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荣博客
陆荣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191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荣长篇小说连载《石泉城》(十一)

(2007-07-01 20:45:07)
分类: 《石泉城》连载
 支援水库建设的解放军分成小组下到了各民兵连,石泉城也分到了一个组。吉震刚作为军队领导,他把自己的工作单位定到了石泉城的民兵连里。当然,这不光是因为吉震刚曾经在石泉城工作过,与那个地方有些特殊的缘分,还因为他依然怀念着他与王占元的媳妇杨金花的那份情意。那年,土改工作完成后,他奉命撤出石泉城,临走的时候,他割舍不下的就是这份情意。

  那天,杨金花挺着个大肚子,和王占元一起来到村头欢送土改队。当他接过杨金花送给他的那双大鞋时,他的眼睛湿润了。他知道,在当地,大鞋可不是轻易送人的,没有特殊的情分,这份厚礼谁也不敢承当,当然送鞋的人也轻易不会乱送大鞋。这双大鞋,使他知道了杨金花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

  这双鞋,吉震刚一直没舍得穿,他把它当作永久的纪念存放在书橱里,保存了起来。这些年来,每当忆起石泉城的那段生活时,他便拿出来久久地凝望。每一次忆起这段往事,他的脑海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幅画面:昏黄的小油灯下,一个穿着干净、面容俏丽的小媳妇正在纳底缝鞋、抽拉麻线,那吱吱的麻线声响,一如山间的涓涓清流,滋润着他的心田,使他生发出无限的怀想。

  军队上的同志下连的时候,吉震刚也随战士们来到了石泉城民兵连,和他一同来的还有公社武装部长王占元。老朋友相见,分外亲热,石泉城的男女们围住吉震刚嘘寒问暖,这使吉震刚非常感动。

  客套一番后,吉震刚问起了庄子里的情况,大家一一回答了他的问话。所说的无非是哪家死了老汉,哪家又添了人口的事。

  后来说到吃食堂入社的事,吉震刚开了王富海的玩笑:“入社的事,王富海肯定不肯入。他养了百十来头牲口呢!每天赶出来晒太阳……”

  大家一开头没听懂吉震刚的话,等到明白过来,都乐了。

  王富海红着脸说:“过去的事不提也罢。社还是入了,那些东西自然不能入社,社里如果连它们也要,我可就真成了一无所有……这东西,我还真拿它们没办法呢。穷虱子富蛤蚤嘛!”

  大伙听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笑够了,大家就把队里要王富海上食堂,王富海如何跟搜粮队闹事,后来又怎么罚他们开荒,引出了大会战的事儿一一说给吉震刚听。

  吉震刚听完了,笑着问王富海:“现在觉得怎么样?是食堂好,还是你家的小锅饭好?”

  “当然是食堂的饭好吃。说不上顿顿有肉,顿顿炝油却是真的,人也能吃饱,比起个人家的驴球锅锅子来,香多了。先开头害怕挨饿哩,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就连我们队上的没娘娃刘顺子,现在在食堂里都吃成个肉墩儿了,我们还怕啥?”王富海在人堆里回答吉震刚的话。

  王富海说的是实情,刘转子死后,刘顺子兄妹两个就被寄养到了食堂里,每顿饭,食堂里都要叫两个小家伙先吃完才开饭。这两年,他两个不但没被饿死,反倒被喂养得壮壮实实。

  吉震刚欣慰地笑了,他说:“这就好。我们打江山就是要叫穷人享幸福哩……等水库修好了,日子会过得更好。那时,走路不用愁,点灯不用油,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有好日子过呢!”

  大家听了吉震刚的话,都说这是当然的事情。吉震刚就又说了一些鼓励大家的话,最后问大家苦不苦,有什么困难要叫他解决。何旺记起争旗的事来,就说:“要说困难还真有一些哩,就是我们都没有文化,写写画画的事情不好做。想叫民兵们一边劳动,一边学些文化,但是又没有老师。这是一个方面的困难,再一个就是打算添置些架子车,可是不知道架子车底胎到哪里买,好买不好买。”

  吉震刚听完何旺的话,心里一惊,暗想:“这个土里巴叽的老土包,竟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叫人想不到!”他不由地感叹道:“了不得!了不得!真是时代造英雄呀!”

  吉震刚感叹一番,答应帮何旺解决这个难题。他说:“这个你不要愁。学文化的事,我派有文化的军队干部担任教师,学校的名字就叫‘战地农民学校’。至于买车子的事,要多少,都包在我身上。你出钱,我负责给你送到工地上,运费不用你掏腰包!”

  何旺和乡亲们听见部队上要帮他们学文化,心里很高兴。何旺怕吉震刚把他买车子的事说出去,暴露了他的秘密,就对他和民兵们说:“买车子的事是我们石泉城的秘密,事情不见分晓,谁也不能说出去。”

  民兵们齐声说:“这是当然的!”

  吉震刚笑着夸何旺说:“真有你的。谁有你何旺精明呢?我算服了你了。有你这样的人,乡亲们的日子有盼头啊!”

  

  后来的事情按照何旺的预想一一得到了实现。石泉城的男女们不仅在工地上办起了夜校,而且在庄子里也办上了村校,穷鬼们的娃娃第一次有了书念。学校设在村上的庙里,大牛、二牛、翠儿、招娣、陈丹丹、李双福、马六子这些娃娃们成了村校的学生。学生们用的桌子是偷来的木头做的,课本是解放军编的,“作业本”就是地皮子,学费一分也不收,算是白念书。架子车也做上了,也是偷来的木头做的,这叫“靠山吃山”。

  架子车是他们的杀手锏,不到时候不出手。直到争旗的时候,他们才把它拉了出来。二十几辆架子车一下子拉到会场里摆开,白花花一片。这些都是崭新的车子,车排子雪白,底台乌黑,摆在会场里煞是打眼。

  这出人意料的一招,登时就把对手给镇住了。事后,何旺对人说:“光会说能顶个屁用。截河修坝,这得来真的!”当然,石泉城的宣传搞得也不含糊,部队上的同志给排演的《老两口学毛选》、《兄妹开荒》等节目,着实在舞台上耍了人。至于石泉城的男女们办的“战地夜校“,一开始就受到了指挥部的表扬,说这是彻底改造旧世界的伟大创造,早就成了各地学习的榜样。

  通过比赛,黄羊川民兵营争了两面突击队的红旗,石泉城争了其中的一面,他们争到的这个突击队是往大坝上运送土石料的。

  石泉城民兵连所分的任务在铁柜山东段的那个湾里,这个工地离大坝路途远,大约有两千多米,山陡坡滑,走路很不方便,又加上土石结构坚硬,采挖难度很大。遇上这样的活路,石泉城的人算是遇上了难啃的骨头。王富海就是做这个活路的时候着上了祸。

  工程一日一日地进行着,生活一天一天地艰难起来。到了第三年,也就是水库将要修好的时候,集体食堂在吃完最后一根面条、最后一片甜菜叶子之后散了伙。这一年,王富海四十岁左右,正是特别能受苦的时候。他的大儿子大牛十三四岁,二儿子二牛四岁,老三是个丫头,正在怀里吃奶。

  食堂散了伙,家家的日子难过起来。队上的粮吃光了,个人家也没有多少剩余,人们一下子陷入了困境。王富海家因为没一点积蓄,两个娃子又正到了吃饭的年龄,日子过得一天紧似一天。为了给家里省口饭出来,王富海只能在工程上苦熬,能不能挣到工分先不说,混口饭吃是最重要的。

  那时,老天爷也不帮忙。长庄稼的时候它一点雨也不肯给你下,等到庄稼被太阳晒完了,它的雨却又没完没了地落下来,弄得庄稼人哭笑不得。

  山间的空气十分潮湿,青烟似的薄雾时不时地塞满远处的连山和河谷,阴冷的秋风像个瞎眼的魔怪,漫无目的地在天地间乱撞,搅扰得人们心里十分烦乱。

  这是一九五九年深秋的典型气候,连绵的秋雨让受苦的人们吃尽了苦头。

  一天中午,指挥部的大喇叭里突然播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要到工地上来视察!这消息,就像一声惊雷,震得人们有点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穷地方,这么个不起眼的工程,却引起了这么大领导的重视,这简直就是前世里上了高香的结果。

  庄稼人听见这消息,受了很大的鼓舞,勒紧了腰带,拼出老命来赶工程。

  

  王富海当了好多年的落后分子,在庄子里从没有风光过一回,没想到,来到水库工地上,他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现在,他成了工地上的能人了,受到了大家的尊重和赞扬,成了个先进人物。

  王富海是“运土队”的组长,他研究出来的快速运土法,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大力表扬。他根据坝低路高的地形,在挖土的地方到大坝之间拉了两道缆绳,把装土的柳筐挂到缆绳上,一道往坝上运土,一道往运土的地方送空筐,情形很像索道车。这样一来,工地上用的人少了,工效却增加了好几倍。

  运土的工效一提高,挖土装土的矛盾又出来了。王富海在挖土的地方端详思谋了好几天,又想出挖土的好办法来了。他们先把土崖下的土石挖空,再顺着要挖的那块土崖的两边挖出两条缝隙来,最后到土崖的上面去,照头顶打进去两三根钢钎子,使劲儿一撬,一大块山崖便轰然一声坍塌下来。这样的一堆土,往往够一个组运上半天,但是放一回,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把山崖的底下掏空,挖开两边,往往也得半天时间,而且也很危险。王富海就是让这样山崖塌下来,把脊梁砸断的。

  出事的那天,王富海像往常一样,领着几个小伙子掏挖山崖。他们看好了地形,在一大块白土崖下掏挖悬崖,大家用力掏挖,不到一个钟头,就挖出一个深三四尺,长约三丈的土坎来。按平常的做法,做好这些工作,还得在山崖的两边挖开缝子,再在上面打钢钎去撬。可是谁也没料到,在这块土崖的背后,隐藏着一道原始的裂缝,大家挖悬了土崖的底部,刚刚离开,王富海也从山崖里钻出来准备离开的时候,那山崖却轰地一声倒下来了……

  王富海叫大家挖出来的时候,他的下半身不能动了。公社里紧急抢救,总算保住了他的命,但是,终究没办法让他重新再站起来,他成了一个废人。

  后来,水库修成后开庆功会,王富海被评成劳动模范,公社给他送来了大红花,又给补助了两百块钱,三百斤粮,但是,这些对于王富海家又能有多大的帮助呢?

  天气越来越坏,农民的日子越来越糟,各地都有饿死人的事情不断发生,王富海一家活得万分艰难。王富海是全家的顶梁柱,可他已经成了废人,终日躺在炕上动弹不得,给家里帮不上一点忙,一家人全靠着婆姨一人拼死拼活地挣工分养活。年成不好,娃娃们又多,年年都闹饥荒,动不动便揭不开锅,害得王富海的婆姨欲哭无泪。

  真是祸不单行,王富海的祸事一桩跟着一桩。这年春天,王富海的婆姨实在没法子度过春荒,只好把大牛安顿在家里照顾瘫在炕上的男人,抱着丫头、拉着二牛出了门。

  “讨饭,也许是能够活命的一条路子。”她这样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