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惊鸿的火车
胡惊鸿的火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40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的美国梦

(2012-09-07 00:51:05)
标签:

跳蚤市场

摊位

中国剪纸

建材商店

美国生活

杂谈

分类: 美村纪事

她说:“我们在周末跳蚤市场摆了个摊,卖些中国字画,字是我自己写的。你们可以来看看。”

当时,在我脑子里出现的画面是一对勤奋的中国小夫妻在美国艰苦创业。没想到,与她一起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摆摊的老公是一个美国人,出生在芝加哥的美国白人。

我最初遇见她是在当地一家大型的建材商店。她在油漆柜台,东方个子东方脸,胸口的工作牌上写“Mei”。是中国人吧?四目相对,不过我没敢贸然打招呼。直到她听见我跟老公的交谈,惊喜地说道:“原来你们是中国人啊!我还以为是韩国人。”他乡遇同胞,在这个中国人不多的城市,格外亲切。尽管我们素不相识,但仍然抛掉英语自如地用中文聊起来。

她说,她原来学外贸的,在深圳一家公司工作了几年,后来到美国,在这家建材商店已做了5年。起初英语不是太好,做收银员,后来转到油漆柜台。这家建材公司大,福利待遇不错。她喜欢这里的生活,简单快乐,没有复杂的关系。以前在中国那家公司风气很差,逢年过节大家都要给老板送礼,她拿捏不好分寸。

她很健谈,还介绍说她和老公在当地一处周末跳蚤市场租了摊位,今天是星期天,她老公休息在看摊位,她下班后赶过去。

我的脑子里出现一对中国夫妻在美国打拼的形象。他们除了日常的工作外,还动脑筋去设摊挣钱,创造更美好的生活。

没想到,当我们循着她的指示找到摊位时,见到她着一袭绘着梅花的白底红花旗袍,依偎在一个美国老头的身边。在交谈了若干句话后,我们才省悟过来,那老头是她的丈夫。

她是如何遇到她的丈夫并结婚的?不仅我们很好奇,在我们之前见到这对夫妻的美国人也好奇。她的老公是这样回答的:“我在网络商城上买到这个中国女人的,她当时28岁了,年纪大了,打折促销,5000美元。”

当然这是一个玩笑,是典型的美式幽默。

事实上,他被美国公司派去中国工作。在深圳,她所工作的中国公司与他的美国公司有业务关系,而她负责联系他。你来我往若干时间后,她嫁给了他,跟着他回到美国。那是9年以前。

没有问年龄。但估计她现在四十不到,他六十出头。两人年龄相差二十多岁,目前还没有孩子。

不知她当时嫁他是何种想法,对美国生活的好奇与向往是其中一个原因吧?我们不由猜想。但她更向我们强调他的性格好,跟她家相容。她的老家是山东,有着山东人的爽气与豪气。

那么,到美国后,她遇到的生活与她、她在国内的亲人想象的是否一致?

结婚9年,还没有孩子,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他说,他以前觉得没有必要买房子,太贵,不合算,还是租房好。在中国生活了一段时间,感到还是应该买房。每月按揭的钱与租金差不多,而若干后可以拥有房子,而且房子还有可能升值。

他们准备在郊区买一栋房子,预算10万美元,这在当地不算太好的房子。

美国的薪酬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比较保护老弱病残。年长者的经济状况一般比较宽裕,有较大的房子,时常去较上档次的餐厅。像他这样年龄并坚持工作的人一般来说在美国会有自己的房子。而他没有。

与老头闲聊,得知他信“道”,信奉无为而治。性格决定命运,他的处境大概与他的人生观念有关。

他们的摊位以她的名字命名,梅的东方艺术商店。他们承认生意不好,有时都不够付摊位的租金。虽然他们的商品标价不高,几乎和进价没有落差。譬如说一幅镜框装的中国剪纸,镜框在当地的专卖店里原价25美元,他们是打折时20美元买的,中国剪纸从中国与其他物品一起发国际快递过来。现两者合一起标价25美元,若买家稍还价,这幅艺术作品根本不赚钱,而他们还要付房租,还要贴上双休日的时间。

我认为这与他们的定位有关。来跳蚤市场购物的的人一般是打算淘便宜货的,最好是一美元买一大包东西,像他们这样二十多美元一幅中国画不能吃不能用,在跳蚤市场难以找到买家。还有店里的旗袍唐装,不实用,不能放进洗衣机,瘦小的尺码也难以匹配美国汉堡奶酪可乐喂出来的大个子。文化无价,文化是另外一种层面的商品。

不过,她的美国丈夫讲了另外一种观点。他说:她是中国人,信奉勤俭发家。而他认为,摆摊是一种生活乐趣,任何乐趣都是要花钱的,譬如钓鱼,要花更多的钱。他喜欢在这里守摊,与各式人交流,所以贴些钱也是应该的。

而她,也容纳了他的观念,不再强调挣钱,支持丈夫的爱好,周末不上班的时候,与老公一起守着摊位,散淡地聊天。

店内待售的书法作品是她写的。那几个字真是不敢恭维,在中国的任何一所中学,写出这么难看的字肯定被老师当场撕了。而他们毫无羞愧地挂在那里,他还很欣赏老婆能用毛笔写字。想想这毕竟是在美国小城的一个跳蚤市场,又有几个人认识上面的汉字。事实上这些堂而皇之悬挂在店内的书法作品上还有错字。

当我们与他们道别时,他再次重申,很高兴与我们认识。这是美国常用的客气话,但他说得特别真诚。他说:这就是我喜欢在这里守摊的原因,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像你们这样的中国人。

走出杂乱的跳蚤市场时,我们有些感慨。梅,一个中国女子,嫁了一个美国人,在异国他乡“无为”地、平淡地、安稳地过日子。不会大富,双休日不外出度假,而是与老公一起守摊位,可能还要贴钱。

我不知道梅最初的美国梦如何,是否从内心享受现在的生活。

但我知道,这是真实的美国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