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2016-10-09 07:25:25)
标签:

徐静波

日本

大分县

九重町

告老还乡

分类: 唰唰日本社会

    国庆长假期间,我去了日本大分县的高原山城九重町呆了三天。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除了泡温泉之外,更多的时间是与当地的干部和企业家进行交流,我发现,日本的农村之所以能够保持一个发展的态势,中国社会已经失传多年的“告老还乡”的文化,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

九重町位于海拔近2000米的高原山区,从福市开沿着高速公路走2个小后,就可以来到一座山清水秀的山城。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在日本的行政体制中,县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而町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县。九重町就相当于九重县,町长就相当于中国的县长。

    入九重町,汽几乎是在林道上开,光线相当悦目。爬上高坡,只一片绿油油的山地,可的奶牛就在一个绿坡上自由自在地吃草,聆听大自然的梵音。

    坂本和昭先生接待了我,他告我,了养牛,他多山坡上的都砍了,改造成高山草原。同,町政府制定了一个特的条例,禁止在町内的田上使用农药和化肥,防止境,影响奶品量。

九重町最大的牧位于小高原上,牧的主人是当地的一位老人,名叫“安部武己”,已70。安部社我的到来,早早就在牧口迎接。了牧发现,奶牛养殖场、、奶制品加工厂、店、高原温泉,五者是建在一个区域内,既可以参如何奶,又可以品味刚刚加工做成的奶制品,吃完了,可以在牧场的温泉里泡一趟温泉。

    在社公室落座,大家就端来了他自己的牛奶和酸奶。端起牛奶喝了第一口,那份郁的奶味和清凉的口感,生一种烈的幸福感——才是新的牛奶。

    安部社我一个秘密,他牛奶都不采用高温菌的加工方法,因高温菌会破坏养成份,使得牛奶的味道无法保持原味。他采用的加工方法是低温菌,这样可以保持奶的最高养成分,但是,也来一个问题:保存的时间一般只有1个多星期,而且必是低温保存。

   安部社好像很不在乎售量,他,我的所有奶制品都是自己奶,目前售的范主要在大分内,能多少多少,最重要的是,每一罐牛奶都要保持最高的品和品味。

    喝完牛奶,安部社特意我去参奶制品店,低温售架上,放着一排排新的牛奶和酸奶,冰激淋,有奶糖。有牧自己生的猪肉火腿和火腿肉,刚刚的西瓜、番茄,以及个儿特大的日本甜瓜。

    挤奶房就在店铺的不远处,整个建筑很有欧洲的风格。走进里面,居然闻不到一点的牛粪味,整洁得都可以席地而坐。工作人员特地从草坡上牵来一头黑壮的奶牛,挤奶不是人工的,而是机器。几个吸盘扣在奶头上,一按开关,奶水就咕咕地流入密封的储罐里。此时,挤奶房里响起了悠扬的轻音乐,居然是中国电影《非诚勿扰》中邬桑哼的北海道《知床之旅》。

    坂本町长对于自己町里生产的奶制品有着绝对的自豪感,他指着刚刚驶来的一辆送货公司的卡车说:“每天都会有不少来自全国的邮购,低温保存运送,运到东京是第二天,到冲绳也只要二天时间。”看来,好东西真的是不怕山高路远。

    九重町虽然属于一个中国的县的编制,但是人口只有1万多人,属于一个典型的农村小山城。在这一座山城,没有工业,却有日本最长的吊桥,和九州地区最大的滑雪场、日本最大的地热发电站,还有几十处温泉。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九重町是一个以旅游和农业为主的山城,温泉很多,农付产品也十分丰富,不种植水稻,而且有各种各蔬菜和水果,可以足来自各地的游客的需求。我们只是没有想到,个只有1万多人口的一个小山城,它的政收入居然在日本全国的町当中,是排名第五位,按照中国的概念,就是全国百强县的第5位。由于财政收入丰厚,因此当地的孩子从出生到中学止,实行的是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同考上大学的予特奖学金,老年人的医也实行特的减免制度,町政府边上还有一个公的养老院。这样的福利待遇,在日本其他农村是很少见的。

在与九重町干部的交往程中,我发现这座山城之所以能够发展的这么好,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座小山城人的教育程度,和他们拥有的创新精神。

九重町有一个大峡谷,15年前,的男人提出一个梦想,要在个大峡谷之一条日本最的吊个想法立即遭到了一部分人的反,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时整个九重町的政收入才25亿日元,但是造桥所需要的费用是20亿日元,几乎是整个九重町一年的政收入。那么造好以后,能否保证给九重町带来收入,如果不能带来收入的话,那么整个政就要破产。

但是九重町的男人并不这么想,他们觉得,如果建成座日本最长的,那么,九重町就有可能吸引大量的外地游客,带动整个町的旅游展。

经过长达五年多的磨合,町议会最终批准了大的建设计2006年,这座长390米,高173米的日本最长的吊桥建成。站在座名为“九重梦大吊桥”上,你不仅可以看到两大瀑布,秋天更可以看到两岸叶,冬天看到360度的雪景,春天可以看到满山的樱花和杜鹃。过桥观费是每人500日元,相当于30人民仅仅过7年,大桥就全部收回了投资。到今年,大桥迎来了建成10周年的日子,游客累计已经达到了9800万人次,这座当年遭到一部分人反对的大桥,如今成了整个九重町的摇钱树。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到了11月份,吊桥的周边将是五彩缤纷。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九重町人的浪漫,不仅体现在这座大桥的建设上,还反映在滑雪场的建设上。九州地区由于靠近日本的南部,在冬天很不容易积雪,因此九州地区没有规模性的滑雪。但是,九重町的男人们觉得,如果用人工吹雪机,一定能建成一个标准的滑雪,于是在1996年,高桥裕次郎等一群当地的企业家们共同集资,在森林公园里建成了2500米,5个标准滑道的高山滑雪场,这个滑雪场如今也成了九州地区最大的滑雪场。与此相伴的还有,冬季的烟火大会和冰雕节。

由于九重町的自然环境保护很好,所以,一些大企,尤其是房地和旅游业开商要求在那里投资开发。但是九重町政府是决不同意,他们认为,房地产和旅游业开发商的大量涌入,必定会破坏自然环境,同时也影响当地居民经营的小规模的温泉旅馆的经营,影响町民的收入。因此,他们拒绝大企业,拒绝开发商,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把九重町建设成为日本最朴素最自然的农村,而不是繁华的城镇。

九重町有一座九州地区最高的温泉旅馆,叫“法华院温泉山庄”,海拔在1400米左右,需要翻过一座高山才能到达一个这个隐秘的千年温泉。我跟随着这家旅馆的老板弘蔵岳久先生爬了三个多小时的山,才来到隐藏在高山峻岭中的这一座温泉旅馆。旅馆的客人很少,也就十几个人,老板娘很热情,看上去很年轻,一介绍居然已经是46岁,看来千年温泉的美肌功力不小。弘藏先生已经是这家旅馆的第26代传人。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晚上我们在一起喝酒。我问他以前是做什么的?他说,是日本体育大学毕业的,以前打橄榄球。而老板娘居然是美术大学学雕塑的。一个是搞体育的,一个是搞艺术的,这对夫妻,居然就这么静静地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山坳里,默默地经营着这家祖传的温泉旅馆。

在九重町,我还去了一家小咖啡店里喝咖啡,咖啡店的老板娘看上去50多岁,她告诉我,她以前在东京生活过。东京距离九重町,坐飞机也要坐两个小时,这么一个小山城的咖啡店老板娘,我想可能早年在东京打过工。但是,她居然告诉我,自己是东京外国语大学毕业,学法语的,第二外语学了中文,不过现在中文都快忘光了。在东京工作几年后,就回到老家结婚生子。

我在这一个山城里发现一个特殊现象,从这个小山城里出去的年轻人,他们在外面读完大学以后,许多人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继承家业,或者在家乡工作创业。这些优秀的人才回到自己家乡,保证了家乡建设所需要的最基本的人才资源。我对他们说,中国的农村现在是有能耐的人都走出去了,大学毕业生很少会回到农村老家。他们感到很惊讶,说回到家乡工作有什么不好呢?我想他们心里一定不清楚,中国的城市与农村的差别有多大?

说到这个小山城的人才,我必须要介绍一下九重町的町长坂本和昭先生,坂本先生在1992年开始当町长,到现在已经当了二十年。大家知道,日本的这个町长不是上级任命的,而是町民们自由投票选举的。四年一选,坂本町长已经当选了5届,可见当地的民众是如何信任和支持他,而他本人在这20年中,为家乡的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坂本町长今年已经71岁,他这一次宣布不再连任,要回家去经营他家的几亩地。坂本町长是日本的早稻田大学毕业生,他在大学毕业以后,进入了国家建设部工作,当到了一名科长,这个科长相当于中国中央部委的一个处长。然而在1991年,他毅然辞去在中央机关的工作,离开东京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回到了只有1万多人的老家,来竞选町长。名牌大学毕业生的聪慧,加上在中央机关当科长的经历,坂本先生管理这么一个小山城,他的理念他的能力是远远超过了一般人的智慧。

坂本先生是未老时,先还了乡。九重町所在的大分县现任知事广濑先生,则是典型的告老还乡的政府高官。广先生毕业京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就考入日本通商产业部工作。1991年,担任了日本首相宫泽喜一的秘官。1999年,他成日本官僚体制中最高级别的官——通商产业省事次官(相当于常副部)。一当3年,直到60退休。

退休后干什么?广先生决定离开自己生活了40年的京,返回大分老家。广濑先生的祖先是江户时代的大儒学家和汉诗人广濑淡窗。广濑家族自古善兴教育,崇尚中国文化。在家族的熏陶下,广濑知事从小便读中国古诗,对于中国文化是情有独钟。

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后,广先生决定参加大分知事的竞选,把自己的智慧和期在中央机关累的人脉源和经验奉献展事,结果一举当选,如今已经当了13年,把大分县打造成 “日本第一”的温泉县和九州重要的电子工业基地。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大分县还有一个著名的告老还乡的政治家,那就是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他离开日本政坛后,没有眷恋东京,而是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大分市,在50多年前自己买的老房子里,与太太一起静静地生活,为当地的经济与国际交流事业默默地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大分人说起村山先生,都喊他“老爷子”。昔日的日本首相,家门口没有警察站岗,出门没有保镖随扈,家里没有勤务员,92岁了,还自己骑自行车去超市买菜。因为村山先生坚信,回到家乡,没有人会害他。


日本社会为何依然崇尚告老还乡

在九重町三天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告老还乡”的文化源自中国,为何会在日本根植下来,而且在发扬光大?九重町的人告诉我,因为大家都是“爱乡党”,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土地,需要有才华有能耐的“爱乡党”们来保护和建设。年轻时外出学习创业,年纪大后回到自己的家乡,不只是叶落归根,更重要的是守护家园。

我想,还有两大原因:一是没有太大的城乡差别,二是没有拆迁,有乡可还。

 

(这一篇博客已经录制为喜马拉雅FM“徐静波电台”的节目,由我本人主播,收听链接:http://www.ximalaya.com/39200626/sound/2285878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