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什么智能语音助手多是女声/詹腾宇

(2018-04-16 11:22:02)
标签:

财经

管理

教育

时评

文化

“对于助手的角色,人们都会希望其随和、平易近人,能带来积极的影响。”

    目前世界上最酷的“语音助手”是个大叔——钢铁侠托尼·斯塔克的老伙计兼管家贾维斯先生,出了名的聪颖、周全、可靠,能陪斯塔克插科打诨、飞天遁地,熟知斯塔克的一切,总能在绝境中沉稳地找出应对之策。

       除了高双商、科技感,贾维斯的魅力还来自一口“超酥电音伦敦腔”。为贾维斯配音的保罗·贝坦尼,用声音塑造了一个既有人性温度,又富机器冷冽质感的伙伴。《钢铁侠2》配音导演对保罗·贝坦尼的发挥赞不绝口,认为他演绎了贾维斯介于真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微妙语感、一种刚刚好的“有距离的亲切感”,“因为对一个孤独者来说,这(人工智能)是唯一能与之亲近的人”。

       贾维斯毕竟是电影里虚拟的遥远梦想,现实中,作为人工智能重要形态之一的语音助手,反而是女声居多。比如众所周知的Siri,在古斯堪的纳维亚语中就是“一个可以指引你胜利的美丽女人”的意思。

如果挑个管家,你会选弗里曼还是斯嘉丽

       在现实中复制一个贾维斯?天方夜谭。在家里安一个专属人工智能助手?有钱的聪明人办得到。

       扎克伯格自制的同名智能助手Jarvis(贾维斯)AI,以手机app连接,能在家里实现多场景互动:早安问好、会议安排、温度自动调试、教孩子说普通话、连接视频会议、识别门口访客、播放全家最喜欢的音乐和电影、加入家庭游玩、提醒孩子安全情况……

       Jarvis AI是天才企业家的半玩票之作,很好地代表了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水平,按科技发展段位来看,姑且算是个乞丐版的贾维斯。扎克伯格曾公开让网友票选Jarvis AI的配音员,毛遂自荐的小罗伯特·唐尼意外落选,老戏骨摩根·弗里曼获得高票,众望所归。于是老爷子的声音经过合成,成为扎克伯格智能之家的“管家之声”。

       弗里曼和保罗·贝坦尼的声线不同,一个轻柔沉厚,一个凌厉果决,都是好男嗓。但弗里曼的声音回荡在家里,初想很酷,细思瘆人。Jarvis AI的演示视频中有这么个场景:夜里,扎克伯格一家三口躺在床上,扎克伯格仰起头,对着墙壁说:“接下来,我们该挠谁的痒痒呢?”

       弗里曼的声音从高处飘来:“我觉得,应该挠麦克斯(扎克伯格的女儿)……”嗯,这确实很科幻。

       实际上,弗里曼更适合在一个战斗型人工智能中献声,符合他老谋深算的智者设定。在已有人工智能的定位里,鞍前马后陪你打怪冒险的多是男性;生活服务、情感助手等功能,交由女性完成更佳。

       影视剧里有太多的例子。1982年的连续剧《霹雳游侠》,老派但酷炫的KITT型汽车,是许多人年少时的梦想。庞蒂亚克火鸟的外观和闷骚大叔的内核,自带“幽默系统”,爱吐槽,擅讲冷笑话,成熟男性的声线里洋溢着攻无不克的自信。2013年的科幻爱情电影《她》里,善解人意、宁静温柔,而且进化飞速的萨曼莎,让所有人沦陷。斯嘉丽·约翰逊用她沙哑性感的声音,俘虏了男主角和观众的心。

       回到前面的场景:如果扎克伯格起床后,逗娃时,看电影前,听到的都是类似斯嘉丽·约翰逊的声音,将会如何?是不是比大叔的声音来得更和谐点?

用户期待的大多是温柔的、解压的、富有情感的女声

       语音助手是人工智能应用的重要形式,而语音助手的声音设定,几乎都默认女声。斯坦福大学传播学教授克里夫德·纳斯在《连线语音》一书中指出:人们比较能接受女声帮助解决问题,女性更能善意地帮助别人得出结论;男声在潜意识中会给人一种“用这种方式去解决”的命令感,有权威性和主导感。

       男性的声音可能意味着力量甚至暴力。《2001:太空漫游》里屠杀宇航员的“HAL 9000”电脑,曾让很多科技公司担心用户产生不好的联想,于是在产品中多使用女声。后来的数码设备同时提供男女声,是为了避免性别歧视的指控。

       有史以来,女性声音发挥着“谦恭有礼、吸引男性注意”的作用:从1878年世界上首位女性电话接线员艾玛·纳特、“二战”时期战斗机向飞行员发出的警示声,到Siri初代配音员苏珊·本内特、微软小娜的默认配音(同时也是游戏《光晕》中柯塔娜的配音)简·泰勒,以及目前遍地开花的语音助手,一向如此。

       目前最知名、应用最广泛的语音助手是苹果的Siri,默认女声,只有阿拉伯语、法语、荷兰语和英式英语默认男声;水准稍胜Siri一筹的Google Assistant、三星的Bixby,同样默认女声;与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一同走红的语音助手AleXa,被称为“美丽的女士”;微软的小冰和小娜,显然是女性命名。其他的语音助手,日常如车载GPS导航,特殊如日本机器人餐厅等,也都是女声居多。

       这些常见的语音助手都给出了男性语音选项,但厂商默认、用户期待的,大多是温柔的、解压的、富有情感的女声。电影《切割机器人》导演威廉·唐南倾向于机器人的声音要“可爱”,因为这样的声音更容易被接受和信任。从这一点上看,女声显然更有优势。威廉·唐南表示:“对于助手的角色,人们都会希望她随和、平易近人,能带来积极的影响。”

       这种对“亲切的声音”的本能需求,也可以从生物学上得到解释。克里夫德·纳斯曾说:“找到一种人人喜爱的女声,要相对更容易些,因为人们的大脑在发育过程中就更偏爱女声。”这是一种生物学本能反应:人类在子宫内容易对母亲的声音有反应,而对父亲和其他女性的声音都没有反应。

用户对语音助手抱有幻想

       语音助手多采用女声,还有一个符合人性的理由:根据一份由亚马逊、脸书、谷歌和苹果提供的数据,在科技领域工作的女性员工只占30%。女员工稀少,让男性程序员不自觉地向往使用女声。

       编程是一种需要定义的语言,这些定义由程序员编写,因此可能含有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的偏见和微妙的权力结构认知。机器人与人工智能专家凯瑟琳·里查德森对此表示:“我们认为,这恰恰可能反映了一些男性对于女性的看法,他们认为女性不是一个彻底独立的人,就和语音助手差不多。”

       这一点能让人联想起男性的某些恶趣味:幻想自己功成名就有个女秘书,戏弄年轻女接线员和Siri——这些几乎是来自同一个出发点的行为。当然,如果那些人知道自己戏弄的语音助手是个大妈(比如iOS 7之前Siri的初代配音员苏珊阿姨),这种怪异的满足感可能会减退不少。当然,也有人如其声的萌妹子,比如三星Bixby的中文女配音员南喆美槑,就是个典型的声颜都在线的美女,被同行赞曰“机器味道很轻,是最自然的配音”。

你想和一个什么样的人工智能聊上20分钟

       和你的语音助手聊上20分钟?目前这还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科学家正在为“形成长时间的、自然而富有逻辑的对话”而努力。大量的实际比较测试表明,眼下只有Google Assistant能接近这个标准。

       知名数码评测机构MKBHD的马尔克斯给目前世界四大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Amazon AlexaBixbySiri)做了个测试,其中除Siri(马尔克斯使用的英式英语的Siri默认为男声)之外,其余全是女声。测试结论是,Amazon Alexa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女性”,亲切感和拟人度最高;Bixby的节奏和情绪也很像真人,而且能完成“搜索优步,找到排名第一的那个app,并下载安装”这样的复杂指令。

       综合来看,Google Assistant领先一步。它能够准确回答“今年的NBA总冠军是谁?谁是他们的控球后卫,他多高?”这种有内在关联的问题,能判断出“他们/他”具体指代什么,不会当成新问题逐个回答。

       所以如果要找个语音助手,尝试稍微聊得久一些,目前Google Assistant无疑是最佳选择。Siri则有硬伤:广告公司智威汤逊和传立媒体联合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Siri的自我进化速度不及竞争对手,理由是苹果因为在意用户数据的隐私,而放弃了机器学习功能。

       回到文章开头所说的,扎克伯格造出的Jarvis AI已经足够聪明,也很好地展示了人工智能技术的现状,但离电影里贾维斯的程度还差得远。目前来看,我们依然处在一个“可用可不用、用了未必灵”的人工智能发展阶段。

 

(摘自《新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