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子文
张子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789
  • 关注人气:1,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识“诗情”与“画意”

(2008-09-15 21:31:09)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随笔
浅识“诗情”与“画意”

  中国诗画艺术博大精深,源源流长。所谓“诗情画意”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据着重要位置,而且影响和锤炼了一代又一代文人墨客的“风骨”。中国的诗与画同源却又分流,千百年来两者相携、相持、相融,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如一对情深意笃的伉俪,景媒情胚,相濡以抹,真乃天作之合。所以,我们从画家的画卷中可以读出诗情,而在诗人的诗篇中又可以品到画意。

  中国的画是有形的诗。画家形为心役,以图象、色彩形诸笔端,发万物之感,抒山水之情,他们的每一幅画都是一首好诗,或激扬,或冷峻,或明朗,或淡雅,寓意深远,情趣盎然。朱耷花鸟,冷气逼人,寄托了家国之痛、庶离之悲;郑板桥借画竹的一枝一叶,表达了对民族疾苦的关切之情;王冕画梅的神韵秀逸,实写自己的一身傲骨,光明磊落。徐渭画蟹,突出蟹的“螯”和“脐”,用以讽刺当朝封建官吏的色厉内荏和粗暴与虚弱。作家老舍曾以“十里蛙声出山泉”出题,要为难齐白石,大师却以新颖的构思解答了这道难题:青苔乱石,山泉直泻,几只蝌蚪顺流而下。在水的冲击中,蝌蚪的尾巴轻松摇曳……画面天真活泼,妙趣横生,流水之外、蝌蚪之外,犹闻蛙声清越,神思顿时爽朗。

  中国的诗是无形的画。汉语言多彩丰富,汉文字变化无穷,诗人们把绘画的精髓带进诗歌的天地,以灵性的语言、生花的妙笔,描绘出一幅幅或浪漫、或空灵、或淡远的传神之作。他们运用语言艺术,通过文字的不同组合,匠心妙运,形成绘画中的色彩、线条、层次、构图等多种因子,表达思想情感,调动读者神思,引导人们游览胜景,指点江山,与万事万物对语而谈。许多诗人也许终生不作画,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画家”。

  唐代诗人皮日休在《秋江晓望》中有神来一笔:“万顷湖天碧,一星飞鹭白”。两种颜色相衬,画面自然、清新、宁静。而李白的“画法”又是另一种创新:“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望天门山》),从两岸青山之间远望,长河无际,水天相接处,孤帆、红日紧紧相依。其立体感之真切,色彩之清晰,层次之鲜明,给人以强烈的动静感与和谐美。王昌龄善于描摹景物色彩的冷暖与动静:“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长信秋词》),写的是班婕妤在汉成帝面前失宠后的落寞,的确令人拍案叫绝。“日影”是暖色,喻恩宠。乌鸦尚能袭一丝暖阳在昭阳宫飞来飞去,而班婕妤却终日只有冷寂与孤清相伴。诗句优柔婉丽,含蕴无穷,其哀怨之情自然使人一唱而三叹了。

  画家着笔时常用同一色调进行浓淡相衬,画面隽雅,情景悠然,颇有意趣,诗人们也深得此道。李清照在《怨王孙》中写道:“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 皎月在天,梨花在地,如水的月光自高处浸入似雪的梨花,梨花因而愈白、愈亮、愈加娇洁。此情此景,虽愁浓语淡,但也使人心旷神怡。韩愈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写的是一元复始万物复苏的早春季节,春草将萌未萌,新芽欲吐未吐。这时来到郊原,总会于有意无意之间,朦朦胧胧地望见远处一片似黄似绿,然而走近前来却又了无春痕。这是早春时节特有的景观,诗人观察自然的细腻,对于景物的敏感足以使人惊叹,但更值得惊叹的是他的表现手法,即以不设色而见真色。

  绘画主要以线条勾勒物体轮廓,线条的形式美如果引进诗歌,可丰富诗歌的“张力”。如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以呈斜线状的长江水,显示长江的雄放与豪迈;秦观也有“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的名句,以放射性的线条绘出了路径、桃花和春色。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以水平线和直线这样不同线条的组合,描绘了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四样景物,形、体、光、色尽在眼前,突出了大漠风光的雄浑、壮阔和沉静。王维本是诗人兼画家,以图画法作诗,自然更是得心应手。再读他的《送梓州李使君》:“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站在树下仰观瀑布,百重泉如挂树梢。树梢与瀑布重叠组合,作者以这两种富于张力的意象,构成壮美兼具的意境,形象地揭示了自然美的本质,体现了“高远”取景法奇特的构图美感。

  中国特有的题画诗,是我国绘画的专利。在一幅画中,诗、书、画、印融为一体,将“诗情”与“画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给人美的享受。

  唐代画家阎立本的《西岭春云图》已失传,但是在元代吴镇的题画诗中却有生动的描绘:“西山高五台,缥缈出蓬莱。春半花争发,宵征客倦来。短桥流曲水,危壁覆苍苔。宣庙曾留赏,临风愧匪材。”可以看得出,画中高山缥缈,春花争发,短桥下流水有声,危岩上苍苔覆盖,景色美好,意境清幽,是一幅充满着诗情的山水画卷。
  
  宋代画僧惠崇的《春江晚景图》今人无法得见,但是我们从苏轼的《惠崇春江晚景》诗中可以看到这幅画卷:“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全诗非但状其形,而且传其神,把春景写得真切如画,色彩鲜丽,生趣盎然,既丰富了画境,也增添了诗作的机智感和活泼感。

  齐白石也曾有题画诗一首:“春园初暖斗蜂衙,天半垂藤散紫霞。雷电不行笳鼓震,好花时节上京花。”大师画花用的是大写意,酣畅淋漓;花叶间飞舞的蜜蜂蝴蝶却精致细腻,使人可闻嗡鸣,可见花粉。诗来得欢快,情趣浓郁。作者诗心、花心、意心可掬,朗朗风骨,跃然纸上。

  “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画合一,其妙处如风行水上,自然成纹。陆游说过:“汝果要学诗,功夫在诗外”,诗外、画外有什么可学,这就随人而异了。郑板桥爱竹,非常仰慕竹的硬朗,他的画中竹和诗中竹都显示出这种卓然的性情。他为官时,“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弃官时,“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贫穷中,“不过数片叶,满纸混是节”;困境里,“唯有竹枝浑不怕,挺然相斗一千场”。古人云:“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看来,这里的有形和无形本是一种境界,它们所追求的都是超然于物外的洒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