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聂沛
作家聂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921
  • 关注人气:6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杏花落(组诗)

(2019-07-24 08:17:15)
标签:

聂沛的诗

文化

分类: 聂沛的诗

于《群岛》2019年4期。


杏花落(组诗)

  

带书去广场

 

星期五下午。带书去广场

坐在喷泉的旁边细看孤独

周围的一切很快安静下来

人和树慢慢变成了魅影

翻开第一页,即心生喜悦

女主人公在无聊中旅行

希望碰到一个更无聊的男人

最好在误入歧途前徘徊

广场越来越空阔,足以

容纳这四月的快乐和不舍

当我聚精会神读完第二页

一场春雨把人们赶到屋檐下

像钟楼下的一群迷路的

蚂蚁,暂时收敛起堆积

如山的现实和瞎忙的天性

我们互不认识,虚无啊

第三页,爱情有了尿意
瓜叶菊开在阳台的细雨中
我走过一条曲折的小巷
看到她在街角一闪就不见了
身边红尘滚滚的车水马龙
仿佛也一下子沉入海底
白色的沙滩上有两行脚印
笔直排列着像两条铁轨
又像广场诗碑上的两句名言
一行叫未知,一行叫遗忘
内心的灯突然照亮雨幕

有人在另一个晴空,喊我

我所热爱的生活和迷惘
——这茫然不知所措的悲伤

  


南岳之秋

 

一夜大风把天空吹蓝

我打开窗户,看秋天落尽鸟的呢喃

一架飞机如巨大的野兽

反射地平线的强光

整个早晨都无话可说

有点空虛,有点乌托邦

大地落叶,堆积

无人走过的斜坡和庭院

恰似挥之不去的记忆

又像一种广大的遗忘

板栗树被压弯了老腰

山里人家已空空如也

只有风、尘埃和钟声

返身谛听竹林深处

野雉扑棱棱的翅膀拍打声

更多的大雁飞过衡山炊烟

那是生活更大的平面

我随手捡起一片黄叶

它居然尚有呼吸

我想我们可以跟命运妥协

我相信:一行诗歌

能抚慰方广寺十片落叶

你爱,就有爱的明月

如果明月也变成落叶

请放下幻影的本质

都来跟落叶说说话吧,或者写写诗

我不悲伤,南岳


 

山寺秋雨

 

夜半被雨淋湿不眠的部分

披衣起床,抬头看想象的

满天星斗。深不可测的黑暗

在遥不可及的山脚居然

有一豆相思般不灭的灯火

多么凉的风掀动坚强的往事

空旷的人生需要废话填充

在秋天的庇护下,至为

饱满,而且像屋檐下的雨滴

倔强地为泛光的庭院计时

四周耸立的山峰加重寒意

面对山林,悲心的尺度

总是比最高的松树还触目

惊心!多少智慧的歧义

让我们对这世界多几分宽容

夹竹桃带雨,僧舍远离尘世

它们有些是空的,就像

空山被明月照拂,秋风苍阔

  


杏花落

 

到最后,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一个异乡客在水边的客舍醒来

明亮的雨还在下,但乡愁没了

柳丝的婀娜有几分隐居的

气质和神韵,那沉默的光线中

江海寄余生。激烈的时代过去

末日并未到来,意义何在?

慈云寺的女香客越来越漂亮

芳香的身体和石榴石的手镯

让我透不过气来!寺内的静谧

和清凉,以及从岩石中挺出

仼凭狂风磨练、书写的松树

在渐趋岑寂的山冈,弯成梅花

一条破旧的巷子有一棵杏树

在树下走过的每张面孔既熟悉

又异常陌生,就像我不知道

到底是梅花落还是杏花落

真实与虚构,什么更适合雨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