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花村的杏儿
杏花村的杏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869
  • 关注人气:5,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香浮动 青岛 北京

(2013-04-05 13:57:00)
标签:

青岛

北京

博友

同学

分类: 馨香一束

青岛
    这次的运气特别好,青岛和北京的培训时间刚好错开,一个都没拉下。

和翮演上次上海见面已经快一年了。到了青岛培训地,一眼看见了一辆宝马X1,马上想到了翮演的座驾,一模一样的颜色。

青岛的雾特别大,10层楼以上都隐没在雾中。培训地点在石老人海滨浴场旁边,前面两天都只能对着雾中的大海兴叹。

幸运的是,第三天云开雾散,天空特别蓝,风也特别大。从这天起我每天早饭晚饭后都会在海边遛弯。天气有些冷,海边人很少。早上会有一些晨练的青岛市民,我请他们帮我拍照,都特认真特热心地帮我摆pose,找光线。

晚上一个人走在只有海风和海浪声的沙滩,周遭的一切都模糊不清,会有一种穿越的感觉,恍惚中和20多年前如此相似。

和翮演早早约好了见面的时间。班长来电的时候,我正在网上订去北京的机票,心不在焉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订完机票忽然想起,和班长约的时间好像和翮演冲突了。

马上再去电改时间。

翮演离我还算近,班长特远,黄岛,离我40多公里。

青岛的培训和考试颇有点国考的味道,每个人都固定了座位贴了名字,让你没法逃课。考试也很严格,闭卷,100分的卷子80分及格,以至于周围很多人都手不释卷,发愤苦读。

于是就有了点压力。

只能中午午休的时间。翮演请我吃了青岛最贵的自助。那顿饭确实吃亏了,我除了拼命喝了两杯最喜欢的鲜草莓汁以外,就吃了些生鱼片生虾,还有一些西点,因为看上去贵。忙着吃,忙着和翮演说话,只恨吃饭和说话的器官没有分开。那顿饭吃得匆匆又匆匆,远远没有达到“扶墙进,扶墙出”的一贯标准。即使这样,回去的时候我还是迟到了7分钟。

翮演和我约好,后天中午再来找我。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下午快下课的时候,给班长发了条短信:我想喝鲜扎啤。班长回:没问题。

那天晚上睡得乱七八糟,早上起来头昏昏沉沉的。

偏偏上午遇到个拖课的老师,班长早就到了,他还在那儿喋喋不休,急得我椅子上长满了刺儿!

下了课一路跑出去,班长把车丢在酒店,和我一起打车去奥帆基地,准备陪我喝酒。

青岛海鲜真叫多,这次不但被翮演吃到了最贵的海鲜自助,还被班长吃到了最大的对虾和鲍鱼。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我说这虾怎么蜷起来了?我要拍照,多不威武。班长很配合地把他碗里的虾捞出来,拉直。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我边吃边嘟囔:你们山东人真残忍,这么小的黄瓜也吃!为了表达对山东人奢侈浪费的严重不满,我把这盘儿迷你黄瓜一粒不剩全吃光了。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昨天去超市,发现常州的香椿41.98元一斤,后悔死我了:我应该把剩下的那大半盘香椿炒鸡蛋打包带回宾馆晚上接着吃的。

北京

航班晚点了一个小时。

一出机场大厅我有点发懵:天色已经渐黑,没有看到接机的同学,一贯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直到两位同学边电话边匆匆的从另一端过来,我的心才安定下来。

夜色中的长安大街雍容华贵,皇家范儿的路灯与周围气定神闲的建筑融为一体,没有上海遍地的高层建筑,北京城透着一种上海所没有的闲情。

从最东到最西,穿过整个北京城,晚上九点,终于到了我入住的酒店。

次日一早,给主妇发了条微信。与北京的博友神交6年,终于得以一见。

因为是只身一人培训,因为是闭卷,心里有些惴惴。为了方便我,主妇找了个离我很近的地儿,周日中午,主妇、白帆大哥、蝶梦、绿风,还有从上海赶来北京办事的西西,终于会在了一起。

中午吃的皇家菜,虽然在南方生活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北方,可还是北方菜更和我口味。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席间我说:我想喝豆汁儿。

白帆大哥说你咋不早说啊,我好给你带来点儿。主妇说你不要去故宫的吗?鼓楼那边有个姚记炒肝店,就美国副总统吃饭内地儿,有豆汁儿。

于是我跟同学说:晚上去姚记,喝豆汁儿。

北京博友的聚会同样匆匆,没说完没乐够。下次再来我一定不带任何任务,只为了吃,为了玩儿,为了见朋友。

姚记果然是一特别小的店,小到连啤酒杯都没有。曹同学说:咱喝完豆汁儿换地方。康同学说:没想到你会到这么小的店吃饭。好吗幸亏我不戴眼镜,否则当时肯定会碎个稀巴烂。我说这地儿怎么了?这可是美国副总统吃饭的地方,不换,就这儿了。

曹同学和康同学前两次都是在酒店请我吃的饭,其实我特想吃北京的小吃,可惜住的地方太偏,吃不到。这姚记正和我口味,比这更小的店咱都不知道吃过多少回呢。

很多前尘往事,时隔多年早已经没什么不可以说。

那一天,我们三人喝掉了15瓶燕京,在没有啤酒杯的情况下。

那一天,我一定颠覆了多年以来在两位男同学心目中的形象。

曹同学笑我:你说说看,这么多年了,你有什么变化吗?

我说:这么多年,变化一定是有的。

春香浮动 <wbr>青岛 <wbr>北京


    絮絮叨叨,不大记得都说了什么,多数时候是我开康同学的玩笑。近11点的时候,我们终于该走了,北京的地铁11点关闭。

有点摇摇晃晃。一直颇为自诩自己的酒量,原来也只不过5瓶啤酒。

次日康同学去了上海,走的那天曹同学从河北固山赶回北京送我,他有工程在那里,刚开工,正忙乱的时候。我说你别来了,这么远。

他把车停在四号线,坐地铁来车站。在北京,地铁比开车快、准时。

说了15分钟话,他送我上车。我说:让你不要来的吧?赶了这么远的路,只15分钟的说话时间。

列车启动的时候,毫无防备突如其来的泪流满面。我斜倚着车窗面朝外,不敢动,怕被旁边的人发现。

面前忽然多了一包餐巾纸,原来是身边那位貌似一直专注于ipad的男士。

好吧被你发现了是吧?那我就不用顾忌了,一路稀里哗啦直到济南。

其实只是刚好合了一种心情,青岛和北京都不是我的家乡,但是离我的家乡更近。可是在我的家乡,除了一件空房子以外,我已经没有实际意义的家了。不管在外漂泊多远多久,家乡始终都是一个人内心深处灵魂安放的地方,我从那里来,并且曾经度过了花样年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Stray birds
后一篇:高考日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Stray birds
    后一篇 >高考日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