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京剧 成败萧何

(2008-04-02 10:19:55)
标签:

新京剧

成败萧何

文化

分类: 戏曲
新京剧 <wbr>成败萧何
一个大大的“汉”字,为萧何的出尔反尔作了最好的注释。那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悲剧,都源出于一个大大的国家。成就了韩信,是立国,杀了韩信,是保国。这边戏曲在编排的立意上,似乎将萧何放置在了一个为大利而牺牲自己的名声、朋友和道义的位置上。一个悲剧式的英雄人物。然而,整部戏看下来,我还是要对这里头的好老头儿萧何说一声,呸!
 
有趣的是,国家的大义是一种永远的意识形态。为了国家的安定,任何个人的利益都是可以牺牲的。如韩信,本来就想着归隐,但是匹夫无罪,怀玉有罪。所以,即便韩无反意,但刘吕有疑他之意,韩便是必死无疑了。而萧何,在里头充当的角色,就是:怎么让韩自己走上断头台。
 
这样的最后结果让萧何之前的规劝、筹划与搭救都变得极其可笑。在老头好好面孔之外,我怎么就曲解了编剧的意思,愣是从那面孔里看出了阴谋的味道来。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阴谋与阳谋,然而这只是一种可笑的说辞,都是谋啊。这事实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个体生命的牺牲。无论萧何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还是为了所谓的大大的“汉”字——我以为,在现代人的意识中,这都是不可取的。
 
国家是一种意识形态。人类社会为这种意识形态所痛苦,已经太多了。你不能说,法西斯不爱国,希特勒本身就是极端的国家、种族主义分子。当然,这是这种意识形态的极致之处。一般的,就如该戏中所呈现的,萧何为了国家,甚至于韩信自己为了国家,牺牲一下个体的生命,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然而,萧何韩信们所不知道的是,但凡这种国家的、大多数人的安宁成为了一种意识形态,你永远不知道它会往何方去。有些时候,或许就是它所依仗的宣称的大多数人的利益之刀,悬在了每个人的头上。
 
正是因为如此,我对于萧与韩的悲剧,只能“呸”一声。对于编剧的立意,也只能叹息一声。还是人民的智慧最伟大,为何大家说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都会有一个讽刺的意会呢?编剧的翻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成败哪能由萧何”,在我看来,远不如千百年来小民们的讥笑与讽刺来得更加高明。
 
好了,现在可以来说说戏了。其实我还是很喜欢这出新编京剧的。在人物刻画以及戏剧冲突上,我以为都有不少的创新之处。尤其不像一些经典老戏,舞台上的角色们彼此之间都没有交流。另外,在布景与灯光上,还是遵循了戏曲程式化的原则,但是在这个原则之下,随着剧情的需要,更加丰富了一些。另外说说唱,两演员都唱得极好啊。很有力度。在唱法上也更加大众和丰富了。中间有一段韩信的唱,应该不是京剧调儿,但又有京剧味儿,超喜欢,放在影视剧里头也应该很精彩啊。
 
可惜我只看了开头和结尾,中间都睡过去了。这段时间上班太累,看戏经常就看头和尾,真是惭愧啊。另外,特别讨厌这出戏的地方是女角化妆真是丑啊,能不能改进点啊。虽然我不反对京剧在服装上的改变,但是应该往好看里改不是?
 

附剧情:

公元前210前,刘邦一统江山,建立汉朝,于长乐宫中赐宴群臣,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楚王韩信迟到,引起吕雉的不满。樊哙报西楚败将钟离昧逃往楚地,刘邦命韩信即刻捉拿,韩信不以为然。刘邦宣布祭剑,一柄象征君王威严的“斩蛇剑”高高悬起。

古道边,萧何父女送别韩信,赠兵书并告诫韩信须恪守君臣规范,韩信称自己不愿作势邀宠,只求爽爽快快地做人。萧何幼女萧静云深慕韩信的才能和性格,恳求父亲力保韩信,萧何却告知女儿不可对韩信用心太深。

汉初,异姓王势力极其强盛,刘邦深为忧虑。宫中,刘邦得报韩信不但没有缉捕钟离昧,反而收留钟离昧,并且整日练兵演阵。刘邦大为震动,盛怒之下,下诏各路封王随驾征剿韩信。萧何闻知,匆匆赶来阻驾,为刘邦分析了兵力的强弱,由此提醒了刘邦,并重新断句,巧妙地改变了圣旨的意思,变征剿为巡驾,暂时缓和了危急的局面。

楚地下邳,韩信与钟离昧英雄相惺,斗剑比阵,引为知己。萧何宣诏先行赶到,见状大惊,指责韩信犯下了夷灭三族的大罪,钟离昧为解朋友之难,慨然赴死。萧何苦劝韩信献头,韩信坚决不愿以朋友的头颅换取自己的活命,萧何急而昏厥,韩信大惊。刘邦率诸封王到,韩信戴孝献头,刘邦欲以韩信反叛罪名问斩,萧何、阳夏侯陈豨及诸封王死保。刘邦突然大笑,反而称赞韩信重情重义,封韩信为淮阴侯,入韩伴驾,随即解散了韩信的三十万楚军。

五年后,陈豨反,并打出为韩信鸣不平的旗号。刘邦御驾亲征,宣召韩信随军,但韩信称病不从。刘邦留下斩蛇剑,暗示吕雉寻机除去韩信。萧何深为韩信的境遇担忧,韩信深夜来访,称与萧何永诀,萧何劝韩信写下责己辞呈后隐居山野。此时刘邦送来所猎虎皮,暗喻韩信纵是栖身林间,也难活命。萧何却从刘邦只传口谕,不下圣旨中看出刘邦顾虑,力劝韩信去驾前避祸,并吐露了肺腑之言感动了韩信。此时,吕后深夜传萧何入宫。为难之中,萧静云愿力劝韩信赶赴驾前。萧何匆匆走后,萧静云终向韩信吐露爱慕之情,并表达了自己的生死与韩信生死相连,韩信大为感动,两人连夜出城。

长乐宫中,吕雉召来了萧何,对其恩威并施,称韩信府下人上书告其欲反,要求萧何协同自己除去韩信,萧何耿耿直言,历数韩信的功绩和数次拒绝旁人策反的实情。此时,吕雉对萧何吐出了肺腑之言:担心刘邦死后,自己和太子势弱且又树敌颇多,韩信威信极高,恐为他人利用,从此江山将不太平,恳求萧何为社稷着想,萧何受到了震动。侍卫来报,韩信携一女子连夜出城,吕雉下令乱箭射杀。萧何不忍见天下再生动荡,终于答应了吕雉。

残山、冷月、荒野,萧何追上韩信与萧静云。萧何直言韩信,自己奉皇后懿诏召韩信入宫受死。韩信称自己不入宫,请萧何同反,萧何感叹自己的一生看够了征战和杀戮,与其再掀战争,不如一死。韩信明白了萧何的苦衷,决定赴死。萧静云在为父亲难过,为韩信痛心,为大汉韩悲哀的呼喊声中拔剑自刎。韩信在萧何的三拜中,绝然而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民粹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民粹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