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raveler
travel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3,575
  • 关注人气:5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旅行为生 乐在其中  中国旅游报 2016年4月18日 第7版报道

(2016-04-23 15:59:27)
标签:

发现最美古中国

山西秘境

中国旅游报

人文旅行

旅行的意义

分类: 媒体报道


旅行为生 <wbr>乐在其中 <wbr> <wbr>中国旅游报 <wbr>2016年4月18日 <wbr>第7版报道

旅行为生 <wbr>乐在其中 <wbr> <wbr>中国旅游报 <wbr>2016年4月18日 <wbr>第7版报道

     感谢《中国旅游报》的关注。本文作者是李志刚记者,发表于2016年4月18日的《中国旅游报》人物版上。那天我正带领各地的人文旅行爱好者走在晋南访古的路上。欢迎更多朋友了解、热爱上山西的传统文化遗产,进而热爱上祖国更丰富的传统文化精华!

 

以下为刊登文章。


      “舍得”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谁能舍得红火的事业?谁又能舍得丰厚的收入?刘勇舍得,他从旅游媒体岗位上“裸辞”,专心旅行,探访被时代遗忘的古迹、民俗,收获了常人体会不到的惊喜。

     最近,刘勇出了一本新书《探索最美中国:山西秘境》。山西共有119个县,他用5年时间跑了90多个,探寻大小古迹,一边旅行一边写作,文中表现出与扎实的历史功底和人文关怀。刘勇今年42岁,北京人,面相和善,衣着朴实,谈吐温和,很难想这样一个平和的人,会在事业红火之时突然“裸辞”,以旅行为生。山西省作协副主席赵瑜感叹道,学子(刘勇)这番举动,踏行黄土求索真知,步履前贤后尘,比起当今许多大师,不知强多少倍。

 

人生转折

     刘勇的“裸辞”并非偶然,他平和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不安分的心。

     1999年刘勇硕士毕业,面对茫茫职场,他选择了一份“与历史有交集”的职业——人文地理杂志编辑。由此他与旅游结缘。他的职业生涯也不太安分,1999年到2009年的10年间换了多次工作,先后任职于三家知名的人文地理类杂志。

     10年的工作经历让刘勇结识了很多旅游界人士。恰巧此时,华远国旅筹划做旅游类书籍,邀他去做编辑,这份工作正对他的胃口,于是他又去做旅游图书了。

     从2009年到2011年,刘勇在华远国旅做了3年的旅游图书,比较成功的是“畅游类”书籍,其中“畅游美国”、“畅游日本”已经印到第十版了。正在事业红火时,刘勇突然辞职,去做自由旅行了。

     “我辞职那年37岁,当时在华远国旅工作安逸,各方面也得心应手。”刘勇说,“坐在办公桌前,我突然意识到,难道从现在到退休,我就这样坐办公室了?这跟我的人生追求好像不太一样呀。”

      面对人生“天花板”,刘勇犹豫了两三个月,一边上班一边思考。“当时,并没有想得这么透彻,也想不清楚辞职以后去做什么。人生总是很迷茫,很多事没法一下想明白。当时我就是在想弄清楚,自己的真正的价值到底在哪儿?”

 

行之山西

     裸辞之后,刘勇把自己的人生“清零”了一下,没有急着去做下一个决定。

    “当时并没有认准山西,也没想到写书。人生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刚开始懵懵懂懂,一开始并没有清晰的思路。”刘勇说。

     其实,刘勇辞职去旅行后,还有两次短暂的上班经历,都是一个多月就放弃了。“这时候的我,心已经玩野了,回不来了,已经不适应按部就班的上班状态了。”刘勇说。

     几番徘徊,刘勇慢慢下定了决心。“我以前采访的时候去过山西很多次,但每次都时间有限,浅尝辄止。这么多年来,好像有个线拉着我,一直绕不开山西这个圈儿。”刘勇说,既然有时间了,不如痛痛快快地去山西转转。

     不曾想,山西“秘境”就像一个挖不完的宝藏,老太原、娘子关、晋商宅院、雁门关、千年木塔、蒲州三胜、上党梆子、介休琉璃、云冈石窟……吸引着他越走越远。

      2011年辞职后,刘勇用了3个月时间把山西走了一遍。“我一边旅行,一边翻阅资料,写一些旅行记录,三个月写了八九万字,越写越觉得自己对山西知之甚少。这一下把我探访山西的欲望激发出来了。”刘勇说。

      提起探访山西的意外发现,刘勇如数家珍。太行山中部有一片不太知名的山脉太岳山。一天下午,刘勇从山西长治沁源县县城出发前往太岳山,进入山脉深处的灵空山探访圣寿寺,看了正院,他发现寺后的崖壁上有一个楼阁,包裹着一座人工开凿的石洞,洞子不大,高两米多,面积十几平方米,这就是净身窑,令刘勇的惊喜的是,在净身窑石像后面的石壁上发现了“北宋大中祥符三年”的题记,距今1005年,是名副其实的千年石刻!刘勇之前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但是都没有记载。

      还有一次,刘勇前往山西东南部襄垣县,在仙堂山,他看到了残存的5座石经幢构件,其中有一个的题记竟写着:“至道三年二月七日”。“至道”是北宋太宗使用的最后一个年号,这件经幢竟是北宋初年的遗物。这项发现在刘勇所查阅的资料上也没有记载,这让刘勇兴奋不已。

      除了这些大惊喜,在平时的旅途中,小惊喜也是不断,比如从车旁窜过的兔子、小獾,村民口中野猪出没的故事……

 

且行且思

 

     不知不觉间,刘勇已经在山西行走5年了,走得越来越多,想得也越来越多。

     “我觉得大家对传统文化遗产了解得还非常不够,比如山西,这里是传统文化遗产的富矿,旅游开发却并不充分,很多古迹深藏山中,被遗忘了。”刘勇说。

     “国人旅游的广度和高度是逐渐累积的,它需要一个过程。”刘勇说,“最开始,大家可能都没见过世界是什么样,外出旅游的目的是观光,然后才会不断深化。有一部游客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了解未知,去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他们会比普通游客走得更远,走向文化旅游。”

       对于如何开发旅游,刘勇也有很多切身的感触。在山西某个古镇,刘勇看到当地经营者竟挂起了“某某名妓故居”的牌子,刘勇说道:“有点过分了。”

     “虽然这是个个例,但是各地类似的案例肯定还有。”刘勇说,我国的旅游开发者亟须补课,补上文化这堂课。

      除了对于旅游思考,对于自己的旅行生涯,刘勇也思考了很多。

     “现在有一些职业的旅游体验师,为一些旅游类网站做旅游体验方面的数据收集,但他们更多关注的是吃、住、行、游、购、娱这些旅游要素。我的兴趣不在这方面。我现在做的是人文旅行,就是在旅行中去发现、传承传统文化遗产。”刘勇说。

      “但这毕竟是一条小众化的路,我不建议朋友们跟我一样,裸辞,全身心投入去做这件事,但可以选取人生中的一段时间来体验这种状态。”

      “我在旅行中认识了很多朋友。”刘勇说,“这些朋友来自不同的领域,但他们都对历史感兴趣,都对我所描述的‘山西秘境’感兴趣。随着在山西行走的时间越来越长,同道中人越来越多,交流也越来越多,这些朋友让我感到信心更足了。”

                                                                                                                         本报记者李志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