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兼名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的第五篇文章正文中译本-2

(2010-07-22 20:03:17)
标签:

打破世贸组织

多哈谈判的僵局

财经

周兼名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的第五篇文章正文中译本-2

青壮年兼职小农和离农小农非理性和众人垄断性的土地使用及非理性的生产抛弃也发生在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这些国家的政府也想帮助全职小农获得更多土地。但是它们并不担心会失去谷物的基本自给自足。这是因为早期移民已构建了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农场,具有非常低的成本,可以容易地供给相对其它国家而言较少的全国人口。因此,贸易保护主义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基本上没有实施。它在美国的根源是政治性的,因为农民要求更高收入而政治家们需要更多选票。因此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解决。加拿大与美国类似。而所有其它国家(大如中国和欧盟,小如日本瑞士和众多发展中国家)的确担心这个经济性政治性和战略性的问题。只有中国于1980—90年代在土地公有制下,才对这个微观经济根源问题实施了有效而又适当的方案,从而实现和保持了谷物的基本自给自足,防止了生产过剩,并改善了环境。但从2001年以来,中国偏离了这个正确的机制,把脱钩直接补贴提高到了接近世贸组织标准的程度,从而趋向于贸易保护主义。

可能的发明 

这些作品对处于粮食缺乏自给自足或生产过剩阶段的发展中和发达国家建议了不影响土地私有制,而又有效与当的解决方案,从而能同时实现以下八大目标:(1)最大程度减少/取消/防止贸易保护主义;(2)避免生产过剩和(3)非理性生产抛弃;(4)扶持有竞争力的全职大农,(5)但不把兼职小农和离农小农排挤出农业;(6)达到/保持谷物的基本自给自足,(7)又促进农业和农村其它部门发挥多种功能,(8)并改善环境。笔者的主要建议如下。

()创建两田制,给予全职农民在兼职农民和离农农民(在其农场面积大于家庭消费所需的情况下)超过他们家庭消费所需而生产不足的土地上充分生产的权利。土地所有者可以保持他的一部分土地作为家庭消费田,即使他未在其上充分生产(作为经济缓冲体而不必依赖于在市场上购买粮食;作为技术缓冲体而可以练习耕种技能;作为社会缓冲体而可以在失去非农职业时回归农业)。他的其余土地则为市场田。如果无人愿意租种之,那么土地所有者即使未在其上充分生产也可以持有之。这样,生产过剩即可避免。但是如果其他农民,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强迫,完全出于对他们自己经济利益的考虑,而要租种之,以便实现规模经营、降低成本、从而可以生存或更具竞争力,那么即使只交低额地租,土地所有者也不能拒绝。如此,非理性的生产抛弃也可防止。土地最短出租期应当根据当地条件和农作物性质来决定。在租进接壤的不同所有者的地块后,佃农应有权取消边界合并地块以消除零碎状态(这也是土地私有制下一项困难而未解决的任务)。原来的边界应注明在地册中和地图上,并在田野里用记号标出。一旦租期已到,所有者将有权收回土地。但假如他未在其上充分生产最多达一年之久,而其他农民却想要租进之以便充分生产,他就不能拒绝。在可承受的情况下,国家可以向每一个农村(和城市)居民提供最低生活水平保障,但他必须在市场上竞争来赚取更多收入。国家也可以向实际耕耘者(土地所有者或佃农)提供与产量脱钩的直接补贴。国家应当制定每公顷土地化肥农药和锄草剂的最高剂量并核查贯彻的情况。 

()一旦一国遭遇持久生产过剩,即把对环境过敏的土地永久回归于自然。欧盟(和其它一些发达国家)认为高产田是生产过剩的原因,因而对高产田以准强制的方式低产田却仅以自愿的方式,休耕了部分土地以脱离谷物生产。但是笔者却发现真正的原因是贸易保护主义。若无贸易保护主义,即使有许多高产田可供耕种,农民也不会有兴趣生产过多。因此,欧盟应当逐步取消贸易保护主义。让全职农民有权耕种对环境不敏感的土地(不论是高产还是低产田),以实现规模经营。把对环境敏感的土地(包括高产和低产田)永久回归于自然(即森林湖泊草地和湿地),超越暂时性的休耕。这类土地的所有者不应当生产谷物,但可生产水果蔬菜,从事畜牧业渔业植树造林农产品加工运输农村旅游和其它非农产业。这样,就可以进一步加强全职大农,减少谷物生产过剩,促进农业和农村其它部门发挥多种功能,并改善环境

虽然这些建议是原则,需要根据当地情况而变动,给予全职农民在兼职农民和离农农民超过他们家庭消费所需而生产不足的土地上充分生产的权利;以及一旦一国遭遇持久生产过剩即把对环境过敏的土地永久回归于自然,却是对全世界都适用的。这些建议已发表在笔者2001年的专著第165-166该新模式的各项原则和第398页第二段里,并详述于他于200111月至20066月期间在亚洲欧洲拉丁美洲14家学术会议文章九次讲研会和一次记者招待会中(见附文一、二、三、四),从而掀起了全球性第二场土地改革--土地使用改革

、可能的改进

这些作品对怎样在土地私有制下既促进大农又把小农维持在农业里创立了解决方案,而这也是许多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尚未解决的两难问题。既然上述西欧法律在克服粮食缺乏自给自足上取得了成功,那为什么不能推广应用到尚处于该阶段的许多其它国家呢?原因之一就在于它们强制土地所有者出租他们未有效使用的所有土地,因而兼职和离农土地所有者就无法为自己的家庭消费而生产,并保持耕种技能,而一旦失去非农职业,就无法耕种已租出的土地,或不得不提前收回(因为许多发展中国家仍无力向他们提供最低生活水平保障)而影响佃户。相反,在两田制下,兼职和离农土地所有者仍然可以持有家庭消费田,因而可以满足家庭对蔬菜和谷物的需求,保持耕种技能,而不是把小农排挤出农业。市场田则是竞争性地出租给全职农民,这样他们就可以实现规模经营、降低成本、从而可以生存或更具竞争力,并获得进行长期投资的积极性。因此这些建议就适合于发达和发展中国家解决既促进大农又把小农维持在农业里这个难题

、理论上的纠正

席尔道舒尔茨1964年的专著改造传统农业为他赢得了1979年纪念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在其中发表的下述断言已在世界范围内变为普通常识,并根深蒂固于政策制定和学术界。笔者的上述作品首次系统地挑战了这些断言:(1)小农是理性的;(2)仍处于传统农业状态下的低收入国家并没有许多农民离农从事非农职业的问题;(3)兼职耕种是能够有效率的;(4)农业中不存在规模经济;(5)人力资本投资比制度改革重要的多,是农业增长的关键。笔者的作品也首次系统地揭示了被提名为获取纪念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尔伯特奥托赫胥门忽略了青壮年兼职小农和离农小农非理性和众人垄断性的土地使用已经妨碍了农业的返还连接效应和消费连接效应,并造成了进口导向的消费连接效应,后者以本来不必要的农产品和其它产品的进口替代了国内生产。

、对国际友好潜在性的促进

()几十年来,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具有两类主要问题:它们自己的问题和发达国家的农业贸易保护主义。笔者的建议对它们是贴切有关的。但即使它们解决了上述这个微观经济根源问题,发达国家的农业贸易保护主义将仍然使它们的农业低利或无利可图,从而延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不平等。此外,发达国家的农业贸易保护主义和发展中国家的工业服务业贸易保护主义是互相关联的。在世贸组织谈判中,如果发达国家不能取消农业贸易保护主义,那么发展中国家也不会取消工业服务业贸易保护主义。但为了取消农业贸易保护主义,发达国家就不得不防止非理性的生产抛弃。否则的话,它们将永远不会取消农业贸易保护主义。笔者的建议恰恰使发达国家也能解决这个微观经济根源问题,因而它们取消农业贸易保护主义就有了可能,并使发展中国家取消工业服务业贸易保护主义也有了可能。 

()欧盟已经要求中东欧国家在入盟后把它们的廉价劳动力自由进入西欧成员国推迟可达七年之久,因为担心他们可能轻易夺走西欧工人的工作。大多数中东欧国家已与欧盟的西欧成员国达成了对等协议,从而把扩大了的欧盟又划分开了。事实上,欧盟西欧成员国的农民已获得在中东欧成员国租赁土地的自由,但中东欧成员国农民在西欧成员国租赁土地却未达到对等的程度。而笔者发现在农业领域,世界和欧盟的现实和趋势是青壮年农民对赚取较高非农收入更感兴趣。因此允许中东欧成员国全职农民在欧盟西欧成员国租赁兼职和离农农民非理性和众人垄断性使用的土地,将不会把他们排挤出农业(事实上在欧盟西欧成员国的一些地方已经存在着农业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在欧盟西欧和中东欧成员国土地租赁市场上西欧和中东欧全职农民的竞争对双方都将会是建设性的。因此,至少在这个领域,允许中东欧国家在入盟后(或经过一段短得多的转型期后),甚至在入盟前,劳动力立即自由流动,对欧盟西欧成员国来讲是无害的。这样,就可增进欧盟西欧与中东欧地区之间的友好。

()如果世界上所有国家都采纳了这些建议,允许不仅本国人而且外国人租赁它们的兼职和离农农民非理性和众人垄断性使用的土地,那就会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减少贫困和不平等改善环境实现可持续农村发展促进公平竞争和增进各国之间的友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