人一边看老汉的情形,一边询问受伤的情况。
  “啥时候摔折的?怎么这时候才送来?”
  王顺兴赶忙解释:路远,交通不方便,坐不上汽车什么的,是骡车子走了一夜才送来的。又问是哪里的人,也都如实地说了。
  那大夫听说是石泉城的人,便不再问什么,嘱咐几个年轻的大夫,叫他们先给安排床位,并叫他们给打止疼的药,说到下午上了班再做处理。
  李老汉的病床安排在一个大病房里。这里总共有八个床位,六个已经安排了病人。这些病人看上去也都是乡下人,大家腾出手,帮着放好了老汉,免不了寻问老汉出事的因由,大都唏嘘不已。
  小伙子安顿好了老汉,抽空子对王顺兴说:“那个大夫是我们的主治大夫,你父亲这腿看来伤得不轻,怕得动手术。完了,你去找找他,这样对病人有好处。”
  王顺兴摸不着这话的意思,和陈佰玉猜测了几回,终于弄出些意思来———得给主任送礼呢!现在办啥事都这样,不给好处不送礼,哪能办成事儿?
  两个人恍然大悟。可是上哪里去找主任家,而且也不知道送啥礼好。又想,身上统共带了千来块钱,买了礼当,拿啥交药费?两个人一个中午想不出好办法,最后只好去找王占元。

  王占元的家住在县委的家属楼上。
  两个男人一路打问,终于找到了王占元的家。陈佰玉上前去敲门,可是敲了半天,就是敲不开那门,以为没有人,可是仔细听听,屋子里却明明有人,可门就是不开。两个男人无法,只好悻悻地下了楼。
  走一段路,他们以为是找错了门,就又打听,可是,打听来打听去还是那门,就又去敲,这回却是一点声息也听不到了。两人知道这是人家不愿接见他们,心中燃起的一点希望破灭了,心里骂着城里人的薄情寡义,搓着手没了招数。他们由着性子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希望能碰上熟人,可是,这也叫他们失望了。
  胡乱遛达了一阵,陈佰玉忽然高兴起来,嚷嚷道:“咳,光自己瞎碰,怎么把她们给忘了?走,找丫头们去!我听说她们在县宾馆里工作呢,看她们有啥好办法。”
  王顺兴心想:刚来的娃娃子,能干啥啊?怕连街都不敢上。可是又没有办法,便说:“试探走!”
  宾馆很好找,就在离县委不远的地方。陈佰玉看见那高大的门楼,红瓦青栋的廊房,不由地想到了过去的青楼。
  两个守门的小伙子见他们两个缩头探脑地往里张望,就有一个提着黑森森的皮棍子的走过来问他们干啥,王顺兴连忙给装烟,那个小伙子并不抽他给敬的烟,伸手拨拉开递过来的烟,脸色很不好看。
  “不准吸烟!没事儿走远点!”
  “我们找个人。”
  王顺兴呵呵地笑着,小心地给这个小伙子解释。
  “找谁?”
  “新近招进来的,名字叫陈丹丹,她是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
  显然守门的小伙子有点不相信。他打量着陈丹丹的爹,只见这个山里人,中等个儿,瘦黄脸,浓眉毛,丹凤眼,五十三四岁的样子,上身穿着套公安蓝的制服,脚上穿着一双棕红的翻毛劳保鞋,看上去穿得还算齐整。
  “出去了。”他说,“陪领导们吃饭去了。下午再来吧。”
  陈丹丹的爹连忙说:“麻烦你给她说说,就说我来了,在县医院里等她,叫她到那里找我。”
  那小伙子却很爽快地答应了,态度也比先前好了许多。
  两个人交待了话,觉得又饥又渴,才想起来打昨晚上到现在,连一口饭也未吃。于是赶忙在路边找了个小饭馆,一人要了一碗面汤,一碗炒拉条,风卷残云般地吞咽下去。吃过了饭,肚子里不再着慌,腿子里也来了劲儿。
  交了饭钱,两个人走出饭馆,心里头空落落的,面对偌大的街面,不知道再往哪里去找人,只好回到了医院。
  病友们埋怨他们不管病人,出去这么长时间不见回来,还说他们已经张罗着让老汉吃过饭了。两个人自然非常感激,说了许多客套话,一个中午不觉就过去了。
  下午上班后,王顺兴打早挂了号交了费,一千块钱眨眼不见了,收费的嘱咐他及早准备钱,说这些钱花不上几天,医院里没钱可是不行的。
  主任查病房来了,带着好几个男女医生,都穿白大褂,戴大口罩。他先看过了老病号,然后才来到李老汉的病床前,揭开老汉身上的被子,叫王顺兴他们把裤子给脱掉。可是李老汉的腿子粗肿得太厉害,裤子紧紧地裹在腿上脱不下来。护士们找来了一把剪刀,剪开了老汉的裤子,又剪掉村医给包扎的绷带。这时候,大家看见,折了的骨头碴子刺穿了腿上的皮肉,白生生地露出来,大腿上皮绽肉烂,伤口已经化了脓了。
  “这腿怕保不住了。送手术室,立即进行手术!”
  主任的话非常威严,话语里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他叫护士取来药水,为这个痛苦的老人亲手洗去伤口上的脓血,然后用了整整两卷绷带,包扎上老人的伤口。做完这些,他又口述着让一个年轻的大夫开上药方,嘱护士给输液。最后,他叫王顺兴到他的办公室里去了,他要仔细地询问这个病人的相关情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