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萍老师
胡萍老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6,049
  • 关注人气:19,8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建设善解童贞团队的责任与担当

(2015-12-31 16:27:06)
标签:

胡萍老师

善解童贞讲师培训

儿童性教育

分类: 善解童贞讲师信息


昨天晚上很晚才看到张晶晶的博文,她选择了退出善解童贞讲师团,我在微信里回复了她,我尊重她的决定。


今天,我也收到了李丹的邮件,李丹告诉我,她选择退出善解童贞团队,自己独立做性教育,并承诺以后不会用善解童贞的名称或其他,我尊重她的决定。李丹的离开不是因为违规,因为李丹热爱性教育,我们相识十多年,我知道她有自己的想法,离开是必然的。


看似平静的回复,却让我内心五味杂陈,善解童贞讲师团自20148月开始,从当初的9位讲师,经历一年四个月,现在已经有42位讲师,本应该有45人的团队,现在已经有三位离开,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短短一年多,就会有两位已经晋级的讲师因为违规离开?为什么?为什么?她们当初满怀期望而来,现在确是有些不堪地离开,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两位讲师的离开?”直到夜里两点,我没有睡着。


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大脑里清晰地回顾自己这十五年来走在儿童性教育这条路上的点点滴滴,最清晰的还是那些遇到困难时的挣扎和决策,现在总结起来,最挣扎的是周围人的不理解,容易背上骂名。经过十多年的磨砺,对周围人的不理解我已经很淡然了,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我也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事情,这一点,基本没有人知道。就像当初我在幼儿园做儿童性研究,没有人知道我想要什么,和别人说起我的理想,别人不会理解,说多了,别人觉得你是不是神经出了问题,怎么对儿童的性研究如此痴迷。就连最支持我的李跃儿老师当年也曾经对我说:“还是做一些成人的性研究吧。”我没有回应。至今,我每年去芭学园做全国教师培训时,芭学园将我的讲座主题都要改写成“生命教育”,而非我本来的主题“0-6岁儿童的性发展”,虽然我要求过要写我本来的主题,但芭学园坚持,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曾经有一位做教育的同行,我们两在央视一起做过节目,他亲口对我说:“没有多少人需要你的儿童性教育,很多人没有经过性教育,也不一样成长吗?真的,没有多少人需要!”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的母亲曾经生气地对我说:“你做这样事情,别人会认为你做的是流氓的事情!”我告诉母亲:“我知道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我的先生曾经说:“你在中国这种文化背景下做性教育,登不得大雅之堂,何苦呢?”我回应先生:“我不需要登大雅之堂,我只想帮助到孩子和家长。”别人不理解没有关系,我需要先生的支持,所以我必须要回应他。当我以为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我的时候,央视半边天做我的节目,采访了根儿,那时根儿17岁,我很紧张不知道根儿会说出什么话来,他看过几次我给孩子们上课,但我们从来没有对我做的事情进行过交流,他对着镜头说:“我妈妈做的事情帮助了很多的孩子,教会他们认识生命,珍惜生命,爱自己的父母,也教会了他们保护自己,我认为妈妈做的事情是对社会有益的事情。”虽然根儿的这段话没有出现在最终的成片中,他至今也不知道当时他说的话给予我的支持有多大。至此我坚信,总会有人懂得我做的事情,总会有人懂得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于是,曾经因为别人不理解而堵心的情况烟消云散,现在的我,任何时候任何人对我的不理解,我都云淡风轻,或许,这就是修炼,儿子就是上天派来指点我的那个人。


当我一个人在做儿童性教育的时候,没有团队,我不需要向别人解释我的想法,我就可以轻装前行,遇到问题独立去思考和解决。现在,我已经有了团队,我的所作所为需要一同前行的团队理解和支持,于是,我开始面临一个考验——如何让团队中的每一个成员理解我的目标,理解我在做善解童贞品牌时的严厉甚至苛求,我可以做得到这一点吗?昨晚的思考告诉我:我做不到让每一个团队成员都理解。做不到的原因不是我不尽力,而是我无法掌控每一个团队成员的思想,他们在来到善解童贞团队之前,已经建构了自己的价值观,他们有自己的处事方式和现实需求。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团队中有人因为不理解我的目标,不接纳团队规则,我该怎么办?昨晚的思考结果是:随他离开吧,虽然心痛,也要割舍,否则我成就不了未来我想要的善解童贞!


曾经有人问过我:“你如此严厉地管理善解童贞团队,你不担心报名参加培训的人会很少吗?你不担心你的团队很难发展吗?”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三遍之后,给出了坚定的答案:“宁缺毋滥!”。“我想快速做大做烂,还是先做小做精?”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三遍之后,给出的答案是:“我追求精致,先做小做精,形成善解童贞稳定的价值观和自己的文化品牌,再逐渐发展壮大。”当我想清楚这些问题之后,我想要的善解童贞发展方向就非常清晰了。


如何做小做精呢?从招生环节开始,每期讲师培训限定12个人,每年相同课程培训最多开办两期,一年只培养此类课程24位讲师,这是做小。从报名甄选,到课前按照计划辅导完成课程,到进入正式培训,到培训后的独立授课考核晋级,考核中层层严格把关,这是在专业上的做精。做精还有一个方面是团队文化和品质,我坚信没有严格的规则,难以建立品牌的品质,由此,我们需要建立和执行我们的规则。


在讲师团刚刚成立的初期,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写下规则里的每一条内容,善解童贞讲师团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我不知道如何去养育她,保护她。后来我想清楚了,就像养育根儿保护根儿一样,给予她足够的营养,修正她不正之处,才能够让她成长为品质端庄的孩子。先生说善解童贞是我们的女儿,要好好保护。


慢慢地,讲师团中每个人的个人品质开始呈现,个人的价值观开始呈现,我开始思考善解童贞讲师需要具备怎样的人格品质,需要具备怎样的规则意识和能力,需要具备怎样的价值观,才能够与善解童贞的价值观一致,才能够为善解童贞品牌建设增添正能量,我逐渐有了清晰的认识。也开始写下团队规则。


在团队中,当一些讲师的价值观和遵守规则的能力与善解童贞品牌所要求的不一致时,我该怎么办?是毫不手软地清理?还是睁只眼闭只眼地容忍?如果容忍能够给善解童贞团队带来什么?如果严格清理又能够带来什么?在处理王某事件时,先生曾经严肃地问我:“我知道你嫉恶如仇,但是,一定要除名她吗?你想清楚了吗?”我坚定地回答:“我想清楚了,如果不除名,讲师们会认为规则仅仅是一个胡萍自言自语的儿戏而已,不遵守规则,屡次故意违规,善解童贞也拿我没有办法啊,还是要留下我啊。这种效应一旦出现,不遵守规则的人一旦在善解童贞获益,团队里遵守规则的人就会失去对我的信任,就会失去对团队的忠诚度,更多的人会出现故意违规获益的行为,你认为这样发展下去善解童贞是我想要的吗?与其费心费力来做这样一个我不想要的团队,我还不如不做这件事情,我每年自己全国讲课,写点东西,多轻松自在的日子。现在,我放弃这种轻松愉快的日子了,全心投入建设一个善解童贞品牌,我就要按照我的理想去做,就像当年做儿童性研究一样。”先生说:“既然想清楚了,就按照你的方式来!”


曾经有人说:“胡萍为什么不能够多一点对违规者的宽容,他们也是在为宣传善解童贞出力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的回答是:“违反善解童贞的规则做事,就是对善解童贞品牌的破坏。如果我默认这种破坏存在,就是纵容讲师违规,是我自己打自己耳光的行为,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管讲师的初心如何,只要是违规做善解童贞,我认为都是对善解童贞不负责任的行为,做得越多,对善解童贞的破坏越大,这样的苦劳没有也罢!”我希望讲师们一定要区分“宽容”和“纵容”这两个词的含义,我理解的“宽容”是指在规则范围内,大胆做事,犯下错误,及时改错,对于这样的行为,我是宽容的,我经常对波比妈说的一句话是:“大胆去做,错了就改,越早犯下错误,就会早点成熟,这是我的行事风格。”而“纵容”是指对违规行为和破坏善解童贞行为的漠视和不追究,任其行为对善解童贞产生破坏性作用,我不会纵容任何违规行为。分清楚这一点,才能够理解我的严厉和严格。


处理违规讲师的方式应该是怎样的呢?在讲师团内部范围内宣布处理决定?还是将违规讲师的处理写到我的博客,公之于大众?我知道每一个讲师都是热爱做教育的,如果其违规行为被我写上了博客,对讲师的负面影响必然存在,曾经有人说我这样做“太狠,缺乏人性关怀,不顾及他人感受”,坚持将讲师的违规行为和我的处理过程在博客公布,我将背负更多的不理解甚至骂名;如果仅仅在讲师内部宣布处理决定,不让公众知道我们的处理过程,一旦违规讲师离开善解童贞后说一番违背真实情况的言论,我将有理说不清,难道让我去对每一个质疑者解释一番吗?最终,我的选择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吧,我宁可背负骂名,也不希望有违背实情的言论出现,这些言论对善解童贞是致命的伤害,如此做法更显得光明磊落,也省去了别人对我处理过程的误解。


在博客上公布违规讲师的处理过程,让讲师们和那些真正观望我们团队发展的人看到,我们的处理公平公正,有据可依,看到我做善解童贞品牌的决心和意志,更清晰地理解我们的规则。同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在进入善解童贞团队的人中,曾经不重视遵守规则的人,将建构起规则意识;想蓄意违规的人知道违规后的结果,因为热爱善解童贞而可能会收敛,会改变,会学会遵守规则;一些不适应团队管理方式的人会主动离开,当然,那些肆意违规者将被除名,还有一些打善解童贞主意的人会望而却步,这就是我想要建设的团队“自洁系统”,现在,这个“自洁系统”才刚刚开始建设,我的所有做法都是为建构这个系统。在善解童贞刚刚起步发展的初期,铁腕建设“自洁系统”非常重要,这一点我毫不含糊。


铁腕建设规则过程会得罪人,会让人不理解,会遭致骂名,这些我非常清楚,当我担当起善解童贞团队的建设职责时,我告诉自己:“没有担当的胆量,你怎么能够成大事?!”当我选择了这份责任,我就会竭尽全力担当起责任,也担起这些不理解和骂名,因为这是责任的一部分,我不害怕有人不喜欢我,世界上没有那个人被全世界的人喜欢。重要的是自己喜欢自己,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