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妮珍珍
小妮珍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471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2016-01-08 13:43:30)
标签:

转载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转载]那些无名的珍贵——日记一则

惭愧的是,很喜欢小时候,家里后山背阴的一面,那些冬天了,冷冷清清又完全活着的绿色植物,我却无法叫出它们的名字,虽然因为喜欢会很多次想到。

后来也就释然于此,喜欢是真的就好,就像我完全不知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种种,只记得那么一句话,久长地记得,譬如“找一个阳光充沛的地方,俯首劳作”。

最近读的一个作者的文章,很入迷,待到后来,无意中读到,这作者原来与另一个名人红人在很多博客链接中的人有一点八卦关联,于是停读了一天。我少读近代作者的原因,是他们总是身负一些八卦的烟幕,反而让我不得见真容。我所说的真容,是真思想,真性情,真文字。隔了一天,又去读,知道,真光采是可以完全遮蔽八卦的,而略有光采的,总是淹没在八卦里面,或者借八卦引人注目。

曾识一人,为表钟情,把初恋恋人的名字刻了桃心章,又印在所有衣衫上,天天穿着。若真有情,应是刻骨铭心吧,表白,总归是一种表白,而存在,往往是真实到不必要表白。

一如“先拍照,后吃饭”。如果照片可以让生活的质感“变现”,我宁愿拥有更沉潜更无法言说无法形式和形象的内心感受,而不愿意它们变现。

从“觉昨非而今是”的角度,我是那种宁愿倒退着走,一路抹去脚印的,因为惭愧,所以留着那些幼稚浅薄的痕迹,是为真实,尊重自己曾经浅陋的真实。(当下,也是浅陋的,我愿意这样想,于是,人生未竟。)

这里面一层不能忘记和无法忘记,是我感性的一部分,人,若是把所有感性的一部分剔除了去,实在是一种近于机器的存在。肉血丰满的人必有血肉之伤痛,人,谁又能仅仅以钢筋铁骨存在?如果我流泪了,也不惭愧,如果我为不值得的事流泪了,也不惭愧,无辜的是我的真心真意,应该惭愧的是那些辜负了我的。

基本上,我是一个冷寂的人,冷寂到一句问候,来自很多次很多次的想起,要隔了三五年甚至更久,隔着万水千山问声还好吗?奇怪的是,我的有数的朋友,都是温暖的,甚至热情的人,虽然那热情并不是对我而是对生活和生命本身。在我问起的一刻,对方说,你总是热的,其实我并不热情,热情需要力气,我只是不忘记,不忘记不需要力气。

忘记与否永远不是刻意的事。如果我从来没有和你说到,并不表示我没有想起,想起是我的事,一种无扰于别人的存在。

很多年不去影院里看电影了,影院里看过次数最多的电影是《新龙门客栈》,不是因为自己多喜欢,是因为很多次的偶然看叠加。记得那里面有一句台词“为这无名无姓的日子,干一杯”,对于名,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着实没有那么看重,两军阵前,总要问一声,来者是谁,报上名来,名,真的没有那么重要,相对于真切的感受。

时间淘洗尽一些人的名气光辉,总会有一些东西在名气之外留存,古诗十九首,俱是佚名者的深情厚义,它们以深情厚义而一直活着,活在另外一些有情有义的心里。

那个无名无姓的某年某月某天,我在早晨的光照里,读报纸,读到: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那一刻,我含泪了,好像他乡遇故知。
谁写的,谁在写谁,真的不重要。
一如八卦,只是烟雾,岁月的风一吹就散了,如果是真的,美好的东西,总是站在原地,以无名的珍贵。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