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山阔海
高山阔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4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国藩家书》(8)

(2007-11-22 19:59:36)
标签:

随笔/感悟

 

 予身体较九弟在京时一样,总以耳鸣为苦,问之吴竹如,云只有静养一法,非药物所能为力。而应酬日繁,予又素性浮躁,何能着实养静?拟搬进内城住,可省一半无谓之往还,现在尚未找得。予时时自悔,终未能洗涤自新。

 

  九弟归去之后,予定刚日读经,柔日读史之法。读经常懒散不沉着。读《后汉书》,现已丹笔点过八本;虽全不记忆,而较之去年读《前汉书》,领会较深。九月十一日起同课人议每课一文一诗,即于本日申刻用白折写。

 

  予文、诗极为同课人所赞赏。然予于八股绝无实学,虽感诸君奖许之殷,实则自愧愈深也。待下次折差来,可付课文数篇回家。予居家懒做考差工夫,即借此课以摩厉考具,或亦不至临场窘迫耳。

 

  吴竹如近日往来极密,来则作竟日之谈,所言皆身心国家大道理。渠言有窦兰泉者(云南人),见道极精当平实。窦亦深知予者,彼此现尚未拜往。

 

  竹如必要予搬进城住,盖城内镜海先生可以师事,倭艮峰先生、窦兰泉可以友事。师友夹持,虽儒夫亦有立志。予思朱子言,为学譬如熬肉,先须用猛火煮,然后用慢火温。予生平工夫全未用猛火煮过。虽略有见识,乃是从悟境得来偶用功,亦不过优游玩索己耳。如未沸之汤,遽用慢火温之,将愈煮愈不熟矣。以是急思搬进城内,屏除一切,从事于克己之学镜海、艮峰两先生亦劝我急搬。而城外朋友,予亦有思常见者数人,如邵蕙西、吴子序、何子贞、陈岱云是也。

 

  蕙西尝言:“‘与周公瑾交,如饮醇醪’,我两人颇有此风味。”故每见辄长谈不舍。子序之为人,予至今不能定其品。然识见最大且精,尝教我云:“用功譬若掘井,与其多掘数井而皆不及泉,何苦老守一井,力求及泉而用之不竭乎?”此语正与予病相合。盖予所谓掘井多而皆不及泉者也。

 

  何子贞与予讲字极相合,谓我“真知大源,断不可暴弃”。予尝谓天下万事万理皆出于乾坤二卦。即以作字论之:纯以神行,大气鼓荡,脉络周通,潜心内转,此乾道也;结构精巧,向背有法,修短合度,此坤道也。凡乾以神气言,凡坤以形质高。礼乐不可斯须去身,即此道也。乐本于乾,礼本于坤。作字而优游自得真力弥满者,即乐之意也;丝丝入扣转折合法,即礼之意也。偶与子贞言及此,子贞深以为然,谓渠生平得力,尽于此矣。陈岱云与吾处处痈痒相关,此九弟所知者也。

 

  写至此,接得家书。知四弟、六弟未得入学,怅怅。然科名有无迟早,总由前定,丝毫不能勉强。吾辈读书,只有两事:一者进德之事,讲求乎诚正修齐之道,以图无忝所生;一者修业之事,操习乎记诵词章之术,以图自卫其身。进德之事难以尽言,至于修业以卫身,吾请言之:卫身莫大于谋食。农工商劳力以求食者也,士劳心以求食者也。故或食禄于朝,教授于乡,或为传食之客,或为入幕之宾,皆须计其所业,足以得食而无愧。科名者,食禄之阶也,亦须计吾所业,将来不至尸位素餐,而后得科名而无愧。食之得不得,穷通由天作主,予夺由人作主;业之精不精,则由我作主。然吾未见业果精,而终不得食者也。农果力耕,虽有饥馑必有丰年;商果积货,虽有壅滞必有通时;士果能精其业,安见其终不得科名哉?

 

  即终不得科名,又岂无他途可以求食者哉?然则特患业之不精耳。

 

  求业之精,别无他法,日专而已矣。谚曰“艺多不养身”,谓不专也。

 

  吾掘井多而无泉可饮,不专之咎也。诸弟总须力图专业。如九弟志在习字,亦不必尽废他业。但每日习字工夫,断不可不提起精神,随时随事,皆可触悟。四弟、六弟,吾不知其心有专嗜否?若志在穷经,则须专守一经;志在作制义,则须专看一家文稿;志在作古文,则须专看一家文集。作各体诗亦然,作试帖亦然,万不可以兼营并鹜,兼营则必一无所能矣。切嘱切嘱,千万千万。此后写信来,诸弟各有专守之业,务须写明。且须详问极言,长篇累牍。使我读其手书,即可知其志向识见。凡专一业之人,必有心得,亦必有疑义。诸弟有心得,可以告我共赏之;有疑义,可以问我共析之。且书信既详,则四千里外之兄弟不啻晤言一室,乐何如乎?

 

  予生平于伦常中,惟兄弟一伦抱愧尤深。盖父亲以其所知者尽以教我,而我不能以吾所知者尽教诸弟,是不孝之大者也。九弟在京年余,进益无多,每一念及,无地自容。嗣后我写诸弟信,总用此格纸,弟宜存留,每年装订成册,其中好处,万不可忽略看过。诸弟写信寄我,亦须用一色格纸,以便装订。

 

  谢果堂先生出京后,来信并诗二首。先生年已六十余,名望甚重,与予见面,辄彼此倾心,别后又拳拳不忘,想见老辈爱才之笃。兹将诗并予送诗附阅,传播里中,使共知此老为大君子也。

 

  予有大铜尺一方,屡寻不得,九弟已带归否?频年寄黄英(芽)白菜子,家中种之好否?在省时已买漆否?漆匠果用何人?信来并祈详示。

 

  兄国藩手具九月十八日

 

  情愿人占我便益

 

  澄侯、子植、季洪三弟足下:

 

  自四月二十七日得大考谕旨以后,二十九日发家信,五月十八又发一信,二十九又发一信,六月十八又发一信,不审俱收到否?二十五日接到澄弟六月一日所发信,具悉一切,欣慰之至。

 

  发卷所走各家,一半系余旧友,惟屡次扰人,心殊不安。我自从己亥年在外把戏,至今以为恨事。将来万一作外官,或督抚,或学政,从前施情于我者,或数百,或数千,皆钓饵也。渠若到任上来,不应则失之刻薄,应之则施一报十,尚不足以满其欲。故兄自庚子到京以来,于今八年,不肯轻受人惠,情愿人占我的便益,断不肯我占人的便益。将来若作外官,京城以内无责报于我者。澄弟在京年余,亦得略见其概矣。此次澄弟所受各家之情,成事不说,以后凡事不可占人半点便益,不可轻取人财。切记切记。

 

  彭十九家姻事,兄意彭家发泄将尽,不能久于蕴蓄,此时以女对渠家,亦若从前之以惠妹定王家也。目前非不华丽,而十年之外,局面亦必一变。

 

  澄弟一男二女,不知何以急急定婚若此?岂少缓须臾,即恐无亲家耶?贤弟行事,多躁而少静,以后尚期三思。儿女姻缘前生注定,我不敢阻,亦不敢劝,但嘱贤弟少安无躁而已。

 

  成忍斋府学教授系正七品,封赠一代,敕命二轴。朱心泉县学教谕系正八品,仪封本身,父母则无封。心翁之父母乃■封也。家中现有“■绅”,何不一翻阅?

 

  牧云一等,汪三入学,皆为可喜,啸山教习,容当托曹西垣一查。

 

  京寓中大小平安。纪泽读书已至“宗族称孝焉”,大女儿读书已至“吾十有五”。前三月买驴子一头,顷赵炳坤又送一头。二品本应坐绿呢车,兄一切向来俭朴,故仍坐蓝呢车。寓中用度比前较大,每年进项亦较多(每年俸银三百两、饭银一百两)。其他外间进项尚与从前相似。

 

  同乡诸人皆如旧。李竹屋在苏寄信来,立夫先生许以乾馆。余不一一。

 

  兄国藩草六月二十七日

 

  考妣改葬事不可缓

 

  澄侯、沅浦、季洪三弟左右:

 

  十二月二十三日接澄、沅初十、十一日信,除夕又接十六日信,敬悉叔父大人体气渐好,不致成中痰之症,如天之福,至幸至幸!两弟缄中所言各事,兹分条列复如左:一、先考妣改葬事决不可缓。余二年、七年在家主持葬事,办理草草,去冬今春又未能设法改葬,为人子者第一大端,问心有疚,何以为人?何以为子?总求沅弟为主,速行改葬,澄弟、洪弟帮同办理,为我补过。至要至祷!洪夏争地,果可用否?吾不得知。兹亲笔写二信与洪、罗二处,以冀或有所成。

 

  一、张凯章于十八日至景德镇附近地方,十九日分两路进。王(钤峰)、吴走西路,凯章走东路。王、吴挫败,义营亡百人,吉左营九人,副湘营三十七人,营务处十二人。在行仗则已为大伤,幸凯章全军未与其事。现尚扎崖角岭,去景德镇二十余里,势颇岌岌。兹札调朱南桂、朱惟堂飞速来军,望即专人送去。又王人树一信亦速送去。涤岑信,弟阅后封寄。

 

  一、季弟决计出外,不知果向何处?今日办事之人,惟胡润之、左季高可与共事。此外皆若明若昧,时信时疑,非季弟所能俯仰迁就也。沅弟宜再三开导,令季弟择人而事,不可草草。或沅、季同来吾营,商定后再赴他处亦可。

 

  一、沅弟所画屋样,余已批出。若作三代祠堂,则规模不妨闳大;若另起祠堂于雷有湾,而此仅作住屋,则不宜太宏丽。盖吾邑带勇诸公,置田起屋者甚少,峙衡家起屋亦乡间结构耳。我家若太修造壮丽,则沅弟必为众人所指摘,且乱世而居华屋广厦,尤非所宜。望沅弟慎之慎之,再四思之。祠堂样子,余亦画一个付回,以备采择。

 

  一、科一喉痛,系先天火亏之症,宜服参茸姜附等药,庶可一劳永逸,切不可服凉药,千万记之。余不一一,顺问近好。

 

  兄国藩手草元旦

 

  曾香海不宜主东皋讲习

 

  澄侯四弟左右:

 

  日内未接家信,想俱平安。兰姊病已大愈否?季弟灵榇,闻腊月二十九日至黄州以上七十里之七矶滩,想未必能至汉口度岁,不知何时可抵长沙。

 

  沅弟坚欲葬季于马公塘,吾二人即可允从,不必各执己见。

 

  此间军事尚平安。春霆于正月初六日在泾县大获胜仗,嗣后尚未开仗。

 

  余牙疼稍愈,身体如常。

 

  弟前函询曾香海主东皋讲习,余意似觉非宜。大凡师道以专勤为第一义。

 

  香海近年亦办公事,未必能专;年逾六十,精力渐衰,未必能勤。且诸生志在举业,香海本非举贡出身,近于八股未免抛荒,恐不足以惬诸生之望,宜再酌之。罗老师不可兼书院之说,不知有专条定例否?余意中亦别无可请之人也。

 

  恽次山超擢湖南方伯,未知文式岩作何下落,尚无明文。李筱泉调广东粮道,王钤峰擢赣南道并闻。顺问近好。

 

  国藩手草正月十四日

 

  近世保人亦有多少为难处

 

  沅弟左右:

 

  初一日接弟七月二十四日六二信,具悉一切。

 

  陈斌述及与鲍军门言改由七桥瓮(瓮桥)进孝陵卫,春霆欣然乐从,余已决从此策,日内即办公牍分别咨行。地道决不复开。七桥瓮(瓮桥)上流须用浮桥,容再由此间办竹木解去。前因花篱地道均非要务,故未饬知潜山县耳。左帅保筠仙,此间并无所闻。黄信之所谓季帅者,似即毛寄云也。毛密片余未得见,大约系保两郭、黄、李。筠公已擢粤抚,筱泉已擢粤臬,南翁有旨往粤办厘,惟意城保花翎三品卿未奉明文。

 

  弟所保各员,均奉允准。惟金安清明谕不准调营,寄谕恐弟为人耸动。

 

  盖因金君经余两次纠参,朝廷恐余兄弟意见不合也。大抵清议所不容者,断非一口一疏所能挽回,只好徐徐以待其自定。又近世保人,亦有多少为难之处。有保之而旁人不以为然,反累斯人者;有保之而本人不以为德,反成仇隙者。余阅世已深,即荐贤亦多顾忌,非昔厚而今薄也。

 

  景、河、婺、乐四卡,左帅业已归还余处。上海四万,余志在必得,恐不免大有争论。霞仙升陕抚,先办汉中军务。闻李雨苍系多帅所劾也。纪泽等今日往营省谒。父亲手泽六纸寄还。即问近好。

 

  国藩手草八月初二日

 

  淮军入鄂请殷勤款接

 

  沅弟左右:

 

  十五日接弟十一之函,十八九连接十五六日两函,具悉一切。

 

  任、赖将由信阳入鄂,旋复由罗山折窜光、固,顷据报将至麻城。不知姜部果有他变否?此间现仅调周、张两军赴鄂会剿,五日内铭军又可继进。

 

  淮军入鄂,请弟殷勤款接,视之如一家眷属。盖年余以来,诸军虽未立大功,而其听我之话,与听少泉之话实无以异。弟若隔膜视之,则将领或疑我平日之不诚。郭军车骡未备,自难越境剿贼,在鄂皖山多田多之处,则车不如骡。

 

  幼泉因车多骡少,不能即赴六安,拟令驻于扶沟等处,专留为贼再回山东之用。西路张逆一股,前闻已至灞桥,距省仅四十里,近日未得续信。

 

  霞仙有一信来,峻辞诃责,至比我为杨嗣昌,此后不复愿与通信矣。原函抄寄弟阅。余昨复春霆一信,亦抄去一阅。少泉十三日谢恩一疏,与余十七日辞江督之疏互相发明,另咨弟案备查。

 

  弟之履历,凡奉谕旨行营皆有抄案,日内当抄去矣。部文则案在金陵,不能远查。明年大京察,吏部有文来索取履历否?若无咨,则不送亦可。余详日记中。顺问近好。

 

  十一月二十一夜

 

  卷五用人之道

 

  澄弟无须来营

 

  澄、温、植三弟左右:

 

  澄弟有病,即可不必来此。此间诸事杂乱,澄弟虽来,亦难收拾,不如在家料理一切也。长夫来此者至六十名之多,澄弟于此等处不知节省,亦疏略也。兹一概遣归,仅留十三名在此。如不好,尚须再遣回。

 

  昨夜褚太守带三营水师至靖江剿贼,不知能得手否?塔、周大胜仗归来,余赏银千两、功牌百张、猪十口、酒五百斤,颇觉鼓舞。现惟邓湘一营难于收辑耳。余不一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