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荣博客
陆荣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328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荣长篇小说连载《石泉城》(五)

(2007-07-01 20:52:19)
分类: 《石泉城》连载
 这时候就有一个看不见的人说,这些都是变脸娃娃,能在你的眼皮底下变化出各种脸来。他不答话,只是觉得手里拉了个娃娃,那娃娃抬起头来,他看见这娃娃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正在心里怜爱,却看见那脸慢慢地变了。这一变,就变出一个满脸血污,咧嘴瞪眼的鬼相来。他记得这张脸,那是一场恶战中,那个把他掼倒在地上想要掐死他的敌人的脸。那个人后来叫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枪弹打掉了半个脑袋,死在了他的身上。

  吉队长的心里一阵害怕,低头再看拉着的那个小手时,原来胖嘟嘟的小手却变成了一束白森森的枯骨。这突然的变化,直骇得他透不过气来。

  正在危急的关头,他看见失散多年的兄弟,带着母亲站在了他的面前,他就跟着他们往家里的租地旁走去。来到地边,看见那里有棵高大如盖的榆树,榆树下用麦草搭了个窝棚,娘儿三个就到那棚里去睡觉。

  吉队长弟兄俩没能睡成,一个蓬头垢面的道人叫他俩去劳动。说着话,手里就已经有了铁锨,身子已在一个一丈来深的土坑中了。四周的红土潮湿松软,看得出被人胡乱地挖过。他不管这些,挥动铁锨就铲,就像切豆腐一样,四壁凹凸不平的破土,一经铲过,平整光滑地显出一个方坑来。他满意地点点头,身子就又到了那一片树林中了。

  这回他看见的却是家族里已经过世的先人们,他们三五成堆地聚在一处,焚帛烧香,哭成一片,那情形,正如送葬的场面一样,却不知道死了谁,为谁送终。回头不见爹娘兄弟,不觉悲从心来。于是也点一堆纸草,放声号哭起来。

  正自哭得伤心,听见有人喊他起来,回头看时,万物俱无……

  吉队长猛然醒来,才知道自己做了一梦。

  喊他醒来的人,是王占元的妻子杨金花。

  杨金花喊他多时,喊不醒来,又见他虚汗涔涔,满嘴胡话,吓得哭了。这一刻见他醒转过来,才放下心来。

  她扶吉队长坐起身来,找一块毛巾叫他擦汗。

  吉队长接住毛巾,觉得头疼得十分厉害,浑身的肌肉酸疼发紧,人也软得没有一点儿力气,就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

  杨金花见吉队长病得不轻,就爬上炕去,跪坐在他身边,给他擦净了头脸。

  收拾好吉队长,杨金花才喊王占元过来。

  王占元进门一看,见吉队长面色青黄,直冒虚汗,就问吉队长身上的感觉,吉队长说了说感觉,王占元就明白这是得了风寒。又想到今日吉队长去了一趟马场台,肯定是没提防叫山瘴给打了,两下里一凑,就把人给打翻了。王占元摸准了吉队长的病,叫大家不要着慌,吩咐媳妇炒上一把焦小米,五颗焦红枣,和着茵陈、葱头炖上,叫吉队长吃,说吃上三五顿,保管病就除了。

  杨金花按男人的说法去熬药汤,王占元却取来烟袋,取出他的鹰棒子来,装上满满一锅子烟沫子,伺候吉队长抽烟。吉队长是不抽烟的,可是,王占元说这病非得抽烟,否则不容易好。吉队长架不住王占元的劝,连呛带咳嗽地抽了两锅子,不一时,肚子里一阵咕噜,放出一个大屁来,顿觉浑身舒服了许多。

  王占元笑着说:“通了。最怕这晦气窝在肚子里出不来。等一会儿喝了药汤,出一身透汗,恶病自然就能去掉一半。”

  王占元两口子端汤送水,伺候到熄灯时候,才压服住吉队长的病情,喂他吃了一小碗姜汤面条,这才安稳睡下。土改队的同志放心不下,要留下来护夜。王占元说:“不要紧的,有我呢,都安心歇去吧!有啥不对劲儿,我喊你们。”

  土改队的同志不好拂了王占元的好意,也就不再坚持。

  这一晚,王占元两口子为了陪吉队长,都睡到了东屋里,和吉队长滚到了一个炕上。

  那王占元本来也正是贪睡的年龄,又多了许多的劳累,白天里跟着土改队搞训练,已经叫他够戗,又这样折腾了一番,三面个使劲儿,真有了要他命的意思,等到安顿好吉队长,他已经累得实在支持不住了。打发走客人,王占元便上炕睡了。真是好瞌睡遇上了软枕头,那王占元瞌睡急了,一睡下,就呼呼噜噜地睡着了。杨金花喊他醒来,连个应声都没有,真像是死了一般,照料吉队长的事,只好叫杨金花去费心。

  后半夜,吉队长醒来要水喝。杨金花弄不醒男人,只好自己起身伺候吉队长喝水。

  吉队长喝了药汤,出了身透汗,又睡了一个透觉,精神好了许多。他见杨金花伺候自己,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杨金花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没有个疼呀痒呀的时候。你是干大事的人,得了病,没个人疼惜,指不定要害大事。再说了,这些日子,我们进出一个门,吃饭一个锅,不早就成了一家人了吗,怎么还能这样见外哩?”

  吉队长无话可说,只觉得这小媳妇不光人样好,就是心肠也可人地心疼。他的心里不觉涌起阵阵暖意,病痛似乎也好了许多。

  他抬手掀开被子,挣扎着爬起来喝水。杨金花见了,急忙把碗放到炕沿上,爬上炕来,扶他坐起。怕他坐不稳,就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搂住他的腰,端着水喂他。

  但是,这无意的一搂,却猛然引发了两个男女间烈火般的欲望。吉队长只觉耳边轰然炸响,脑子里成了一片空白。杨金花胸前的那两团肉物,一碰着吉队长滚烫结实的脊背,就像触了电一样呼地一下绷紧了,直翘翘地挺起来,抵住了男人的脊背。

  两个人都拿眼睛去看对方,四目相对,贪婪的欲火烧垮了羞耻荣辱的防线,两颗久已渴慕的心突然间紧紧地抱成了一团,两个年轻的躯体,像遭了电打雷殛的一般,颤栗抖擞着,缠绕成了个麻花。

  吉队长喘着粗气,胡乱喝了几口开水,“噗”的一声吹灭了油灯。一对堕落的男女,相互厮咬着,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真正是饱暖思淫欲呀!吉队长和杨金花自从有了那一夜电闪雷鸣的一次,隔在两人间的那层纸就被捅破了。两个贼人暗地里恋着,日夜思谋着男女间的苟合事体,早把那道德礼义的训诫忘得没了踪影。平日里,他们两个只要有机会,就三脚抹六地溜到一块儿,纠缠个你死我活,好比是久旱逢着了甘霖一般。日子一长,杨金花身上的不来了。等到他们明白过来,肚子里的娃娃已经有胡萝卜那么大了。

  杨金花怀上了娃娃,做梦都笑得咧嘴。这一回,她总算能叫爱嚼舌头的娼妇们闭上嘴了。乡下人嘴杂,说啥话的都有,杨金花结婚三年了,还不见肚子出怀,背地里能有她的好话吗?

  “长得好能顶个球用哩。能弄出崽娃子来,才是本事!”

  “敢不是个揣母狗吧,光知道寻窝子,不下狗娃子?”

  那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这回好了,看谁还能说她杨金花的不是?

  杨金花变了,那脸儿整天红彤彤的,身腰也一天天地壮起来,整日里眉开眼笑的,像是得了什么喜讯似的。但是,她不像以前那么勤快了,动不动就想睡觉,睡醒了,又想着吃酸的,老鸹眼珠子、地瓢儿,都是极能解馋的东西。可是,到底不是吃那东西的季节,她只好喝醋、吃酸菜解馋。

  王占元看出了媳妇的变化,知道她有了娃娃,心里头也偷着乐起来。

  “狗日的,我还当了务习不大你那肚子!”他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结婚三年了,日日盼望那肚儿鼓起来,可就是没个动静。有时候下了狠心的日弄,一晚上务习三四回,但还是没有用,这样的日弄,除了把自己弄成一摊泥,其他什么都是白搭。“现在好了,那东西不是也起来了吗?”他的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为着名声担着的肩儿,也该歇一歇了。

  吉队长也知道杨金花身上有了,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欠了杨金花很多。但是,他没有法子补偿杨金花,倒是杨金花却没有想那么多,打心底里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谁的还不都一样?反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杨金花这么说,吉队长便没有更好的话说,只好尽自己的力帮着杨金花少受些苦。山里野物多,吉队长又有一手好枪法,时不时地进一趟山,弄些野兔子、野鸡什么的回来,尽数都送给杨金花,说金花身子重,叫她补补身子。大家谁也无话,只说吉队长是个很有心意的人。

  吉队长这么做,王占元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对。

  “吉队长枪法好,叫我弄这些东西,只怕十天也弄不来一只。”

  他在心里感激着吉队长,只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恩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石泉城的人不知道往后的日子里还会发生些什么。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就像唱戏一样,叫他们不敢相信是真的。也难怪,多少年来,他们想也想不到的事情,一下子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叫他们怎么能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呢?他们觉得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庄田有了,牛羊有了,这些日思夜想的东西,就这样到了他们的手里,他们怎么能相信这是真的呢?

  “这地,真的分给我了?”

  “真的!”

  “这就真的解放了?”

  “解放了。早就解放了!

  那天,人们分到了牛羊田产,这么问土改队的同志,土改队的同志也这么笑着回答他们。世代受穷的山里人,只觉得就像是做梦一般,高兴得泪水洒满了胸膛。有人趴地里磕头,有人捧起地里的泥土,跪在地上嚎啕痛哭……

  

  喧闹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石泉城的土地复归宁静,未来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呢?

  

  王富海到底坚持不住了,他分的二斗青稞还了刘八的账,箱笼里剩下的那点东西,只能够喝上半月的稀饭。想着才刚刚进了十月门,等到来年麦熟,还有八九个月的光景,真不知道怎样活下命来。这样的日子逼得他无法,只好动了邪念。如果不去偷树,无论如何也活不下去。为了老婆娃娃,横竖顾不得死活,只得走一回偷树的路子。

  王富海下定了决心,就去约张树怀。

  张树怀当然高兴,两个人经过商量,说定就在当日晚上去砍树。

  “今晚上就走,没有风雨,天色也不错,这是最好的时间。放倒两棵树,一棵树上怎么也有一条梁、一根檩条。把它们弄出来,保证能做出两个面柜、两副蒸笼。弄到山外头去,换几斗粮食,一点问题也没有。”

  偷木头,张树怀是内行。他叫王富海准备好绳索,天擦黑的时候进山。王富海怕人少,弄不出来木头,说叫女人去帮忙,张树怀不以为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