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聂沛
作家聂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779
  • 关注人气:6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爱小满(组诗)

(2019-06-19 15:38:57)
标签:

聂沛的诗

文化

分类: 聂沛的诗

于《延安文学》2019年1期。


我爱小满(组诗)

 

我爱小满

初夏雨后,一群雀鸟在河边弹开
篱笆墙那边细密的光斑微微晃动
有倩影缓缓走过,恍惚如虚构
只为静静地欣赏那遥远年代的美
我小心翼翼按捺住孤独的欣喜
心中反复默念:小满,我爱小满!
小满起初是一个人,后来变成了节气

 

 

一如美德

曾经实事求是地爱一个人

爱她节日广场般的气质

那是北方留给一个南方诗人

纯洁又自欺欺人的念想
她好像也喜欢我,像阳光下的树荫

醉心,慵倦迷人的日子

当然,她是她,我是我
彼此从未刺探过内心监狱的秘密
一同放风于自由、舒展与懵懂的肉体中
一同眺望浩瀚星空,油菜花那样疯狂汹涌的原野
一把长发在暗夜里变得更黑
一根根细数下来,直到解放的黎明

却什么也不见了。只有大海平静如初,一如美德

 

时光即佳人

 

许多年前,我喜欢的人挤满车窗
在湘桂线的四等小站白石铺
见过许多来路不明的美人。笑靥如花

或素颜缱绻,在我面前一一闪过

我做贼一般心虚地爱着她们
确切地说,爱她们正在消逝的美
她们一无所知,都是命运的宠儿

 

一列绿皮火车驶入群山之后失踪

成谜,传说掉进了一个比天空还大的

蓝色湖泊:童年发生的事情

至今回忆仍然震惊。有些看起来

假的东西本质上可能是真的
我一直认为须臾不离的漫长时光
不是岁月,而是倾城的绝代佳人

 

 

在人民路

没完没了的人民路
我与她擦肩而过
心头为之一惊
恍若电源,一接上就短路
那遥远的邂逅
在诗里还留存
瞬间雷击的痕迹

落日迟迟不肯沉没

在时间的轮回里

我们对视片刻
许多年过去了

眼眸的星光不灭

闪电还在天边

牵马经过树林

想起卡纳斯的秋

唯有美景不可辜负

垂柳弹奏喜鹊

红尘依旧滚滚

人民仍然万岁
但人民路上谁也不认识谁
我们像牛羊,走向不同的方向

 

 

一杯红酒的咏叹调

当你手握一杯乌克兰红酒
安娜·阿赫玛托娃
窗外升起了去年的下弦月
未知、流动的远山
伴随深夜的呼吸平安起伏
那些沉睡的人是圆满

自在,和幸福的
浅睡即醒,各有各的不幸
你并不感到孤独
就像风不会感到风的存在
那年在圣彼得堡
坐马车去跟一行名句约会
堆到绝望的高度

雪凝聚成纯正的寂静

旷野依稀燃烧阴影的火焰
那天在墓园,看见
一群安静的人们送别死者
生有爱,死有悲悯

窗外又升起今年的下弦月

 

林芝的桃林

南迦巴瓦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冰川。巴松错。茂密葱郁的森林

一只鹰,低低地掠过春天的意志
我想还有一个不大恰当的词:江南
这是由于林芝的桃林烂漫成病
相思,怀旧。离家已有万里之遥
那一簇簇桃红仿佛喜马拉雅山的
铁骨柔情,雄伟沉着之气中透着
一张宣纸上耽美难言的诗情画意
强巴、米尼、拉如村,一个个地名
恍若藏语中陶渊明的世外桃源
作为一位匆匆过客,我没有资格
赞美这里的一切。然而桃花除外
一如旧日红颜,我曾经拥有她的爱

漂泊天之涯,高原的月光如刀

千回百转的内心总有绕指柔的痛

已被春天收容。疗伤的落英缤纷

相忘于江湖,又在异乡的山水间

久别重逢。岂能不感谢命运的眷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渡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渡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