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二车娜姆
杨二车娜姆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81,569
  • 关注人气:7,3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哈罗,我不是“快男”的娘家人

(2013-06-30 14:45:29)

昨天,快男开始了。

 

哈罗,我不是“快男”的娘家人


恭喜湖南卫视这次来之不易的批文,预祝这一季的“快男”成功。

但想超过我们07年那一届是没有可能的了,大势已过,高潮已静。重要原因是,选秀节目泛滥,人们的身体已经对选秀产生抗体,这也是中国人做事让外人看得让人触目惊心的特点。什么事情只要一火就是一窝蜂,台与台之间,恶性竞争,互相抄袭。好话一字不提,坏话和讽刺的话怎么说都不会让舌头麻木。

 

  我是从来不看电视的人,我家里的电视只能放碟。就算看碟,我也只看外国的爱情片和纪录片。所以,每次老家的亲戚来丽江做客,一看我家没光纤没法看电视,宁愿花钱去住宾馆,也不住我家。看电视容易上瘾,很容易让人变成 “沙发土豆”。我觉得看电视是非常浪费时间的事。

 

  昨天下午去成都的宜家买蜡烛,一走进店门,同时有四五个人问我,诶,杨老师你怎么没去当快男的评委?看到他们满脸一副理所当然我应该坐在评委席上的表情,我打趣地跟他们说:“哈罗,请问我的脸上有写着我嫁给快男了吗?”

 

  然后去火锅店,领班给我说,杨老师,你怎么还在这儿,今天快男开始,我还想等着看你和谢霆锋呢!四川女孩子的嘴巴滑溜,我担心她会没完没了的在我的客人面前说快男的事,顺便又使劲推她们家最贵的菜给我。我说了:“第一,我不吃兔子和你们家的海鲜,别给我推你们家最贵的菜。第二,全中国都在传我被中国广电封杀了,不让我上电视。他们这么怕我,你还使劲提,你是不是成心不让我吃这一顿沸腾火锅了?我后天要回到丽江花房我的酒吧了,坐台的老板娘也是需要身材的,已经计划了回去节食减肥,所以今天要在成都爽爽地吃一顿火锅。第三,别告诉其他服务员和客人我在这儿,别跑过来都围着我签字留影,雷都不打吃饭的人,懂不懂。”

 

  吃完火锅,跟女朋友去做美发。一进门,迎面过来的全是这些问题。发型师,客人,洗头妹,“杨老师你怎么没去当评委”我只好再次说,你看见我脸上有写我是“快男”他娘家人吗?

 

 

七年了,当一个快男的评委就像一个魔咒。人们似乎忘记了我肩膀上还扛着一个摩梭文化大使,著名畅销书作家的身份。现在图书市场那么萧条,出版社能卖一万册书,已经能算畅销书作家了。我的新书《不丹,我前世的王国》一个月下来,出版社库房里卖光光。站在我家的房间里,我屋子里到处都是书,28个国家文字出版我写的书,承认我是一个少数民族的才女,怎么就会有这多人不愿意承认故意回避呢?

 

写书是一个苦差事儿,当年在美国投稿我的书,被十一次退稿。但到第十二次被美国著名的出版商看到,阅稿的人读我的书稿泣不成声,在纽约接待我时,不给我安排宾馆,非要把他们家最好的房间安排给我住,把我当宝贝。

 

所以,珍贵的东西识货的人不会多,这个道理也是成立的。不信你们在生活里面多观察看看吧。中国太大,人才太多,少数民族出来一个不容易。你们还真别怪我太自恋。如果没有这份自恋、坚强的心,我早被这些娱记们消灭了,恨不得炖来蘸干碟吃了,我的皮肤表面黑,但是吃起来应该非常的鲜嫩细化,你要只要摸过我一次皮肤,你就知道吃酥油糌粑健康食品长大的身体,皮肤是多么富有弹性和细润。所以很多欧美的女人,到藏区,找到一个康巴汉子,只要睡一觉,就再也回不到满身是毛的欧洲男人身边去。以至于每次康巴艺术节,都会有欧美的女人和日本的女人去藏区“借种”。并学习伟大的藏传佛教。这是一件双丰收的事情,身体爽了,信仰也有了。最后一路欢喜的也走了。

 

其实,说我是快男“姑奶奶级”的评委,也对。

快男的前身是在湖南经视地方台办的。那时候是金星做的编导,我、于娜、柯蓝、香港明星吴家丽、作家棉棉、杨阳做的评委。没有一个男评委。

因为女人对漂亮男人的欲望是一样的,所以评委席上充满一片沸腾。那一期舞美是金星做的,所以舞蹈和背景非常漂亮。导演也是龙丹妮。一堆女人打造男人,很唯美,很刺激。

那一年的冠军叫于冬,也是我选出来的。当时我对这档节目的印象也是蛮深刻的。

直到后来我在泸沽湖的山头上花了四年的时间,为家乡的旅游开发增加一个景点盖了一个伟大的豆腐渣工程博物馆。钱花光了,没钱了,出来挣钱,正好“快乐男声”缺评委,我就去了。

 

坐在评委席上,我一下子想起了几年前当的“绝对男人”的评委,才发现这个节目的形式怎么似曾相识啊?一打听来,才知道又是龙丹妮从国外的作品中抄袭来的东西。

我从海选一直坐到了决赛。评委席是一块肥肉,很多明星、艺人,只要在台上当一两晚上的评委,第二天出场费可以翻一倍。

我一个圈外人一屁股坐上评委席就坐成钉子户评委,恨我的人是来自四面八方。

艺人们自然是恨我坐的时间太长,想办法找各路水军骂我,被我批评的选手淘汰的选手也是不吃不喝的在网上骂我。我从海选坐到总决赛,淘汰了无数选手,我自然是得罪人最多的评委。选手被淘汰的当晚,粉丝们通宵地骂我。粉丝们也有本事第二天转投到另一个选手的麾下。什么粉丝团、粉丝会,尖叫一声二十块钱,喊着台上选手的名字痛哭,五十块钱,故意摔倒后再见到点血,是一百块钱。

 

娱乐圈里,中国式的想象力和幽默感,搞歪门邪道的智慧,什么主意都会打的性格,全出来了。

我头上的一朵花,快男之前是三十五块一朵,快男期间涨价八十五一朵。我在评委席上穿的衣服,三天后就会摆在裁缝的橱窗里。我的评语立刻会成为口头语在外企的办公室里流传。

这份能量,这份气势,我这么一个算是自恋的女人都觉得太夸张了。夸张到我在家晚上睡觉,没穿好衣服不敢开灯下床,上洗手间都不敢开灯。我家邮箱被撬,垃圾桶被翻,娱记们像苍蝇一样想找想找让自己的文章上头条的元素。真不知道哪个娱记会把我家阿姨收买了,安一个针孔在我家什么地方,第二天播出来。

 

我在北京长安街五星级的街君悦酒店吃饭,记者都会有本事端着摄像机蹲在厕所门口等我。如果不是门口保洁的阿姨在,相信那个记者会直接跑到厕所里面来,拍我坐在马桶上面的样子。

 

坐在马桶上,我突然想,网络和媒体太可怕了,没有网络的时候,我们这样的人,只能是看得见摸不着的。有了网络,人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网上匿名发表着言论,可以随便骂名人。骂了名人又可以不留名,人们骂得那个痛快啊!感觉像是他在幼儿园被老师扇过一个耳光的怨气,都被发泄出来了。刚开始好奇,因为没有被人这么骂过,就看。看了几条之后,我就对我的助理说,看这一条,这肯定是长得很丑的一个女人骂的。再看这一条,肯定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骂的。这一条,肯定是一个有很凶老板的私家车司机骂的。再看这一条,肯定是一个特别羡慕我有异国恋的女人骂的。再看这一条,肯定是一个没有工作整天泡在网吧的年轻啃老族骂的。

 

 我多少是一个懂一点心理学的女人,我太知道每一条信息后面这众多名字叫“新浪网友”的人,生活是多么的不开心,一个没有信仰,不懂因果,自己皮肤痒,非要借别人的手来挠痒痒的人。我和助理还有朋友们没事就拿这些骂我的段子开玩笑。最后,我确实承认,在这个2007年的夏天,我为这么多人身体解了毒。我很高兴,大家借我的身体,发泄了他们生活中所有的不爽和怨气。我算是积德了,我积了大德了。

 

更好玩的是,我在美国出过一次车祸,右耳失聪。在娱记们的笔下,变成了我在美国偷情,被我的外籍男人把耳朵割了,我的耳朵是假的。为了证明我的耳朵不是粘上去的,我居然带了一双三斤重的耳环。

评委席上,被灯光烤鸭子一样烤了几个小时,烤得腰酸背痛耳朵抽筋,回房间拿冰毛巾敷耳朵。

更搞笑的是,居然有一个网友网上复制了一堆骂我的文章,整理成厚厚一本,拿着跑去泸沽湖,坐到我妈妈的火塘边,一页页读给我妈妈听。我妈妈一边做饭给他吃,一边也给猪喂食,给鸡撒苞谷。等他吃完了后,把他送到门口对他说:“同志,我家姑娘我都管不着,你管她做撒子哦,生闲气对身体不好,来一趟泸沽湖花这么多钱,真难为你了。”

 

 

我不得不说网友们和这些娱记们还是很厉害的,终于有本事成功把我从一个民族英雄污蔑成妖魔鬼怪。我呢,清者自清,所以也没闲着。

跑到成都,导演了一台民族歌舞剧,天天吃藏餐天天跳藏舞。藏餐的牦牛肉,手抓羊肉,还是比电视台的盒饭好吃多了。我排的节目上了春晚,上了奥运,上了残运。但是我这个导演的名字因为不能上电视被取下来了。这让我想起了上大学的时候,老师讲文革的故事,那时以为是天方夜谭,结果2007年以后却似乎在我的身上演得很热烈。让我这个坐在星巴克喝着咖啡的女人觉得我这一生实在丰富。

 

我对物质不是那么迷恋,但我得生存。

所以我去了丽江,带上了在成都邂逅的花房情歌王子,一个二十三岁的花样男孩儿,开了花房音乐酒吧。一开就是四年。我北京的女友开玩笑酸溜溜地对我说,杨二车娜姆,你现在是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了。我说,哟,我从听筒里都闻到酸味儿了。

 

我早上念经看书,中午清洗酒吧,晚上跟各路粉丝称兄道弟,喝着小酒挣着小钱,穿着我的各种从阿拉伯定制的贵妇袍子,接见着各路粉丝解释他们的各种心态,回答着各路客人千篇一律的问题,有时感觉自己像个大夫或者心理医生。

我应不丹国家旅游局的邀请,去了不丹,写了《不丹,我前世的王国》这本书。扳着手指头算了下会得到的稿酬,我转身就上了去迪拜的飞机。 

在一个店里,掏空了一款一件的五十六套衣服,看着四个服务员为我打包,小心打包衣服的手都在发抖。我说,这是我辛苦写书赚的钱买的。我不是有钱的女人,我也不是花男人钱的女人。我是一个喝杯咖啡钱都是自己挣的女人,我也是一个有了阳光就一定要灿烂的女人。我这副身材,就是只能穿皇室衣服的架子。辛苦换来的东西,我会全情地去享受。

 

酒吧是一个见外人同时也是结善缘的地方,住下来后,大家终于有个地儿可以见我了。

我惊奇地发现,“快男评委”这个符号,已经成了我的小名。老百姓恨不得直接把我“杨二车娜姆”的名字叫成“杨评委”。

说句实在话,我到今天都没有完整看过我当评委的视频,我不知道怎么就给大家留下了这么一个壮烈的印像。

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说:“杨老师,你本人怎么一点儿不像电视上说的那么坏啊?!”我说,是啊,因为在电视上我是节目要求必须要坏的女人。不过你们放心,我是一个特别懂得照顾自己的女人,我是一个连吃三块钱一碗的冰粉,都要放在爱马仕盘子里来品着吃的女人。

 

 我的财富就是我生命的经历,07年的确是我一段想忘都忘不了的记忆。

因为记性比我还好的人们无时不刻的在提醒我,提醒我这个“杨评委”。我助理给我说,杨老师,你是人不在江湖,江湖还在惦记你!

明天,“杨评委”就要从成都飞到丽江的娜姆花房音乐酒吧。辛苦了一个月的新书宣传,我想念我花房特有的冰酒了。我也想念在台下听我们家情歌王子的歌声了。他的光彩绝对是一个属于舞台的人。

人的一生好话坏话都是外人带着各种目的给你的,好话我当礼物收下,坏话如果是有道理的,我会检讨自己。

如果是恶意中伤和冤枉的,我会当成是一个我不要的礼物,在空气中还给丢给我的人。

江湖路上几十年,我早已经炼成了一副深爱自己的好本领。家人是前世的缘分,一定要好好珍惜和保护。生命是自己的,自己必须要好好的学习爱自己,才会有多余的爱去爱别人。但愿你们会同意我的观点,自恋是自爱的基础。

想捧我的场,请在当当网,卓越亚马逊,和到我的花房买我的新书。到花房买我的书喝酒,还会有我这个有人情味老板娘的签名和折扣。

哈罗,我不是“快男”的娘家人

祝福每一位有信仰,有慈悲心,孝顺父母,爱自己,也会去爱别人,懂得尊重每一个生命的人,吉祥如意。双手合十,感谢每一个支持我新书,和帮衬我生意的每一个人。杨老板不在的时候,花房生意差。杨老板回来了,请大家多花点时间来看二姐。

 

                            酒吧定位电话     133-6888-8899

                                            0888-518909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