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山阔海
高山阔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5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曾国藩家书》(5)

(2007-11-22 19:42:42)
标签:

随笔/感悟

 

 

憾矣。四六落脚一字粘法,另纸写示(因接安徽信,遂不开示)。

 

  书至此,接赵克彰十五夜自桐城发来之信,温叔及李迪庵方伯,尚无确信,想已殉难矣,悲悼曷极!来信寄叔祖父封内中有往六安州之信,尚有一线生机。余官至二品,诰命三代,封妻荫子,受恩深重,久已置死生于度外,且常恐无以对同事诸君于地下。温叔受恩尚浅,早岁不获一第,近年在军,亦不甚得志,设有不测,赉憾有穷期耶?军情变幻不测,春夏间方冀此贼指日可平,不图七月有庐州之变,八九月有江浦、六合之变,兹又有三河之大变,全局破坏,所咸丰四年冬间相似,情怀难堪。但愿尔专心读书,将我所好看之书领略得几分,我所讲求之事钻研得几分,则余在军中,心常常自慰。

 

  尔每日之事,亦可写日记,以便查核。

 

  十月二十九日于建昌营次

 

  看书不可不择

 

  字谕纪泽:

 

  前次于诸叔父信中,复示尔所问各书帖之目。乡间苦于无书,然尔生今日,吾家之书,业已百倍于道光中年矣。买书不可不多,而看书不可不知所择。以韩退之为千古大儒,而自述其所服膺之书,不过数种:曰:“易”、曰“书”、曰“诗”、曰“春秋左传”、曰“庄子”、曰“离骚”、曰“史记”、曰相如、子云。柳子厚自述其所得,正者:曰“易”、曰“书”、曰“诗”、曰“礼”、曰“春秋”;旁者:曰“谷梁”、曰“孟”“荀”、曰“庄”“老”、曰“国语”、曰“离骚”、曰“史记”。二公所读之书,皆不甚多。本朝善读古书者,余最好高邮王氏父子,曾为尔屡言之矣。今观怀祖先生“读书杂志”中所考订之书:曰“逸周书”、曰“战国策”、曰“史记”、曰“汉书”、曰“管子”、曰“晏子”、曰“墨子”、曰“荀子”、曰“淮南子”、曰“后汉书”、曰“老”“庄”、曰“吕氏春秋”、曰“韩非子”、曰“杨子”、曰“楚辞”、曰“文选”,凡十六种。又别著“广雅疏证”一种、伯申先生“经义述闻”中所考订之书:曰“易”、曰“书”、曰“诗”、曰“周官”、曰“仪礼”、曰“大戴礼”、曰“礼记”、曰“左传”、曰“国语”、曰“公羊”、曰“谷梁”、曰“尔雅”,凡十二种。王氏父子之博,古今所罕,然亦不满三十种也。余于“四书”、“五经”之外,最好“史记”“汉书”“庄子”韩文四种,好之十余年,惜不能熟读精考。

 

  又好“通鉴”“文选”及姚惜抱所选“古文辞类纂”、余所选“十八家诗抄”

 

  四种,共不过十余种。早岁笃志为学,恒思将此十余书贯串精通,略作札记,仿顾亭林、王怀祖之法。今年齿衰老,时事日艰,所志不克成就,中夜思之,每用愧悔。泽儿若能成吾之志,将“四书”、“五经”及余所好之八钟一一熟读而深思之,略作札记,以志所得,以著所疑,则余欢欣快慰,夜得甘寝,此外别无所求矣。至王氏父子所考订之书二十八种,凡家中所无者,尔可开一单来,余当一一购得寄回。

 

  学问之途,自汉至唐,风气略同,自宋至明,风气略同;国朝又自成一种风气,其尤著者,不过顾、阎(百诗)、戴(东原)、江(慎修)、钱(辛楣)、秦(昧经)、段(懋堂)、王(怀祖)数人,而风会所扇,群彦云兴。

 

  尔有志读书,不必别标汉学之名目,而不可不窥数君子之门径。凡有所见闻,随时禀知,余随时谕答,较之当面回答,更易长进也。

 

  四月二十一日

 

  长大后不可涉历兵间

 

  字谕纪泽、纪鸿儿:

 

  接二月二十三日信,知家中五宅平安,甚慰甚慰。

 

  余以初三日至休宁县,即闻景德镇失守之信。初四日写家书,托九叔处寄湘,即言此间局势危急,恐难支持,然犹意力攻徽州,或可得手,即是一条生路。初五日进攻,强中、湘前等营在西门挫败一次。十二日再行进攻,未能诱贼出仗。是夜二更,贼匪偷营劫村,强中、湘前等营大溃。凡去二十二营,其挫败者八营(强中三营、老湘三营、湘前一、震字一),其幸而完全无恙者十四营(老湘六、霆三、礼二、亲兵一、峰二),与咸丰四年十二月十二夜贼偷湖口水营情形相仿。此次未挫之营较多,以寻常兵事言之,此尚为小挫,不甚伤元气。目下值局势万紧之际,四面梗塞,接济已断,加此一挫,军心尤大震动。所盼望者,左军能破景德镇、乐平之贼,鲍军能从湖口迅速来援,事或略有转机,否则不堪设想矣。

 

  余自从军以来,即怀见危授命之志。丁、戊年在家抱病,常恐溘逝牖下,渝我初志,失信于世。起复再出,意尤坚定。此次若遂不测,毫无牵恋。自念贫窭无知,官至一品,寿逾五十,薄有浮名,兼秉兵权,忝窃万分,夫复何憾!惟古文与诗,二者用力颇深,探索颇苦,而未能介然用之,独辟康庄。

 

  古文尤确有依据,若遽先朝露,则寸心所得,遂成广陵之散。作字用功最浅,而近年亦略有人处。三者一无所成,不无耿耿。至行军本非余所长,兵贵奇而余太平,兵贵诈而余太直,岂能办此滔天之贼?即前此屡有克捷,已为侥幸,出于非望矣。尔等长大之后,切不可涉历兵间,此事难于见功,易于造孽,尤易于贻万世口实。余久处行间,日日如坐针毯,所差不负吾心,不负所学者,未尝须臾忘爱民之意耳。近来阅历愈多,深谙督师之苦。尔曹惟当一意读书,不可从军,亦不必作官。

 

  吾教子弟不离八本、三致祥。八者曰:“读古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养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少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治家以不晏起为本,居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三者曰:孝致祥,勤致祥,恕致祥。吾父竹亭公之教人,则专重孝字。其少壮敬亲,暮年爱亲,出于至诚,故吾纂墓志,仅叙一事。吾祖星冈公之教人,则有八字,三不信。

 

  八者曰:考、宝、早、扫、书、蔬、鱼、猪。三者,曰僧巫,曰地师,曰医药,皆不信也。处兹乱世,银钱愈少,则愈可免祸;用度愈省,则愈可养福。

 

  尔兄弟奉母,除劳字俭字之外,别无安身之法。吾当军事极危,辄将此二字叮嘱一遍,此外亦别无遗训之语,尔可禀告诸叔及尔母无忘。

 

  三月十三日

 

  读韩公五言诗可细心体会

 

  字谕纪泽儿:

 

  十一日接十一月二十二日来禀,内有鸿儿诗四首。十二日又接初五日来禀,其时尔初自长沙归也。两次皆有澄叔之信,具悉一切。

 

  韩公五言诗本难领会,尔且先于怪奇可骇处、诙谐可笑处细心领会。可骇处,如咏落叶,则曰“谓是夜气灭,望舒颉陨其圆”;咏作文,则曰“蛟龙弄角牙,造次欲手揽”。可笑处,如咏登科,则曰“侪辈妒且热,喘如竹筒吹”;咏苦寒,则曰“羲和送日出,恇怯频窥觇”。尔从此等处用心,可以长才力,亦可添风趣。鸿儿试帖,大方而有清气,易于造就,即日批改寄回。

 

  季叔奉初六恩旨追赠按察使,照按察使军营病故例议恤,可称极优。兹将谕旨录归。此间定于十九日开吊,二十日发引,同行者为厚四、甲二、甲六、葛睪山、江龙三诸族戚,又有员弁亲兵等数十人送之。大约二月可到湘潭。葬期若定二月底三月初,必可不误。

 

  下游军事渐稳。北岸萧军于初十日克复运漕,鲍军粮路虽不甚通,而贼实不悍,或可勉强支持。此信送澄叔一阅。外冯春皋对一付查收。

 

  涤生手示十二月十四日

 

  汉人词章皆精小学训诂

 

  字谕纪泽儿:

 

  接尔四月十九日一禀,得知五宅平安。尔“说文”将看毕,拟先看各经注疏,再从事于词章之学。

 

  余观汉人词章,未有不精于小学训诂者,如相如、子云,孟坚于小学皆专著一书,“文选”于此三人之文著录最多。余于古文,志在效法此三人,并司马迁、韩愈五家。以此五家之文,精于小学训诂,不妄下一字也。尔于小学,既粗有所见,正好从词章上用功。“说文”看毕之后,可将“文选”

 

  细读一遍。一面细读,一面抄记,一面作文,以仿效之。凡奇僻之字,雅故之训,不手抄则不能记,不摹仿则不惯用。自宋以后能文章者不通小学,国朝诸儒通小学者又不能文章,余早岁窥此门径,因人事太繁,又久历戎行,不克卒业,至今用为疚憾。尔之天分,长于看书,短于作文。此道太短,则于古书之用意行气,必不能看得谛当。目下宜从短处下工夫,专肆力于“文选”,手抄及摹仿二者皆不可少。待文笔稍有长进,则以后诂经读史,事事易于着手矣。

 

  此间军事平顺。沅、季两叔皆直逼金陵城下。兹将沅信二件寄家一阅。

 

  惟沅、季两军进兵太锐,后路芜湖等处空虚,颇为可虑。余现筹兵补此瑕隙,不知果无疏失否?余身体平安。惟公事日繁,应复之信积阁其多,余件尚能料理,家中可以放心。此信送澄叔一阅。余思家乡茶叶甚切,迅速付来为要。

 

  涤生手示五月十四日

 

  诸女当教之考敬翁姑丈夫

 

  字谕纪鸿儿:

 

  接尔澄叔七月十八日信并尔寄泽儿一缄,知尔奉母于八月十九日起程来皖,并三女与罗婿一同前来。

 

  现在金陵未复,皖省南北两岸群盗如毛,尔母及四女等姑嫂来此,并非久住之局。大女理应在袁家侍姑尽孝,本不应同来安庆,因榆生在此,故吾未尝写信阻大女之行。若三女与罗婿,则尤应在家事姑事母,尤可不必同来。

 

  余每见嫁女贪恋母亲富贵而忘其翁姑者,其后必无好处。余家诸女当教之孝顺翁姑,敬事丈夫,慎无重母家而轻夫家,效浇俗小家之陋习也。三女夫妇若尚在县城省城一带,尽可令之仍回罗家奉母奉姑,不必来皖。若业已开行,势难中途折回,则可同来安庆一次。小住一月二月,余再派人送归。其陈婿与二女,计必在长沙相见,不可带之同来。俟此间军务大顺,余寄信去接可也。

 

  此间一切平安。纪泽与袁婿、王甥初二俱赴金陵。此信及奏稿一本,尔禀寄澄叔,交去人送去。余未另信告澄叔也。

 

  涤生手示八月初四日

 

  勿忘先世之孝悌勤俭

 

  字寄纪瑞侄左右:

 

  前接吾侄来信,字迹端秀,知近日大有长进。纪鸿奉母来此,询及一切,知侄身体业已长成,孝友谨慎,至以为慰。吾家累世以来,孝悌勤俭。辅臣公以上吾不及见,竟希公、星冈公皆未明即起,竟日无片刻暇逸。竟希公少时在陈氏宗祠读书,正月上学,辅臣公给钱一百,为零用之需。五月归时,仅用去一文,尚余九十九文还其父。其俭如此。星冈公当孙入翰林之后,犹亲自种菜收粪。吾父竹亭公之勤俭,则尔等所及见也。今家中境地虽渐宽裕,侄与诸昆弟切不可忘却先世之艰难,有福不可享尽,有势不可使尽。勤字工夫,第一贵早起、第二贵有恒;俭字工夫,第一莫着华丽衣服,第二莫多用仆婢雇工。凡将相无种,圣贤豪杰亦无种,只要人肯立志,都可以做得到的。

 

  侄等处最顺之境,当最富之年,明年又从最贤之师,但须立定志向,何事不可成?何人不可作?愿吾侄早勉之也。荫生尚算正途功名,可以考御史。待侄十八九岁,即与纪泽同进京应考。然侄此际专心读书,宜以八股试帖为要,不可专恃荫生为基,总以乡试会试能到榜前,益为门户之光。

 

  纪官闻甚聪慧,侄亦以立志二字,兄弟互相劝勉,则日进无疆矣。顺问近好。

 

  涤生手示十二月十四日

 

  奉母总以勤俭自惕

 

  字谕纪泽、纪鸿儿:

 

  余于初四日自邵伯开行后,初八日至清江浦。闻捻匪张、任、牛三股开至蒙、亳一带,英方伯雉河集营被围,易开俊在蒙城,亦两面皆贼,粮路难通。余商昌岐带水师由洪泽湖至临淮,而自留此待罗、刘率队至乃赴徐州。

 

  尔等奉母在寓,总以勤俭二字自惕,而接物出以谦慎。凡世家之不勤不俭者,验之于内眷而毕露。余在家深以妇女之奢逸为虑,尔二人立志撑持门户,亦宜自端内教始也。余身尚安,癣略甚耳。

 

  涤生手示闰五月初九日

 

  阅书须从有恒二字痛下工夫

 

  字谕纪泽儿:

 

  十二日接尔初八日禀,具悉一切。福秀之病,全在脾亏。余前信已详言之。今闻晓岭先生峻补脾胃,似亦不甚相宜。凡五脏极亏者,皆不受峻补也。

 

  尔少时亦极脾亏,后用老米炒黄,熬成极酽之稀饭,服之半年,乃有转机。

 

  尔母当尚能记忆。金陵可觅得老米否?试为福秀一服此方。开生到已数日,元征信接到,兹有复信,并邵二世兄信。尔阅后封口交去。渠需银两,尔陆续支付可也。

 

  义山集似曾批过,但所批无多。余于道光二十三四五六年等,用胭脂圈批。唯余有丁刻“史记”(六套在家否)、王刻韩文(在尔处)、程刻韩诗(最精本)、小本杜诗、康刻“古文辞类纂”(温叔带回,霞仙借去)、震川集(在季师处)、山谷集(在黄恕皆家)首尾完毕,余皆有始无终,故深以无恒为憾。近年在军中阅书,稍觉有恒,然已晚矣。故望尔等于少壮时,即从有恒二字痛下工夫。然须有情韵趣味,养得生机盎然,乃可历久不衰。

 

  若拘苦疲困,则不能真有恒也。

 

  密禀悉,当细察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