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赛人
赛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041
  • 关注人气:10,2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盗亦有道的中国式表达——《边境风云》

(2012-08-20 01:09:46)
标签:

杂谈

 

边境风云Lethal hostage(2012)海报 #01

 

不便以首执导筒之名来原谅或嘉许程耳的这部处女秀,从西方的《公民凯恩》、《筋疲力尽》到我们这边的《黄土地》、《红高粱》。都在初试啼声中给世界电影史带来了新的高度,起码是新的篇章。那么仅作为一部具文艺色彩的商业片来看,《边境风云》还是在作者化的道路上作出了富有意义的摸索。算是摸着石头了,不像我们这个新人如雨后春笋般,不断辈出的电影盛世里某些弄潮儿,抓到一把沙子,就无所顾忌,豪情满怀地要淌过河去。

程耳在摄影机运动和声画关系,都已具备了正确而有效的追求。尤其在张默与杨坤,那场猫鼠游戏中,各自的智勇双全都发挥到了点子上。不过是桥段的扭转,更多的是通过细微声效与狭小空间的互动上,显示出这位年轻导演在影像上的自觉。可以说《边境风云》是部犯罪电影,但影迷化的成分非常大。其圆圈式的叙事结构与《低欲小说》酷肖,而几段杀戳段落和平行剪辑的方式很明显是向犯罪片的登峰造极之作《教父》致敬。可能因其资金不足外加经验可能真的是不太够,摄影、美工、录音这影片的三大视听元素都有些仓促,而流于简陋。也没有在因陋就简中形成另一种以粗豪为美的美学风格。

对于中国当下的电影现状而言,《边境风云》这种社会立场基本缺度的纯犯罪片,与《人山人海》不同,它更执着于犯罪本身的奇观化,从而获得一种近乎天然的对即定秩序的脱离。在天网恢恢中,以漏网之鱼的身姿作着颇为边缘化的游弋。这样的影片极容易进入“纯”电影的迷宫之中而乐不思蜀。《边境风云》在情节推进上,屡屡用漂亮的反作用力,将影片的叙事推向风口浪尖,又干净利落地拉向谷底。倪大宏鞋底的窃听器,杨坤那把到底有没有子弹的枪,都显示出创作者一定的匠心。但犯罪片除了展现机关算尽,反覆了卿卿性命的准暴力奇观外,其人文输出,并不止于人性本恶,反正有盗亦有道这块盾牌作掩护。它主要反映的还是人性的贪婪所带来的宿命论。《边境风云》显然没有这样的追求,影片最大的缺陷可能还是在于文学性的缺失,其叙事主轴是大灰狼孙红雷和小白兔王珞丹的忘年恋。这样的题材若在西班牙电影里会是《捆着你,绑着你》,在日本电影中会是《禁室培育》。而在我们这儿,金庸先生笔下的夏雪宜和温仪(《碧血剑》)、杨逍和纪晓芙(《倚天屠龙记》)里都描述了在阴差阳错的挟持后,所成就的一番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爱情景观。而《边境风云》中的这对旷男怨女,在情感递进上的留白过多。也就是小王珞丹对父亲的思念,以及孙红雷以父的形象所进行的情感置换,都在影片中出现了真空状态。王珞丹的恋父情结也就无处发作,随后与孙红雷的同陷深坑,也就在更玄妙的依附感上,欠缺说服力。另则,两个警察,主要是张默的线索在影片的后半部分,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仅仅沦为一个符号。这方面,周晓文执导的《最后的疯狂》考虑的要更周到一些。

最后想说的是,程耳初试啼声之作,显示出他对经典影像所具备的良好的消化能力。他现在所需要的,是找到他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或更坚韧持久的主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