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惊鸿的火车
胡惊鸿的火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19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号小头头仙泰尔

(2007-04-25 04:22:45)
标签:

文化

旅行

分类: 美村纪事
 

一号小头头仙泰尔

当黛比经理到任前,客房部的主管是三个小头头,相当于生产组长。我私底下称仙泰尔是一号小头头。美国讲究分层管理,那时仙泰尔在客房部当家。正是她作主将我招进汉普顿宾馆工作的。第一天晚上,我散步到家附近的这家宾馆时,进去向前台打听是否需要招人。他们给了我一张申请表。第二天一早我交表几分钟后,拿到一张表格,让我去专门的机构作违禁药物检测。第三天我接到了宾馆打来的电话,通知我次日去上班。电话里说道:“早上九点,来找我,我是仙泰尔。”
进去以后,大多数时间我是跟着三号小头头凯伦做房间的。但是当我在工作上遇到困惑时,洗衣房老太总是建议我:“去找仙泰尔,她是这里的主管。”
仙泰尔,与大多数黑人胖妇女一样,走路时高翘的大屁股费力地扭来扭去,但干活极麻利。有去过非洲的朋友说:“黑人妇女就是以此为美的,最好的是屁股上面能站两个孩子。”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真的还是玩笑,尽管日日与黑姐妹们相处,与她们结下了良好的关系,但是我还是不敢冒昧去求证。
有相当一段时间,我总是能听到仙泰尔大声的喝斥:“鸿,快点,所有的人都走了,就剩你一个了。”“鸿,你的镜子没擦干净。”“鸿,卫生间地上还有头发。”
客房部的考核是双重的。一是客房要做得绝对干净,如果客人入住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够干净,有权利不付钱。这一条明确地写在前台的显眼处。二是要花最少的时间,因为客房服务员是以时间计酬的,宾馆希望努力压缩我们的工作时间,减少工资支出。
忽然,我感到仙泰尔不再紧盯着我们了。有时,她与二号小头头阿衣夏躲在客房部办公室里,低声地商谈。同时,我看到了贴在休息室的招聘客房部经理的启事。不几日,黛比到任了。
之后,所有的事情,洗衣房老太都提醒我:“你去找黛比。”
二号小头头阿衣夏像是仙泰尔的跟班,与仙泰尔总是一起出现。如今,她们又一起有些失落。
三号小头头凯伦却活跃起来,起劲地向新来的黛比介绍情况,手把手教她如何做客房,始终陪伴在她身边,但又保持着一份谦卑。
当洗衣房老太向黛比抱怨前一班留下太多东西没洗时,站在一旁的凯伦大声地说:“够了够了。你知道吗?站在这里的这个女士,她有权开除你我。”
话落在黛比的耳中,应该是相当舒服的。
尽管仙泰尔大权旁落后,责任心不减,比以往更埋头苦干,好几次冒鼻血。尽管阿衣夏有一次还因为关在淋浴房里喷洒清洁剂而中毒被急送医院。但是,次月的总评,总经理还是将流动奖牌颁发给了三号小头头凯伦。
掌声中,我看到仙泰尔与阿衣夏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会后,好几个人对凯伦说:“祝贺你,凯伦。”
我在洗衣房遇到凯伦时,也说道:“祝贺你,凯伦。”
当时,凯伦正与黛比一起聊着家事,笑容立刻绽放在脸上,说道:“谢谢。噢,鸿真是一个好人。”
尽管语言沟通不是太流畅,但是,我依然能理解这背后的一切,凯伦的获奖是由黛比提名的。
凭心而论,凯伦的工作并无突出之处。甚至,有的时候,还会犯些小错。譬如把钥匙串忘在哪里了,那上面的钥匙不仅能打开宾馆所有备品储藏室的门,而且还能打开所有客房的门,按规定是不能离身的。有的时候,她还显得有些贪小。我从离店客人房间里捡到的没启封过的啤酒或化妆品什么的放在工作车上,她路过时二话不说就拿去占为己有了。所有这些黛比都知道,但她微笑着默认了。也许对于新任领导来说,所有的错误都是小错,不明确表态支持她是最大的错。
仙泰尔真的失势了。当我昨晚疲惫地回到家里时,更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昨天是一个忙碌的日子。星期天,双休日外出度假的客人一般会选在这天早晨退房。尽管心里早有准备,当我拿到工作板时还是吃了一惊:14个退房,比平时多了一倍。
从清洁房间角度分,客房有两种,一是退房,客人离店了,床上的被枕全部换洗,卫生间清扫得像没人用过一样,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复位,一个房间至少得花半小时;另一是留房,客人还留住的房间,工作量要小许多,熟手15分钟就能搞定。
进入房间,更感当头一棒:离开的可能是一队家庭旅游团,宾馆资源全部用足。所有房间所有的床铺都动过了,包括沙发床,甚至还有加床,床上用品全得撤换。卫生间包括洗漱用品、卷筒纸等全部耗尽,每一项备品都得更新。食品包装袋、各种遗弃物像地雷一样隐藏在房间的各个角落,捡垃圾就得花上10分钟。一个含厨房、客厅的套间没有一个小时是做不下来的。
我们面临的是一场不多见的会战。
早晨在洗衣房集中拿任务板时,就有黑姐妹在悄悄议论:“今天黛比应该来。”
但是黛比轮休没来。今天当值的是一号小头头仙泰尔和二号小头头阿衣夏。
如果凯伦当值的话,会怎么样?也许她会打电话将黛比喊来,让客房部经理来领衔面对这种严峻局面。也许她还会出主意让黛比把总经理喊来,让他一起实地体会工作的难度与辛苦。
但是仙泰尔不会,她是资深的,她是骄傲的,她不认为在清洁客房方面他们比她能干多少。紧张的一天开始了,没多久,阿衣夏过来了,我以为她是来帮我一起做房间,谁知她又在我的任务板上添了三个退房。
这得做到什么时候啊?我对洗衣房老太说:“17个退房,且都是全替换的。如果没人来帮的话,我大概得做到午夜。”
洗衣房老太一脸苦笑,她的任务也是十分繁重,脏枕被毛巾劈头盖脸地从客房里扔过来,所有的机器都开动起来,不停地运转,但还是跟不上。
我已做到第十个客房没有被套床单可换上了。我跑洗衣房越来越频繁,每次都空手而归。再看仙泰尔和阿衣夏,也在埋头做客房。她们在与洗衣房最近的一层,近水楼台,刚出烘干机还烫手的床单被套被她们抱走。我在最远的三层,跑一次更费时间,且每每失之交臂。
平时四五点钟就能完成全天工作,现在已接近晚上6点了,客人陆续来入住。还是没人来帮我,因床单、被套紧缺,我拼力做出的大多数房间都不能交付使用。前台忍耐不住了,跑过来一个个清点房间。这在平时是少见的,按程序是客房部每半小时左右报一批准备好的房间到前台去出售。但仙泰尔作为今天当值的客房部主管缺位了,或者说是错位了。她不出来协调,而是仍然在那里埋头苦干。
洗衣房老太与前台的一名工作人员在低声聊天:“她酗酒,冒鼻血,有一次总经理说她……”讲的是仙泰尔吧?她们以为我听不懂英语,议论事情时不太回避我。我也就装作听不懂,一个外国人,管他们这些芝麻绿豆呢?
我心里很着急,不能这样往下做了,得集中力量完成一些客房交出去。仙泰尔,赶紧站出来指挥吧。以你的经验,应该能看到这一点。
但是,没有。7点多,我与仙泰尔在洗衣房再一次相遇,我婉转地说:“我还有三个房间没做。有十多个房间做好了清洁,只差床单和被套了。”仙泰尔皱了皱眉说:“走,鸿,继续清洁你的房间。”
8点多,局势更加尴尬。由于洗衣房提供的用品是谁到谁得,所以许多房间有床单的,没被套,有被套的没枕套。我做出了全部17个房间,但完整的只有4个被交出去。仙泰尔给我送床单来了,阿衣夏帮我套被子来了,一片忙乱。
我又累又饿。自午饭后,我就没吃过东西,没喝过水,没有坐下来过。跟着这样的头干,有点没劲。
阿衣夏也是累极,说:“我想回家,孩子等着呢。”
仙泰尔说:“好的。我们回家。我也有家,我也想回家。”但是,她看看就差几分钟就能搞定的客房,又不甘心放弃。
其实这时候再交客房,已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正犹豫间,走廊里出现了总经理。他今天休班啊,有人打电话把他叫来了?!
总经理和气地向我打招呼:“你好!谢谢你,谢谢你今天的辛苦工作。”
紧接着,他把仙泰尔喊过去,脸上的笑容就收起来了。他们往另外一个房间走,我只听到他问:“怎么回事?”
阿衣夏轻声对我说:“把所有没完工的房间的门都关上。”
辛苦了一整天,还犯错,还被指责。我不知是该为仙泰尔抱屈呢,还是应说她自得其咎。
总经理走了。所有没完成的房间全部关上了门,等着明天稍加补充后交付。明天的主管可以安享其成了,坐等其收的不会是今天的仙泰尔,也许就是黛比。
仙泰尔与阿衣夏在议论:“是谁打电话叫他来的?是黛比?她怎么知道的?”
唉,仙泰尔阿衣夏,揣测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蒙受窦娥之冤,但窦娥就不应从中吸取些什么教训吗?回来的路上,联想到自己在中国某机关20年的工作经历,从老百姓到部门主任,所经历的一些是是非非、风风雨雨,心里有所了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不要丈夫
后一篇:跟他说我爱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要丈夫
    后一篇 >跟他说我爱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