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学中的JP》女人篇 2

(2009-03-19 16:30:41)
标签:

杂谈

分类: 谢鹏雄

先报告下大咪浪女回头后的近况~~~      

 

大家放心,大咪没有遭到惨无人道的责打,而是无尽的拥抱和爱抚........紧接着美美饱餐

一顿她大爱的鱼罐头,只掺上一丁点她最痛恨的硬猫粮.....小咪也鸡冻地跑来分享~~~~

  

《文学中的JP》女人篇 <wbr>2

 

大咪的体重比离家前轻了些......吃饱喝足后,略为恢复了往日的娇艳~~~~

 

《文学中的JP》女人篇 <wbr>2

 

小咪没心没肺地呼呼大睡,大咪却一副历尽沧桑的慵懒,若有所思......

遵从同学们的建议,俩坏蛋一律戴上项圈,挂上铃铛和牌子,再不手软了!

 

《文学中的JP》女人篇 <wbr>2 

 

大咪盯着小咪的眼神,耐人寻味.........莫非,饱暖思 X X ing ?

 

《文学中的JP》女人篇 <wbr>2 

 

其实,从稍早大咪这烟视媚行的眼神,我们就该有所警觉,女大不中留啊.....伤感~~~ 

 

《文学中的JP》女人篇 <wbr>2

摄影 / 底哥.小陆

 

----------------------------------------------------------------------------------------------

 

知道有许多同学都在等待那位JP佳人,因此,博主打算玩一手反高潮,吊吊大家的胃口,让大家讨厌一下~~~

 

不过,恳请大家先耐心看完文章,再决定要不要把博主抓来痛揍一顿,因为这是书中博主比较偏爱的一篇---

 

 

《孔雀东南飞》中的刘氏----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转载自谢鹏雄《文学中的女人》中国篇

 

对于凡事自由自在的现代男女而言,长诗《孔雀东南飞》所叙述的那种婚姻与悲情是不可思议的。世上哪有这么专横的婆婆?媳妇也为什么要那么怕她?那儿子简直是窝囊废!连心爱的妻子都保不了~~再说,夫妇俩为何不搬出去组织小家庭?何况焦仲卿本来在外做府吏,把太太接到任所,不是刚好脱离婆婆的压迫吗?这些事如此简单,夫妇又相亲相爱,何至于闹到家破人亡?实在也未免太没用了!

 

本来,任何人若是狠下心,夫妇联手,对付一个母亲,大概也是足足有余的。但人有不可狠下心,不能狠下心的情况。个人倒觉得狠下心,或讲求一点方法就可以对付过来的事情,却硬是不狠下心,不讲求机诈,这份心情也是十分令人向往的。伦理道德与制度结合,而能成为如此牢不可破的规范,站在今日凡事百无规范的地点看过去,似乎也是令人很佩服的事情。

 

《孔雀东南飞》,全文共一千七百八十五字,据说是古今第一首长诗。叙述一个女子十七岁时嫁给一个府吏,夫妇尚算恩爱,无奈不为婆婆所容,被迫返回娘家。妇人临走时其丈夫虽一再表示不久就会去接她回来,但她回去后,有太守家遣媒求婚,女兄强迫她出嫁,她不忍背负前恩,乃于太守迎亲前夕投水自尽。其夫闻之,亦自缢于庭树,结束了这场人间悲剧。《孔雀东南飞》据说就是后人所作,用来叙述,哀悼这件事的。

 

诗中不幸的女主角,“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能女红,能诗书,通音律,也算是闺阁才女,可惜“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苦悲的原因是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工作,却不得婆婆的欢心:“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因此“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妇人既要被遣回家了去了,如果丈夫也是很冷漠的人,说些无情无义的话,匆匆做另迎新欢的打算,为这妇人计,倒也可使她断绝情念,各奔前程。偏偏这位府吏,再三舍不得,先是向母亲求情:“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继而向将离去的妻子作深情款款的倾诉:“卿且暂还家,吾今且报府,不久当归还,还必相迎娶……”妇人感激他的情意,相信他的言语,最终死于他优柔的深情束缚。

 

这个妇人,不但是个才女,而且容貌艳丽,举止娴雅。《孔雀东南飞》中关于这位妇人的美丽,有一段很出色的描写:“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当。指如削葱根,口如含珠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如果只看到这里,几乎以为是新媳妇嫁过来,盛装而喜气洋洋地来拜见婆婆;及看到“上堂谢阿母,母听去不止”才晓得这原来是下堂妇辞别婆婆的一幕。

 

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如此郑重地介绍妇人的美丽呢?这可能是长诗的结构安排,但我也有点怀疑是作者有意如此写,以暗示妇人的才貌双全,正是她不为婆婆所喜欢的重要原因。一个媳妇样样都比婆婆强,做婆婆的怎能忍受。大约这位妇人样样都好,就是因为自小生长于富贵人家,缺乏这点世故。

 

继而妇人与小姑道别:“新妇初来时,小姑始扶床;今日被驱遣,小姑如我长。勤心养公姥,好自相扶将。初七及下九,嬉戏莫相忘。”

 

据说李白是精读《孔雀东南飞》的。在太白诗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位大诗人咏叹弃妇的诗还作了不少。如《白头吟》《妾薄命》《怨歌行》《去妇词》《长门怨》《寒女吟》《会别离》等都是一字一泪,泣血之作。与《去妇词》中的“回头望小姑,莫嫁如兄夫”比较,《孔雀东南飞》中的妇人在这阶段与小姑作别时的情景,还不算很凄惨;他虽不得婆婆的欢心,犹得宠于丈夫,抱着一缕希望离开,在心情上尚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最后却是这一缕希望害了他。

 

以这个妇人的家世,家中有母有兄,如果她无才无貌,离开丈夫回娘家后也没人要她,她大约尚可在长兄家中,苟延残喘,过一个虽不快乐但平静的半生。

 

不幸她生得有才有貌,一回家,媒人就来提婚。初时母亲还替她抵挡,但后来哥哥说话了:“作计何不量!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足以荣汝身。不嫁义郎体,其往欲何云?”阿兄的话理路井然,又似为妹妹的幸福着想,是很难反驳的。想象中这中间也应有兄妹间争辩的过程,只是诗人略而未写,最后妹妹说不过阿兄,只好“理实如兄言,谢家事夫婿,中道还兄门。处分适兄意,哪得任自专?”答应了!在答应的霎那,大约求死之意已萌。其实,就是因为决心要死了,所以才能虚以委蛇。

 

死的叙述,是美丽而凄绝的:“其日马牛嘶,新妇入青庐。奄奄黄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

 

张心斋《幽梦影》中说:“境有言之极雅,而实难堪者,贫病也。”我觉得世上的事也有言之极凄美而实痛苦者,就是殉情。虽然诗歌小说中常亟言殉情之奇,殉情之悲,与殉情之美。但世上并非到处有值得殉的情意,也并非到处有能殉情之人。自以为聪的现代人很容易嘲笑《孔雀东南飞》那两个又“懦弱”,又“想不开”的男女主角。

 

现代男女决不会那么听妈妈的话,现代男女很容易就搬出去自组小家庭,现代男女分开了决不会痴等对方来接回去,现代女子既然离婚就会再嫁,现代妇人恨不得有条件更好的人来求婚。总之,现代人根本不信焦仲卿夫妇的那一套。但是,现代男女有了这些自由后,是否婚姻比幸福持久?

 

自然,这样问,是不公平的;也犯了逻辑上条件与结果关系上的错误。但是既然现代男女的做法也并非必然地好,我们也不妨重新回顾下这一套自汉朝以前到民国初年三千年间规范着中国---或东方家庭生活的伦理,其优点何在,其如此以家破人亡的牺牲来遵守它的价值或意义在哪里?

 

《孔雀东南飞》的女主角,聪敏,有才,美貌,勤劳,恭顺,差不多具备了当时一个妇女应有的美德。她的娘家并不寒微,她的丈夫十分爱她。假定,她狠下心顶撞婆婆,丈夫责怪时,她撒娇耍赖,其实是有很好的机会能把丈夫拉进来一起反抗婆婆的。但是她没有这样做,为什么?

 

丈夫既无能保护她,让她回娘家去,临走时,她为了自己的前途,也可说下狠话,绝丈夫的心,为自己留下前程。一个女人已被婆婆休了,还有什么情意可言?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也在情理之中,但她没有丢下这句狠话,为什么?

 

既已回到娘家,对于婚嫁之事,已觉得“岂可再乎?”不论母亲哥哥要她嫁,她都可严词拒绝,相应不理。但她却顺从阿兄之意答应了,为什么?

 

既然答应了要嫁,对方也是太守之子,体体面面地嫁过去,后半生荣华富贵,获得幸福的机率应在百分之六十以上,但她却选择死亡,为什么?

 

个人觉得这几个为什么,未必可全部以“不事二夫”的僵硬道理来解释。

 

首先,这个妇人确实是以幸福与性命为注,遵守了当时的伦理。当时的婆媳的伦理,母子的伦理,夫妇的伦理,兄妹的伦理,她全遵守了。当然,那些伦理的内容,也是现代人最容易嘲笑的顽迷的规范。但伦理内容是否合理并非重点。重要的是遵守伦理是一种美德。求取美德是一种理想,人能为理想而牺牲幸福与性命,显示出极高贵的情操。这位妇人正是有这样的情操。至于伦理内容违反人性的自然,那是另一回事。这个伦理,不是那妇人定的,也由不得她来批判。她怀抱着殉道的精神,为这伦理的维护而牺牲。她,是一个高贵的理想主义者。对理想的追求,在诗的价值上----不只是文学的诗,也是生活的诗----其重要性超过幸福。

 

第二,这位妇人十分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为婆婆着想,为丈夫着想,怕丈夫为自己与婆婆闹僵,怕哥哥为自己得罪太守,难以做人。她为所有的人着想,就只未为自己着想,最后仅以一死保护了自己的情操,也以一死让所有相关的人都有面子。

 

就诗的观点言之,这位妇人犹是幸福的。她有值得为之而死的原则与理想。人能为理想而死,是很可骄傲的,其可骄傲仅次于为理想而活。与她比较,她的丈夫虽然是好人,只可算是个可怜虫。尤其是他听到下堂妻要出嫁才急急赶来责备妻子:“贺卿得高迁,磐石方且厚……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这些话可谓极其不体贴而无聊,妇人便在这几句话的逼迫下无可转圜走上死途了!

 

现代人可以嘲笑这对夫妇的“愚蠢”,但永远无法抹杀这整个事件中蕴涵的美。这件事很美,只因事件的女主角有很美的情操。

 

----------------------------------------------------------------------------------------------

 

乱世佳人史嘉丽----现代人的缩影

转载自谢鹏雄《文学中的女人》西洋篇 

 

没有看过《飘》(Gone With The Wind)这部小说的人,可能也都看过“乱世佳人”这部电影。连电影都没看的人,也大概都听过小说或电影的名字。

 

据说《飘》是文学史上最畅销的小说之一。两个月内再版十二次,一年卖了两百万册,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从一九三六年第一次出版,迄今已历半个世纪,其畅销的状态依然持续。而这本小说出自一个无人知晓的作者马嘉丽特.米契尔之手。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四十九岁就死了。生平只写了这么一本书。

 

为什么这本小说会这么畅销?当然,畅销并不证明它一定有多好。直至今日,评论家对于这本小说可否列为世界文学的杰作,仍甚犹豫。但畅销,一定有畅销的原因。譬如,故事的动人,求生存的题旨的普遍性等等~~~但这里面最魅人的,无疑地是女主角史嘉丽.奥哈拉这个人物。尽管这本书于一九三六年初版,写的事情,其时代背景还设在一八六一年至一八七三年之间,但女主角史嘉丽.奥哈拉却是个十足的现代人。

 

什么是现代人?现代女性与古典美人在外貌上的差别是:古典美人美丽而安静,现代女性不美丽而魅人。

 

 《飘》的开头是这样写起的:“史嘉丽.奥哈拉并不美丽。但男人被她的魅力所吸引时,很少注意到这一点,譬如塔尔顿双生兄弟就是……”当然,史嘉丽的身材是“魔鬼身材”---“十七寸的腰是在三个郡里面最细的。紧身的短上衣衬出十六岁就很成熟的胸脯……甜蜜的面孔上一双绿色眼睛显示出狂野,任性与旺盛的生活力,与她端庄的举止很明显地不相称…… ”

 

任性,自私,自我中心,不能忍受“任何不以她为中心的谈话”,精力旺盛,敢作敢为,自以为是,读书很少,全身散发出女性的魅力,却又不得不在母亲的管教下装出行为端庄的样子---这就是现代女性史嘉丽 .奥哈拉。而她,在故事中生活在一八六一年~~~

 

当故事开始时,她正与塔尔顿孪生兄弟一起坐在农庄门口聊天。作者对这一女二男有这样一段描写:“虽然他们生下来就在农场养尊处优,从小被人伺候,但坐在门口那三个人的面孔既不轻松也不柔和。他们的表情有一种强悍和机警,那是终年生活在户外而甚少为书本中无聊的事理所烦恼的乡下人所特有的……”

 

很显然地,史嘉丽.奥哈拉这位北乔治亚州农场主的女儿,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今日看来,仍然具有十足的现代感。说得通俗一点,是一个很“够劲”的女人!她与刚刚被学校开除而不敢回家的塔尔顿兄弟本来谈得兴高采烈,但塔尔顿无意中泄露了近邻农场主之子艾斯礼与梅拉妮订婚的消息。史嘉丽一听,即心事重重,立即把塔尔顿兄弟打发走了。

 

史嘉丽是聪明的女孩子,但如同所有自我中心的女子一样,她有自以为是的地方。史嘉丽在这个故事里致命的自以为是就是自以为自己爱艾斯礼,又自以为艾斯礼爱她,而且除自己外无人适合嫁给艾斯礼。因此当她听说艾斯礼与梅拉妮订婚的消息时,她第一个反应是觉得艾斯礼是因为得不到她,才会退而求其次与梅拉妮订婚。她立刻觉得自己过去对艾斯礼太冷淡,使得艾斯礼不敢对她示爱,不敢追求她。于是她决定明天到宴会里去,见艾斯礼,要使出各种有效手段,让艾斯礼知道他可以追求她……。

 

尽管如此,艾斯礼还是娶了梅拉妮。愤怒的史嘉丽,一半为了报复,突然嫁了梅拉妮的哥哥查理士。南北战争爆发,查理士入伍上前线去了。不到一年,史嘉丽已成寡妇。史嘉丽离开父亲的农场到二十五里外的亚特兰大城去,与已故丈夫的亲人住在一起。但不久北军进攻亚特兰大,在烽火战乱中,史嘉丽与梅拉妮得巴特勒.雷特船长之助,乘其马车逃回搭拉农场。

 

在战火中,家园已经荒芜,农场的财富牲口均已被毁灭。史嘉丽之母在此时发高烧,因来不及送医而死。其父不堪打击,精神竟告失常。史嘉丽在荒废的农场必须负起奉养父亲,两个妹妹,梅拉妮以及留下来的忠心耿耿的仆人。在这个艰难的情况下,史嘉丽使出浑身解数,包括撒谎,欺骗,以及使用女人原始的本钱--眼泪,渡过难关。譬如她为了保全农场,毅然嫁给了妹妹的未婚夫甘乃迪,并叫甘乃迪替她付了三百元的税。

 

史嘉丽又向雷特借钱买下了一个木材厂,而且不久之后把它经营得蒸蒸日上。甘乃迪为驻军所杀,她毫不犹豫地再嫁给发国难财而已拥有巨万财富的雷特。但尽管他们之间生了女儿,婚后的生活并不恩爱,史嘉丽一直自认自己是爱艾斯礼的。当她终于发现自己其实爱的是雷特时,雷特已绝望于两人的关系,离她而去。结尾的场面一如电影所呈现,史嘉丽目睹雷特离去,自言自语道:“明天又是另外一天。”

 

《飘》不是一本读下去很快乐的小说。虽然有些喜趣与幽默,但全篇充满面对战争与生活的挣扎,最后的结局也留下一份沮丧与空虚。

 

《飘》也不是一本很高贵的小说。女主角史嘉丽绝不高贵,她能使用女人各种骗术去骗男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令人印象最深的男主角雷特更不高贵~~~史嘉丽虽不高贵,还佯装高贵,雷特连装都不装。有一次史嘉丽劝他装正经些,他嗤之以鼻。雷特是一个“奸商”,什么钱都赚,从心底看不起爱国的口号与正经的人。那艾斯礼则是一个懦弱的伪君子。全书中唯一令人敬重的角色是梅拉妮。她是一个平凡善良的女人,相夫教子,没有他念。

 

尽管史嘉丽的行为就其行为本身而言,令人不齿。但在那种场合那个时候做那样的事,似乎显得很自然。连雷特最后都不能不承认,史嘉丽那样不择手段利用男人达到她的目的,有其令人“佩服”的一面,因为她的目的是要生存,而生存,无疑是优先于一切的。

 

奸商雷特,尽管与敌人私通而大发国难财,是一个做坏事还洋洋得意的人,却有一个无法克服的弱点---他爱史嘉丽。他打从第一眼看到史嘉丽就爱上她。他明知史嘉丽是一个自私,贪婪,不顾别人死活,善于利用男人的女人,但他一直希望在她身上找出一些比较高贵的气质---并非希望她善良,而只是希望在她身上也看到一些作为一个女人所常拥有的,对爱情的理想,对情感生活的向往等等。但他始终未能找到。而且史嘉丽心中老想着艾斯礼,令他十分难忍。从认识,结婚,到本书结束,这位颇有男子气概的雷特船长,一方面应付周围事件赚他的钱,一方面在爱上史嘉丽的情感下煎熬。一直到最后他决定事已无望,他也不愿受这个气了,史嘉丽却告诉他,她爱他了。这个话,在那时候说出来,真的是太迟了,也不具备让人相信的合理前因。因此,愤怒的雷特仍然弃他而去。就史嘉丽而言,她是罪有应得;但话说回来,她能从雷特那里得到的现实上的利益,她已全得到了,虽然在精神面她若有所失,但她已有力量生存下去。

 

我们说,史嘉丽是十足的现代人,所以现代人认同她,喜欢她,看着她有快感,因而书会畅销。她具备现代人一部分优点与大部分的缺点。她的优点使人觉得可爱,她的缺点使人觉得可亲。她的优点是活泼,有劲,乐观,奋斗,不屈,勇敢。她的缺点是自私,自满,自以为是,没有道德原则,不择手段,卑鄙,贪婪,俗气,无知。她的行为中,最魅人的部分是她常陷于一种生死关头与流离颠沛的处境,这处境使她有充分的理由作出一些反道德的事情。现代人不是也常常身不由己,必须为了保护自己而昧着良心做事?就这个意义上讲,史嘉丽的行为正好为现代人作了很好的辩解,因为她不这样做就不能活下去,因此她自私,卑鄙,俗气,好像也是一种美好的品性~~~延伸下去,这本书的故事虽然通俗,肤浅,似乎也是理所当然。而且正因为它通俗,肤浅,才有机会畅销。

 

当然,把这本书说得如此不值,并不公平。这本书在那通俗肤浅的情节背后,有相当深刻的,对人性的透视与对时代背景的把握。正如史嘉丽这个人,在其俗气,自私,卑鄙的另一面有其坚毅的,对生命的执著。这执著使她在烽火离乱中生存下来,使她能以生存下去为最重要的,或唯一的道德,使她能在雷特离开她时仍然能觉得“明天又是另外一天”,尚有可为!

 

被各种无可奈何的烦恼所困扰的现代人,看着她,有如看着一个求生存的模式,恨不得能像她那样果敢,自私,大胆,卑鄙地为自己打算。所以史嘉丽这个女人,人人未必喜欢她,但人人不得不佩服她,因为她是这样敢作敢为,比你我都强。

 

----------------------------------------------------------------------------------------------

 

《文学中的女人》目录

 

 人类的故乡(自序) 

 

 中国篇--

《红楼梦》中的女强人王熙风

 千古[淫妇]潘金莲的哀歌

 商女犹知亡国恨---《桃花扇》中的女圣人李香君

 怒刀下的阎婆惜---《水浒传》里的恶妓

 东方原罪意识中的蛇妖---雷锋塔下的白娘子

 古典的浪漫---诗一般的丽人芸娘

《孔雀东南飞》中的刘氏

 从良的悲剧---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孤标傲世偕谁隐---无家可归的林黛玉

 无中生有的女侠十三妹

 《聊斋》中的灵异女子---海市蜃楼的凄美

 中国诗人笔下的女性

 

 西洋篇

 生于爱死于忧患的安娜.卡列尼娜

 执著于扇子的少奶奶---恩塔梅耶夫人

 女人的一生---回顾时已百年身

 红颜薄命茶花女

 令男人自卑的女人---《父与子》中的安娜.沙其耶夫

 觉醒的女人---易卜生笔下的诺拉

 红幸出墙自有因---包法利夫人

 乱世佳人史嘉丽---现代人的缩影

 倾国倾城第一人---古希腊的海伦

 性哲学的代言人---查泰来夫人

《人性枷锁》中的美琪

《傲慢与偏见》中照亮别人的母亲

 彻底的荡妇卡门

 尼罗河畔的悲情女王

 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

 

 东洋篇

 文学史上第一个外星人---《竹取物语》中的月公主

 日本平安王朝的女贵族---《源氏物语》中的恋情

《金色夜叉》中的东方女子阿宫

 

----------------------------------------------------------------------------------------------

 

这段期间,每一贴评论,每一则留言我都看了,实在很想一一回复,使出双子座精分的看家本领,逗大家开心,顺便收拾那些不怀好意的讨厌鬼~~~但是,咳咳,老生常谈......实在是没时间了!

 

我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放羊的孩子,没人会再相信“狼来了!”这样的鬼话,但我还是要扯着嗓子再一次宣布:新戏开拍在即,将有很长一段时间,博主必须离开这里,无法与大家同乐了~~~

 

同学们珍重,热切期待下一次的相会~~~88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