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海灯
人海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06,874
  • 关注人气:1,9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道信禅师三题

(2008-07-12 19:07:29)
标签:

道信禅师三题

人海灯

杂谈

道信禅师三题
 
人海灯2000年第4期  作者:吕建福
 
    在中国禅宗史乃至整个中国佛教史上,道信禅师都是一位重要的人物。他对中国佛教所起的贡献,不只是作为禅宗四祖而已。实际上,维持中国佛教千年不坠的中国佛教丛林之创立,其肇始与道信禅师有极大关系;而其笃实的修持风格和付法法融的公案,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
    一、丛林肇始
    一般禅宗史均以达摩东来,传佛心印,由慧能而僧粲,由僧粲而道信,由道信而弘忍,由弘忍传至六祖慧能而大兴。前六祖一脉单传,六祖以后始普化。至马祖道一、百丈怀海始有丛林之创制。通常谓:“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释门正统》载:“元和九年,百丈怀海禅师,始立天下丛林规式,谓之清规。”但就中国禅宗丛林之源头来看,与道信禅师有莫大关连。在禅宗史上,达摩东来,单传慧可,慧可传僧粲,其时之修行,以楞伽师而修头陀行,居无定所。至四祖道信,定居湖北黄梅双峰山,始形成规模。这对于后来禅宗的发展意义重大。《楞伽师资记》谓道信:“再敞禅门,宇内流布。”而道信之修行方法也与楞伽师头陀行之风格有异。头陀行十二戒中有不可于一地久居以免留恋之戒规,此乃印度佛教风范。居无定所,随方传授,故难以形成团体规模。至道信禅师而情况有变。
    在定居双峰山之先,道信就曾在庐山大林寺居住达十年。后应请往黄梅,见双峰山有缘,一住三十年。《续高僧传》云:
    “蕲州道俗请渡江北黄梅县,众造寺,依然(?)山行,遂见双峰有好泉石,即住终志。……自入山来三十余载,诸州学者,无远不至。”(引自印顺《中国禅宗史》)
    《传法宝记》云:“武德七年,住蕲州双峰山。……居三十年,宣明大法。”道信定居双峰,一住三十年,并常“聚徒五百人”,这在当时是极具规模的。双峰山远离城郭,难以得到城市经济(豪门贵族及大量信众造寺造像、供养布施等等)的支持,以其时间之长,僧众之多,必须自食其力、自给自足。事实上,道信在双峰山即已开始提倡自耕自给,以农养禅。据敦煌本《传法宝记》载,道信:“教诫门人,努力勤坐为根本。”“能作三五年,得一口食疗饥疮,即闭门坐。”(引自吕徵《中国佛学源流略讲》)
    此“作”即指农务劳作,以此为基础方能“闭门坐”而修禅。这可以说是后来百丈禅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农禅并重”之滥觞。
    道信居住双峰山,聚众修禅,自耕自足,达三十年之久,可见其影响之大。事实上,从道信始,达摩禅之影响开始在中国佛教和社会上扩大,为后来弘忍、慧能大弘“东山法门”、开始中国禅宗作了先导。而后世的佛教丛林也在道信时具备了雏形,可为中国佛教丛林之肇始。
    二、笃实行履
    道信之禅风,据印顺法师研究,有三大特色:
    (1)戒与禅合一。道信之禅风,与原先楞伽师不同,不仅安居乐业,且有传戒,说明他是教禅传戒并举,与当时北方禅师天台慧思等相类。(慧思讲“梵网戒”)这可能与他住大林寺十年、受天台教法影响有关。道信曾亲著《菩萨戒本》,但未传下。
    (2)《楞伽》与《般若》的合一。道信禅法一大特点,教人以摩诃般若,开始以《文殊说般若经》传法,启五祖弘忍以《金刚般若波罗密经》传法之先河,已改变了达摩传于二祖时以《楞伽经》印心的传统了。
(3)念佛与成佛合一。据《楞伽师资记》可知,道信所奉持的是《楞伽经》和《文殊说般若经》的教说,其中特别强调《文殊说般若经》的“一行三昧”。在《起信论》中“一行三昧”融合了《楞伽》与《文殊说般若经》的义理,道信以之为教人习禅的“安心方便”(著有《入道安心要方便门》)。而“念佛”则是大乘重要法门,在中国自慧远庐山结社以来,普为流行。“一行三昧”乃“念佛三昧”之一,“念佛心是佛,妄念是凡夫”,心心相续念佛,念佛心即是佛。由此可见道信“入道安心要方便”之方便。
    从印顺法师所归纳的道信禅法可以看出,道信之禅仍保存着早期禅宗朴实修行的风格,注重“一行三昧”、“努力勤坐为根本”,见地方面以达摩禅为宗旨,而修证方面仍然注重修习禅定,与佛教自汉末传入中国后,魏、晋、南北朝以来的习禅风尚相一致,有异于后世禅宗动辄“机锋转语”而“似乎”不尚禅宗有很大不同。实质禅门宗旨之重见地,所谓“只贵子见地,不贵子行履”,实不能误会为不重行履。据《传灯录》及其他有关资料记载,道信本人非常重视行履,六十年长坐不卧习禅修定,一如禅宗初达祖达摩之“壁观”禅风。《景德传灯录》卷三云:
    “道信大师者,姓司马氏。世居河内,后迁徙于蕲州之广济县。师生而超异,幼慕空宗诸解脱,宛如宿习。既嗣祖风,摄心无寐,胁不至席者仅六十年。”
    “六十年胁不至席”,让我们看到了早期禅宗行履的笃定,实非后世口头狂禅之风给人所误解的那个“禅”。
    三、传付法融
    一般认为,牛头宗乃道信传法于法融而产生的禅宗旁支。道信传付衣钵给五祖弘忍后,飘然远行,观金陵牛首山有奇异气象,遂入山中找到法融禅师,点拨启悟,传授禅宗心法,开启了牛头宗一脉。这一宗在唐初至中唐时人才辈出,相当兴盛。据印顺法师等考证,认为道信传法给法融之说颇可存疑,与法融同时代的道宣律师所记录中未见此事,直到法融去世一百年才在李华所撰《润州鹤林寺故径山大师碑铭》中提到此事,且有种种其他证据,认为《传灯录》所说不足为信。日本镰田茂雄等也持这种观点。具体考证可另作研究,但在法义上,道信传法于法融的故事对于理解禅宗之思想和精神极有启发。
据《景德传灯录》载:
    “法融禅师者,润州延陵人也,姓韦氏,年十九,学通经史,寻阅大部般若,晓达真空。忽一日叹曰:儒道世典,非究竟法。般若正观,出世舟航。遂隐茅山,投师落发。后入牛头山幽栖寺北岩之石室,有百鸟衔花之异。”
    从中可见法融禅师出家前是精通世学的。后入山修道,“有百鸟衔花之异”,又可见他在岩穴石室之中习禅定功之深厚。他后来能在道信启示下开悟,与他精通儒道及般若经典及其深厚的修定功夫必定是有关系的。一般误解禅宗之“不立文字”及“只贵见地”以至发展到机锋灵活的“口头禅”,从中可得反思。也正因为法融的实修功夫,使道信“遥观气象”而知山中有“异人”,便去寻访:“唐贞观中,四祖遥观气象,知彼山有奇异之人,乃躬自寻访。”入山后,经问询,深入十里,见法融在修习禅定,“端坐自若,曾无所顾。”
    “祖问曰:‘在此作甚么?’师曰:‘观心。’祖曰:‘观是何人?心是何物?’”
    这是禅宗的教学法,让行人反观自悟;也体现出禅法的根本,叫人莫在境界上把捉,而在主人公上体悟。后来法融又经一番考察后,对道信心悦诚服,遂恭敬求法,“稽首请说真要”。四祖道信遂正面开示禅法:
    “夫百千法门同归方寸,河沙妙德总在心源,一切戒门、定门、慧门,神通变化,悉自具足,不离汝心。一切烦恼业障,本来空寂,一切因果皆如梦幻,无三界可出,无菩提可求。人与非人,性相平等。大道虚旷,绝思绝虑。如是之法,汝今已得,更无阙少,与佛何殊,更无别法。汝但任心自在,莫作观行,亦莫澄心,莫超念,莫怀愁虑,荡荡无碍,任意纵横,不作诸善,不作诸恶。行住坐卧,触目遇缘,总是佛之妙用,快乐无忧,故名为佛。曰:心既具足,何者是佛,何者是心?祖曰:非心不问佛,问佛非不心。师曰:既不许作观行,于境起时如何对治?祖曰:境缘无好丑,好丑起于心,心若不强名,妄情从何起?妄情既不起,真心任遍知。汝但随心自在,无复对治,即名常住法身,无有变易。吾受璨大师顿教法门,今付于汝。”
    道信的这段开示,融佛法大小乘经典要义于一“心”,不离达摩禅宗旨,亦可见后来《坛经》之渊源。教理平易、修法简明,在教法上,秉承达摩、慧可、僧粲以来的“直指人心”,全无后来的机锋转语及种种特殊教学法的扑朔迷离,不可把捉,今人从中更易见到中国禅宗的真思想和真精神,值得今天研究禅宗思想者及修学禅宗的行人重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