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嗯,我应该是第一个给《骨鸟》写评的,虽然没有很长

(2015-06-04 15:37:58)
标签:

杂谈

嗯,我应该是第一个给《骨鸟》写评的,虽然没有很长 无题

 

《骨鸟》已入手,昨天晚上就翻了好多遍。今天早晨六点多醒来,从枕头底下抽出来又仔仔细细翻了一遍,一边看一边心里欢喜地说“真好”。或许这样的过程早就不稀奇了,每次小舞出新画册,总会在拿到的那一天看个不停。从《华盖之月》到《银莲花》到《空蝉与诗》到《墨涧花》再到现在手里这本《骨鸟》,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每一本都会有不同的呈现形式,不同的开本,不同的装帧,唯一不变的只剩下收到之前的期待感。之前出画集也曾写过几次书评,写一些神神叨叨的句子,现在回头去看真有点想捂脸,于是这一次打算返璞归真,变絮絮叨叨模式。于是连长评题目也懒得取了,所幸无题吧。

《骨鸟》最大的改变应该就是内页的纸张了。终于商业画集不再是用哑粉纸了,高阶映画的摸起来手感非常非常好。具体说就是光滑细腻又不缺乏纹理感,作为一个手感控,我昨天晚上至少十八摸,估计有人要说我痴汉了。不信,自己买一本摸一摸啊!

印刷也非常好,这次选用了变形8开的大开本,比A4的《墨涧花》要大一圈。很多图的细节都印出来了,一张图值得你去发现很多细节,举个例子说《月光》那一张衣服上的花纹。小伙伴们,请打开《骨鸟》欢快地找起来吧,哈哈哈!

然后就是排版君也花了很多心思,各种月亮耍得不要开心,目录那个造型脑洞也是开很大,让人忍不住吐槽一句,下一本目录肿摸破?题图《骨鸟》和那张二胡《翎嵇》都是排版君以排版需要为理由催出来的,小舞一直到了5月初才画完,大家看得开心不开心?

然后,小舞这次后记也写得很有意思,中心思想就是——不断地行走,开脑洞,绘画表达……期待更多的新图诞生。

在《骨鸟》里,我喜爱《荆轲》的悲怆,《星河》的深邃,《荼蘼》的空幽……可语言终究是有限的,就像一幅图的表达,有时候往往作者最初是这个意思,观者看到后是解读。但是这都不重要,美在笔和心之间的维系不会断裂。有时候,不同的理解无形中丰富了图的世界。我喜爱“蹑飞尘之微,观天地之宏”,不管是细部的刻画,还是开阔的意境,《骨鸟》里有何何舞这几年对她的创作的理解,也有这几年的变化。20022015,十三年,看着她从最早《新干线》《新蕾》等杂志上那天野风的图,一路到现在仍然在不断进化的何何舞,由衷地高兴,高兴自己在最早的年月与她的图相遇,喜爱,沉迷。

最后,谢谢你的图,期待下一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