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良的园地
谷良的园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9,326
  • 关注人气:4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留守少年的弑亲悲剧

(2012-03-25 13:19:57)
标签:

杂谈

未满16岁却夺走四条人命,什么让他们对生命如此漠视
留守少年的弑亲悲剧
法制周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文/图
  

小林在看守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后为小林父亲。 图片为娄底市人民检察院提供

 村民正透过阳阳家窗户向内望。原窗子的塑料布上沾满了血,现已被撕掉。

陈国文的家门上留有小林父亲的电话号码。

小林、小涛等人常去的一家网吧,由于停电暂时关门。

 

  2012年3月14日,未满16周岁的小林(化名)和小涛(化名)因杀害小林爷爷及邻居李石桃一家三口,在湖南省新化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受审,另两名同伙小强(化名)和小杨(化名),因未满14周岁未被提起公诉。
  
  这场如期而至的开庭,并没有引起村里人太多的关注。但每有外人问及这起惨剧,村中人都唏嘘不已,四条人命,而且都是亲邻,很难让人们相信会是四个未成年人所为。而案发后,他们眼神里流露出的满不在乎,即便在事隔一年之后,依然让村民愤怒难抑。是什么,让这几个孩子对生命如此漠视?
  
  “封口”兼“搞钱”
  
  狠心杀爷爷
  
  新化县维山乡碧水村杉木岭的山里只有四五户人家,每户都相隔很远,有的在山上,有的在山下。在这里找人,要么得翻过山头,要么先回到村子中心再出发。
  
  2011年1月7日,杉木岭上站满了人,看到警车开上山,乡亲们闻风而至。这一天,小林被押指认现场。血腥的场景惨不忍睹,死者有年仅6岁的,有年逾70的,还有本来就有残疾的,他们要么被烧焦,要么血肉模糊。而在大约一周前,他们还跟杉木岭上的任何一户普通人家一样,干活、谈笑。
  
  悲剧发生的前一天晚上,小林、小涛、小强、小杨四人通宵上网。小林和小涛依旧打着最喜欢玩的“穿越火线”(射击类网络游戏)。小林,小涛均系新化县维山乡四都中学初二137班学生,父母常年在外务工,两人非常要好,经常逃课去上网。
  
  岁末年初是小林小涛愁闷的日子,因为在外打工的父母将要回家了。小涛担心父母回家后,发现自己成绩不好,会将他带到工地上做苦力,萌生了搞钱出去的想法。而小林也担心,自己平时在家表现不太好,爷爷会跟爸妈“告状”。一天,小林提出,爷爷陈国文平时花销不大,每年年底父辈们回来也会给些钱,应该有存款。他便跟小涛提出“杀了爷爷,拿钱跑出去”。一拍即合,两人决定于12月30日上午“动手”。
  
  2010年12月30日早晨,小林谎称爷爷腿被摔伤,要和小涛陪爷爷看病,让同学帮自己和小涛请了假。小杨回了学校,小强因熬夜疲劳在小林家睡觉。上午9时许,小林,小涛向小强提出要杀了爷爷,到其家搞钱,问他敢不敢搞。小强也经常上网,缺钱买烟,听到能搞钱,便同意了。
  
  三人各执木棒来到爷爷家。此时,陈国文正在睡觉。这个种了一辈子田的老农,丝毫没有预感到危机的来临,更不会想到自己将命丧孙子之手。小涛走到侧门,一脚将门踢开,三人随即冲进了陈国文卧室。此举惊醒了陈国文,为了掩饰,小林故意说:“有鸡蛋吃吗?”边说边拿起盖在被子上的衣服捂着陈国文的头,小涛和小强则用木棒猛打陈国文。
  
  挣扎中,床上挂蚊帐的竹竿掉下来,正好落在陈国文头边,小林抄起竹竿死死地按在陈国文的脖子上。小强从身后找到一把钩刀递给小涛,小涛狠狠地砍了下去,直到陈国文停止动弹。
  
  小林从爷爷身上搜出108元钱,三人回学校上课。“毁尸灭迹,清除指纹”一直在几个人脑子里盘旋。三人决定,当日放学后返回陈国文家中,将尸体烧毁,小杨本是小强表弟,听说此事后,要求一同前往。
  
  四人将二楼全部翻乱,制造小偷进入的假象,也顺便翻找财物,实在没有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小涛让小强和小杨把屋子里仅有的一袋大米扛走卖掉。小林、小涛在陈国文的床边架起柴堆,待火势烧旺后离开。
  
  一错再错
  
  残疾邻居遭灭门
  
  卖米所得的50元钱很快上网、抽烟挥霍一空。原来“拿钱跑出去”的打算无法实现,钱,根本就不够。
  
  12月31日,元旦假前的最后一课。政治课老师讲的是《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两个孩子心不在焉地听着。晚上,小林到小涛家找他。两人出去逛街,在四都中学附近买了3把匕首,小涛的两把后来被奶奶没收了,只剩下小林的一把。
  
  2011年元旦平静地降临,这天,小林和小涛一起到小强家,恰巧小杨也在。小涛说:“钱太少了,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搞到钱”。小林说:“‘趴子妇’一家应该有钱。他们一家又是老人和小孩,没有什么抵抗力。”而且,小林怀疑,烧尸体时被“趴子妇”看到了。
  
  “趴子妇”李石桃患有腿疾,只能以手代脚走路,她和丈夫陈求和、儿子阳阳就住在小林爷爷陈国文家对面,陈求和年逾70,阳阳是“趴子妇”和前夫所生,年仅6岁。
  
  当日下午3时许,小林一行四人再次上山。小林和小涛用零食骗阳阳至小林的伯父陈兴旺家的卧室内,逼问阳阳家中藏钱地点,而后将阳阳杀害,尸体藏在陈兴旺卧室床底下。此时,陈求和出来寻找阳阳,沿山上水泥马路呼喊阳阳的名字。见此情形,四人迅速离开陈兴旺家,小林换下有血的裤子后,各拿一把菜刀去追陈求和,谎称一起寻找阳阳。其间,几次想动手,均因过于紧张作罢,尾随至陈求和家中。李石桃见到他们,便责怪他们带阳阳出去,小涛、小强与之对骂,准备乘机下手。小林跟着陈求和继续寻找,小杨在山下路口放风。
  
  小林见迟迟未能下手,便告诉小杨,叫人过来先“解决”这个,几人谎称阳阳已经回家,陈求和掉头便朝家走,见陈求和走到靠坡侧,几人一把把他推下山坡,小林、小涛顺势滑下山坡,拿出准备好的菜刀,一顿猛砍。事毕,小杨继续放风,其余三人径直来到李石桃家,将李石桃砍死。
  
  李死后,小林、小涛在她身上搜出现金400多元,翻箱倒柜找了一阵,没发现其他值钱物品才离开。第二日返回,将70斤大米扛走,卖得105元。
  
  性格孤僻
  
  习惯撒谎
  
  在爷爷陈国文家的门上,隐约可见白色的粉笔字,应是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只是这句诗只剩下几个字,不清楚是写完被擦掉了,还是本就只写了这几个字。
  
  门上有事发后用黑色笔写下的小林父亲陈立旺的电话号码,记者多次试图与之联系,但电话拨通后,对方稍作迟疑,始终还是不承认认识小林。小林受审时曾说,“父母长年在外,对我很少关爱,自己历来是想做就做,自由惯了。”
  
  留守少年小林是在案发大约一周后,即2011年1月6日,在新化县科头乡科头中学附近被抓获的。提审过程中,小林向检察机关供认了另一起案情:2010年8月,他伙同他人杀害了一个16岁的男子,并将尸体藏在自己家附近。闻讯,办案人员于1月7日带他指认现场,但并未发现尸体。
  
  事后,小林承认,“没有这回事,我是骗侦查机关的。”小林知道也许回不去了,“只想再回家看一眼,侦查机关知道我还杀了一个人,肯定会带我去指认现场,这样我可以再看看我的家。”
  
  事实上,对小林来说,家,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
  
  小林,绰号“三冒几”,因伯父陈兴旺无子嗣,刚出生不久就过继给了陈兴旺。父母、伯父常年在吉首打工,原本小林也在吉首读书,因为小偷小摸的习性,被学校开除,初一下学期转回家乡,随爷爷生活,到四都中学不到一年。“在学校还可以被管管,父母都不在身边,爷爷管不到我。”小林受审时说。
  
  在同学眼中,小林孤僻。班里只有小涛和他关系最好。问起他们俩的情况,班上的同学大多摇头,因为他们两个很少跟别人说话,“只有他们两个有话说”。
  
  班主任曾爱民对他们的表现看在眼里,“平时也并不那么另类,给老师们的印象没有那么差。”他们上课并不扰乱纪律,自己做自己的,只是“从来不讲真话”。要想小林承认跑出去上网,必须要有“铁证”在手。同学小李有过几次跟他们一起去网吧的经历,但他说,在网吧都是各玩各的,“没什么话说”。
  
  语文老师尹三东依稀记得,初一时写过一篇关于理想的作文,小林描述的理想是做一名长跑运动员。对于读书,他已静不下心,“在外面混了几年,心散了。”他不止一次向老师和周边同学表达过,“不想上学了。”
  
  成绩不俗
  
  为何厌学
  
  同时被抓获的,还有小涛。但时至今日,班主任曾爱民仍想不明白,原本学习不错的小涛,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班上60多名学生,小涛的成绩总是在前10名。对于小涛,同学们除了用“学习挺好”之外,找不到任何形容的词汇。小涛坐在最靠近讲台的座位,按照通常学校不成文的惯例,学习好的学生都坐在前面。小林的座位就比较靠后。
  
  知道两人关系比较好,曾爱民曾多次跟小涛母亲讲小林的一些不良行为,希望两人能分开。但曾爱民也清楚,小涛的脾气也并不好的。一次班级上课期间,因为一件小事,小涛当着曾爱民的面把书摔了,僵持良久。曾爱民熟知小涛性格,当时作了让步,“你要是觉得委屈我们下课说。”
  
  曾爱民侧面了解到,小涛原本也在吉首读书,蛮横、倔强的他惹怒了老师,被学校开除。小涛的母亲原本一直在外务工,为了监督孩子学习,之前曾租房陪读了很长时间,但并没有效果。
  
  2010年10月到11月间,也就是案发前一两个月,小涛多次逃学。每一次,只有小林在山上的某处能找到他,“也许是他们间的秘密吧”,曾爱民说,小涛不要母亲在家里管着他,他母亲后来也给曾爱民发了一条短信:“曾老师您好,昨天我们下来,我要小涛跟您说一声,他是怎样跟您说的,不知他是怎样想的,他说反正不要我在家里……(小涛)现在在家里像个木头人。”
  
  在跟母亲谈过后,小涛又给曾爱民发了一条长短信:“为了不打扰您上课,我特地发了条短信给您。我是真的很想读书,以前说那些话全是些气话,请别放在心上。我一定不会再给你添乱了。给我一个机会吧!一个又不算多。我回去后一定做个好学生。至于您说的不相信我,如果我是老师也不会再相信这样的同学了。那您也给我一个机会嘛!最多就是再骗您一次嘛!但是我不会再(气)您了。我以后也不会再逃学了,求您给我个机会让我回去读书吧!”
  
  然而,小涛回来后,并不像短信中所承诺的那样做个好学生,相反,以前上课经常举手回答问题,现在在课上睡觉,“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曾爱民说。
  
  留守儿童的监管存难题
  
  小林、小涛所在的四都中学初二137班有67人,其中有23名为留守儿童。校方统计,全校有近50%的留守儿童,个别班超过了70%。这一数据,是四都中学在小林等人杀人事件后统计出来的。校方亦存困惑,该如何对这近半的留守儿童进行教育。案子发生后,四都中学掀起一股“感恩”教育之风。据主管副校长介绍,目的在于帮助学生学会“感恩父母、感恩老师、感恩朋友、感恩社会。”
  
  对于这些留守儿童,班主任曾爱民做的工作尤为具体。他受家长之托,负责8名学生的伙食,“学校大锅饭伙食不好,他们长身体期间,父母又都不在身边。”曾爱民的卧室墙脚,堆着一些青菜。放学后,学生们就在他卧室的小围桌吃饭。曾卧室的隔壁就是寄宿学生的寝室。一间屋子满满都是床铺,宿舍是教室改建的,里面塞了八九张床铺,每张都是双层床。
  
  父母不在身边,留守孩子一般都会每月拿到一定的零花钱,算是额外“补助”。小涛每个月的零花钱是40元。拿着这些“补助”,而又无监管的小林小涛们的爱好惊人地相似:抽烟、上网打游戏。四都中学新校址离繁华地段不远,街的正中间有一家网吧。有村民反映,网吧多以这样的孩子为主。
  
  曾爱民不是不想劝学生读书,而是劝起来,没有任何底气。每当他劝学生读书的时候,都有学生问他:“老师,你工资好多?”曾爱民语塞,一个月1000左右的工资,现在在外面做什么工作不比这挣得多?这一点,学生比自己还清楚。“社会诱惑太大了”,曾爱民不住叹息。而且,现在老师也不敢严管孩子,“一遇到孩子生气,我得先退下来。”对于小林、小涛来说,网吧里充满暴力和刺激的网络游戏无疑对他们影响深远。“平时上网打游戏,见惯了杀人和血腥,现实中也没有什么可怕和顾忌……”小林在庭审时说。曾爱民认为,这是父母不在身边的结果。但在小林、小涛眼中,这更像是一场对现实生活的逃离。
  
  3月20日,记者重走小林四人作案现场。从维山乡碧水村村头出发,在杉木岭脚下狭窄的水泥路沿山而上,山路崎岖,附近鲜有人家。行至10余分钟,半山腰间,三栋白色的楼房一字排开,三户人家均大门紧锁。
  
  带路的面的司机行至此处,不愿走近那栋房子——淡黄色大门紧闭,上面用炭笔写着“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诗句。这是小林家,他伙同三个同伴残杀自己爷爷而后焚尸的“凶宅”。
  
  在维山乡,四处都在修房子,只是绝大部分人外出打工赚钱,为将来回家准备,也许在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后……这个乡镇,目前大多以老人和小孩为主。房子都修得很漂亮,三四层精致小房,但并没有什么人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