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觉照
胡觉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8,485
  • 关注人气:2,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事生非的弘扬论(七)

(2008-11-21 08:06:28)
标签:

杂谈

分类: 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

                无事生非的弘扬论(七)

                把政府“弘扬”成过事的执事班子

人类社会大分工之所以分出公权,就是为了由少数人办理公众事务。举目世界,任是哪一国政府,都得把公务放在首位,只是因为监督的有无,其效率不同,其清廉程度不同,仅此而已。

自弘扬论出笼之后,我国政府职能在潜隐默化地发生转变,已经由做好公共事物的公职班子,变成了过红白喜事的执事班子,一年365天之中,多数时间在过事,过喜事、过悲事、过红白喜事。

国家大了,天灾难免多一些;由于职能部门的失职,人祸不断地发生;天灾中搅拌着人祸更举不胜举。更加之职能部门不作为或胡乱作为,群发的恶性事件如同水缸的茄子,这个还没有摁下,那个又漂上水面,往往还不是一个。

传统文化原就是一个含糊其辞、模棱两可、似是而非、莫衷一是的混乱概念,各类人等都有自己的理解。济宁“文化标志城”是对传统文化的“经典”诠释。前车后辙,上行下效;吹捧者唾液飞溅,影从者撩衣揎袖……于是乎,各级政府手忙脚乱,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挖掘当地的所谓的“传统文化”,并想方设法将其物化。物化好呀,便于把握尚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

从开会确定方针,请“文化精英”出山,设定项目,踩踏地点,筹措资金,图纸设计,工程招标,撰写祭文,领导视察,落成典礼,宴请贵宾……哪一项目不耗费官员时日?

仅就祭文说,必得需请“如椽大笔”的“精英”撰写,上常委会讨论,几经周折,方能定稿,以致一篇祭文,需耗时一年多时间,更有的还在报纸上招标“求贤”,祭文竞争。自然,“精英”们会绞尽脑汁,撰写出洋洋大观的四六式骈文,然后一句句讲解,在领导领会之后提出意见,再几经删削补充终于敲定。撰写者兴乘乘怀了谀墓金走人,领导届时峨冠博带,一脸严肃地登上祭坛,悚然敬然地高声朗诵“文化精英”的杰作。

给鬼听吗?鬼在哪里?指出实证给顽愚之辈,也让这些怀疑弘扬传统文化者开开眼界!给活人听吗?没资格参加祭奠盛典的平民贱民们不算,从有身份的听众中任选一个,问一问谁听懂了?哪怕是听懂了一部分也行。敢说,没有一个人能够听懂!写给后世看的吗?今天这些文化精英的古文水平,别说同那时候的人物相比,就连秉笔太监的那点水儿也都没有。几千年祭神祭鬼、登山封禅的闹剧演了多少,有几篇因内容充实语言生动而流传后世!没有的,内容空洞、语言晦涩、故弄玄虚的一篇篇祭文,在刹那间就变成狗屎一样的废纸,不仅没人再理会,更躱之忧恐不及。这几年中,比狗屎不如的祭文又写了多少?有那份能流传后世?除了“文化精英”们照猫画虎时候找来作参照之外,没人问津!某偏僻山区的地区,为了21世纪到来的一刹那有钟声轰鸣,抽调大批中层官员组成筹备委员会,终铸成“世纪之钟”。1999年12月31日晚上12点准时敲响,21世纪于是来临。就是这一响,还不算其他花销,就是200多万元!比褒姒一笑略逊色一些。多亏这推进历史进步的一响,要不,我们还留在前一个世纪!

在文章快要杀青的时候,偶尔看到《报刊文摘》2008、10、29的一篇文章,《贵州省紧急叫停荒唐“红头文件”》,拿出来供读者佐饭。据《新华每日电讯》10月24日报道,贵州省铜仁地区德江县曾发出“红头文件”,规定自9月29日止11月18日,全县各单位干部职工要分批组团到扶阳古城参观旅游,每人费用为150元。同时规定,各单位职工组团需达到51团次,每团人数为195人,各级各部门主要领导要亲自抓,总负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文件出台?因为2007年2月,在距县城47公里的合兴象旋厂村发现了扶阳古县城遗址!于是县上财政拿出900多万元予以修复,组织了民间文艺表演队伍……内行读者可以算算,在一个偏辟的小县,如此巨大开支的筹措,县委、县政府及有关部门须动员多少官员,耗费多少时日?,之后再组织参观旅游,又得需多少人员?

好忙哪!官员们真的是忙得不可开交。忙什么?就说今年吧,第一件是南方的冰雪之灾,不久是汶川大地震,这些都是举国的灾难,中间夹杂着人祸成分,使得善后更加艰难。全国自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耗用了多少时间来应付?由于煤矿矿主的黑心,更由于监管部门的失职纵容,矿难发生了多少?三鹿奶粉吃出了五万多名儿童的肾结石,这才发现了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激荡整个云南的孟连群发性事件,直接导火线是橡胶收购价格不合理,深层则是产权不清。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是明晰产权,胶农与橡胶公司的产权纠纷,经历了整整20年,进行过两次改革,却把产权理不清,终于出现了“刁民闹事”。一只周老虎激起全国的声讨,直至被法办,依然难以释然人们的疑问……显然,白事有难以避免的,有本可以避免的,还有纵容出来的。

红事也不少,除了法定节假日,还有好多人造节日:各种名目的本地“土特产”节日,大大小小单位成立周年纪念节,文化节、艺术节、县改市、县改区、地改市,都是那里当年最为重大的节日。没有节日也会巧立名目过节日,总参谋长出山(诸葛亮)2008年襄樊市隆重纪念就是一例。每遇节日,特别是本地的节日,都得提前一年半年的开始筹备,都得领导人出面主持,每个领导人还得有事做。还有不算红事的喜事——出国“考察”。

把这些红白喜事加在一起,算一算正经做事的时间还有多少?我国虽有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政府,却没有应该具备的执政效率,已经够令人寒心的了。再把政府变成过事的执事体制,政府还叫政府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