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虎啸龙吟
虎啸龙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788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德艺双馨的王学忠

(2018-02-11 14:23:40)
标签:

大鼓艺人

靳派乐亭大鼓

乐亭大鼓

滦南乐亭大鼓

分类: 历史研究
德艺双馨王学忠

(戴成龙)


王学忠(1891—1972),号云执。系滦南县胡各庄镇桑园村人,早期乐亭大鼓表演家。
他出身农民家庭。十六岁那年,父亲去世。失去“顶梁柱儿”,断绝生活来源,给本人口众多的家庭带来沉重打击。王学忠行大,下有十二岁的妹妹和十岁、五岁的两个弟弟。父亲早逝,让沉重的家庭负担过早地压在他的身上。年龄小、身体薄的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挑起家庭重担。他干不了农活,只能另求别路。
乡亲们也为这个家担忧,纷纷出谋划策,让这个可怜家庭找到生活来源。学忠嗓子好,自幼好唱,也模书仿戏,有人出主意,“让学忠学说书吧,这样可回避体力,又可赚收入养家”。大家热情帮忙,打听附近说书的,愿不愿带徒弟。学忠的大伯说,“柏各庄有王德有先生,乐亭大鼓唱得好,晚年已少了外出,在家坐收弟子,不如找他试试。”几天后,有人赶毛驴车,从十几里外把王德有先生接到家来。王徳有在大鼓界德高望重,声誉附近,是他奠基和创造了“西路大鼓”唱腔,晚年致力书艺传承,门下培养出不少大鼓演唱人才。王德有来到王学忠家,见学忠性格温顺、为人老实,对他进行了一些简单测试:喊嗓儿、仿唱……王先生一听,学忠音域宽阔,声音洪亮,耳音准,嗓子条件不错,高兴地说“不错,有演唱条件,这徒弟我收了!”王学忠与家人十分高兴,请师傅吃饭,好酒好菜敬待。从此,王学忠学唱乐亭大鼓。

(一)

王德友先生,已古稀之年,也没有了当年舞台的风采奕奕,少了丹田功,多了嗓子哑,唱腔后劲不足。收了“关门弟子”王学忠,力倾余力,传授书艺。农闲时,学忠每天跑师傅家求艺;农忙时,在天亮前把师傅接到家中,白天干活,利用晚上学技。寒来暑往,披星戴月,连续三年往返于柏各庄、桑园之间。传技授艺很简单,口授一段唱词,学员死记一段,再教唱一段,直到练熟为止。王学忠脑瓜聪明,记词、仿腔都快。每隔五天接送一次师傅,师傅在这里住上5天,学中就学上5天。王学忠家条件困难,为了学艺,家人跟着省吃俭用,并设法让师傅得到最好的吃宿。师傅在的日子,母亲总是把饭做成两样儿,好的招待师傅,粗饭留给家人。给家庭添加负担,学忠几次产生弃学想法。当他想到家庭未来需要自己,弟弟妹妹还小需要自己时,便擦掉眼泪,咬牙坚持。母亲看也鼓励他:“不要有杂念,坚持到底,学出个样子来!”
于是,他克服枯燥和劳累,白天干活、看孩子,晚上和师傅泡在昏暗的屋子听课。吃饭时,学忠先让师傅吃,再让弟弟妹妹吃,自己陪母亲吃另做的粗饭。三个春秋在人生的长河中并不算长,可对王学忠来说,却是遥远而漫长。正是他顽强的精神,背会了两部长篇和几十个小段的唱词,练就了完美的唱腔,学会了认字,无数次的抄写练就了一手清逸隽秀的毛笔书写。“功夫不负有心人”,心血与汗水的付出,使学中说唱技艺初成。

                    (二)

王学忠与本村弦师王恩山搭档,踏上寻演之途。起初,演出是艰难的,没名无声,只能靠少收费赢得演场。弦师王恩山是盲人,每逢外出,王学忠对他精心照料,帮他生活起居,将收入尽可能多的分给他,两人合作达十几年之久。王恩山病死后,又与吴庄子村吴殿宝合作。吴殿宝也是盲人,王学中对他仍是一片诚心,施以无微不至的关照,两人合作,直到晚年。说了一生书,仅仅合作了两人弦师,不管到什么程度,对艺伴不嫌不弃。他待人真诚、包容他人的优秀品质深得乡亲们乃至艺界的盛赞。
王学忠的一生始终是奋斗,他的奋斗精神,历练了优秀的人格。他时时提醒自己:干事需要执着,信念需要坚定,他给自己取艺名“云执”,云者说也;执者执著也。正是他的执着与坚定,成就了他不平凡的事业,也造就了他纯正的书风。
他是流浪于民间的底层艺人,他却有极高的道德水准。他从自己演绎的历史故事中品读人生,也深知:作为一个艺人必须以教化他人为己任,不断修养自己为快事,才能升华艺术,得到百姓们的欢迎。正因如此,他唱的书段皆是以宣传英雄人物、歌颂清官、传播良善、维护正义美德的内容,对那些违背伦理、宣传余孽、张扬淫词滥调的书段,总是毅然说不,拱手而拒。
演唱的主要长篇书目《施公案》《回龙传》,《响马传》等,小段有《王花买老子》《王二姐思夫》《芦花荡》《鞭打芦花》《西厢记》《樊梨花送枕》《赵连壁接娘》《打狗劝夫》《借东风》《马前泼水》《许仙借伞》《王定保借当》、《冯奎卖妻》、《大闹天宫》等上百个。他演唱的每部长篇,皆能持续说40多场次。
人们评价王学忠:嗓音洪亮,唱腔柔美,气场佳,有派头。
书场有“唱声容易道白难”的说法。而王学中的道白堪称一绝,发音清楚,声音抑扬顿挫,内心情感丰富,语言表达准确,而且不慌不慢,沉着坚定。他讲究表、白、评三者浑然一体,吸引听众入味入神。描绘人物形象,重点将穿着、身材、面貌、肤色交待清楚,留下形象感知。再将人物活动场景交代清楚,城池院落、居室陈设等,逐一进行描绘,使人物活动与环境紧秘相扣。他常用垛句来描绘人事物,用排比垛句施以夸张。通过技巧的运用,加之抑扬顿挫、轻重缓急的语气,让故事更有氛围,感染听众,因此,人们称他“王铁嘴儿”“王铁嗓儿”。

(三)

王学忠先生在事业上是永远不会满足的人,而在生活上,却是很容易满足的人。
他靠自己从事的事业,乐观地担负者大家庭的重担。他用自己的收入,维持着弟弟家的10口、妹妹家的5口、自己家的6口这个多到20余口大家庭的和睦,即使四代同堂,这个大家庭也从没分开。他把自己说书的收入,全部用在这个大家庭上。
他在外演唱,自然享受着好菜好饭,但每每回到家里,同和家人一起吃粗咽菜。村上有人问他,
“你在外演出吃惯了好饭,回到家里能习惯吗?”
他说“人啊,别忒两样了,到哪儿就得随哪儿啊!”
“人哪有不馋的,得根据自己的条件说话呀!”
他不忘本色,走到哪儿随到哪儿。在外说书,也从不摆派儿,舞台上气质俨然,生活中是普通一员。正如他所说:
“说书人必须安静稳当,知文达礼,守规懂矩才是。”
邻村有一人,找上门来,想拜王学忠为师。王学忠见他性格高傲,说话不着边际,举止摇头摆尾,王学忠见来人不三不四的样儿,当场拒绝。
在说书生涯中,王学忠锻就了善良性格,也养成了其不卑不亢品质,待人诚恳热情,温和谦让。只要回到村里,总是乡亲们很亲近,乡亲们也感觉他很随和,愿意同他呆在一起。无论在外还是在家,只要乡亲们有事相求,也总是倾力帮助。
1949年暑期,冀东连降暴雨,滦南乐亭一带洪水不退。乡亲们下不了地干不了活,被围困家中。王学中用说书为人们了却寂寞,疏解情绪。他从村东到村西,每天轮换门口义务说书。他不顾酷热潮湿,蚊虫叮咬,连续四十二个夜晚,为乡亲们说唱《施公案》,在村中成为佳话。
有道是“艺无止境”,王学忠边演边提高。演出中发现不足,主动克服,唱完总结经验,演前针对唱词精心设计唱腔,揣摩---实践---备课,成了他从艺的公式。每天总是早起,不忘到村东坑沿儿喊嗓练功。“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从技艺得到提升。他边记边唱,边改边创,求词句顺口,让听众能得接受。王学忠博采众长,对艺术精益求精,兼收多家唱法,有的地方三番五次做修改,直到满意为止。正是他的锲而不舍和锐意进取的韧劲儿,让他嗓高音阔,声远而具穿透力,在村东演唱村西竟听得一清二楚。有人称赞说“四大口,唱得好;八大句,转得妙;二黄板,堆得紧;道白逗得大家笑,最妙还数大悲调”。
他不喝酒不吸烟,把保护好嗓子作为一生的大事,更不让自己沾染那些不良恶习。东家盛情招待的烟酒,总是推让给搭档。
精湛的技艺,本分的演唱,让他演艺生涯根植在乐亭大鼓本土的乐亭县,每年在乐亭域内演出至少达二百场次之上。因久居乐亭,滦南老家请他说书,须提前一个月预定。
王学忠做人有准则,从艺有品德,“做人要知足,做事要低调”,是他嘴上常说的一句话。

(四)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后,他看到国人倍受欺凌,感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以说书做掩护,投身于抗日救国运动。
一天,正在乐亭新寨演出。听说姑父为八路军递送情报,被住滦县的日军抓走活埋。演出结束后,他顶黑赶回家,二话没说,套上驴车,彻夜行程60里,来到滦县南城门外,冒着生命危险,把尸体抠出运拉回,他说“辜负为抗日而死,死得光荣,应得到安葬!”解放后,姑父被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
王学忠接过姑夫未完的事业,继续以说书为掩护,为我抗日冀东八路军第十三军分区递送情报。他担负 “桑园---常各庄---史各庄---坨里”一线的情报传递任务,把经常说书的胡各庄“荣发堂”药铺,作为抗日秘密联络点,在这里完成递送情报的任务。王学忠为我冀东驻沿海八路军递送了很多情报,为完成送“鸡毛信”任务,有时从梦中醒来,连夜送达。
那天,王学忠得到把情报送至坨里的任务,途中被日伪军设卡,所经人员须遭搜身。几个鬼子在桥上架了机枪,汉奸们搜查。王学忠遭搜身后没搜出东西,仍引起敌人怀疑,被扣留下来,连同几个外村人被押到胡各庄据点。恰巧,日伪人员有薛庄村一薛姓人认识王学忠,急忙跑到桑园告知家人,村干部王连甲等人取保最终获释。
为鼓动群众抗日热情,王学忠增加歌颂古代爱国人物以及抗敌英雄的演唱书目,内心包含革命激情,还把自己的爱国情怀融入到所演唱的书目里。这阶段他以演唱《响马传》为主,讲述的是从隋末农民起义到唐王朝建立的历史进程。隋末农民起义是我国历史上的一次伟大的农民战争,广大贫苦农民被迫抛家舍命,铤而走险,卷入了这场反抗隋炀帝的斗争中,涌现出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如秦琼、程咬金、单雄信、罗成等。通过王学忠的演绎,让观众更加热爱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还穿插一些自编的抗日小段,激发群众的爱国热情和斗争情怀。1942年1月,丰润潘家峪遭日军屠杀,他以此为背景,编写《火烧潘家峪》的唱词,来揭露日军暴行。《火烧潘家峪》的唱道:
可叹潘家峪的人
清晨未起身,
日本子围庄村,
警备队特务们,
进村都恶狠狠。
说是听讲话,
诓出众村民,
男男女女围在院中
这才遭了殃。
机枪扫了射,
还用臭炮熏,
小儿童命归阴,
苦死了老年人。
孙孙拉着奶,
奶奶抱着孙。
大大小小狼嚎鬼哭
一起见了阎王。
潘家峪的人,
全都被火焚,
皮又焦肉又烂,
尸骨都无处存。
房子全烧光,
粮米化灰尘,
骡马牛羊鸡鸭鹅犬
烧得好可怜。
全国的同胞们,
努力还要齐心,
一定要把那小日本
赶出咱中国门……

(五)

1954年,中国唱片社邀请他与靳文然,一同去北京录制唱片,因情况,终未成行。他一生也没收徒弟,唱腔风格未得以传承,以至于后人不能欣赏到其优美的声音,给历史留下遗憾,给艺术留下惋叹,令群众扼腕叹息。他生前保存了自己誊写的大量书稿,能装满两大木箱。但皆印岁月的湮没和沉埋。
王学忠重视知识,重视文化,在艺海跋涉中,深悟到知识的重要。他三十后结婚生子,娶小自己十岁的荣氏为妻。妻子身体不好,王学忠51岁,生了次子王春林,春林生来嗓子嘶哑,不具备承父业的条件,王学忠就一心供他上学。上世纪五十年代,是国民经济最困难时期,要从人口多的家庭里,供出一个上学的来,自然增大开支,难于维持。王学忠号召全家省吃俭用,无论如何也要供春林上学。王春林看到家里的困难,多次有学之念,父亲便鼓励儿子:“要坚持下去,只要坚持,啥事都挺得过去。”王春林不负父望,终以优异成绩考取太原工业技术学院。为不使大家庭承担过重负担,王学中提出分家。为供养春林完成学业,家里背负了很多外债。儿媳过门多年才发现门栓上记满了债目。
暮年,王学忠演唱少了。但他仍舍不得放弃一生钟情的大鼓,有空就唱。他注重身体保养,勤奋不懒散,起居有规律,天不亮就起床,背粪箕捡粪,到村外喊嗓。
老年,他仍很知足,常说“人哪有不馋的,我啥都吃过了,我就忒满足了”,也享受着儿女的孝敬。但不弃演唱,谁家有请,还能应酬。他说“我能唱就唱!”在家里每每征求儿孙喜欢的段子,“你们点一段儿,我给你们唱”。
他愿意唱,有口气就唱,只有唱才快乐。每次演唱给儿孙满堂的家庭带来和睦,带来幸福。只要老人唱,小人们便迅速集拢,让他感受儿孙满堂的喜悦。这个家庭,日子穷着,却幸福着。
1972年他81岁生日上,他高兴的演唱。午饭,儿媳端来热乎乎的饺子,他笑了,乐呵呵地说“这真是打鼻梁的饺子啊!”他拿起筷子十几个吃了,吃完便安静地躺在床上。从那再也没有唱,几天后,安然离世。

人们很怀念他……
女儿想他时说:“爸爸很孝顺奶奶,每逢胡各庄大集,总是买来好吃的,送到奶奶的身边……
外女想他时说:“姥爷真慈祥,从没跟我发过脾气,要他教我说书,他认真了,一个女孩子家,不学这个……
儿媳想他时说:“公公在时,常对我说,啥斯妈,你点上一段儿,想听啥我就唱啥……
儿子想他时说:“爸爸在时,不吸烟,不喝酒,一是为保护嗓子,再就是他认为那是不好的习惯……
乡亲们想他时说:“从王老那里明白了国与家的关系,如果我们的国没了,怎么还会有家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