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萍老师
胡萍老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5,609
  • 关注人气:19,8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对中国华德福教育的思考之一——天赋理性的孩子适合华德福吗?

(2012-07-05 08:39:16)
标签:

胡萍老师

幼儿教育

教育

分类: 杂谈

    在写下这篇博客之前,我一直有些犹豫:在诸侯混战的幼教界,是否要把自己搅进这滩浑水中?一直告诫自己做好份内的事情,不要去“惹是生非”。几年来我到全国各地的讲座中,总会遇到家长们与我探讨华德福教育,最近几次与家长的接触,让我觉得应该把自己的观点写出来。或许会惹事,如果惹事后能够让被困扰的家长从更多的角度来思考这个教育,何尝不是一件有益的事情呢?何况,又能够有多大的事情呢?!于是,决定豁出去了。

    06年与李跃儿相识后,“华德福”“蒙台梭利”“瑞吉欧”等幼教界流行的教育名词开始进入我的耳朵,当时我一门心思在我的儿童性心理和性教育研究上,没有想到要去研究幼儿教育,也就没有想过要去了解这些词汇后面所代表的教育模式和流派,所以,对于这些词汇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就出了。

    07年的冬天,有一次在北京芭学园研究儿童性心理期间,李跃儿说要去昭陵的农家院住几天,专门攻读史丹纳的一本书,然后就离开家,一个人住到了偏僻的昭陵农家院里。整整攻读了一周后,给我打电话,说她有了一些领悟,要与我分享。我向往着昭陵雪景和农家院好吃的饭菜,和胡子兴致勃勃的去了。当时心想:这个史丹纳是个什么人啊?写了点什么啊?看那个书薄薄的一点,将就着听李跃儿的见解吧。后来才知道这本书是关于人智学的。

    到了昭陵,一片美丽雪景唤起了我的小资感觉,我们走在寒冷的旷野里,李跃儿却热情满满,和我讲解人智学理论,讲解史丹纳的理想以及现实与理想的挣扎,当时的我被她的激情感染着,享受雪地里的寒冷与她激情的交融的同时,内心对她的分享排斥着:人智学与史丹纳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呢,此情此景中,我更愿意我们的谈话能够与雪、与梅花、与擦在我们脸上的树枝有关。不忍心扫李跃儿的兴致,憋了一周的她此刻正滔滔不绝,我附和着,心却不在。现在才明白,和李跃儿相识后的每一次谈话,她都在“勾引”我进入教育领域,现在才知道,当初她一股脑儿地倒给我的人智学和史丹纳,成为我后来思考华德福教育的起点。后来听过她关于人智学的一次讲座,的确讲得很透,她不是照本宣科,而是结合了儿童心理发展规律后有了自己的思考和见地。这与我听过的其它人讲华德福有本质的区别,在听过的几次国人关于华德福的讲座中,至始至终都是这样的模式:“史丹纳说……”“史丹纳又说……”“史丹纳还说……”“史丹纳曾经说……”整个讲座中讲者没有自己的观点和见解,也没有将儿童心理发展与华德福教育的结合,只有对史丹纳100年前的东西照搬照抄。

    在李跃儿芭学园呆久了,自然就对华德福、蒙氏等感起兴趣来,于是,开始买相关的书来看,同时与李跃儿讨论。李跃儿认真研读了发展心理学,并通过追踪观察和拍摄了三个孩子来研究发展心理学,时间长达几年,所以,李跃儿有厚实的儿童发展心理学基础,在这样的基础上做幼儿教育,让芭学园的孩子得到了很好的帮助。当时的芭学园教育我非常认同,李跃儿将儿童心理发展规律作为帮助孩子的基础,教室里有华德福的一些东西,也有蒙氏的东西,还有与现实生活结合的东西,教学过程中李跃儿还带领老师进行生成课程,这与瑞吉欧的理念和方法相似,这种以儿童心理发展为基础,融合各家教育所长的教育,正是西方现代主流教育的基础。

    08年,芭学园开始实施华德福教育,美国来的园长将蒙氏工作教具以及与现实生活结合的工作区全部撤离教室,教室里原本丰富的工作区和工作材料变得少了许多,连积木都被撤离了。代之以起的是羊毛、毛线、没有眼睛鼻子的布娃娃……老师们不是缝衣服就是织毛线。这让我变得很不理解,芭学园里那些曾经让我心动的感觉消失了。因为没有深入了解过华德福,所以也不敢妄加评论,只是提出疑问后,李跃儿说:“你不懂,华德福很深奥”,我也的确不懂,当时我的精力都放在儿童性心理的研究上了。

    但我还是在思考:我不懂深奥的华德福,但我懂自己的儿子吧。儿子天生对数理逻辑感兴趣,他喜欢搭建变幻莫测的积木,能把积木变出各种动物和建筑,他喜欢思考,对自然科学充满了兴趣,从小就喜欢读《十万个为什么》,从人体知识到天文地理,反复多次地让我给他念《十万个为什么》,他不喜欢童话和寓言,3岁时就告诉我那些童话是假的,当时听到他对童话那么理性的判断我都差点晕倒,我还指望着用童话培养他的想像力啊!上天赋予了儿子理性思考的天赋,而非感性的大脑,如果我的儿子来到此时的芭学园,他的长处能够获得发展吗?答案是“不能够”。在这样的幼儿园里,我的儿子没有积木,不能够讨论科学,更不能够谈论人体的骨骼,也没有他非常感兴趣的数理课堂,他在这里一定会痛苦,因为儿童的内在发展需要如果得不到满足,内心就会焦虑和痛苦,脾气就会变得暴躁不安,而他却无法向我们述说他的痛苦来自何处,我不可以这样对待儿子。

    或许,那些羊毛、娃娃、充满情感的故事会对他的感性发展起到一定的弥补作用,然而,上天给他的理性长处却在长达3~4年的幼儿园生活中被耽误着发展,我的理念是扬长教育,而不是补短教育,我更重视孩子的长处是否有成长的环境。由此,我断定这类幼儿园不适合我的孩子。在人群中,一定有与我儿子具备同样理性天赋的孩子,他们如果来到这种结构的幼儿园,天赋的发展必然受挫。把我这样的想法与李跃儿交流之后,我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