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觉照
胡觉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6,147
  • 关注人气:2,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游移的是非准星

(2009-10-05 15:13:02)
标签:

小说连载

分类: 小说连载
 二、游移的是非准星

    踏进办公室,花嫣凤拨通了公安局副局长曹立本的电话,询问“双十大案”的侦破情况。小字报是十月十日发生的。被县委称为双十大案。凭感觉判断,尽管凌晨发生了严重灾情,马宴国书记还会把双十大案排为头等大事,这是当前的最大政治。县委办得围绕着中心工作拼菜盘。她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比作足球守门员,别吹嘘自己扑了几个球,只能计算漏进了几个,特别是关系到出线夺冠晋级保级的场次。这一场比

赛.一个球都不能漏,不能出纰漏。

    刚放下电话,裴可喜副书记叫她过去,她试探地问:“我正安排统计灾情,是不是稍等一会儿?”

    “交给其他人,你过来。”

    这人虽是常务副书记.但马宴国知道抓大放小的道理,具体事情不肯出面,县委工作一向由他主持,是公开场合的一把手。她进门时.县纪委书记葛尚德已坐在那里。

    果不其然,一进门,裴可喜就询问双十大案。花嫣凤如实地汇报道:“所有小字报上都有阚明指纹,出自激光打印机。八水没有这种设备,西京除了省市机关外,营业场所仅二十几台,逐次排查的结果,是北大街实话复印社打印的,打字员对这个顾客很注意,记住了面貌特征,看到阚明照片的时候,肯定地说.‘就是他’。”

    “侦破工作搞的不错,不到两天就宜告破案。”袭可喜赞扬了一句,又问,“为什么不向县委汇报?要汇报到那边,给当事人汇报?”

    “本来公安局.要待进一步核实后向县委汇报。昨晚十点钟,他们从北大街回来,有人透风了。”

    “卢县长也不吃隔夜粮食.’葛尚德不愉快地说,“这一那个,让县委县府都跟着丢分。大院里说什么话的都有了,就是没有人批评阚明。”

    葛尚德说话.常常使用“那个”这通用词汇,就像国际贸易中用美元结算,好在同他共事久了,大家知道“美元”的汇率。

    裴可喜说:“立即找阚明谈话.今天就要有结果。让他承认小字报并没有事实依据,是主观臆测。”

    “怕……”葛尚德和花嫣凤同时表示出担心。

    “怕什么?只有这样,才能有八水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安定团结压倒一切。”

    “是不是大会严厉那个一下,就像过去处理此类问题的办法?”葛尚德想当和事佬。

    “对脑后生着反骨的魏延?”裴可喜表现出明显不满,“立即谈话,让他先有个认识,当然了.能一步到位最好。”

   明正坐在办公室回忆往事。筹划小字报的时候,他处在极度的矛盾之中,一些干部的胡作非为,百姓们的载道怨声都在目在耳。是呀!脓疮非放不可了,胆大妄为已到了无法无天、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的脑满肠肥,同很多百姓的傲嗽待哺形成了天壤之别。山区贫苦农民不用说,就是平原地区大批忠厚老实的农民,也不堪乡统筹、村提留的超重负荷。中央发了二十多个减负文件,可这里都有对策,农民全年纯收人百分之五的上限,根本不能限制乡镇增收的欲望,农民将毛收人的百分之四十都交了出去,退耕弃耕离家外逃的人口逐日增多。全县原有的国企资产已达十个亿,十几年中,被这些败家子折腾得成了负数。借着国企改造鼠窃狗偷内外勾结化公为私者更多,电厂只是其中的一例。

    和平年代,教师工资仍以五年前的标准计算,平均每人一月只有二百五十六元二角钱.下欠的三分之二.称之为档案工资,等财政好转时一并发还。就是应该实发的三分之一,绝大多数人也拿不到,一年到头,能领到半年工资的,占不到教师总数的三分之一。教师群情激愤,闹得几乎要罢课。县委让他召开教师代表座谈会,听听教师的意见。会上教师质问道:“党政干部工资怎么发?为啥不来个档案工资?你们口口声声说是太平盛世。请问.太平盛世拖欠工资,难道灾荒战乱时归还?”还有一个老教师忿忿然骂道:“抗日期间,国民党都没有这种事,只有汉奸汪精卫拖欠过教师工资!”他听了,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心中升腾着无限怜悯与同情。和尚不亲帽子亲,他也做过二十多年的教师呀!向党政一把手汇报.马书记还有雅量。卢青民说:“要让我说,打蛇打头,先把那老东西抓进号子。狗日的,敢给国民党评功摆好!敢把我们比成汉好!”汇报了就完事了,谁也没拿出解决方案。真的没有钱吗?仅一年出国的考察费,各种宴会招待费.各种会议的开支,就花去了三千多万.大小公车的汽油费、维修费,占财政收人的百分之二十!假如会议精简,干部律己.何至于发不出教师工资!

下岗职工更苦不堪言。重新就业难度太大,生活费拿不到手,一家几口自杀的事已经发生了几起。有一个小孩看到别人家吃肉,回来就向母亲要。年轻的母亲没有钱买,在肉摊上干站着,乘人不注意,拿了一块二两左右的血槽头,手腕却被抓住了,人赃俱获.百口莫辩。旁边一个妇女说了她家的遭际,卖肉人砍刀一挥,割了一吊子给她,还说道:“大妹子。拿着,怪我刚才不是人。”回到家中,她忍羞含垢将肉拌着老鼠药.做给丈夫和女儿吃了.自已从五楼栽下去·一

    他当选人大副主任.离开学校前,同仁们说:“娘家人绝对不给你添乱,不给你下巴底下支砖头,让你说不起话。希望你别忘了选区民众,多傲些好事,代表民众说些话,当代表不是上级恩赐的荣誉!’

    在人大,该说的话太多了,但是没人听,反而讨人嫌。不能说就干脆闭嘴,他成了名剐其实的花瓶。他分工主管政法以及文教卫生,雪片似的反映信,使他成了一批贪官的活档案。开始,只是在要好的朋友面前诉诉不平和烦恼;到后来,就难以控制良心和激愤,向上级反映千部队伍的腐败,这是唯一的办法,需要大手术。可是反映信都如同泥牛人海,后来他悟出道理:一个跳蚤顶不起被子,何况我掌握的终究有限。他忽发奇想:发传单!如果有良心的干部群众都起来了,腐败分子就成了过街老鼠,谁想搁置也搁置不住。他并没细想散发传单的不良后果.只是经不住良心在胸中激荡。

    没有想到,县委把小字报当反标让公安局侦破;更没有想到.卢青民会来这一手,像泼妇像土匪像街痞无赖,扭襟抓项在县委大院操他的皮。“活土匪!”他在心中又愤债骂了一句。

    适当其时,葛尚德打电话叫他过去。

    在纪委办公室,谈话正式开始了。葛尚德绕着圈子寻找切人点,阅明道:“已经麻痰出面了.你直说吧。”

    葛尚德还想迂回作战,阚明站起来说:“你要没事我就走了。”

    花嫣凤知道。他由于受了辱骂殴打。胸有气恼很不冷静,开导地说:“你想开些,卢县长就是那种脾气,其实人还不错……”

   明瞪起眼睛问:“这评价代表组织,还是你个人的看法?”

    花嫣凤弄了个大红脸,组织也就是县委.县委没有作出这个结论并委托她加以公布。如果谈个人意见,卢青民贪墨食黑腐化堕落已到了胆大妄为的地步.能用“还不错”概括吗?但是,今天的任务,是要落实阚明问题。她愣了半天,才勉强说道:“阚副主任,把火消一消。”

    “我说尚德同志,”阚明避开花嫣凤,以攻为守地说:“你是纪委书记,卢青民辱骂群众殴打人大代表,总得给一个说法。”

    见阚明倒打-耙欺身而上,葛尚德想以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拳化解,他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先别那个嘛,饭总要一口一口吃,今天找你来,是想说说小字报……“

    “那最好。”阚明说,“你派人调查落实.老婆卖鸡蛋,一摊摊清,查一个水落石出。”

    “查总是要查的,反腐败,关系着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不那个能成?当前,首先要那个清楚小字报的来龙去脉。”葛尚德说。

    “阴谋!’阚明在心中骂了一句说,“不用查,小字报是我贴的。”

    “这不对了吗?这就好,这就好,”葛尚德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就佩服你这种人,有啥那个啥”。

    “阚副主任,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多年的老同志了,怎么犯这种错误?”花嫣凤说。

    “除了胆小心怯的匿名形式.”阚明说,“内容还没有调查,不能说就是错误。”

    “这话说到圈外去了。”葛尚德说.“受党教育多年了.应该从政治高度那个一下。当然,认识是一个过程,裕要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