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八字真诀启示录》辨疑--枯木何时再逢春

(2012-06-27 22:50:35)
标签:

星座

 

    此是宋先生为一林女士论命,原文如下:

坤造:癸  己  庚 
      巳  未  辰 
大运:庚  辛  壬  癸  甲 
      申  酉  戌  亥  子 

20岁壬子年结婚。
26岁戊午年夫因病而亡
35岁丁卯年长女发生车祸而亡。
    年透癸水伤官通根在日时双辰,伤官气势颇强,对女命来说总是不好。但是她月透己土得令通根在巳未,四言独步云:“伤官之格,女人最忌,带印带财,反为富贵。”其意系指伤官格的女命虽然能克伤正官,为女命之忌讳,但是命中若有印星来制,或财星化伤生官就不怕伤官了。本造也因有得令的印星,所以就不怕伤官的肆虐了。
    然而目前她走的是癸亥大运,是天透地藏的伤官,不但癸水入辰在夫宫,且巳亥冲,使原局的癸水伤官因而猖獗。照道理说此运对夫星极为不利,且伤官星对女命来说亦可类化喜欢管丈夫,因此笔者毫不犹豫的对她说:
    “你丈夫目前情况不佳,即使你想管他,他都不愿意被你管。”这一说好像触及她内心深处的隐痛,只见她神色黯然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丝悲戚。在一旁的石惠同先生接着说:“阿珠,目前你丈夫在那边连动都动不了,你也没办法管。”石先生的弦外之音似乎隐藏了她丈夫的不幸。
    笔者竟然忽略了她的第三柱大运壬戌,壬水食神墓库在辰,辰戌冲,戌为正官之墓。夫宫夫星受到冲击,且辰为寡宿。男怕孤辰,女忌寡宿,又带华盖星、夫宫伏吟,种种迹象显示她丈夫在此运遭受到不幸了。笔者只好以试探的口气问她:
    “你在二十四岁这段运程对丈夫极为不利,假如不是生了大病就是有意外之灾而丧命。”
    她听了之后马上从手袋中取出手帕来拭擦饱噙在眼眶中的泪水,她呜咽的说:
    “我们二十岁结婚,想不到在二十六那年丈夫却罹患了一场大病,没多久就撒手西归了。是否我的命中有克夫之象?我时常为此去请教一些算命师,而自己也在潜心研究自己的命。”
    原来她的丈夫已去世十二年了,到目前为止她似乎还在为自己的命格而对丈夫感到内疚。我们看二十六岁是戊午年,午戌合,午火正官合入墓库。午未合把 未中乙木财星合成他象,辰戌冲,戌中辛金克支辰中乙木,原局中的财星几乎被冲合掉,财星断绝等于官星的源头没有了。再来原局的正官轻伤官重,又一路行损官扶伤的食伤运,何况她寡宿、华盖,又双魁罡,因此二十六岁丈夫病逝是合乎命理逻辑的。笔者只好这么回答:
    “人生的因缘际会、聚散离合是无可奈何的事,希望你不要再想过去的往事了,因为那只是你的命在五行运行中一次的挫折,希望你能把这无奈的遭遇忘记再去追求第二春。”
    想不到她却说:“先夫病逝时,对我来说变生肘腋,顿失依恃,想要安逸度日似乎不可能。回忆那段生活的艰困岁月,虽然有人觊觎我的年轻貌美而向我伸出感情的援手,但我为先夫无怨无悔从一而终的态度始终不变,现在我只希望儿子长大成人,使先夫香烟得以延续。”
    这种只有在社会布满规范约束的岁月中才能够听到的论调却在这里听到了。她要如何去面对每一个孤寂、恶梦连连的夜晚?长日漫漫何以打发?我们再看她现行的癸亥运就不难发觉她有这种能耐;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再让她古井生波,来抚平她丧失丈夫的伤痕,那只得期待火土运出现的时候了。走笔至此又令笔者再想起一个因身体内分泌缺陷而导致婚姻创伤的女性,目前她正像一朵附在贝壳上的海葵,随着波浪漫无目的漂荡、漂荡;从她身上像是看到人类悲剧的部分缩影。

 

    卜文解评:从文中可以看出,宋先生将此造中的伤官看作不利丈夫的标志,本来他并没有看出此造会死丈夫,只是碰巧说的沾了边,让别人园了场子。这样的推命过程宋先生不掩不饰的直接道来,可见他本人做人的诚实和对读者的尊重。不象大陆那些所谓的“大师”们满嘴胡吹,把明明别人告他的事说成他自己断出来的(因为释命之理错误,一看便知不是他断出来的),他们的做人品德之劣不可与宋先生同日而语。我选择宋先生的作品做导,也是出于对他人格的敬仰,这是题外之话,言归正题。
    本造之夫死显然不是伤官克官的缘故,因为既是伤官克官当应在癸亥运死夫,而不应在壬戌运死夫。那壬戌运死夫的道理又是什么样呢?笔者认为原因只有两个:一是文中所讲的夫星辰土受到冲击;另一个原因又是前文已讲过多遍的“火的死法”,即火在没有原神木的情况下会死于它在旺的流年。壬戌运是墓火大运,也是火旺大运,戊午年戊合去癸,使火不再有任何制约,旺而无制而焚死。与孤星、寡宿关系不大。
    那么这个八字的喜用神究竟是什么?我认为此造为从禄格,以庚金干禄为用神,湿土(辰土与丑土)为喜神。那么她的少年庚申运为最佳,而壬戌运为最差。夫宫之喜神被冲当发生死夫之灾难。行入癸亥运也为差运,因为水运会泄金气,不仅不利财,而且长女也在此运死掉了。正应了吾师郝金阳先生传的一句口决:“女命伤官无财印绶多,伤夫克子罪难多”,行伤官运会发生死女之事。
    看此造后运,甲子运还是很差,此运不会“枯木逢春”,乙丑运吉,此运日主得墓逢华盖,更有可能皈依佛门。她一生只有一次婚缘,除了命中官星一位外,夫宫之喜神被冲(戌冲辰)、被克(亥未拱木克辰土)、耗(子会辰成水局耗土)也是主要原因,这说明她的前夫原是一个好丈夫,让她很怀念,而在此之后再遇不上能比上她丈夫的男人了,所以才断了再嫁的念头。

 

-----------------------------------------

 

临风命理分析:

 

坤造:癸  己  庚 
      巳  未  辰 

    这个命例,要是像卜文先生所说,是从禄格的话:
    首先,从禄格有印生,而印又泄官生身,大运又逢三十年印劫喜用旺地,其富贵必非比寻常,岂会是碌碌凡人?其次,从禄格食伤为忌,行壬戌大运,戌土冲辰制水库,流年戊午,戊印得根制去虚透之食伤,是为大吉的流年,又怎会死了老公而痛不欲生?
    这样一分析,这个命就不可能和事实相符。从实际的情况来看,此命很可能是生于卯时,也即以下八字:

 

坤造:癸  己  庚 
      巳  未  辰 

 

    生于卯时,此命不以官杀为夫,而以夫宫辰中的乙木为夫。印旺以乙木为喜用,而日干支乙庚相合,也可见夫妻恩爱之状。
    可惜命中卯辰相穿,乙木为庚所克,而卯木入未墓,卯之原神癸水又虚透被制入辰墓,其夫短命。
    辛酉大运,辰酉合夫宫,解卯辰之穿,而壬子年,天地皆为旺水,泄金而生木,解卯酉之冲,又流年喜用合动夫宫,故结婚。
    壬戌大运,戌土冲夫宫,辰中乙木被冲破,而木之原神壬癸水虚透被旺土所克,辰中癸水微根被拔,戌土刑开未墓,卯戌又合,土重木折。戊午流年,巳午未会火局泄木,又卯午相破,夫星被制绝,夫去世,而卯木与壬癸水为命中喜用,被官印重制,故伤心欲绝,而水木为财源被劫,其先夫病逝时,对她来说变生肘腋,顿失依恃。
    癸水食神为女,局中为旺土所克入墓,癸亥大运,癸水得根为巳火所冲破,而又三合木局泄水生火,丁卯流年,亥卯又合,癸水克泄交加,故长女去世。

 

    再来分析林女士算命时的情形:
    日支辰土偏印,应为宋大师,辰生庚金,为宋先生给林女士论命,但土重埋金,所断有误,宋先生以为年支巳为其丈夫,今逢亥水冲,丈夫情况不佳,夫妻关系不好,丈夫不愿她管。
    时干己土,应为石惠同先生,己土生庚,对林女士说:“阿珠,目前你丈夫在那边连动都动不了,你也没办法管。” 己下卯木穿辰,是为石惠同先生点醒宋先生,卯入月支未墓,上为己土所压,所以其丈夫在那边连动都动不了。
    而卯木克土,则土不能埋金,所以宋先生后来所断正确,庚金不受土埋,即生癸水,年支巳火为眼,巳上透癸即是眼泪。阿珠听了宋先生这番话,马上从手袋中取出手帕来拭擦饱噙在眼眶中的泪水。癸受月干己未所克,己未为手帕,入辰库为在手袋,而卯穿辰合未,为从手袋里拿出手帕,己未制癸,为拭泪。
    大运亥水,合卯未,为思念亡夫。亥水虽为卯木长生,却为巳火冲破,故难有新的姻缘,沉浸在对亡夫的思念之中而难以忘怀。
    但原局有未中乙木为前夫,时支卯木则为后夫,故必定会有第二春,己土为印可看作家庭,月己土深埋未库之夫,所以第一个丈夫病死,而时干之己为第二次的家庭,时己土下卯木有力制土,亥运合卯未,其后夫应该出现,但夫宫未动,巳水冲亥,所以不能成婚。到甲子大运,甲己克合印星,子辰合动夫宫,卯得大运甲子所助,去掉盖头己土,方能现身,必然成婚。甲子运用神旺而得力,夫星卯木有力制土,第二次婚姻必定恩爱美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