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民文学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8,379
  • 关注人气:2,5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狐狸先生闯进刺猬窝

(2008-04-07 16:10:37)
标签:

文学部唯野教授

日本

小说

讽刺

文化

分类: 酷评!
 

狐狸先生闯进刺猬窝

 

                                       巫马期

 

《文学部唯野教授》书前一则《致读者》,筒井康隆式的自信满满:“这本书能让你在轻松愉快的阅读中,通过比专业书平易百倍的语言,并且只需花百分之一的时间,就可以掌握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学理论。从此,你也就可以算作一个现代文学评论家了。”末一句,与其说是对模范读者的期待,毋宁说还是作者的自我表扬。全书九章,自“第一课:印象批评”至“第九课:后结构主义”,粗线条地把20世纪西方文论拉了一遍,野心勃勃溢于言表。

但如果信了这话,跟书中的文论讲义较真起来,八成就上了筒井这老狐狸的当——声明一下,自打以塞亚·伯林阐发的那句古希腊诗句“狐狸多知,而刺猬有一大知”流行以来,狐狸已大抵变成夸人的话。

国内翻译出版的筒井作品,《唯野教授》还是第一本。要拿别一本什么东西来对比,也无从比起。但间接的印象,还可以说说。知晓筒井这个人,是很多年前,看一本由日本翻译的《世界著名科学幻想小说选介》。那本书是个糟糕的译本,但看过那书,至少知道筒井的创作颇为丰富多彩。且筒井喜欢表演,时不时在电视剧或电影里客串个角色(尤其是在他本人作品改编的影视中,这一点像希区柯克),多为个性独特的知识分子。如果再看看根据他作品改编的动画片《穿越时空的少女》、《红辣椒》,电影《日本以外全部沉没》,便可明白,筒井实属狐狸型作家:兴趣极广,资讯丰饶,作品中充满光怪陆离的场景和奇思妙想,而且,有强烈的闹剧味道,讽刺、影射、解构、调侃,皆成文章。这些特点,在《唯野教授》里差不多都有体现。藉着《唯野教授》,狐狸筒井闯进了大学这个刺猬窝。

同样写大学教授(确切地说,是人文学科教授)的生活,嘲讽、解构的锋芒也略同,《文学部唯野教授》很容易被拿来与《围城》、《小世界》比较。但筒井与钱钟书、戴维·洛奇毕竟身份不同。他并无在高等学府任职的经历。而如果说那两位是“城里的想逃出来”,筒井则是“城外的想冲进去”。也许正因此,筒井对教授群像的描摹更不客气,更表面化,卡通风格更明显——或者也可以说,写得有一点隔。这仍是一部属于“筒井 World”的作品。

如狐狸般游弋于社会科学各个领域的马克斯·韦伯,老早便宣布,学术已经进入一个空前专业化的时代。他提出的一套组织理论,其实更适合刺猬生存。这套说法过分强调了工具理性的作用,而有意无意间回避了如何实现更本质的价值理性这个问题。简言之,即手段变成了目的,人的个性、感情、丰富性因素,在某个组织,比如小说主人公唯野仁所在的文学部这样一个部门,被完全排斥。

唯野无疑也是一位狐狸型人物。他是不是披着教授外套的筒井本人,就见仁见智了。唯野一边在大学里教书,一边用笔名偷偷发表小说,两份工作上都做得出色。但这反而令他深陷烦人的体制困境之中。游走于两个身份之间的他,时时有火星人的不安和困惑,尤其是在文学部这个刺猬窝里。

按伯林的解释,所谓刺猬,总是力图依照他们所热衷的某个模式去联结和表现事物,常常运用某个统一的原则来观察事物和考虑它们的意义,而不是对事物本身感兴趣。受专业化体制鼓励的刺猬精神,在文学部教师中上演了“变形记”:他们确实有一大知,但这又是怎样一种“大知”啊!学部长河北,骄傲自大又睚眦必报,早就放弃科研;蚁巢川不学无术,连写一篇简单的评论都谬误百出;日根野贪得无厌,每一件事都能让他联想到出钱或收钱上去;斋木教授有断背之癖,胁迫手下教员与他发生关系,而被他胁迫过的其中一位,也就是闹出小说中最大丑闻场面的蟇(中译本误作“墓”)目呢,则只会哭喊:“我想当讲师呀!”这些人迷恋着大学内部的权力构造,确信只有他们才是最纯正的大学教师。

狐狸先生唯野的困境在于:为了实现创建新的文学理论的理想,他希望先从事文学创作;但在推崇刺猬精神的所谓专业化体制下,要想推出自己的理论,他又必须保持“纯粹”的大学教授身份。因此,他不得不匿名写作。而在以蚁巢川为代表的一干所谓文学教授看来,写小说是与“大学教授身份不符”的三下滥勾当。蚁巢川斥责唯野的长篇大论中,充斥类似这种言论,“竟然写了小说,那种不需要什么专门学问,谁都能写的东西”,“小说那种东西人格不堕落就写不出来”。文学本身,居然变成了文学教授们不以为然、视为可有可无,甚或深恶痛绝的东西!虽然这场景、言论有夸张、丑化的成分,但那种意思,在中国大学文学部门也大行其道。我们所谓文学研究,不也在很大程度上,把文学弄成了“酷不入情”的文本么?  

唯野幻想:“大学、媒体以及文学,谁能不能开发一种程序把这三种不同的编码变换成同一编码呢?”但事实是,随着他的小说获得文学大奖,真实身份被揭露,他处在了这三种编码的漩涡之中,成了一个“半间不架”的人物,像寓言故事中那只处境尴尬的蝙蝠。离开哪里,或者留在哪里?这是一个问题。

再回到那则《致读者》,作者言下之意,似乎这本书的重点在文学理论。小说的每一章,确实都可方便地拆分成两部分,前一部分,是文学部的诸种事件和唯野本人的行踪,包括他与美丽的文学女青年的相遇;后一部分,则是文学批评论的讲课记录。两部分界面独立,好比有缝焊接,且焊缝清晰。就写作技法而言,或属大忌,但读来倒也不觉得完全两截。不好说是强扭的瓜,只能说是拧在一起的两股麻花。滋味嘛,应该是“活神侃”(唯野绰号)味儿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