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窗对雨1902
临窗对雨190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72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好兄弟

(2018-01-23 16:30:07)
标签:

追思

石板

童年

情感

兄弟

分类: 乡情悠悠

    时间过得飞过,转眼间已经到了知命之年。

    上周五下午,回到宿舍,发现有村里的发小小红发来过微信视频聊天。迅速返过去,小红没有接,也许是没有信号吧。但我总感到有种不祥的预感,小红没有大事是轻易不和我视频的。不到半个月时间,村上已经有两个人突然死亡了,都是小红第一时间告知的。一个是牛喜元,才六十二、三岁,听说前一个月才给自己和他的弟弟圈起了葬(坟墓),一个月后他就在劈柴禾时死在了自家的窑后边,后来被村里的一个哑巴发现。可巧的是,在他死后不到半个月时间,他的弟弟喜北也在一天夜里在没有任何征兆情况下突然死亡,引来了村民的各种猜疑......

    直到夜里,我才拨通了小红的电话,不出所料,小红在电话里又一次传达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但让人想不到的是,我们的另一个同村发小在喜北死后的第三天,顺在城里和人喝酒,不知怎么,睡下后始终不能叫醒,等人把他送到医院后,为时已晚。

   在和小红通电话的时候,这位发小的遗体还没有回到村上。这时,我已经不能安静地坐下了,就象有一种东西堵在喉咙里,再后来,一连几天,一种莫名的惆怅充斥在我的心里。

    死去的人名叫苏廷,因为在他去学校的时候,村里已经有一位学长叫了同样的名子,也因为他个子一直比同龄人矮了半个头,人名习惯上叫他小苏廷。小苏廷和我都是同龄,我们一起上的学,都是由父母从别的村里抱来抚养的,因此彼此之间就有一种说不上的亲切。星期天或假期,我们总是相跟上一起打草、拾粪。别看他个子小,干起农活来,我总是甘败下风。山里的猪菜样数很多,老沙蓬、灰灰菜、刺节菜、苦苦菜、马齿菜等等,是我们最喜欢的。但总有我们叫不出名子草,这时候,小苏廷总要给他起一个名子。比如有一种草,酷似西方谷,叶子发红,苏廷就告诉我说,这是红西方谷。他说,这种草猪是不喜欢吃的,因此,我们的菜蓝子里,总也没有这样的草,尽管它长的遍地都是。

    苏廷妈妈抱上苏廷后,又生了两个弟弟,加上他姐,家一共姐弟四人,当里农业社里分的口粮少,因此在吃喝上非常欠缺就成了自然。每个星期天早晨,苏廷总是早早地吃过饭,就去家里等我。当他看到我的碗里除了萝卜,还有玉米饼子的时候,总有一种羡慕的目光从他的眼前略过。这时候,我的父母就问他吃什么饭,他总说吃两碗萝卜,还一一小小块玉米饼。我们都知道,两碗萝卜是真,一小小块玉米饼只能是一个小小孩童的奢望。但我们让他再吃点玉米饼的时候,他总是挺起肚子说,已经吃的饱饱的了,再也吃不下了。

    在学校里,苏廷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也就引不起老师的关注,因此,他总是不愿上学。这时候,老师总让我去找他,老师说:拽也给我拽来。找到苏廷后,“听话”的我总是死拖硬拽,但坚持不上学的苏廷硬是象钉子钉在地上似的,任凭我怎么拖拽,总不能凑效,往往一个早晨,我们在他家门口,很难前进两三米。但是也有令他快乐的时光,那是在晋东南五七干校毕业的薛江龙老师,他在我们学校带初中语文。也许是看着苏廷长的小巧吧,在我们上体育课时,或在我们课间玩的时候,薛老师总把苏廷叫到他的身边坐下来,拿上圆珠笔,在苏廷的手腕上画一个精致的手表,不止一次,令我们都羡慕不已。

    已经记不得上完小学没有,苏廷就不读书了,开始回去帮助家人打理农田,我们艰涩而快乐的童年时光就宣告结束了。后来村里撤掉了初中,我就到县城的中学读书了,和苏廷的交往也就越来越少了,偶尔我们在村里相互碰见,也只是相互打个招呼。虽然他黑瘦黑瘦,但却给人以壮实的感觉。

    天道酬勤,苏廷的勤劳吃苦精神,赢得过许多女孩子的青睐,后来选择了他现在的妻子。也许就因为个子不高的原因,女方家里很是不同意这桩婚事,但是经过几番周折之后,他们最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我是参加了他的婚里的,正如当时婚联上写的“美满姻缘打不开”一样,他们的幸福令人欣慰。

    随着城市化的进程,村里好多人都在县城买了房子。精明能干的苏廷也不甘落后,要在城里买房子了。有一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欠点钱,让我托人帮他贷款。苏廷的信誉是好的,在村上借钱也应该不成问题。但他还是不想欠别人的人情,想在当地信用主借点款。我给他托人了,只是当时信用社规定的信用额度只是三万元,也不知能不能补上他买房的缺口。

    前年冬天小寒这天,我父亲在经过与病魔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后去世了,在外打工的苏廷回到村上参加了我父亲的葬礼,他和我儿时的伙伴硬是怕我受冻,让我回去休息。而他们却在我父亲的灵棚下面替我守灵一直到天亮。如今想起来,我就感动的要掉眼泪。

    如今他就这样走了,没有留给我一丝报答他的机会。

    明天可能就要出殡了,我只能在这里默默地敲打这些文字,聊以追思我的这位兄弟。

    祝这位平凡而朴实的兄弟,在前往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

    突然想起他的生日应当是农历十一月十八日,也不知记对了没有。

                                                         2018年1月23日于古城长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