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杏花村的杏儿
杏花村的杏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921
  • 关注人气:5,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碎碎念

(2012-07-26 10:41:12)
标签:

李煜

西江

见或不见

天上人间

后半生

分类: 我家有女初长成

我得有多惭愧,这次更新又是被西西和博友她说给催促出来的。

很怀念当初博客最火的时候,大家一起玩的热火朝天。

那天地震的时候,我正在小区里边听歌边散步。女儿电话,说她的椅子一直在摇晃,问我有没有什么感觉呀?我真没感觉到什么,还开玩笑说椅子一定是被你坐坏了。

回到家女儿正在网上查新闻,然后告诉我:“刚才真的地震了!我就知道!当时我还想呢,还好我妈妈在楼下,是安全的。可是我怎么办呢?”

女儿无心中说出的真心话忽然让我有些感动,到了嘴边的玩笑话也说不出来了。

有时候在想,12.21到底会不会发生点什么?我并不害怕,我只是有些好奇。

不管怎样,12.22的太阳,我只当做新生。

青岛没去成,培训是逃不掉的,也许只是改了时间,也许改了地点。

到北京的培训我都不敢嚷嚷了,怕又雷声大雨点小。

现在的生活节奏和以前不一样,有一些新的感觉,总体比以前要开心。

生活一如既往的简单。

贴一篇女儿的作文,我觉得挺不错的。碎碎念

 

悟——那一世风花雪月,繁华落幕  /女儿习作

        

    在文学中,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时常牵动着我,有时是一种阴郁的淡淡忧思,又或是从字眼中弥散开的一种甜甜的温馨,所以有了一种洞达的感悟,在浅浅的感动之后。

    很喜欢李煜的词,一如流觞曲水,却有从心底升腾起的哀凉与愁思,久久萦绕,就如同这位南唐后主的后半生,荣华过后,多少车水马龙、花月春风,也只能和着数不清的泪与恨,流入断肠。每当谈及李煜被幽囚的岁月,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三句诗——“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这是一幅平静而又愁绪满怀的画面,拂去一身如雪乱的落梅,看无边无际的春草,那是一种看不透,想不明,放不下,难割舍,也许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反思,去理清那剪不断的愁绪,自此,愁便是那格调鲜明的主题。“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相较而言,此时的李煜,多了一分清醒,也更多了一份无奈。顶着千古词帝的称号,的确,他不是一个好帝王,却是一个好词人,也许正是作为词人的那一份细腻优柔,注定他少了帝王的那一份杀伐决断,殊不知是他误了国,还是国误了他?罗衾不耐五更寒,只有在梦里,他才不是匆匆的过客,面对别时容易见时难的江山,在无数次追悔与不甘中,他终于悟出那得过且过,只求偏安一隅不仅不能换来他所期望的皆大欢喜的和平,带给他的,只有深深的亡国之痛。“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仿佛一个乐章的最强音,前半生的荣华,后半生的屈辱,就如他此时眼前的景,分不清,也不愿分清,只留深入骨髓,如流水东逝的恨,绵绵无绝期。

    春花秋月、雕栏玉砌、往事如烟,幽于小楼中的李煜,多少夜独上西楼,感国破家亡后,才换回了那最终的大彻大悟。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痛,这样的愁,才能让他重新看清这世间,看清他自己的心,也迎来了他饮鸩而死的宿命。只是这代价,太过沉重。江山易改,繁华落幕。他若悟到了,放下时是否会轻松一些呢?

    有人追悔过去,有人珍惜回忆。同样是对他的诗一见钟情,只是其人却有些让人看不清,摸不透,带着浓浓的神秘之感,那便是传说中的满清第一才子——纳兰容若。我并未真正去了解历史上其人,只是透过他的诗,他的词,读到了一份执着——“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追忆平生,蓦然回首,悟出的却是人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悟出却难放下。也许正是看穿了君心易变,才会感念于人生若只如初见吧。人生若只如初见,抛却人生失意,唯留一份美好的记忆,如康桥边的一抹彩云,相望不相及。

    悟,是看破,是超然,是心灵的一种解脱。人生多的是执念,可即便是悟到了,也未必能有所谓的四大皆空。记得红楼梦里曾有这样一段“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是啊,无论再大的家业,在鼎盛的王朝,百年之后,千年之后,早已物是人非,那些追逐眼前一世荣华的人们,又如何能忘却营营?聪明如宝玉,想必也是看透了这些,才入空门的吧。“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那是对生命的一种领悟,一种豁达。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记得在眼神触碰到这首诗的一刹那,就似有什么闯入了我的内心,还有那首同样曾被流传为是仓央嘉措诗的《见或不见》,将一种情感糅杂在渺远的禅理中,细腻而又博大,仿佛是来自远古的声音,在经纶的摇转中,他悟到了吗?人走了,山空了,同样面对一份执念,只不过多了一份放下的勇气罢了。

    我愿于书中参禅,从诗人不经意间流下的情感中领悟那一世又一世的繁华落寞。

 

    附上次作的小诗:

 

              苏幕遮

 

狼烟照,西江洒。白首一生,萧萧秋风杀。乱世难锁英雄恨,马踏天阙,

声名传谁家?

 

餐菊英,沏晚茶。红日无言,酒醺醉落花。一曲悲歌雨中碎,几度繁华,

尽付予天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那一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那一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