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raveler
travel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226
  • 关注人气:5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榆社寻窟记

(2018-06-22 13:36:32)
标签:

晋中榆社

石勒

野外石窟摩崖石刻

庙岭山石窟

园子山石窟

分类: 穿越人文山西

榆社寻窟记

榆社大地宜耕宜牧,民风淳朴。上文说到,本来榆社大地古迹众多,但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对县城的大规模轰炸,使得县城内古迹荡然无存了。在广大的乡村,以佛教和公建为代表的古迹也在千年的沧桑过后,所剩无几。更可惜的是,近几十年来,野外古迹,特别是佛教石造像,遭到严重破坏和盗劫。能劫后余生的都是残破不堪。如今,部分得到了初步的保护,还有很多尚待抢救。

魏晋南北朝时期,西来佛教传播在中国出现第一次顶峰,各地纷纷建立起寺院供奉偶像。在广大山区,信徒们往往在交通要道附近,在山崖上开凿石窟,其中雕凿佛像,其外兴建精美的木结构房屋,遮蔽风雨,同时彰显功德。这一行为自十六国开始,经过北朝到隋唐时期达到极盛。我们现在看到的敦煌莫高窟就是此类。在内地,山西从北到南,自古有多条古道,从多座逶迤的山区穿过,连接起魏都大同、晋阳和邺城、正定等繁华都市。榆社,地处多条古道附近。和太谷、祁县、武乡等地一样,境内的石窟遗存丰富。

榆社石窟最为人称道的为庙岭山石窟。古代这里有响堂寺。大多资料写石窟在县城南5公里。但实际上的路线要多出去何止10公里。石窟所在的山谷已是荒野。欧阳老师当年写生时从桑树沟村后进入山谷,需要徒步1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现在我们从小杜余沟的小道而行。在村里,我们遇到了村民赵先生。幸好他很熟悉,就请他带路前往。过村后水泥路变为狭窄的土路,折腾了几公里才转到山顶上。这就来到了山谷侧面的山顶。

榆社寻窟记

山头上突兀一座方形的单层砖塔。这就是响堂寺的禅师塔了。青砖砌成的塔造型古朴简洁,外侧无太多装饰,四角攒尖顶。南面设一门,内部过去有供奉牌位。看样子最近修缮过。有几块有花纹图案的老砖嵌在三个方向,感觉和辽金塔砖类似。

榆社寻窟记

山谷里可以看到重修后的琉璃屋檐。从塔处下到沟里,几十米处就是响堂寺旧址了。这应是一处建在山崖上的古寺。现在只存房屋遗址。石窟和摩崖都在寺后的山崖上开凿。前几年修缮了遮蔽摩崖石刻的三开间悬山顶小殿和石窟前处的屋檐。

榆社寻窟记

摩崖石刻为石壁上的一佛二菩萨形式。菩萨已被盗。26左右的坐佛居中。身躯浑圆丰满,衣服线条流畅,紧裹身体。头、手都为新补。头部圆润、脖颈短。背光边缘为火焰纹,内有七佛和灵动的二飞天。坐佛为鲜明的大唐气魄。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摩崖东部现存两窟,都是方形,内顶部四角攒尖顶。内部残破,佛头均被盗。大窟号称千佛洞,正面窟门上有残交脚菩萨像二尊。窟内正面为一佛,只剩下石壁上火焰纹背光内的身形。左右壁中心为上下两龛,上为坐佛,下为菩萨像。右壁残存的较多些。能看出大体的身形。衣服飘逸,身形清秀,菩萨为跣足,或为北齐作品。三面其他空处均雕刻千佛造像,是北朝时期流行的方式。主佛左壁下部有一唐代小坐佛,有认为此小龛佛和摩崖石刻坐佛形式类似,为同一时期作品。小佛右侧有题记:“永淳二年(683),佛子仓君正施布丘端正息妻李,造像一区,今得成就,合家供养佛时”。字迹漫漶不清,无法读通。但纪年还可以识别。对面千佛造像下是密布的供养人名字,依稀可以看到王姓供养人多人。另一窟格局类似,但已经看不到造像痕迹。石壁上还有后人题记若干。其中一首题壁诗为“石室寺,道光贰拾柒年重修

四百年前结下缘,相逢只待九三年,迷迷惑惑重修寺,宝殿森严又焕然。

荆山愚夫中秋月偶题

此九三年或即为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前推400年,是1447,明正统十二年。不知所谓结缘何指。

 

石窟周围石壁上的历代铭文题记不少,还可以看到一处是明显的石碣被取下后的样子。作为榆社郊外名气最大的石窟寺遗址,庙岭山石窟是山西古代石窟之路上的重要一处。从文化遗产保护,以及文化旅游业的角度,榆社都应该对庙岭山石窟进行更好的保护了。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地区丘陵缓坡处,多有河流,河边多为古道。园子山下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如今河流几乎干涸,在收获后的玉米地里,山崖边,我们来到了园子山石窟。这里只有一座主石窟和若干处石壁上的小龛。石窟方形,覆斗顶。顶部为莲花藻井形式。外沿残破、山崖崩塌严重,外沿已经看不出来。正面一佛二弟子,左右壁是一佛二菩萨形式。佛头多在文革期间被砸。正面坐佛高16,背光火焰纹,外匝有飞天。大约20多年前的记录里说,左壁为立佛,右壁为倚坐佛,佛均着褒衣博带袈裟,空白处也雕为千佛。左右壁的菩萨高1213,有项圈,手执莲花,有帛带在腹部交叉后又绕臂下垂。可惜这样的景象已经看不到。菩萨像也早被盗劫。

六个小龛内和石窟类似,均为正面一佛二弟子,左右壁菩萨像。风化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石窟内的千佛局部颜色残存,过去必然是十分鲜艳的。而大多能看到的小佛侧均刻有供养人名字。这和庙岭山石窟内的题字类似,是佛教徒常见做法。在左壁佛右下部分残存供养人像和题记。供养人为官员打扮,宽衣博带,均有冠。双手交叉。后面是两位分别打伞盖和举羽扇,一身短打扮的赤足侍从。题记上写东堪(龛)像主安昌令周证,下为息乡郡太守周洪侍佛。可见这父子二人是当时榆社周氏家族的两位代表人物。北魏延和二年(433)置乡郡,是北魏的行政区域,管辖包括乡县(治所今榆社县社城镇)、阳城、襄垣、铜鞮四县,隋开皇初废郡,故治在今山西武乡县故县乡甲水村。周洪或曾为郡守。

今河南确山县,两汉、西晋时期均曾为安昌县。南北朝后期,北魏控制淮北地区,废南朝梁的州,仍称安昌县。 556年,北齐废郡县,在这里侨治荆州。周证或曾经为此地县令。 结合石窟风格,可以判断,此周氏父子应该为东魏北齐之际的榆社地方人物。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境内小型石窟很多。一日,我们在一村边寻觅,沿山脊线而上,在山嘴处看到了山崖上小型石窟,这是两座紧挨着的两座石窟。其中一个只存正面坐佛。另一窟内正面一佛二弟子,两侧为一佛一菩萨。西侧造像供养人题记还能看得出来。两窟主佛面相丰满。袈裟形式类似。估计为唐代作品。这里的石山为片岩,容易风化。此地小窟也在风雨中日渐剥落风化。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榆社去辽县的大路是沿着仪川河而行。如今这里还是车水马龙的国道。只是水流小了许多。在王景村附近的山崖上,我们还能看到一处千佛石壁,风化得已经很不清晰了。在千佛西侧有一摩崖石刻,小楷书,为唐代仪州刺史郭公善政赞。记录郭公的政绩。丙辰岁秋九月,寿阳县丞杨季淮撰文,榆社县令于锐书丹。旧有开元四年(716年)年款可见,现在已经模糊无法识别了。

紧挨唐代石刻的是一条楷书明代题记,笔力雄劲,“尚书屯田郎中石瑀君渝己亥年来守是邦”。西侧崖壁上有泰昌元年(1620年)题记。但笔迹全无力量,和此条差距很大。这条题记还不能认为是泰昌时期所为。

榆社寻窟记

榆社寻窟记

一日,我们去寻找一处小石窟。不料在进山后山路在修,只得下车徒步。在路边山崖上又看到一处小窟,和园子山的类似。沿河谷继续走了半小时,还是看不到要找的石窟的影子。时间所限,只得返回。期待下次再来。寻窟的路是十分迷人的。李君说,这条小河,在《水经注》上已经有记载了。

现在的水流当然已经十分渺小了,我在水边看水流缓缓,但还是在一些地方形成了小的落差,哗哗的水声,仿佛来自十六国北朝。当时的行旅也是在这里经过的。

榆社寻窟记

黄昏时,我终于来到县北部的一座安静的小村——赵王。这个名字据说来自从榆社走出的那位叱诧风云的羯族皇帝石勒。当初家境贫寒的石勒小时放牧为生,和大多数羯族人的生活方式一样。后来石勒发迹,称赵王、皇帝。再后来这里出现了石勒墓。小村里已经毫无遗迹,一位姓赵的老人带我们到村东的土崖上,这里有一座10米高的封土堆。元初的山西名人郝经曾有《石勒墓》一诗“都门长啸气凭陵,瓜割中原霸业兴。夜葬山谷谁得见,至今犹有守坟僧。”这首诗是写实的。但据说是石勒墓的地方有几处,此诗是在哪一座墓前而作呢?

石勒的故事很多人一直当作励志故事来听。作为一个地处社会低层的人,还是少数民族,他的传奇一生,比十六国期间那些本是部落贵族出身的豪杰好说,确实更为精彩纷呈。

赵老汉说,在对面的山头上还曾有座赵王庙,文革期间被毁,我们只是在山下看到山巅上有一处废墟。

这处石勒墓是否为真,现在从外表判断已经很难。如世界上很多的历史之谜,本不需要去急着下结果。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自然真相大白。现在,对榆社这个石勒的故乡来说,眼前的封土堆前连个基本的说明牌都没有,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乱世英雄石勒已经远去,他的故事只是榆社大地上遗存的众多文化遗产之一。夕阳朔风中,寻访路上野外石窟残破的美,总是让我难以忘怀。前面还会遇到还有更多秘境,人生的路就是如此的寻觅、认知、感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