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山流水文献馆
高山流水文献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3,837
  • 关注人气:33,0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2020-02-12 10:45:34)
标签:

城市记忆

文化

老门牌

冠状形态

当代艺术

分类: 高山流水城市艺术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文:高松    编辑/校对:高山流水

冠状形态生活继续中,看着各路的信息已经麻木。
末世与现世都在混乱中,产生弥留季的停留。
回味着过往的回味,追忆着走失的微信朋友。 
说服自己继续苟且继续垃圾继续狗奴的活下去。

回看自己还有思想的时间,完成的观念作品,成为了自己一点信心与借口。
为什么那些年一直在关注家庭的存活样本?
为什么那些作品也在追问关于家的变迁兴衰?
为什么时间还没有抹去那些思考?
2020年家的关注再次成为我们的底线关注?

门牌作为一块口罩标识家的符号,口罩作为疫情标识生命的符号。
“非”正式展。
为什么我当年会给我的展起这么无理的名字?
是不希望承认这个关于“家”的悲凉吗?
“非”让我在这个字中间的通道空间停步思考。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1》观念探索的追问~

文:高松    编辑\校对:高山流水

从一个复杂的开端开始,要按熵变理论的简单表述来说,物质是衰减中混乱进行的。是否可以作为一个安慰我们的理由?结局是2020年春节的这次冠状病毒可以自行消散?…… 其实并不会的,在偷换了很多概念的前提下失去了环境的相对空间,不谈物质是总指和前序与后续关系,可是无人发现又无人继续探寻,一束光就此打住隐没进黑暗。

#高松垒石#一直自己认为在探索物的形态瞬间状态,也抱有一种莫名的希望去用瞬间回溯某件事物的时间全貌,但这仍然是狭窄的认知——最单一的冠状病毒都可以挑战我们自己定义的高级动物,我们的高级、智慧、科技乃至等等等等自以为傲的一切,一时间或是瞬间被碾压被否决,是我们自己的定义存疑且不稳定还是我们的高级也是一厢情愿?

此时一个问题浮出水面(当然不是所谓真相):

冠状形态是什么形态?

是我们自负的形态?还是傲慢与高级的形态?我想我们在反问中已经领悟了答案。我们是无知的形态,我们不但没有处理好人类的关系,同时也没有处理好与动物、植物、微生物……等等所有与自然的关系。可能我们这个叫人类的东西说直白些就是一种不懂自然不懂真实不懂生存的绝种,自己拿科技阻断原始生存本能,让空气充斥致死的物质,或是贪婪过载导致这一切一切发生。

如果冠状是皇冠的形状,自大的我们会不会以为这场病毒是一场加冕仪式?而真正的“冠状”来临,我们让位,或第二选择就是被埋葬。

我一定是不知道《冠状形态》的,你知道吗?

用每一次实践再次思考自己的<<font face="宋体">垃圾垒石>系列,感受很多新的、以往未曾触及的状态,在维系中建立垒起,在一点点的震动与风力或物质本身的量子活动中而坍塌回原始形态,色彩的假象在一层层剥离,重力中心在扭曲中衰减,关系在刚刚成立的时候就是断裂……“我们”一词不是尴尬的生硬连接,只是一场临时的契约,在昙花一现的夜晚做一个匆匆过客,拨开晨雾让红色的绳短暂连接。

冠状一定不是皇冠的形状。

北京小汤山尚信村

2020129《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作品名称:<一条街>   2013年完成  丙烯与300份城市拆迁土样混合再加老门牌“宝善街” 今天看已经是无数条街   已经无法保善到宝善  《矿脉艺术小组》出品


《冠状形态No.2》观念探索的追问

文:高松    编辑/校对:高山流水

好,让我们再从另一个信息的角度开始。

信息≠知识,这一点认知,是否我们能理解?那么信息是否是可以用刀笔累加雕琢成知识?对我们有用的是“信息”还是“知识”?

这一连串追问要导出的答案是:我认为是知识对我们有用,而这个知识不应该是完全共通,是在无数平行的可见信息中每个人的先验模块处理使用的部分,而不同人的处理结果交集叫共识,所以某方面真正的专家(不包括心歪歪的)组成的团队,而专家共同交集的知识一定包含我们形成的共识,否则无法完成这个推断,所以我们看到各个微信群中信息爆裂(这部分信息有效性稀薄),所以我们很难用先验模块整理出实效知识。

能得到高密度有效信息的歪歪专家都提前完成论文去了,我们还在“群”中流浪。

世界我不敢说有多大,但我感觉就是你常看到微信群的范围,就应该差不多。

#矿脉艺术小组#这些天也是闭关在“世界”(微信群)中喝着稀薄的信息,没味道没度数没感觉,就是量大,一天也许有几千条?撑的头晕脑胀精神高烧。

这是否是冠状病毒引发了一种冠状形态?是否这个冠状形态将转换成未来的先验模块程序?如果“冠状形态”成立,那么就不仅仅是生物学的病毒问题,是什么……,不知道了,所以我们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冠状形态”的大坑,有病的同类一起来坑里坐坐吧,欢迎!

冠状形态是什么形态?

是我们自负的形态?还是傲慢与高级的形态?我想我们在反问中已经领悟了答案。我们是无知的形态,我们不但没有处理好人类的关系,同时也没有处理好与动物、植物、微生物……等等所有与自然的关系。可能我们这个叫人类的东西说直白些就是一种不懂自然不懂真实不懂生存的绝种,自己拿科技阻断原始生存本能,让空气充斥致死的物质,或是贪婪过载导致这一切一切发生。

如果冠状是皇冠的形状,自大的我们会不会以为这场病毒是一场加冕仪式?而真正的“冠状”来临,我们让位,或第二选择就是被埋葬。

我一定是不知道“冠状形态”的,你知道吗?

“我们”一词,难道不是尴尬的生硬连接吗?“我”字与“们”字之间的空白就是“冠状形态”,“我们”二字只是一场临时的契约,在昙花一现的夜晚做一个匆匆过客,拨开晨雾让红色的绳短暂连接吧。

冠状一定不是皇冠的形状!

《冠状形态No.2》观念探索追问作品:废弃的各种信息线,充电线、数据线、鼠标线、视频线、音频线……缠绕成花冠状,纠结天使的光环,围拢大量稀薄级信息,计划提炼不存在的“真理”。这一过程每个人都可以做(坐),所谓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亦或者是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出自己的黑暗中世纪。

高松于北京小汤山2020131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3》观念探索的追问

文:高松    编辑/校对:高山流水

在继续追问“冠状形态”的过程中,太多的视角呈现不可知性到怀疑性的多量约束条件,自己追问自我中再次混乱、再次“麋鹿”,潜意识翻看自己记忆中近30年的收藏档案,好像有一张看不见的网浮在布满蓝藻的池塘中,持续收拢。

其中我最有代表性的老门牌收藏即是从“家”的元素生发、关注城市变迁,是家庭房屋地点抽象符号的消亡过程,点燃了关于老门牌的社会学思考,2012年开始我将老门牌转换到当代艺术语境思考,完成了一批直接简单的社会现状与老门牌的结合作品:例如在城市变迁所产生的余烬(碎土)上,那个红色十字狰狞而扭曲,开裂成外翻皮肉的伤口与“后门”“旁门”等特殊老门牌所构成的作品语言,竟在2020年1月到2月被全社会验证注解了,说实话没有一点的成就感,只有沉默中回溯过去和现在社会还是一个模样的无语。

还有那个用165个老门牌包裹一年生活废弃品(牙刷、名片、发票、电影票、衣裤……等等)制成的《铁缕铁衣》,在青砖上躺的那么平静,平静被注释为充满恐惧惊涛的平静,大风卷起再多号角和风言都与这平静无关……,消亡的165个家庭房屋符号老门牌聚集,把不被关注的家的余温挑出泥潭,挂在最高的地方让人们反思,在2020年1月到2月被封闭等待中的我们每个人在疫情中再次注解。

注:特别感谢2013年“非”正式展 高松老门牌文献展  谷燕 梁克刚 方文山的支持!

我还是认为叫艺术的作品应该是在社会总量事件现象信息基础上生长出来的,就是用自身先验模块“萃取”表述成语言寻找时间轴中类人“共识”交集的过程。

2020年1月到2月社会总量事件现象信息暴增,指向集中关于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十字红变形等等。我们视听闻触观感体悟都被高度调动的同时也可以这样说:大部分人,从根本上不知道数位的构成,就如同《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这个无限不循环小数无法准确标注在坐标中,在有理数时代斩开一片海洋让全新到令人惶恐的队伍行进而入…(此处省略千字病文),熵增到分维分形中充满通道,思想的通道,暗物质的空间……。

#矿脉艺术小组#在特别的时间中,在无理数、熵、分维分形的间隙中体验思想的《冠状形态》,预料冠状形态一词,将是我们给自己掘的一座失乐园。

《冠状形态No.3》观念探索追问作品:人体、垃圾袋、时间、空气、恐惧……

高松于北京小汤山2020年23日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4》观念探索的追问

文:高松    编辑/校对:高山流水

     口罩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一张汗湿的被褥,遮挡着恐惧,我们都蜷缩在后面体味余温的日子。

     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都会需要有不同的词语排序,而今天都会把“口罩”排在第一。或许之前排序中都是汽车、房子、爱情、金钱、权利……等等之类的的关键词都让位了。

     实际我们还有一块一直戴着的“口罩”:就是你家的门牌。它跟随你的户口与身份证几十年,你为它各种努力与操心,各种贷款按揭与装潢……你可能都把一生给了它,在“建筑里55”呜呜哭声持续了很久,2020年1月前后你又回到这块“口罩”门牌的后面在“建筑里55”呜呜了。

     无数块口罩在神州大地行走,也有人走着走着就不在了,在晨雾缭绕中你远行也许就是不归。

     在封闭的城市中我看到只是抽象后的门牌,很多块很多块,在沙漠中孤零零的存在。

     2014年我与孩子高山流水,也不知什么原因,就是感觉到那份城市的孤独与城市中家的抽象,在燕郊潮白河沙滩完成了这组大地作品。

     2020年我与孩子高山流水,在封闭的家中再次翻看这些多年前的作品,心情是那么的酸楚。


2020年1月到2月社会总量事件现象信息暴增,指向集中关于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十字红变形等等。

我们再次躲回那块“口罩”门牌的家,守候那份余温慢慢复燃……

#矿脉艺术小组#在特别的时间中,预料冠状形态一词,将是我们给自己掘的一座失乐园。

《冠状形态No.4》观念探索追问作品:老门牌、烟雾、沙滩、时间、空气……

 

                                        高松于北京小汤山2020年2月9日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艺术.家》系列 策展人:高山流水

出品方:高山流水文献馆   <矿脉艺术小组>

高山流水(城市记忆)文化保护基金 特别支持《艺术.家》系列作品完成!

《高山流水文献馆》在城市变迁中打捞不该沉没的人类余温!

感谢【高山流水(城市记忆)文化保护基金】长期对文化艺术记录传承的支持!

我们身边流过的一切都将成为历史!

拯救城市记忆行动解读:

城市如同一个手掌!布满了大街小巷的掌纹!

拯救城市记忆行动就是穿行其间,寻找那条城市历史的生命线!

 

《中国城市记忆工作室》是用行动为笔、时间为纸、

不间断记录这个城市变迁的过程、 留取城市在时光中的片段、

剪辑记忆在生活中的足迹。 珍重自然文化与历史文化给我们的开悟与抚慰。

爱这个城市!让我们行动吧!

高山流水之父:高松《冠状形态NO.5》观念探索的追问<矿脉艺术小组>作品2020021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