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2017-04-18 23:34:05)
标签:

徐静波

日本

水崎秀子

分类: 日本人的色彩

  今天的一条新闻,引起了诸多人的关注:一位日本女性滞留中国75年,先后嫁过5个中国男人,如今是陕西省丹凤县竹林关镇李家湾村的村民,今年88岁。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我把这一条消息,转给了相识的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官员。没想到,日本大使馆掌握这位日本老太太的情况,因为认定过她的“残留孤儿”身份。

  这位满口陕南话,却已经说不清日语的老人,中国名叫“王玉兰”,日本名叫“水崎秀子”。1929年,她出生在日本福冈县福冈市的一个名叫“浜崎今津”的渔港小村。

  水崎秀子的小学,是在家乡的今津小学校念的,这所小学创建于明治31年(1989年),校舍的背后,是13世纪,当地军队抗击元朝军队进攻的阵地,现在还留存着当年的土垒。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水崎老太太的故乡——福冈市西区的浜崎今津渔港。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水崎老太太度过快乐童年的今津小学


  水崎秀子为什么会来到中国?这要从她的家庭变故说起。

  水崎是家中的独生女,在她11岁时,父母离异(一说是母亲病故),父亲水崎寺太郎娶了继母,继母对她非打即骂,还把父亲存的钱拿卷后不知去向。13岁时,水崎来到中国长春,投奔做生意的姑父宫本三郎,并在姑父的杂货店里帮忙做小生意。1945年日本战败,16岁的秀子因害怕回到日本继续受到继母的虐待,选择留在了中国,并在姑母的撮合下,嫁给了国民党军官宗开国。

  不久,宗开国在与解放军作战中失踪,她只好寄身在另一个国民党军官李会新家中。长春解放后,李会新怕落下“两个老婆”之名,将她嫁给另一国民党军人雷国顺。1949年全国解放后,她随雷国顺遣返回雷位于陕西商南的老家,到达雷家之后才知道他已有妻室,不愿委曲求全的水崎,跑到乡政府要求离婚。离婚后,秀子又嫁给老实巴交农民宋智富。期间一直未能生育的秀子抱养了一个女儿。7年之后,第四个男人宋智富因患不治之症病逝,这一年水崎才35岁。水崎守寡到47岁,此时抱养的女儿也长大成人。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水崎的小学毕业照,左起第二位,一位很秀气的小女孩。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水崎老太太和最后一位老公李明堂

      1976年,经人介绍,水崎改嫁到丹凤县竹林关镇李家湾村,成了李明堂的妻子。2015年,老伴李明堂去世,水崎又成孤单一人。好在有女儿女婿照顾,基本生活还能保证。

  水崎秀子命苦,不仅苦在自己的婚姻与生活上,还苦在自己作为“残留孤儿”的日本人的身份,曾遭到过一名中国老太太的冒用。

  1993年,一名中国老太太拿着“水崎秀子”的个人资料,向日本厚生劳动省申请“残留孤儿”资格认定。厚生劳动省根据这位老太太递交的资料和所作的经历陈述,认定了她就是战争结束后遗留在中国的“水崎秀子”。1995年,这名假冒的“水崎秀子”带着儿子孙子一家6人进入日本,并领取了日本政府的残留孤儿生活补助和住宅,全家还获得了日本国籍。

  2002年,住在秦岭深山的水崎得知日本人可以回国了,于是千里迢迢赶到北京,向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提出了回国申请。但是,日本大使馆向厚生劳动省查询后,发现“水崎秀子”早已经回到日本。于是认定这位名叫“王玉兰”的女人是假冒,并多次拒绝了水崎秀子的身份认定申请。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水崎老太太书写的个人申诉材料


  虽然离开日本这么多年,读过初中的水崎毕竟还有点文化,于是她开始往老家学校写信,引起了学校和诸多老同学的关注。在日本市民团体的帮助下,日本警方开始调查“水崎秀子真假案”,结果发现,已经在日本生活了9年的“水崎秀子”,是一名与日本好不搭界的中国老太太,她和她的老公通过蛇头组织花钱买到了“水崎秀子”的个人资料,继而搞定了当地的官员,最后冒充“水崎秀子”携全家进入日本。

  2005年,日本警察逮捕了以“水崎秀子”的孙子的名义在东京都葛饰区的一家中国餐馆工作的“水崎贤忠”,继而以“违反入国管理法罪”,逮捕了假“水崎秀子”和其家人。

  对于这一起“假冒残留孤儿偷渡日本”的事件,我当时还写过报道。只是没有想到,与今天的这一新闻串联了起来。

  200512月,日本厚生劳动省终于认定了家住凤凰县竹林关镇李家湾村的“王玉兰”,才是真正的“水崎秀子”。

  当时日本大使馆约谈水崎时,根据日本政府处理残留孤儿的政策,向她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是回日本定居。二是由日本政府出资安排2次回国探亲。

  水崎当时已经得知父亲去世,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回到日本估计难以生活,加上自己在陕西已经有了新家,因此她选择了留在中国生活。

  20064月,水崎和老伴李明堂一起回到了别离64年的日本,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在故乡,她见到了唯一的亲人——叔伯姐夫妇。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水崎老太太回到阔别了64年的故乡,见到了唯一的亲人。

  在故乡几天,水崎除了简单的问候语,日语已经忘光,需要翻译帮忙。再看到姐夫生病还半身不遂,于是更坚定了她在中国生活的决心。

  在日本逗留十天左右,水崎与丈夫经上海返回了陕西。但回来中国后,因为不知道日本侨民身份认定及户籍方面的相关规定,未及时去陕西省公安厅登记并换取永久居留证,水崎失去了成为中国公民的机会,也没有去办理日本的护照,去自己的老家政府恢复自己的户籍资料,水崎因此成了既无中国户籍,又无外国人居住证的“黑户口”,中国和日本两边的养老金与高龄生活补贴,都难以领到。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但是,当地政府都知道水崎是一位“日本人”,在她80岁生日的时候,镇政府还送来了一只大蛋糕。几个月前,陕西省公安厅曾致电水崎的女婿,希望他带水崎的资料到日本驻大使馆重新认定身份,以便解决其国籍问题。但子女顾忌到老人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能舟车劳顿且路途费用极高无力担负等客观原因,一直未能去北京的日本大使馆申请。

 

  水崎老太太估计这辈子是不会离开秦岭深山回日本了。但是,今天的新闻,已经引起了日本大使馆的关注,或许外交官们的努力,能够让水崎老太太享受一些日本政府救济“残留孤儿”的政策,感受自己祖国的最后一点温暖。(鸣谢:感谢网友李杰先生的照片)


   苦命日本女人水崎秀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