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回仁
龙回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519
  • 关注人气:2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2016-10-26 19:38:26)
标签:

龙回仁

七绝

悼念

金江宁

棉絮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嵌头七绝·悼金江宁

金桂携香传噩耗,

江河草树共哀号。

宁都从此失才俊,

好友仁心似个高。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1980年那个寒冷的春天,有幸认识了温暖的金大!

      刚刚参加工作的我,从老家带来的盖被和垫被,都是外婆的嫁妆,后来又做了母亲的陪嫁。设若外婆是20岁出嫁,到197973岁时去世,这棉絮已经53岁了!年过半百的两床老棉絮,已经老得像两张坚硬的棕垫,更像一个古老的传说。但在老家套着土布做成的被套,加之入冬前母亲用米汤把被套浆洗后,在阳光下一晒,盖在身上,既有太阳的香味,又有粗砺的暖和,一点也不觉得冷。

      可到了高安新街这地方,被近旁协塘水库的冷风一吹,房子又空荡荡的,又不是那土布被套了,那被窝,竟如同冰窟。刚到学校的那几个晚上,我都是在颤抖中度过。

     学校领导问嘘寒问暖:小龙还适应吗?我说,饭菜倒是不错,就是晚上太冷。领导说,你被子不行吧?让金大陪你去街上买床新棉絮吧!

      金大就是比我小三岁的体育老师金江宁。因为参加工作早,因为个子一米八,我竟把他当成了老大哥。他迈着八字大步,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地带着我走出学校大门,去到新街镇上去购买新棉絮。去之前校长叮嘱,买床9斤的就行了。到了商店,想起这几个晚上的颤抖,心有余悸,就要了一床11斤的。然后,高大的金大,用手臂把这庞大的棉絮一夹,带着我回到学校。

  买回来就赶紧把被套缝上,把原来的盖被也垫在底下。那个晚上,才知道世界上还能有如此温暖的被窝!

      现在,两床80多岁的老棉被,和这床36岁的新棉絮,都还在我家保存着。

      后来,我和金老师又到了上高县的毛家渡902子弟学校。再后来,我们又先后到了南昌。在南昌的水文队子弟学校,他当上副校长了,依然教着体育。因为不在同一个单位,很少见面。但每次相聚,我总要对他提及那次买棉絮的恩情。

      昨天,旧日同事在微信里告诉我,金大在他的老家江西宁都意外仙逝了!

  与两床80多岁的老棉絮所捆绑的记忆之中,外婆和母亲,已先后故去。 而与36岁的新棉絮所捆绑在一起的金大,竟也匆匆走了!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七绝·悼金江宁(藏头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