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raveler
travel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543
  • 关注人气:5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2014-02-08 15:36:21)
标签:

十六国

刘渊

南匈奴汉国

历史研究

人文山西旅行

分类: 穿越人文山西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旧时说“五胡乱华”的开先河者刘渊,其家事也成为那段纷乱历史中的一团迷雾。刘渊,字元海,十六国时期北方少数民族起兵反晋第一人。由于史书记载的混乱,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史学界对其匈奴贵族身份产生了诸多疑问,有的更认为其并非南匈奴贵族子弟,而是屠各部落人顶替的。这段公案至今仍没有比较全面的结论。

      为什么史学界对其出身的会产生疑惑,其中最大的原因出在几种基本史料的相互矛盾上。

     目前,我们了解匈奴汉赵国历史的基本史料,不外乎《晋书》、《资治通鉴》这几大出处,以《晋书》为最核心部分,《晋书》里又以《刘元海载记》最为系统。但其内容多为史学家诟病,在于其原始史料很可能出自汉赵国的御用史官著述,对刘渊家族多有回护,对其事迹描写羼杂了很多脱离事实的夸大。

其次是《晋书》的《北狄匈奴传》,系统描述匈奴的整体活动,尤其是叙述了多批匈奴进入内地的情况。相对比较客观的是《资治通鉴》,但由于时代已经较晚,通鉴的史料价值多在补充,而没有太多新的根本性材料。

   目前争议最大的地方一是刘渊家族和东汉末年南匈奴单于的世系是否有造假。我们知道,目前能看到的南匈奴末代单于胡厨泉直到曹丕登基时仍然在世。这也是有关他的最后一次史料记载。其最后命运,史书不详。此后,在晋武帝时期还有匈奴单于出现在朝贺名单里,但名字缺如。

同时,在《载记》里写到,胡厨泉的儿子刘豹在南匈奴五部里逐渐做大,刘豹之子刘渊被魏晋朝廷召到洛阳为质子的事。以少数民族贵族子弟在首都为质子是秦汉以来的中央王朝对地方和边地势力上层的一种常见政治手段。一个目的是做人质,另外一个目的是让这些贵族子弟接受汉文化熏陶,产生彼此之间的文化融合。由于胡厨泉的下落不明,刘豹的身份也就跟着遭到质疑。史书没有留下刘豹的具体生平履历,有史学家在分析其生卒的时候发现一个可能,他要在70岁才生下刘渊。显得不近情理。对此,也有学者认为这样的推测还不足扳倒《载记》的世系。

   另一个争议是在世系问题上引申出来的——刘渊家族的族属。很多学者无法理解《晋书北狄匈奴传》里提到的“屠各最豪贵,故得为单于”这10个字。屠各是西汉时期匈奴下属部落,很早投降了汉朝,其王子金日嘽备受汉武帝喜爱。这一支匈奴人的上层肯定是汉化最早也是最深刻的。有很多学者已经看到,西汉到西晋,屠各部落从西北逐渐向内地迁徙。在北部边境多有其活动迹象。屠各匈奴或匈奴屠各往往连成一个名词。而刘渊属下也多次被人称为屠各。如王弥称刘曜屠各子,介休县令贾浑的妻子叫汉国军人屠各奴。这又让人想起,北齐时期鲜卑人刘贵骂汉族士大夫:“一钱汉,直须死!”可见,这些话是一种蔑称。刘曜是屠各子,有人认为正说明其是屠各部人。但为什么刘渊家族是单于后裔却又是屠各部落了呢。于是有学者解释说,是屠各部人逐渐进入曹操分置的南匈奴五部地区,取得了领导权。将原来的南匈奴王室后裔排挤出去,到刘渊时期完成了这样的冒名顶替。于是大家都知道,屠各取得了南匈奴的单于位置。所谓匈奴和屠各合一了。

这个推理有一定的道理,最典型的论述可以看到陈勇先生《汉赵史论稿——匈奴屠各建国的政治史考察》。但就是在这本最近期的著作里,我们还是无法找到,刘渊家族是屠各的直接证据。所谓屠各贵族变为匈奴单于的说法,还是一个假设。从作者经常使用觉得、大概、或许这样的推论用语,可见本人也没有最后确定的判断。史学研究是最需要史料作为论据的。所谓刘渊是屠各人的说法,早在唐长孺先生的大作中已经有所叙述。也有学者如周伟洲先生认为屠各的说法是西晋以来的泛称,是概念上的转化,而不能说明刘渊家族的单于后裔身份是屠各冒领的。外界把南匈奴也称呼屠各,正如周伟洲先生所说,是西晋以来,屠各含义变化导致的。就此我也大胆假设一下,由于屠各部落比较早进入内地,金日磾王子又得到汉武帝的喜爱,这对屠各部落在内地的发展提供了某些便利。于是我们看到屠各逐渐在很多地方出现了。同时,中原汉族也逐渐将屠各部视为归化的匈奴人、臣服的匈奴人的代称。发展到西晋时期,屠各成了内迁匈奴人的另一种广泛称呼。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么刘渊家族被称呼为屠各也就不足为奇了。

 

    刘渊家族为屠各假说难以回答的一个问题是,如刘渊为屠各贵族,那么其必然不是一个单独家族进入山西南部的南匈奴五部地区,而是有相当的一批屠各部人迁徙到山西来。刘渊家族作为屠各首领,其手下必然有得力的追随者出现于史书。但很遗憾,我们现在的史料中看不到一例。相反,我们看到的是,匈奴贵族的大姓氏如呼延、须卜、乔等姓氏频频出现在汉国历史上,再就是汉国的皇亲刘氏家族,以及很多不了解其种族的刘氏出现在汉国的历史上。这样我们无法看到一个屠各部落整体进入南匈奴地区的过程。再退一步说,原南匈奴五部在三国时就有3万落,10几万人。刘渊如为屠各冒充单于后裔,外来的屠各部要达到这个目的,必然要有足够的武力,慑服原有南匈奴人,并且得到他们的普遍认同。这在三国以来逐渐脆弱的匈奴部落组织里,也还需要传统部落领袖的支持。屠各和南匈奴五部的融合不是简单的一蹴而就。但我们看到,刘渊族祖刘宣对刘渊全力支持,和分属两部的联盟关系完全不同。

   为什么在刘豹、刘渊家族要在胡厨泉后改姓刘呢。这也是很多学者觉得迷惑的地方。有人认为这是屠各人夺取了单于之位后的做法。但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刘渊家族都各有其本名,如后来的赫连勃勃,其另外一名是屈丐,这是其本族名字的音译。刘渊的名字十分汉化,名渊字元海,或许和乾卦的内容有关。而刘豹的名字则很可能是更为直接的来自意译。至于刘聪、刘曜等也是受汉民族地区影响改的的汉名。这个改名的时间可能在刘渊在洛阳为质子时就开始了。为其改名的人或许是刘渊的汉语老师或是洛阳的权贵们。这个改名过程十分彻底,再加上原始档案消失,以至我们已无法知道刘渊家族人的本名了。原南匈奴贵族也大多同时改为汉姓。题外话,能用汉名说明刘渊家族的汉化程度是比较高的。这和刘渊长期居住在洛阳接受汉文化教育关系甚大。

    为什么刘渊的汉国只存在了不到四分之一个世纪就瓦解了呢?这是可以做为一篇论文来写的。其实不外乎以下几点:其一,匈奴贵族的汉化和原生态文化的矛盾。刘渊的汉化虽然比较深刻,但匈奴五部里的普通人就难说了。刘渊家族的汉化和本民族文化是并行存在的。刘聪立多位皇后的事情被汉族史官不耻,但这或许是匈奴阏氏制度的遗迹。后人说汉国的胡汉分治政策是创造,但其实那是在汉族和少数族社会之间的一个特殊形式。我们看辽代的南北面官制度可以理解为也是胡汉分治政策的地域形式。刘渊去世后,汉化一派还不足够控制局面,于是汉国没有巩固的政权基础,无法得到大多数汉族的支持。最有代表性的事件是刘聪杀死了西晋的两位被俘皇帝。这对汉族政权是非常大的耻辱,在民族文化心态上无疑留下了很大的伤疤。其二,汉国的势力远远不是北方最雄厚的。虽然汉国灭亡西晋,但同时北方各地已经出现了多个割据一方的地方政权。汉国局限在晋南豫北,后来刘曜前赵国局限在关中陇西。各北方少数民族受到匈奴起兵的刺激,纷纷割据。汉赵国没有取得他们的支持,而且还和鲜卑等长期互相攻击,这就使得汉国也无法取得更多少数民族的支持。其三,汉赵国内部的内乱导致政权严重不稳。如刘聪时,和汉国结盟的氐羌部落大量叛逃影响巨大。同时匈奴贵族内部斗争消耗严重。这些因素综合起来,魏晋时期的中国好似青涩的青年,十六国的血气方钢就是代表。汉赵国就好似一颗流星,突然闪耀出巨大的光芒,但又很快消失在夜空里了。

   “十六国”的大部分和汉国一样,如流星雨般灿烂又迅速消亡。短命的匈奴汉国历史经验和教训自然成为后代的教材,十六国的历史不是毫无意义的乱麻。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上为邺城出土西晋十六国陶牛车 下为河西出土汉魏十六国画像砖
 

  对刘渊家族来历、汉国历史的疑问的产生,现存史料叙述中的模糊不清是基本因素。十六国里,北方最早起兵的汉国灭亡西晋,是历史上第一次少数民族政权消灭了汉族中央政权,这是空前的,也成为后代少数民族政权的榜样。它们做大后效仿汉国,期望夺取全国统治权。十六国期间的前秦,后来的北魏、辽金、元清均是。但对其对立面的政权,如晋朝人来说,刘元海是无法容忍的元凶。我们现在看,唐代人修晋书,依然采取了来自十六国政权的史书为基本史料,特别是《十六国春秋》,这部以原各国史官记载为底本的著作。唐朝史官看来是秉承了聚各家于一的方法,体现了李世民为首的政权意志,采取了包容的心态看历史。于是他们把很可能是汉国史官原文的溢美之词采纳进来,成为《载记》部分,让读者自己去评判。这些内容成为后代了解中国这段纷乱历史的核心资料。《晋书》的取材的包容性在晚期的史书中是看不到的。宋元以后的正史,文字都被事先涂抹上一层过滤膜。很多原始生动的内容被滤掉了。文字也就显得枯燥和程式化。

   对刘渊家族的身世、屠各名称的演变,南匈奴单于世系,这些问题还有很多待解之处。大胆假设的好处,在探讨汉国早期历史上可以得到充分的发挥。但小心的求证依然不可或缺。在没有充分证据情况下,不能仅凭臆断,进而无限制的推演历史进程。凡事必有出处,仍然是史学的基本规范、金科玉律。

   尽管《晋书载记》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仍要以其内容为基本出发点。对基础史料的信与不信是个大难题。我们无法苛求每个字都是真实的,更可况出于那段乱世的汉赵国史书呢。早有人说十六国历史难治,难在史料不足和自相矛盾处往往难以诠释。刘渊家族的背景和汉国早期史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文献记载缺失和自我矛盾,考古文献方面尚未提供新证据,或许未来会有出土文物方面的突破,那是后来者的事。

    某位匈奴王子,本有其民族名,但后人知道的是他的汉族名字刘渊。经过几十年的韬光养晦,他秘密集聚了南匈奴五部的力量,在西晋末年回到离石左国城举起了反晋的汉旗。匈奴和汉朝曾形如水火,其后人却自称汉人外甥,改用汉朝皇帝的姓氏,建立另一汉国,灭掉了汉族建立的中央政权,一度成为北方霸主,打破了中国早期社会的汉族为核心的内循环社会生态,听起来好像是历史和人们开了个巨大的玩笑,但这确实又具有历史上的划时代意义。公元310年,刘渊称帝不久后死去,没有看到西晋灭亡,匈奴汉国的部队进入洛阳。我想如果他在世的话,洛阳也许就不会被无情的毁灭了。以刘渊的汉化程度,他可能真要定都洛阳。但历史无法假设,他的未经事业,要到魏孝文帝才得以实现。那是时隔近2个世纪以后的事了。这之间的巨大的时空就是北方少数民族和汉族融合的过程。北魏继承了汉国开创的历史轨迹前行,于是才有了北方的统一,为日后隋唐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础。

    暂时放下仍然有待商榷的细枝末节,我们可以从基本史料中发现,以汉国开篇的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前仆后继,在内地建立起诸多政权,如走马灯般旋起旋落。中原文化遭到极大的摧残,与此同时,北方汉族和少数民族在巨大的社会动荡中共存,逐渐融合。汉人南逃使南方得到第一次人口大规模输入和开辟。中国大地的这次大分裂中孕育了希望的种子。站在历史长河中的砥柱石上,或许能看得更远些。

   有时候读史书好似侦探探案,好似医生在做手术,如在密林里发现古寺的兴奋旅行者。这是读史的特殊乐趣,是史学研究的独特乐趣。匈奴汉国故事呈现严重的碎片化,那些尚未拼接上的部分恰是给后人留下的最迷人的待解之谜。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
上为霍泉 下为邺城出土汉魏时石镇
刘渊的族属与汉国前史邺城出土大赵万岁瓦当 后赵时期

 现在还没有看到匈奴汉赵国的重要出土文物。本文配图是十六国到北朝时期的出土文物图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