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代社会的角落——观《俄亚纳西人》

(2009-08-04 14:00:08)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鱼仔的水泡泡——生活絮语

    我想能够看到这篇文章的读者早就对身边的时尚、潮流、科技、思想、艺术等等感到见怪不怪了,尽管无论是从形式上还是功能上都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它们都可以贴上一个现代的标签。至少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现代社会了。在一些持乐观态度的全球化专家看来,我们的社会不仅到处是现代的特征,而且已经开始出现“疯癫”、“断裂”和“非理性”等后现代社会的标志。但即使是在西方国家现代性也没有覆盖到社会的边边角角。中国也不例外。我们为已经总体上建成了小康社会并将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感到心潮澎湃,欢欣鼓舞,为实现现代化充满雄心壮志,但是我们也需要冷静地观察一下这个社会还有多少是与现代社会绝缘的?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可能不知道什么是现代化,现代化也不是他们的目标。《俄亚的纳西人》这样一部纪录片就是对一个被现代社会遗忘的角落进行的文化人类学上的观察。

    四川的凉山自治州是一个很有趣的地理区域,这里有代表现代科技最高水平的西昌航天城,也有到现在仍然保持母系氏族社会特点的纳西古寨,俄亚就是其中的一个。从纪录片中可以看出俄亚是一个与外部社会几近隔绝的村落,除了不断变换的镜头提示我们是在用现代的摄像机拍摄以外,整个50多分钟的影像里面看不到任何可以称得上是现代社会标志的东西:崎岖的山路、昏暗的油灯、负重的骡马、粗麻纺织的衣服、象形文字等等。最让人感到震撼的恐怕是俄亚人的一妻多夫制了,它也是纪录片着墨最多的地方。纪录片里从一位村里的东巴(祭司)口里介绍说俄亚村里一妻多夫制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现象,他们都喜欢一妻多夫制,因为这样才是一个家庭,一人一个妻子那就要分家了。纪录片描述了俄亚的两个一夫多妻家庭,其中一个是已经60多岁的老妇人,她是弟兄三个人的妻子;另一个是29岁的古米,她是兄弟两个的妻子、古米本来是哥哥杜基的妻子,在弟弟高土15岁的时候又成了他的妻子。高土自己说他本来一直把冷秋当作姐姐的,但是后来成了他的妻子,他很高兴,只有这样才更像一家人。据导演冷淞介绍在当地一妻多夫制不仅存在于兄弟之间,也存在于两个家庭甚至两个家族之间,在当地被称为“走婚”。“走婚”实际上是摩梭族人常见的婚姻习俗。对摩梭人来说通过“走婚”维系的婚姻关系的基础是感情,而不是经济社会因素。但是对俄亚的纳西人来说,一妻多夫制显然并不是这样。纪录片中的杜基明确告诉我们一妻多夫的一个好处是他的弟弟不用再多花一份娶妻的钱,另外一个是家里的活只需要一个女人就足够了,不用两个人。换句话说两个人只娶一个妻子是出于经济的考虑,一方面可以做到代价最低,另一方面则可以做到效率最高。因此俄亚纳西人的一妻多夫制恐怕是在绝对贫困条件下进行种族繁衍的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它类似于人类早期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情况下母系氏族中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婚配制度。它的基础是性别差异之上的劳动分工。这一点也反映在俄亚纳西人的家庭里面。纪录片里介绍古米主要负责照看家里的三个孩子和兄弟两个的饮食起居,以及其它家务活动,而杜基负责马匹的喂养,高土放养家里的四十几头羊,兄弟两个共同承担土地的耕种。

    实际上俄亚纳西人的其它习俗反映的也是当地生产力的不发达,或者是生产力的极度落后形成了俄亚人的特殊习俗。纪录片描述了一个俄亚人的丧葬过程。俄亚人认为人一辈子都是在不停的做事情,所以他们把去世称之为“大休息”。他们还认为人赤裸裸的出生,去世的时候也要赤裸裸的走。因此俄亚纳西人葬礼上的死者是赤裸着身体的,并且采取的是火葬,没有随葬品,这与其他民族的厚葬习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俄亚当地闭塞的环境、多山的地理环境以及非常原始的生产方式导致他们始终处于温饱线以下,所有的忙碌目的就是填饱肚子,即使是老弱病残也要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因此他们对人生意义的认识也就停留在“做事情”上,去世也就意味着不再做事情了。极尽简化的葬礼则可以为活着的人留下更多的生活资料,而不是与死者一起腐烂掉或者化为灰烬。

    在现代文化以摧枯拉朽之势对其它文化进行征服和同化并成为现今主流的情况下,如何对待以俄亚纳西文化为典型的“落后”文化成为一个重要的课题。纪录片并没有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纪录片开头和结尾都是同一个镜头,洁净的天空中一只苍鹰孤独地翱翔,导演似乎用它表明俄亚纳西人的文化已经异常孤独。纪录片中多次出现生机勃勃的野花,并且特别用解说词介绍说是俄亚当地一种常见的蓝色野花,纤细而挺拔,充满了生命力。导演好像又在用它象征文化延续上的韧性。俄亚纳西人独特的文化还有必要存续下去吗?还能够存续下去吗?

    文化间的竞争实际上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但它并不是通过武力或者强制完成的。正如马克思所说“野蛮的征服者总是被那些他们所征服的民族的较高文明所征服,这是一条永恒的历史规律。”前后两个“征服”的内涵显然是不同的。野蛮文明在面对较高文明的时候往往是不自觉地被后者所同化,有时候甚至是主动选择的结果。我们并不需要对“落后”文化的消失感到遗憾,它们早就应该只存在于博物馆里面了。这并不是宣扬文化霸权主义。文化多样化或多元化存在的前提是要避免为了多样化而多样化,甚至不惜以牺牲特定文化形态下的人们的实际利益为代价。多元文化应该具有功利的目标,即能够让人们幸福。

    封闭的地理环境和落后的生产力共同造就了俄亚纳西人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独特文化。尽管它在现代社会的环境中显得是如此与众不同,但是它不应该继续存在下去。因为它继续存在下去的代价是俄亚纳西人持续的贫困。任何支持这种文化存续的主张仅仅是为了满足现代人的猎奇心理。人们可以说纪录片中的俄亚纳西人也充满了快乐,他们应该是幸福的;他们在谈论自己的一妻多夫制时非常坦然,没有任何羞怯。可是我们知道洞穴中的人把影像当作真实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转身看见过真实。俄亚纳西人能够在贫困的状态下怡然自得,只是因为不知道还有更好条件下的幸福存在。一妻多夫是一种原始的婚配制度,是在生存压力下为保证族群繁衍的被迫选择。按照儒家伦理或者任何现代伦理道德,一妻多夫都被认为是不正常的现象。在现代社会恐怕只有妓女与之类同了。一妻多夫也违背了我国的法律制度。

    俄亚纳西人这种封闭环境下的文化类型一旦遭遇到现代社会,恐怕就像古墓里光鲜的丝绸遇到外部空气会马上褪色腐烂一样,很快被现代文化渗透同化甚至最终消失。几乎肯定的是这一过程将由俄亚纳西人主动来完成。纪录片就是那个摆脱桎梏的囚徒。变化在纪录片摄制人员进入俄亚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发生了。俄亚人第一见到手机、摄像机、比他们的油灯亮的多的电灯……据导演介绍,随着纪录片的播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入到俄亚,甚至网络上已经出现了俄亚旅游攻略。当地政府也宣布俄亚将要实现“三通”,即通路、通电、通信。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三通”之后的俄亚:他们不会再去点燃昏暗的油灯,不会再用原始的方法收割大麦;孩子们走进课堂学习汉语,青年人走出大山到外面打工。俄亚人的葬礼可能还会采取传统的仪式,因为它是俄亚东巴教的一部分,但是他们的生活方式将会发生彻底的改变。他们仍然是俄亚纳西人,但是俄亚纳西文化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并不为此感到伤感。

备注:《俄亚纳西人》获得 2009413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半岛国际电视节纪录片中篇金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远观朝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远观朝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