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回仁
龙回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519
  • 关注人气:2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万马军中一小丫

(2017-05-27 18:34:32)
标签:

曲波

《林海雪原》

禾水河

东华岭

龙回仁

 万马军中一小丫

  今天在朋友圈,见一高校女领导发了张照片,是她和几排军人的合影,她于前排中间站着,样子殊为夺目。我突然想到一句诗,便作为评论献予她:万马军中一小丫。她回复:哈哈,您这句点评最特别!

   心想,能不特别吗?它是一本名著中的诗句!于是又去百度了全诗发在评论里:

    万马军中一小丫,

       颜似露润月季花。

       体灵比鸟鸟亦笨,

       歌声赛琴琴声哑。

       双目神动似能语,

       垂髫散涌瀑布发。

       她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她是晨曦仙女散彩霞。

          

            谁信小丫能从戎?

            谁信小丫能飞马?

            谁信小丫能征战?

            谁信小丫能万里剿讨动杀伐?

 

            雪埋北国军令动,

            谁都嫌她太娇娜。

      小丫利词志不贬,

       随军步履不要马。

       小丫小力小佩枪,

       囊负灵丹雪原踏。

            山涧险恶人如堕,

            林恐雪怖胆如炸。

            野兽蜂蜂多赛蚁,

      恶匪凶凶毒似蛇。

            小丫豪爽无怯意,

            容颜仍赛月季花。

            奶头飞跃千尺狼牙涧,

            威虎飞滑万座奇山峡。

            蘑菇爷爷誉她是 灵芝”,

            夹皮叔叔誉她是女侠

            冰天雪地大气凝,

            寒气刺骨如刀刮。

           勇士身僵神冻衰,

             足溃手裂难征杀。

            怎不使人双眉皱,

            怎不使人两手搓。

            小丫雪地觅妙药,

           彻夜不眠施医法。

            灵丹一敷溃痕愈,

            勇士体健心开花。

 

          她是雪原的白衣士,

           她是军中的一朵花。

           她是山峦丛丛的一只和平鸟,

           她是林海茫茫的一个小美侠

          胜后静思小丫事

   雪乡我心…… 

 

      朋友圈的一张图片,引发了我对一本书的回忆。

  曲波的《林海雪原》是我在上初中时,读过的几部长篇小说之一。如今百度出来的封面,有好几种,我当年读的是哪一种,并不知晓。因为我看过的那本,是没有封面的。

      小学时,看到本村高年级的同学,一边行走一边看着砖头厚的大书,就像现在的“低头族”看手机一样。便好奇地问:这么厚的书,怎么看得完啊?那同学头也不回,说道:好看哩,几天就看完了!我仍是不大相信。因为我们一本薄薄的语文书,要一个学期才学得完。

  有一回,已经在外参加工作的了“低头族”回家休假,和村里一位女民办教师聊天,他居然把秦始皇的故事说了一个上午。而我,也就是从他那儿才知道这位始皇帝是个私生子。其实这位“低头族”也就是一位铁路工人,并非什么历史学家或大学教授。但一个爱读书的人,不但外表有气质,肚子里更有内容。

      我看的第一本大书是《穷棒子社的精神》,看得我眼泪稀哩哗啦地掉。第二本是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书名是郭沫若题写的。有一个情节,也看得我稀哩哗啦。这时才知道,为什么村里那几个高年级的同学,如此喜欢那些砖头了。后来也就一本一本接着看,什么《沸腾的群山》,《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等等,只要能借到,就如饥似渴地看。

      这些书源,全是邻村一位同学借给我的。现在偶尔想起,还对他充满了感激。但是,师傅把我领进门,师傅自己却一直在门外溜达。他现在基本上是把书给戒了,只聚众喝茶,搜集赚钱信息!

      当年读到主人公少剑波写的这首诗,也没觉得怎么地。等我觉得怎么地的时候,是在恢复高考考入师范,与一个叫毛锋的同学相识之后的事了。有一天,我们坐在禾水河边的东华岭校园中闲谈,在河水浅浅的涛声里,我们竟聊起了《林海雪原》。这家伙居然把“万马军中一小丫”给背了出来!虽然只背了前面几句,但也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这时我才知道,不是语文课本也是可以背诵的!而且,当这家伙能把一本小说中的诗句,不经意地背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的样子,一下就在我心中显得高大上了。

      遗憾的是,这位长相与我酷似的毛锋同学,几年前就与世长辞了。否则,今天我就得通过电话,听一听他用莲花口音再背一遍“万马军中一小丫”了!

  想起自己在给通讯员上课时,讲到余秋再和周涛初次见面时的故事。他说,有一次到新疆去,有一个和我同岁的写散文的人叫周涛,他在机场等我,我其实一开始不认识他,他在机场等我的时候就说,秋雨,我有一个感觉,你喜欢雨果。我马上说,《九三年》。我们两个就抱在一起,从此成为最好的朋友。完全素昧平生的人,他从我文章当中知道我喜欢雨果,而且我可以断定他也喜欢《九三年》,抱在一起就成为很好的朋友。几句话,只不过是一个法国的死了很久的老作家而已,就这么一讲,我和周涛的生命结构,心理结构有靠近,在那里就找到了自己的一部分。

  我想,我和毛锋能一直在学校粘在一起,不仅是因为长相似,或许如余秋雨所言,在心理结构上,我们也有所靠近吧!

       此时在网上发现,能背“万马军中一小丫”的,居然还不在少数!

万马军中一小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