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数学系吉祥物
数学系吉祥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133
  • 关注人气:2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仙侠丨疏木空响不成音

(2013-02-24 19:09:55)
标签:

原创

弄玉

长琴太子

榣山

情感

分类: 红颜弹指老

    华曦实体的投稿文。和以前的《玉箫声弄美人腰》是姊妹篇。《玉箫声弄美人腰》是讲萧史和弄玉的,也就是晋华君和小狐狸,更注重历史的吻合,情节略逊。桃花仙君在《玉箫声弄美人腰》中曾客串出场,我其实一直很萌他,很久以后估计会写一篇专门关于他的文。至于榣里玉和长琴的故事在《竹本无心》中将会细细道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了。

 

(楔子)

“我无心成仙修道,神君却偏要渡我。”流华敛了敛的衣袖,从青帝身边走过,再不看他一眼,只是自嘲地笑了笑,“原来竟是为了这般……

 

“流华,是我对不住你……

 

青帝不知如何解释,种种因果,他本早已料到,步步为营,也毫无差错。只是从头到尾,他惟独对不起流华一人。这份情,他亦不知道如何来还。

 

流华头也不回,自顾自地走出殿外。身上的绮彩鲛绡泛着柔和的冷光,从青帝的角度看去,突然忆起她当年幻化人形时的模样。一切,恍若隔世。

 

(一)

千年前的流华,还是一株上古菡萏。

 

彼时,幽池的怨气聚集猖獗,天界众仙无不惶恐。

 

幽池是天界大战时变成荒魂的仙魔之冢,表面看来它只是一个小小的水潭,但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深。荒魂不入六道轮回,积怨尤重,若是任其发展,幽池迟早变成又一个魔域,且这个魔域将会和六界相连。

 

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在千年之期,使具有灵识的上古神物施展净化法术,以身相殉。

 

天帝伏羲令东方青帝寻找神物,净化幽池。

                                           

这一寻,便寻到了在留清池生长了数万年的上古菡萏。

 

留清池灵气纯粹无染,妖魔不可侵入,是个难得的洞天福地。然而那上古菡萏竟然迟迟未化人形,只是形成了灵识。

 

“上古神物,又具有灵识,何故万年未列仙班?可由我渡否?”青帝温言相问。

 

许久的沉默后,蕊瓣中传出一个极为清朗的声音,不辨男女,答道:“闻外界人情险恶,只愿长在留清池。”

 

青帝没有料到会是这般的答案,他乃守方之帝,生来神体,虽非古神,但点化收服上古神物却是绰绰有余。本以为这株菡萏灵识残缺,因懵懂无知而未化人形,此番看来,却是这他错想了。

 

“无妨。”青帝说罢,便取出古琴在池边坐下,指尖拨挑,流出清音淙淙。

 

菡萏,你说的不假,红尘十丈,端的是旖旎繁华的景象,却不知道那下面会是怎样的一只手把你推向深渊。只是,你既无心修仙问道,就不该生在上古,又不懂凋零。

 

(二)

上古神物难寻,不是失落在混沌之境,便是化作灵器法宝为古神所用。然而净化幽池一事,并非是一件懵懂灵物可成。必得由精通道法,且心思纯净者,来施展上古时代便烙印在自身的净化之术。

   

青帝看这菡萏清心寡欲,实在不忍将它牵入是非。可六界之内再找不到比其更合适的神物,便思量着以情相动。

 

自从第一次在留清池边弹琴,青帝日日会到池边与那株上古菡萏交谈相处。只是大多是他一人在讲,菡萏极少回应。

 

上古菡萏虽具有灵识,却终究是物,七情六欲尚不齐全,对青帝所言并不能一一体味。可时间久了,对于那些听不懂事物竟然生出了探寻之心。探寻之心一生,自然而然地有了幻化人形,修仙问道的念头。

 

于是,风和气清的一日,待青帝弹罢琴曲,上古菡萏第一次主动问道:“神君琴音甚是寂寥,我听得可对?”

 

青帝见菡萏肯主动交谈,有些愣怔。

 

心中一时有些愧疚,他这般千方百计地诱其成仙,不过是为了千年后让眼前的这株菡萏净化幽池,然后和幽池其他的荒魂一同被自己的术法永远封印,何其残忍?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话,青帝反而难以回答。

 

菡萏却没有那么多的思量,接着又道:“不如神君渡我成仙吧。若是我成仙了,想来神君的曲子和故事我便能听得懂了。”

 

纵然不忍心,但幽池之事却不容迟疑,青帝只能违心应下。

 

理智抵过情感的,都是圣贤。圣贤从来习惯了情非得已,无可奈何。他们所做的,对天下人,百利而无一害,因为那一害往往都落在那个一心想亲近他的人身上,一语成谶。

 

(三)

菡萏幻化人形的时候,身披白色锦缎,生为女相。青帝以绮彩鲛绡相赠,赐名“流华”。

 

上古神物本不分性别,幻化之时随心而成,流华这般模样亦是由灵识所导。青帝看到她的模样,心中更是不安。流华修仙,无一不是因他诱导。若是自己从未出现,想来流华在留清池仍能无忧地卷舒开合。

 

流华被天帝封为尧锦仙子,长居青帝合芳宫。

 

她的存在让众仙的心神稍稍安宁。

 

用一个确定的死期,挽回一场浩劫,没有人觉得不值当。谁去关心,那个用来净化幽池的神物,也是可以言笑晏晏,顾盼生情的少女。她用尽自己的全部,却只是个过客。

 

为了让流华专心修习术法,青帝日日陪着她,在旁指点。一众神仙被天帝下了死命令,未经许可一律不许拜访合芳宫。是以,流华极少见到青帝意外的仙神,也不知自己修习术法全是为了净化幽池,葬送自己的性命。

 

她只知道,自己修成人形,位列仙班,研习术法,都只是为了能在神君身侧,别无他想。

 

千年的时间里,青帝也快忘了幽池的积怨,凶狠的荒魂,只专注于眼前。仿佛,天地间,本就是他和流华相知相伴,从不谈及风月。不过是看着对方的容颜,便可静守岁月的美好。

 

但,注定佳期难逢。

 

主殿中,流华听到事实的真相。一时间,思绪仿佛回到初具灵识的岁月,看不懂,也听不懂,纷纷扰扰的音声相貌,其实远不如留清池一圈在自己身旁晕开的涟漪。

 

一朵菡萏,本应谨守本分。她怎么就不懂呢。

 

“流华可听说过幽池。”那日,在主殿中,青帝以此句话开头。

 

流华摇了摇头。

 

青帝理所当然的把关于幽池的一切讲给她听。每说一句,流华的眸色便黯淡一分,等到讲完因果,流华很长时间内除了沉默不知道该做什么。

 

直到她用很微弱地声音问道:“我能选择不去幽池么?”

 

青帝眉头微皱,自己又何尝愿意流华以身相殉,但势在必行,又岂是他辈可以任性胡来的。

 

“不可。”千万般的担心与不舍,终究败给理性,化为这样冰冷的二字。

 

“神君当年种种,无不是为了流华心甘情愿做这幽池祭品?”不复平日的音调,此刻的流华言语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哀伤与无助。

 

青帝神色亦是十分悲戚。只是这让流华看来却是莫大的讽刺。

 

悲与悲,永世不相同。

 

骨子中此时的寒意,神君,你真能知晓一二?纵然此刻你亦肝肠寸断,可能与我相通,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绝望?

 

“流华,我并未假意对你……只是天道在上,怎可因我二人之意祸及苍生……”初衷与结果本便难以相同,不舍不愿,只是徒劳而已。

 

听到这般的言语,流华一瞬间觉得身体被抽空了般,紧紧闭上双眼,竟然连眼泪都流不出。神君,你不负苍生,便只好负我,理应如此,理应如此……

 

“我无心成仙修道,神君却偏要渡我。”流华敛了敛五彩的衣袖,从青帝身边走过,再不看他一眼,只是自嘲地笑了笑,“原来竟是为了这般……

 

…….

 

(四)

幽池前。

 

流华褪去绮彩鲛绡,穿着她幻化人形时的白色锦缎。临水而照,那才是她本来的模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绮彩鲛绡那样的东西,终究是太虚幻了,怎么自己就没有看清呢。

 

“尧锦仙子,六界安宁便托付给你了。”天帝语重心长地讲到。他的身边,是前来参加净化仪式的诸位仙神,神色肃穆。都是以苍生为重的贤者啊,一手将她推入深渊,却还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流华看着那些面孔,突然间觉得十步外便是另一个世界。那些人,她不认识,也不认识她。从头到尾,她不过是被豢养的祭祀品,一心想用生命相伴的帝君,想要的也只不过是她的生命。她愿意这样想,有意略过千年的情意。

 

她最恨的,不是青帝的利用。而是明明两情相悦,在苍生和自己之间,青帝仍然毫不犹豫地选了苍生。他不负天下人,却惟独负了她。

 

这般,不如无情。

 

罢了罢了,本也不愿见六界再起争端,以身相殉算不得勉强为之。此行一去,什么爱恨情仇都是过眼云烟,何必此时还自伤心神。

 

心思在死亡前豁然开朗,流华以最优雅的姿势向天帝拜道:“天下苍生为重,灰飞烟灭而已,流华定不辱使命。”

 

灰飞烟灭,都作红尘铺路,何尝不是归宿?

 

却听得一声嗤笑,循声看去,是一个身穿玄色长袍的神君,面若冠玉,眉宇间是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站在玉帝身侧,想来品阶甚高。

 

“谁告诉你,净化幽池的代价便是魂飞魄散?”玄袍神君玩笑道,那般语气显得他格格不入。

 

玉帝听到他这样询问,显然十分不悦,却终究只是皱了皱眉,好生相劝到:“神君何必如此。”

 

玄袍神君理也不理,自顾自地向流华说道:“净化幽池后,你的魂魄根本来不及湮灭,在幽池强大的力量中会化为荒魂,被自己的法术永久封印。幽池倒是清静了,你却只能永久的活在自己打造的地牢中,永不超生。”

 

平缓的语调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流华闻言,不觉心中一顿。

 

还未待她缓过神来,便又听到玄袍神君似笑非笑地问她:“没有人告诉你么?”

 

可不是,真的没有人告诉过她。

 

化作荒魂,待在自己打造的地牢,岁月蚀骨,最终失去心智。这一切,远比灰飞烟灭来得可怕。

 

局面顿时变得十分尴尬。

 

每一个人都看着流华,而流华却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本是心甘情愿的以身相殉,若是反悔,不知天界众神会是怎样的反应。

 

却见那如菡萏清妩的面容突然变得分外安宁,只对着玄袍神君嫣然一笑,温声软语:“多谢神君相告。”说罢,手中幻出一团白光,最终变成了一支通透的白玉莲花簪。

 

“这是上古菡萏的蕊芯所化,虽然算不得神兵利器,束发辟邪还是极好用的。千年来,无人告我以实情,今日神君了我心愿,权当流华临走前的酬谢吧。神君收不收?”

 

玄袍神君倒是轻松,笑了笑,调侃道:“你是上古的神物所化,难道不知上古的规矩中,送自身灵物给男子,是结永世夫妻之意?”

 

众人皆未从眼前的变故中反应过来,青帝心中五味杂陈,更是一时愣怔。

 

“我本愿将它送给良人,只是良人舍我而取天下,便罢了。此去无期,总不好空度一世连嫁妆都未送出去,愿送给神君,神君收是不收?”流华再不看青帝,但也知他心中此时必是不好受。他那样的性子,总是要顾全大局。灰飞烟灭便算了,一条性命而已。化作荒魂,永世不安,即便不再强求,却岂有让你独安之理。

 

然送玉簪给那玄袍神君,却也并非全为赌气。不知为何,亲近之情,竟是发之肺腑。

 

玄袍神君敛了笑容,沉默了许久,而流华的一直保持着递送玉簪的姿势,等他的答案。若是平时,她是万万不敢如此,只是身后便是幽池,有些事此刻不放肆,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也好。”玄袍神仙长袖一动,便接下那白玉莲花簪。举手投足,无不从容恣意。

 

在场的众仙神中,知晓这上古礼节的只有极少数,其中多半也只是粗粗听闻。从远古洪荒至今,礼节的花样倒是越来越繁复,却早已失去了神骨。

 

那种以灵物结永世姻亲的仪式,本就带着不可侵犯的契约。没有人知道违背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上古生灵,总是最重诺。

 

看不透个中玄机的仙神,也只是以为这尧锦仙子不过是送个物件给他人。且看她理智大度,丝毫没有怨毒之情,皆纷纷感叹其修养甚好,觉悟甚高。更不免在心中对教养尧锦仙子的青帝赞美一番。

 

众人皆以为事情便就此告一段落,天帝也正想催促流华快些施法,谁知又听到玄袍神君说道:“既然本君收了你的嫁妆,便理应有回礼。只是我总不好把自己的灵物扔到幽池中,便以他物相替。”

 

说罢,又见玄袍神君长袖一动,不知什么东西落入流华怀中。流华只觉得通身一凉,那东西便融入了体内,连是什么都来不及看清。

 

流华向玄袍神君行了一礼,便转身走向幽池。她不知道那玄袍神君是何来历,也不在意融入体内的是何宝器。

 

一个荒魂,什么都知晓又能如何。

 

(五)

听说上古菡萏所化的仙神,可使得步步生莲,其净化之术亦是少有的空灵美丽。流华千年,第一次使用那术法,便是以生命为祭。

 

整个幽池开满了白色的莲花,煞气被吸入瓣蕊,再吐出来便是金色的辉光,流华的容貌在那金色的辉光中变得瑰丽异常。

 

众仙神见了,无一不感叹,祭祀的神物,竟然是这般的美人儿。

 

本便是个美人,只是众仙神方才端着悬着的心,总也看不入眼。非要确认这美人儿再出不了岔子,心甘情愿地为六界献身,才看出那巴掌大的面容上,也是同他们一样有着五官的。

 

金光渐渐挡住视线,流华消失在其中,再出现的,只有平静清澈的湖水,和铺满湖水的睡莲。

 

大家都知道,那个所谓的尧锦仙子,已经和无数的荒魂一样,被封印在湖底的深渊,永世不得出。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天界成功渡过了幽池之劫。往后将会有极长的岁月,可以让众仙神惬意安宁。

 

天帝奉行公事,为纪念尧锦仙子,许幽池为尧锦池。亦是煞有其事。

 

本来,万物生灭有常。哪个成为仙神的没有经历过不计其数的生离死别。当事不关己,死别,连石子入水的波澜都掀不起。

 

而事出关己的人,譬如青帝,也很难仰天长啸,亦或是放声痛哭。他的心中悲痛,只能化为对自己行为的考量。结果却是那般显而易见,他的行为从来不会错,两权相害取其轻罢了。

 

却不知为何,徘徊池边,百年未去。

 

而出现的蹊跷的玄袍神君,在术法施完后便施然转身,手中握着一颗冰凉的珠子,前去榣山。榣山之主榣姬,与他也算得是多年的交情。一番热闹看下来,倒是可以前去向她的小侄子长琴太子混杯美酒。

 

(六)

八百年后。

 

一个身穿粉色锦衣的男子摇着扇子,在酒楼听书,若无其事的从一张不属于他的桌子上拿起一块点心,用极为优雅的姿势往嘴中送去。

 

突然他抬起的手被一双筷子拦下,响起一个很好听的女声:“这位道友,用隐身术偷吃别人的食物是很不道德的。”

 

桃花仙君感到十分气恼。难道他睡了千八百年,法力已经退步到这地步了?人间随便的一个女扮男装的小丫头都能识破自己的法术,真是太没天理了。

 

无奈地现了身,本想直接问她是怎么识破自己的隐身术的,却害怕自己惊为天人,倾国倾城的美貌吓了人家,特意留了时间让对方平复心情。

 

酒楼其他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也看不到靠窗的空桌子上不但有点心,桌旁还有两个人。

 

女扮男装的丫头只是淡淡地看了桃花仙君一眼,便开始品茶,眼中完全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惊艳。

 

“你你你…………”桃花仙君一时不能接受眼前人忽略他美貌的事实。

 

“我什么?”女子抬眉问道。

 

桃花仙君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哪里很奇怪,定睛一看,突然发现她根本不是什么人间女扮男装的小丫头,竟然是个神龄只有八百岁左右的小神女。

 

“你是哪里的神籍?”桃花仙君感叹自己果真是活得岁数大了,睡了一觉醒来便遇上这般忽略自己美貌的后生,莫非是岁月已经让他们的审美产生了隔阂?

 

小神女见桃花仙君认出自己的身份,也不遮掩,起身行礼,答曰:“宁山木晏见过桃花仙君。”

 

这一揖一拜,极为恭顺,想来是个知晓内情的。桃花仙君本也不是“仙”,而是“神”,却极少有人知道。

 

“原来不是天界的,而是休宁君的人,怪不得那么特殊。咦,你怎么认出我的?”桃花仙君问道。

 

木晏心想,她跟着玉姑姑养伤的时候,没少看关于桃花仙君的话本。玉姑姑最爱看话本,她的话本都是立体像的,看起来是身临其境,活色生香,自然认得桃花仙君。但这些,她觉得还是不说为好。

 

“听玉姑姑提过。”木晏马虎答道。

 

桃花仙君一听“玉姑姑”三个字,只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却一时也未想明白。狐疑地问道:“哪个玉姑姑?”

 

“自然是榣姬,榣里玉。”一个玄袍男子走了过来,替木晏答道。

 

桃花仙君一眼就认出插话这厮是休宁君。虽然小睡了一觉,但神智还尚算清醒,当然这些除了他自己,是不会有人承认的。

 

休宁君随意地坐在木晏身旁,端起刚才她喝的茶水便慢慢品了起来。

 

桃花仙君反应了半天,终于言到:“休宁君,你不是有洁癖么?”

 

休宁君笑了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回到:“自家夫人,她的还不就是我的?”

 

木晏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权当自己是空气。

 

听了那话,桃花仙君只差下巴没有掉下来,大叫道:“休宁君,你居然要成亲了!”

 

幸好那日无人看到空桌子周围的真实景象,不然,桃花仙君的举止不知又要被哪个以写话本子为乐的游神瞧了去,流传后世。

 

(七)

休宁君要成亲了。

 

他拖了那么久才成亲,主要是为了凑齐八位古神,好办场热闹的婚宴。

 

八位古神分别是八座神山的主人。魔族式微,因为阴阳相对,为了维持天地平衡,上古神族相应寂灭,只留下这八个有资历的镇守八方。平日里,他们什么也不用做,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平衡神魔的力量。没有与他们地位相当的魔族现世,哪怕六界毁灭,他们也不能出手,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幽池之劫,这八位古神皆是袖手旁观。

 

不为,亦是天道。

 

这样的生活本就无聊得紧,有点热闹事总是要凑个堆。但关键是大多别人觉得热闹的他们觉得不热闹,这曾经被认为是时间扭曲审美。活得太久,终于把自己活成了个变态。

 

巧的是,在休宁君成亲之前,天界也办喜事。

 

东方青帝将迎娶莲华公主入主合芳宫。

 

天界的作风,本就是什么喜事都要与众生同乐。加上青帝是神籍,且品阶甚高,故八位古神都收到了请帖,邀约前往。

 

当然,古神和古神也是有差别的。好比桃花仙君但凡醒着,总不会落下这样的热闹,而榣姬长年醒着,却从没天界的神仙请得动她。

 

好在,余下的六位古神性子都是更像榣姬。这让天地的秩序无形多了点保障。

 

“你们的婚事定在何时?”桃花仙君闷闷不乐地问道。自从上回晋华君娶了弄玉,他输掉半树碧桃林,对这古神成亲一事便有了心理阴影。好在这休宁君向来是个雍容大度的,捉弄人也只是捉弄外人,没有晋华君那么“饥不择食”。

 

休宁君瞧了瞧木晏,温言回到:“待参加完青帝和莲华公主的婚宴再行商定。此番只是提前告知你,莫要跑得不知踪迹。”

 

“这般婚宴,你从未赏过面子,怎么如今转性了?”桃花仙君甚是疑惑。青帝的婚宴排场虽不会小,但同等规格的宴会却也从没见过休宁君的身影。

 

休宁君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说道:“不只是我转性,榣姬恐怕也会前去凑个热闹。”

 

桃花仙君听到这样的消息,自己突然不想去参加青帝的婚宴了。榣姬也能赏脸出席的,那必然是鸿门宴啊。

 

(八)

青帝成亲那天,桃花仙君终究磨不过自己的好奇心,早早的出现在了合芳宫。

 

众神仙来来往往,每个人的手中都带着大小不一的礼盒,看得人很是心潮澎湃。青帝的位份高,下级给上级送礼,总是无比尽心的。相比,桃花仙君带的礼物就很没有诚意,只是一壶没有酿够年份的桃花酒。

 

自是不会有人告诉天界的神仙,桃花仙君是八位古神中的芜生君,正儿八经的芜山之主。

 

芜生君长年游历四方,流传下各种给古神一族丢人的事迹。久而久之,众仙神只道他是哪一地界修为有成的仙君,因见其多以桃花施法,便称其桃花仙君。

 

芜生君自己甚是喜爱桃花仙君这个名号,曾言:桃花夭夭,可不正应了本上神那风流之态,也易成我月下花前之美事,无一不好。

 

自那以后,知晓他身份和不知晓他身份的一众仙神,都唤其桃花仙君。倒不是因为这名号有多好听,而是懒得理会他一肚子的稀奇理论。

 

众仙神还未落座,婚宴的正主也未出场。什么休宁君,榣姬,他亦连影子都未见到。想来那日不过是玩笑之言,休宁君便罢,能让榣姬踏出榣山地界,这事情也忒诡异了些。

 

桃花仙君这边的心刚刚放下,宫门那边便出现了四个人,可不就是休宁君和他的小媳妇,榣姬和长琴太子。

 

(九)

天界的宴会很少会有古神到场,常常赏脸的桃花仙君又没有亮出身份,以至于此番休宁君和榣姬的到来搅得整个合芳宫气氛十分不和谐。

 

木晏换了女装,亦是玄色的锦衣,和旁边的休宁君一副夫唱妇随的模样,看得桃花仙君心中很是嫉妒。

 

细看来,那木晏小神女颇有几分神韵,五官精致清妩,自有一番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风华。她的胸前戴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桃花仙君一眼便认出,那是休宁君娶夫人的灵物,凤鸣玉霄佩。

 

很自然的桃花仙君又往休宁君身上瞟去,想看看那木晏的灵物又是什么,打量了几遍后,确定休宁君全身上下只有头上的白玉莲花簪是新出现的物什。那样的东西,想来是莲花芯蕊的精华所化。可看木晏,怎么也不像是一个莲花幻化而来的神女,反倒是今日婚宴的主角,是个什么叫莲华公主的,这点发现,让桃花仙君甚是兴奋。

 

想来莲华公主和休宁君自是有牵扯的。那休宁君今日的赏脸,一下子就变得大有深意。

 

桃花仙君就是不看榣姬,她的表情变不变都差不多,看了也白看。反倒是长琴太子,今日一副看戏的模样,身上的白袍随着小风轻轻荡漾,很是从容惬意。他难道不知,今日天帝亦会前来,看到他这个三次天界大战都凑了热闹的乱臣贼子在这里逍遥自在,会很是不妥啊。

 

天界众仙神看到两位古神都纷纷在心中赞叹一番二人风华,连带着木晏和长琴太子也默默地在铺天盖地的表达了敬意。但认真打量木晏的时候,许多神仙脑中都同时想到了一个仙子——八百年前的尧锦仙子,流华。然后又几乎同时在脑海中否定了这个想法,流华已是池中荒魂,断断不会出现在此处的。

 

一番心理活动后,天界仙神很快为休宁君和榣姬二人准备了上座,以示敬老。木晏和长琴太子分别坐在二人身侧。桃花仙君虽然是以“仙君”的名号前来,但凭借其确然有用的美色,仍然占了一个不错席位。

 

众仙有序落座,好不和谐。

 

当天帝踏进合芳宫时,一眼便看到了上座的休宁君和榣姬,顿觉十分有面子。而看到长琴太子时,心中又突然很恼火,这长琴太子当年天界大战的时候不知道惹了多少乱子,如今还堂而皇之的前来参礼,忒也放肆。再转眼看到木晏,恼火又变为震惊,那面容,可不正是八百年前的尧锦仙子。

 

天界其他的仙神可以当鸵鸟,是因为天界是一个有纪律的组织,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要听上司的命令。也就是桃花仙君八百年前未见过流华,不然他定然是要把整个事情往惊天地,泣鬼神的情节去联想。而天帝作为天界的最高统治者,他便不得不去联想一下,这个坐在休宁君身边的女子,到底和尧锦仙子有什么关系。

 

天帝落座后,青帝和莲华公主在仙乐中踏着一路花瓣走进合芳宫,在仙官指引下行礼。

 

直到礼成,一切进展的无比顺利。主要原因是青帝目不斜视,完全没有看到坐在休宁君身侧的木晏。而对于青帝和莲华公主的结合,在座的各位仙神也没有任何异议。抢婚之类的情节,纵然在桃花仙君的殷切希望下,也终于没能发生。

 

几个有资历的神仙,纷纷感叹,这般宁静平和又体面的婚宴已经很少见了啊。

 

几个资历尚浅的神仙,亦纷纷感叹,难得这样盛大的婚宴,没有出现抢婚逃婚就结束了,实在很无趣啊。

 

坐在上位的两个古神,面无表情。两个古神身旁的木晏和长琴太子,亦是面无表情。

 

他们的表情都在桃花仙君的脸上。各种纠结不安,不可思议,莫名其妙,让桃花仙君本就颠倒众生的脸更加生动。

 

(十)

礼成后,青帝和他的新帝后亦落座。

 

桃花仙君的角度看去,不禁感叹,这青帝当真是如朗月清风的好男子,怪不得莲华公主不要休宁君。跟了青帝,方才能有郎情妾意,举案齐眉的美好生活啊。

 

他一心觉得莲华公主本是休宁君的人,休宁君此番乃是前来抢亲。但又解释不通木晏的出现究竟是为了什么,更不明白榣姬的前来是否有不可告人的深意。惟独长琴太子一脸了悟,看了让人有想要行凶的冲动。

 

所痛恨的不是自己不知道,而是有人什么都知道,他却什么都不说。

 

众仙神互相敬酒联络感情,青帝同身侧的莲华公主有一句没一句的培养情绪。桃花仙君则是一遍又一遍得向休宁君看去。在他看了第一百二十八遍后,终于听到休宁君用他那温和却甚有深意的声音说道:“本上神恰巧也要成亲,到时候青帝和莲华帝后还一定要赏脸到宁山一聚。”

 

他这一声,青帝想看不见木晏都难。

 

只见青帝十分配合的在看到木晏的时候神思恍惚了那么一下。落在桃花仙君眼里,这故事的来龙去脉在电光火石见被他推演的更为复杂:莫非休宁君本是中意青帝,青帝却中意莲华公主,而莲华公主中意休宁君。这一番恩怨情仇,其实是天界不可告人的畸恋?

 

“流华……”这二字,青帝终究呢喃而出。

 

此刻,榣姬正兴致勃勃地观察着青帝的神色变化。那震惊,恍惚,悲哀,绝望,留恋,自责,各种情绪的掺杂甚是丰富。这种难度,也就是看看而已,自己来做,那是万万学不来。

 

一旁的木晏却神色淡淡,仿佛周遭发生的一切与她无关。

 

“流华?”休宁君摆出一副好奇的模样,问道,“莫不是青帝也觉得我夫人和八百年前的尧锦仙子很像?”

 

青帝一怔。他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谁,即便是流华又能如何?八百年前,流华跃入幽池之时,他们之间便再无瓜葛。也许更早,当年流华转身,他便再也寻不到那个愿意把自己托付给他的上古菡萏了。她害怕红尘十丈,太易失足,却还是相信了他,送却性命。

 

他的妻子,必须身份地位都与他相当,当年的流华虽在神籍,却只是仙身,万万不能入主合芳宫。但他想,那样像师徒一般,相守永世或许也是好的。那个时候,几乎忘了,流华的永世太短,也太长,他陪不起,也没有资格。

 

娶莲华公主,是为了制衡西方的力量,本非他所愿。但既然应下了,便万万没有任性之理。神思太过清明,得失太过算计,总是他的错。他负了流华,又何尝不是负了自己。

 

“确然很像。尧锦仙子为六界献身,吾亦深感敬佩。如今见到上神的夫人,仿佛又让在下回到八百年前一样。”青帝总是这样进退有度,仿佛自己的心绪也是别人的,伤害起来毫不留情。

 

休宁君不置可否地笑笑。

 

天帝心中存疑,按理来说流华断断不会坐在此处。但偏偏她净化幽池前与休宁君纠葛不清。如今休宁君带着那流华的“嫁妆”,身边坐着一个酷似流华的夫人,怎么来说也太过巧合了些。

 

“不知休宁君的夫人是何来历?竟和尧锦仙子这般相像?”天帝问道。

 

“木晏自幼跟我长大,是榣山的神女。”榣姬突然回到。她的声音十分空灵,听起来仿佛真的是从远古飘来的,因此每次开口,都极有震撼力以及说服力。

 

因此,她话音刚落,整个合芳宫的仙神基本都相信这个木晏就是榣山的神女。和流华真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

 

桃花仙君却知道,榣姬虽是八位古神中最清心寡欲,心如止水的主,但这些都不妨碍她说谎,比如现在。

 

理论上讲,除了长琴太子是跟着榣姬长大的,其余各种故事版本里出身榣山的人物都是身份成谜。榣山总共三十八个神,其中三十六个是长琴太子绾乐宫中的乐使,剩下两个,一个是被寄养在榣山的长琴太子,另一个就是榣山之主榣姬,榣里玉。

 

榣里玉乃是上古玉竹所化,生来空心,没有七情六欲,长年执着于看各种话本通晓人事。榣山的烦琐事宜大多都是长琴太子在管,所以有什么事情找榣姬不如找长琴太子。这让桃花仙君顿悟,长琴太子那一脸什么都知晓的表情是从何而来。

 

想来是休宁君为了给木晏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身份,便跑去找长琴太子帮忙。上古八神唯有榣山之主是女神,故而榣山出身的神女在分位上也高于普通的神女。事实也是,木晏这个身份比起昔日的流华,高贵了不止一星半点。

 

天帝很是唏嘘,他甚是佩服榣姬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纵然他不相信木晏的身份,木晏也只能是木晏。谁让在辈分上,他尚要唤榣姬一声“姑姑”。

 

休宁君却偏不放过青帝,又继续问道:“青帝还未答应,本君的婚宴,你去是不去?”

 

青帝收拾心绪,恭敬一揖,回到:“自当从命。”

 

休宁君终于觉得自己圆满了。而桃花仙君在自己的故事中尚未清醒,不知不觉过滤了很多仙子神女爱慕的目光,把好几朵桃花给埋了。

 

(十一)

回程的时候,桃花仙君很自然的去找长琴太子了解真相了。

 

听完之后,他很是怅惘。他本来以为的女主角莲华公主,原来只是路人,他以为的路人木晏,才是故事的女主角。这种落差,再次打击到了桃花仙君的逻辑。

 

话说十四万年前,休宁君寻到了一颗素华菡萏的种子。那个时候素华菡萏并不似现在这般难寻,但凡是个涵养清气的池子,开出几朵素华菡萏是极为常见的事情。可他寻到的这个种子,却是在一颗闭魂珠中的。

 

那颗种子的年岁起码有数万年,因为不愿发芽,所以在上古时积天地灵气在身外形成了闭魂珠。

 

休宁君觉得有趣,他只见过万物欣欣向荣的模样,却从没见过这般畏世的种子。明明连灵识都没有,就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他偏偏要看看这样的种子生成菡萏会是怎样的。

 

将这颗种子从闭魂珠中取出后,休宁君把它播在留清池中。很快,这株菡萏便生长在彼处,亦是一派生机。

 

可过了几万年后,那株菡萏竟然还是那副模样。几万年的时间,一株小草也能修成人形,位列仙班,但那素华菡萏竟然还是毫无动静,连灵识都是残缺不全。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从上古洪荒存活了下来。如今的天上地下,唯它一朵素华菡萏。其他的,莫不是被天界大战殃及,便是修道后赶上上古神族寂灭,消失于天地之间了。

 

思及此,休宁君竟然有些感慨。他一心助这素华菡萏,却未必能带来好的结果,不如就此作罢。

 

后来的时日,休宁君偶尔会到留清池看一眼那素华菡萏。直到千年前,发现那菡萏竟然不在了。掐指一算,方知天界要拿它应幽池之劫。

 

如今天界的仙神识得素华菡萏的是少之又少,就那样被当做一个净化幽池的上古神物,休宁君一时间心中万分感慨。若不是他当年年轻气盛,把这素华菡萏种在留清池,亦不会有今日种种。如今他以古神之身留在世间,自是不能出手干预,只能寻得他法相救。

 

好在这菡萏当年曾用自己的三魂七魄吸取灵气,形成那闭魂珠。若是在它化为荒魂前将闭魂珠封入体内,施法后,荒魂便会被锁入闭魂珠,只要趁着结界未完全封上,取出闭魂珠,便可再寻他法,还它人形。

 

休宁君怀着赎罪的心情来到幽池,却不想这菡萏竟是被骗到那般地步。更不料当年的流华会相赠白玉莲花簪。

 

其实,自从晋华君娶了弄玉公主,他也想着是不是给宁山找个女主人。毕竟无尽岁月,甚是无趣,极易过得如桃花仙君这般扭曲。碰上这素华菡萏,十四万年的纠葛,姑且算是有缘。本就是自己牵她入红尘,负点责任也没什么不该。应下也无妨。

 

当年的流华不知自己尚能生还,所以这簪子送得是心无旁骛,豪气干云。而休宁君明明知道她尚能生还,却也答应的甚为利落。

 

这种上古的仪式本不做假,送了,接了,有生之年便算得夫妻。

 

所以当流华再度恢复意识,整整十年不敢见休宁君。

 

当然这是后话。

 

休宁君拿着闭魂珠找到榣姬的时候,她正在建木之树下看话本。这四海八荒,天地六界唯剩下榣姬有能耐造出个神身来。

 

榣姬知晓了前因后果,觉得很有意思。他们八个古神游离六界,循天道为事,只要尚合情理,不动天地阴阳平衡,便没有什么不敢做的。榣姬可以驱使建木之灵,造一个神身,对她而言轻而易举。

 

但慎重起见,榣姬仍然祭了建木,上询天意。结果自是令人十分欢喜。

 

她截了一段建木枝杈作为流华的真身。流华依附建木而活,便再也算不得素华菡萏,此番重生,前尘种种也算是一种了断。

 

既是榣姬成就了流华新的性命,便由她赐名“木晏”。

 

晏,意为完结,衰陨;亦是美好,安恬。

 

(十二)

木晏曾问休宁君:“你既然知道我还能活过来,怎么当时便接了那白玉莲花簪呢?”

 

休宁君只是笑笑,告诉她:“我活了太久,凡是要想清来龙去脉之后,往往时过境迁。我只是想着同你结亲并不糟糕,怎么说也是我扰了你的清静,难道还担不起守候你永生的责任么?”

 

木晏不知道如何应对。她的红尘十丈,竟然是始于休宁君。那这个责任由他来负,也没什么不妥了。

 

青帝,仿佛是前生之事,有些执念一直放不下,只是因为还未到时机,时机一到,那根脆弱的线,说断便断了。回忆过往,便如同玉姑姑看话本一样,她说:“这才子佳人的恩怨情仇,种种纠葛,都不是我的。他们再可歌可泣,你侬我侬,我也只是个看客。其实,我的生活亦如此,当自己是自己的看客,爱和恨就都没有意义了。”

 

木晏似乎能听懂那话。在流华和青帝的故事里,她也只是个看客。他们二人的故事,终结在青帝守池百年后的转身。

 

当个看客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在故事里满怀深情。

 

榣里玉这样说。

 

只可惜,她连在当下的生活中也只是看客。竹本无心。这些是木晏不懂的,她自重生之后便有一种历经沧桑的沉重感,而所有的悲戚感伤,在玉姑姑面前都显得那样单薄无力。那建木下让人仰望的神女,用一种疏离于时光之外的姿态,抹消了她千年流华的感情。

 

有时候,木晏禁不住会想,休宁君任她同玉姑姑在榣山小住,是不是为了让她能够真正的告别流华的过往,成为纯粹的木晏。

 

当她听到青帝要娶莲华公主的消息时,心中虽有波澜,可终究再也没有流华的感情夹杂其中。本以为休宁君也会有所避讳,再也不想让她和青帝有所交集。

 

谁知,整件事情,惟独休宁君显得兴致勃勃。他倒是非要到青帝的婚宴热闹一番。当然,他的热闹明显是要建立在伤害青帝感情的基础上,不甚厚道。

 

木晏觉得不妥,她本应避世,如此大摇大摆的出现在青帝的婚宴着实诡异。但长琴太子曾言到:“这休宁君千万年来甚是无聊,性子恣意一点亦在情理之中。古神皆是这般随性,活得久了,便会对生死别离,喜怒哀乐的观点有特殊的看法。你这般左右顾忌,反而难以尽兴。不如放开了,青帝种下了因,这结果便由不得自己,木晏妹妹说是也不是?”

 

木晏只好说是。长琴太子说是,自然便是了。他虽不是古神,却是自小跟着榣姬长大,从上古历尽世事至今,表面上性子温和,做事却大有“但图公子一乐”的任性。

 

事实证明,休宁君确是在青帝的婚宴上十分舒心。

 

青帝当年所作所为,虽然颇有大义之风,但这大义之风刚巧伤害到了休宁君的新夫人,这梁子便算就此结下了。纵然木晏已不在意过往种种,颇有尽释前嫌,以德报怨的架势,但休宁君万万不会大人大量的放了青帝。

 

因为无尽的岁月中,木晏有一天终究会发现,这天地苍茫,但凡是能让自己劳心劳力的便要积极主动的去实践。偶尔无伤大雅的悲戚伤感,总是有益身心健康的。哪怕折腾的青帝夜夜难眠,只要能换来一时的愉悦,便应毫无顾忌的去做。

 

这直接导致了青帝不知为何被休宁君引为“知己”,两家三天两头的互访作客,让天界众仙神好不艳羡。当然,个中苦楚辛酸也只有青帝能够知道。

 

休宁君和木晏的婚宴,办得很是隆重。

 

果真这古神成亲的排场和天界就是不同。没有一桌一桌的珍馐琼浆,没有一场一场的仙乐歌舞,到场的观礼的仙神很少,却都是极有分量的。当然,天帝是没这个福分参与的,古神们历来与他保持距离。

 

青帝本来想推脱缺席,但休宁君偏生一副“你有什么困难,本神都帮你解决了”的架势,只好硬着头皮,带着新的帝后出现在婚宴上。

 

婚宴的重头戏在于祭天。古神拜天有着极为特殊的仪式,纵然他们的力量可以毁天灭地,但是对于天道,他们仍心存最大的敬意。他们拜的天道,不是天帝所定的天道,是万物伊始,众生相循的天道。

 

当休宁君携着木晏走上祭台,九只灵凤清啼为乐,二人对天而拜,台下众神亦俯身示敬。待颂过祭词,一束极为刺目的黄光笼罩二人,那是宁山灵脉认主,承认木晏成为宁山的女主人。

 

青帝看着黄光中走出的木晏,当年也是一样的情景,只不过彼时的流华走进之后,便再也寻不到身影。一直希望能有奇迹发生,看到她再从那流光中带笑而出,真的看到这般情景,却已经物是人非,佳期不在了。

 

不是回头,就能看到背后的风景。

 

(尾声)

五百年后。

 

一日早晨醒来,木晏终于忍不住问道:“夫君,你坦白告诉我,最近怎么转了性子,都不去合芳宫‘交流感情’了?”

 

青帝很久没有带着莲华公主来串门子了,也不见夫君带自己去合芳宫,五百年来,合芳宫和宁山一直保持亲密无间的关系,近些日子却冷淡了下来,这让木晏心中十分不安。

 

休宁君很认真地答道:“莲华公主那丫头哪里是已为人妇的模样,你以后还是少与她来往为妙。至于青帝,我突然觉得整他没什么意思,便就此作罢吧。”

 

休宁君和青帝“交流感情”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乐趣,但青帝毕竟也是一方之主,总不至于看不出休宁君的玩笑之意。久了,有些事情便放下了,不再计较。青帝心胸开阔了,便让休宁君的生活很没有质量,休宁君纵然有些不尽兴,也只好作罢。

 

但关键问题已经不在青帝。青帝新的帝后莲华公主在故事中充当了许久无关紧要的路人,深交之后终于露出了她不安分的本性。自从知道了青帝早年对待流华的种种,便从未停止过红杏出墙的念头,三天两头地玩儿些新花样。这让青帝很是头疼。

 

当休宁君欲从这夫妻二人的浑水中脱身之时,却发现自己的不厚道居然得到现世报了。木晏和莲华公主不知何时成为了亲密无间的闺中密友,并且大有一同胡闹的迹象。木晏本就对这人世了解的少,被莲华公主一教唆,什么白纸也给染花了。这让休宁君很是头痛,发誓再也不和合芳宫的夫妇二人“交流感情”,准备带着自家夫人在宁山关起门来好好过日子。

 

木晏心思九转,自然也能知晓一二休宁君心中所想。却寻着改日定是要再办男装和莲华公主走一趟人间,那里的一切,甚是新奇自然不在话下。更听闻玉姑姑到凡间去寻如意郎君,如何不得参与其中。

 

留书一封,木晏终究跟着莲华公主去了人间。

 

其后种种,都不在言下。

 

只道流年韶华匆匆,木晏的性子是越来越乖张,和休宁君却是越来越默契。想来活得久了,性情都不循常道。

 

而合芳宫那边,莲华公主和青帝闹得不可开交,后来天界流传下来的话本便有好几本讲这夫妇二人情感纠葛的,让榣姬寻了看后,大加赞赏。

 

而所有零碎的关联,错落有致,一如建木的疏枝,万年万年地活过,从来没有喜乐,也不奏哀歌。 


    其实我很喜欢自己对青帝的人设,负一人而不负天下人这种事情见仁见智吧。负尽天下为卿死这样的感情我也向往,可是总觉得那样的浓烈背后难得一个安稳的结局。烟花易冷,情深不寿,我更喜欢那种淡淡如水的陪伴和相知。写青帝的时候,我想到的是《花千骨》中的白子画,《花千骨》的前期我真心很萌白子画,那种禁欲的美感远比什么“妖孽”对我有吸引力。花千骨这个女主前期我也很喜欢的,但越看到后来越觉得他们二人是孽不是缘。若是白子画偏要牺牲了花千骨,就别做那般痛不欲生的模样。落子无悔大丈夫,既做了,便没什么承担不起。总是拿起剑刺过去,以为对方避得过,真正刺到了又悔不当初,这是何必?挥剑便是定了决心相负的,即便不是无情,也断然不悔。殉情这种事更是懦夫行径,后悔了一死了之便还清了么?心系天下辜负美人,没什么不对,同理,烽火戏诸侯也不值当千百年的口诛笔伐,都是一种选择罢了,还不都付出了代价。所在意的,不过会落子无悔而已。所以青帝思量来去,他知道自己没有错,也不后悔,流华不得不死,千年感情不可不真。那般结束,还可算得缘尽此生。(虽然吐槽了白子画,但《花千骨》此文还是很不错的,毕竟是我看的第一部仙侠,不过相比肯定是《三生三世》更合我心意)

    因为是短篇,所以虽然写了那么长,还是感觉人物形象不丰满啊~~~至于休宁君,大家以为他是好人咩?才不是呢。休宁君是八神之一,代表服装是玄袍,所以给他的性格是尊贵带着冷冽。虽然他对小莲花很好,但结亲的态度是十分儿戏的。他对小莲花的感情在同等的时间内绝对没有青帝投入的多,哪怕青帝一开始就存了利用的心思。只是随着岁月变迁,他和小莲花才越来越有默契。小莲花对他的熟悉感,不过是因为当年他多管闲事,所以小莲花的不幸遭遇本来都该埋怨他的!换句话说,易地而处,有一天天道需要休宁君牺牲小莲花时,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牺牲小莲花的。当然休宁君自己足够强大,他用不着牺牲一个女人去维护天地秩序,所以找对象一定要找个有本事的哇!!!就像肖奈大神那样,微微问,如果是肖奈,那么对视频的结局会如何选择,神回复:我不会让自己到那一步的。╮(╯▽╰)╭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