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良的园地
谷良的园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9,273
  • 关注人气:4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鄱阳湖“天鹅乐园”遭遇污染

(2012-03-31 11:19:28)
标签:

杂谈

 

美丽东湖因铜硫矿排污成“一池死水” 天鹅等珍稀候鸟安全堪忧
鄱阳湖“天鹅乐园”遭遇污染
法制周报记者 赵雪浩 文/图 发自江西九江

 

 铜硫矿污水直接经过桥下涵洞排进东湖。  本报记者 赵雪浩/图

近千亩东湖湿地遭污染,俨然一片死水。

 

   3月15日,刚放晴两天的九江又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清晨,家住九江县港口镇东湖边的李洪宝像往常一样来到湖边,当发现昨天还成群结队在湖里嬉戏的天鹅一只也没有了,他悬了半年的心终于放下来,“也到该走的时候了,和往年比,晚走了个把星期。”
  
  李洪宝是九江县森林公安局聘请的东湖湿地护鸟员,3月27日,看着空旷的湖面,他不无忧虑地对《法制周报》记者说,“每一年能把它们平平安安地送走,是我最大的心愿,但送走了又担心它们明年还会不会如约再来!”
  
  “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这是著名纪录片《迁徙的鸟》中的开篇语。然而,这个“承诺”在九江东湖候鸟保护区内却显得有些脆弱。记者了解到,2008年以来的4年内,东湖有17只天鹅非正常死亡,特别是2008年2月份,一次性死亡15只天鹅,导致东湖里的天鹅在一夜之间提前“逃走”。生存环境险恶的同时,近千亩的东湖湿地饱受污染,湖里“鱼虾绝代、连螺蛳都不长”,天鹅开始逃避靠近矿山的湖区,白鹤等以荤食为主的候鸟则难觅踪影。
  
  污染的源头,指向了离东湖不到2公里的九江铜硫矿,记者现场走访看到,该矿将污水直排湖内,不仅威胁着数万只越冬候鸟的安全,附近数千村民的饮用水也被殃及。
  
  千亩湿地成“一池死水”
  
  三月底的东湖,在候鸟走后又恢复一片寂静。“这种静,有点可怕。”东湖附近生机林村的一名村民对《法制周报》记者坦言,“这湖里没有鱼、没有虾,连螺蛳都没有,除了每年秋冬的时候有天鹅来,根本看不到任何活的东西,就是一湖死水。”
  
  东湖位于江西省九江市西南约20公里处,是一个平均水深1.5米、水域面积超过960亩的天然湿地性湖泊,它与周边的赛城湖、八里湖等,是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的核心区域。每年来这里越冬的小天鹅、大雁、白鹤等国家珍稀鸟类,数量超过2万只,被誉为“天鹅的乐园”。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候鸟越冬地,因为附近的九江铜硫矿污染,变成了“一池死水”。“要说这湖水被污染,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丁家山村的一名陈姓村民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东湖里开始逐渐没有鱼虾。而在此之前,东湖被当地人称为“鱼米之湖”,当时的九江县港口镇政府曾在这里开办东湖渔场,“渔场的利润可观,除了能养活十来个职工外,每年还能打捞十万多斤鲜鱼”。可从1998年开始,渔场的鱼总是大批非正常死亡,后经相关部门取水检验后显示,“东湖的水已遭污染,不适合渔业生产”。渔场不得不停办。如今,当年开办渔场的房子早已拆除,连地皮也卖给当地农民做宅基地使用。
  
  当东湖里的鱼虾开始绝代的时候,东湖却又迎来了意外之客。“记得是1998年,这里发现了小天鹅,一开始并不多,”东湖湿地护鸟员李洪宝回忆说,“当时很激动,怕这些鸟被害,就做起了义务护鸟员。”但那时他并不明白,“湖里都没有鱼虾了,为啥还有天鹅来”。经过请教专家,才知道天鹅是以东湖湿地的野荸荠、芦苇根芽等素食为主,由于野荸荠的生存能力极强,加上东湖水均深不超过两米,又有大片沼泽,所以才得以成为“天鹅的乐园”。
  
  护鸟十几年,李洪宝注意到,随着东湖污染情况的恶化,近年来天鹅等已远离湖区靠近矿山的区域,记者发现,那里已没有它们的食物——野荸荠、芦苇根芽。加之接连两年发生天鹅中毒死亡事件,让东湖与这些候鸟的关系越发脆弱。
  
  “到现在还没弄清楚那些天鹅到底中的是什么毒。但因为湖水污染恶化,从2010年开始,我就再也没见过属于国家濒危物种的白鹤来东湖越冬,这样下去,这些候鸟迟早会失约的。”李洪宝一脸无奈和惋惜。
  
  37米水井
  
  锰含量超标8倍
  
  污染不仅危及候鸟的家园,在东湖附近,包括生机林、富塘、丁家山等村庄在内的数千户村民,也因为湖水污染深陷困境。
  
  “现在,我们这里是靠着大湖没水吃。”生机林村的一位冯姓村民对记者说,“安装了自来水,却送不来水,自己打的水井又被环保部门告知被污染,也不能用。”
  
  早在2005年九江“11·25”地震后,生机林村的村民就被九江市环保局告知井水被污染,村民冯美龙以为是水井太浅的缘故,在2011年12月,花5000多元打了一口37米深的水井,结果还是“有水井没水喝”。“这水抽上来,从外表看很干净,但放一晚上就能闻到刺鼻的硫磺味。”冯美龙的老婆告诉记者,“用井水洗澡,身上会黏糊糊的,洗过的衣服晒干后甚至能看到硫磺粉。”
  
  与冯美龙家有同样遭遇的,在生机林村多达几十户。为弄明白井水到底有什么问题,2012年3月2号,冯美龙自费找熟人将井水取样,送到江西省地矿局赣西北中心实验室化验,化验报告显示,冯家井水中锰元素的含量为“0.86mg/L”,超出国家标准“0.10mg/L”的8倍有余。一名实验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锰虽然为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但若长期超标摄入,极容易造成“锰中毒”,从而引起类似帕金森综合征或Wilson病(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的铜代谢障碍疾病)之类的神经症状。除了锰含量超标外,冯家井水的亚硝酸盐、铜、锌等都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
  
  深达37米的地下水为何遭到如此严重的污染?村民们把目标指向村后的丁家山铜硫矿。一位村民指着房子附近的暗沟说:“几十年了,这个矿就没排过达标的污水,每晚到了深夜,血红色的污水就经过这里直接排到东湖里去。”
  
  《法制周报》记者注意到,这条暗沟长约1500米,宽、深均不足1米,自矿山到湖边入口,没有任何管道、沟渠等防护设施,是最原始的自然排污方式。
  
  “如果下大雨,水涨起来的话,污水直接能漫到旁边的池塘、田地里去。”冯美龙说。因为生机林村的池塘与田地有相当一部分被严重污染,所以上世纪90年代,村里与厂矿达成补偿协议:一口池塘2300元/年、田地每亩600元/年,但现在“厂矿由私人承包后,就没再履行池塘的补偿协议,而村里被污染的200多亩良田,也已经荒废了十几年。”
  
  从东湖湿地沿着一条小路往九江铜硫矿去,一路见到的都是被血红色污水污染的稻田,腐黑的稻茬显示田地已荒芜许久,靠近排污沟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带路的村民说,这样的情况已持续了几十年。
  
  铜硫矿
  
  罔顾“污水零排放”要求
  
  九江铜硫矿在距离东湖不到2公里的丁家山上,1971年建成投产,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因经营不善改制为民营,2008年再次拍卖,相继由湖北和江西九江本地的两个私人老板承包。
  
  来到丁家山九江铜硫矿,记者自称是某污水设备公司的销售代表,向一名蔡姓工作人员了解情况,他表示“公司正在调试阶段,不需要污水处理设备”。当记者表示想看厂里的污水处理设备时,他指了指不远处陈旧的一片建筑称,“那边就是,但好久没用了”。
  
  记者来到标有“保护环境、造福人类”的环保设备前,发现无论过滤池、氧化池,还是沉淀池里,都流着同样的污水,设备明显荒废已久。在一处矿井用水环保设备处,一名女值班人员表示,“不了解公司的污水处理情况,只管倒灰”。值班室的一本“九江铜硫矿元月份污水处理厂运行记录本”显示,该厂排出的污水仅酸碱度一项就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1月7日记录的PH值为9.7,而国家规定的标准则为“6~9”,对于其他指标是否合格,值班人员表示,“这里只管酸碱中和,没有其他指标的抽检”。
  
  而此前,该矿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各项排污指标都达到国家标准,而且废水是经过循环利用的。”对于厂矿通向东湖的排污沟,该负责人表示,“是雨季矿井排水,并非生产污水”。
  
  九江县环保局证实了矿主的这种说法,该局副局长冯海林称,“九江铜硫矿是一家由国有企业改制而来的民营厂矿,在今年年初通过了市里的环评批复,按照批复要求,厂矿的污水在经过处理后要循环利用,实行生产污水零排放。”当记者提出要看九江铜硫矿的环评批复文件及排污登记证、许可证等备案资料时,办公室工作人员以“相关负责人下乡去了”为由予以拒绝。
  
  对于生机林村多名村民反映的“每到夜里10点以后就有血红色的污水流向东湖”这种涉嫌污水偷排的情况,九江铜硫矿和九江县环保局都没有正面回应。
  
  县环保局:
  
  污染是历史原因造成
  
  站在丁家山九江铜硫矿往下看,不到2公里外就是近千亩的东湖湿地。一家被视为“污染源”的铜硫矿,为何能一直存留于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内?对此,九江县环保局副局长冯海林称,“东湖遭污染是上世纪90年代已经作出的结论,是由历史原因造成的”,他表示,“村民反映的情况,县环保局已经注意到,也一直很重视东湖候鸟保护区的环境保护,将加大监察力度。”
  
  “一句‘历史原因’就把责任撇清了,那现在还在持续的污染谁来管?”生机林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有些愤慨地说,“现在政府还想建立东湖国家级候鸟保护区,让铜硫矿继续污染东湖,鸟都跑了,还保护什么?”九江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也有同样的担忧,“我们也很无奈,毕竟这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我们保护这些候鸟的力量有限。”该站一名负责人说。
  
  一份名为《九江矿冶总公司九江铜硫矿采矿权评估报告书》的文件显示,该铜硫矿将开采至2039年。届时的东湖,是否还有成群结队的候鸟越冬?是否还被誉为“天鹅的乐园”?这都是一个未知数!但村民们希望,九江东湖“污染”梦魇的终结点,不用等到2039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