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ureo
aure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妈妈,你为什么不把你的手给我呢?

(2007-04-23 17:21:13)
标签:

读书

分类: _feel
 他妈的来看看一个白痴可怜、下流无耻、不学无术的家伙的自白吧!

"Anyway, I keep picturing all these little kids playing some game in this big field of rye and all. Thousands of little kids, and nobody's around - nobody big, I mean - except me. And I'm standing on the edge of some crazy cliff. What I have to do, I have to catch everybody if they start to go over the cliff - I mean if they're running and they don't look where they're going I have to come out from somewhere and catch them. That's all I'd do all day. I'd just be the catcher in the rye and all."

“不管怎样,我总忍不住在想,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个几万个小孩子,周围没有一个大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抓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乱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抓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以上,是来自美国现代派小说家J.D.塞林格的唯一一篇长篇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描述五六十年代美国“垮掉的一代”最为经典的作品(这是从译者写的前言中看出来的)。从列为禁书,到被社会学教授提名为必读教材,一如那个年代美国年轻人的彷徨心理历程。

目前书还没有看完,刚刚读到霍尔顿(Holden)告别修女,将要与女友萨丽见面的时候。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一直在笑,感觉很舒畅。我一直在笑老霍尔顿(其实他是个瘦小的十六岁男孩,他总是在自述中把每个人的名字前带上“老”字,于是我也尊重他。这么,他一定要对我骂句:你他妈的真是个白痴!),我笑他奇怪而充满想象力的思想。想必坐在阅览室馆临座的那位穿红色女士短西装的姑娘一定在心里纳闷:这是怎么样的人,在读怎么样的书?

前段时间在读德国的史诗《尼伯龙根之歌》,不料今天去到图书馆却失去了那黄色精装书的踪迹。我像车间工人一样仔细检查书架上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结果是一无所获。后来扫描到美国现代小说部分,抬眼看到了《麦田里的守望者》,这名字着实亲切得就像我自己标上去的。于是拿下来翻了翻前言,译者在其中提到了此书给美国年轻人带去的“霍尔顿”效应以及作者本人的奇怪行为。整个序言给我极大的兴趣,除了结尾里一段如中学开学典礼上发言人那样的话,劝导“阳光雨露中成长的中国青少年”不要被本书误导。当时一位脸颊丰满的女孩正在身边寻觅着书,不漂亮但可爱的女孩。

夏天将要来了,但是风仍很冷,我穿着R.H.的黑色外套,它的两排钉扣大而明亮,里面是JEANWEST的淡蓝T恤,我突然感到这是个极其白痴的搭配。他们直接导致了我看书的时候总是想打喷嚏,幸好今天那位大嗓门的管理员大姐没有使唤可怜的勤工俭学生去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中午换上衬衣,是我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决定的。昨天跑步的时候,同伴说内裤可能是C.K.的,我说不相信,后来他也没了自信——他说起篮球来倒是很有自信。我常常没自信。

扯了不少,因为Holden你他妈的太让我感到亲切了,或许我们可以抱在一起大哭一场。你不必自己掉泪,我知道你肯定会哭的一塌糊涂,不是因为被妓女敲诈,不是因为看不见摸不到的琴,不是因为夭折的弟弟……只为自己哭一场。你是多么的善良,可惜他妈的没有一个人知道和了解你,他们宁可放屁一样大声笑话口吃的老师,宁可混帐的暗地里侮辱同学的长相,宁可吹着口哨在厕所里想他妈的女人的屁股,宁可对扔在餐桌上的垃圾无后顾之忧,好象那是自己家的马桶——我们真他妈的是一对可怜虫。我想你的小妹妹菲瑟了。

What I did was, I pulled the old peak of my hunting hat around to the front, then pulled it way down over my eyes. That way, I couldn't see a goddam thing. "I think I'm going blind," I said in this very hoarse voice. "Mother darling, everything's getting so dark in here." 
 "You're nuts. I swear to God," Ackley said. 
 "Mother darling, give me your hand, Why won't you give me your hand?"
"For Chrissake, grow up." 
 I started groping around in front of me, like a blind guy, but without getting up or anything. I kept saying, "Mother darling, why won't you give me your hand?" 

我当时做的,是把我的猎人帽鸭舌转到前面,然后把鸭舌拉下来遮住自己的眼睛。这么一来,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想我快要成瞎子啦,”我用一种十分沙哑的声音说。“亲爱的妈妈,这儿的一切怎么都这样黑啊。”
“你是疯子。我可以对天发誓,”阿克莱说。
“亲爱的妈妈,把你的手给我吧。你于吗不把你的手给我呢!”
“老天爷,别那么孩子气了。”
我开始学瞎子那样往前瞎摸一气,可是没站起身来。我不住地说:“亲爱的妈妈, 你干吗不把你的手给我呢?”

“妈妈,你为什么不把你的手给我呢?”
我一直这样卑贱地活着,伪善得好象一个正经的大学生。一想到将来也要这样伪善地在某个职位上卑贱下去,我就十分悲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