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SAGE乌克兰行

(2007-08-08 21:33:38)

中国SAGE乌克兰行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同去的队友

  首先这个标题就让我比较头痛,因为文章要有主次之分,到底这篇文章是主要介绍中国SAGE的在乌克兰的比赛过程与情况呢,还是主要介绍在乌克兰的游玩经历呢,思来想去,于是想了这么一个折中办法。(我比较啰嗦)

上篇:SAGE

    首先在这里介绍一下什么是SAGE,SAGE是英文Students for the Advancement of Global Entrepreneurship的缩写。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学生经济社团,工作就是做生意。我们学校于三年前参加SAGE的活动,今年小胜对手,代表中国参加2007 SAGE World Cup。比赛的时间是8月1日到8月3日,地点则是在乌克兰的Odessa。经历了整整一个流火七月的准备。从比赛PPT到演讲稿,再到年度报表等等,无不是改了又改,反反复复。很快就到了比赛的时间。名义上说我们是代表中国出战,但实际上SAGE在中国发展得不是很好,仅仅在上海有人参加,所以也没什么人支持,费用全部自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去比!最后出发的人有:Joyce Liu, Keith Shao, Ann He, Gloria Niu, Watson Yu, Allon Chao, Helen Shi(中国赛区裁判), 我,还有一个带队老师。

    7月30日,上午舒舒服服睡了一个懒觉,下午泡了一个澡,收拾好行装,做足准备,马上就要踏上前往乌克兰的旅途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出国,虽然是第一次,却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大概我这个人会比较适合四海为家的生活吧。晚上8:00的飞机,先到北京,在转机到Kiev(基辅),再转机到Odessa(敖德萨)。下午4:00,我正坐在餐桌前准备享受回国前最后一顿中餐时(事后证实这不是最后一顿,暂且不表),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不祥的感觉陡然涌上心头。果然,因为北京天气原因,所以飞机改至下午5:50,阿天或许还记得,那天北京的天气绝对谈不上令人愉快。于是乎,我只得告别我心爱的红烧鸡翅膀,出门,打的,在所有人中第一个到达虹桥机场。在机场,我了解到北京正在下雷暴雨,航班取消了,后来我们的新航班时间仍是8:00,让人无语向苍天。在机场和小绫通了几条短信,貌似有人说我回国会来接我哦。7:50准时登机。北京雨下得天昏地暗,飞机还在起飞队列中,要等待一段时间,陆续有乘客下飞机,放弃这班航班了。我们继续等,一直等到10:00多,飞机终于在众人的期盼中起飞了。本来如果飞机准时起飞的话我们应该已经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了。这时候别的人因为已经太晚了都睡着了。我和Watson因为经常熬夜,所以精神还好。飞到北京上空时,只见飞机下面的云层里电闪雷鸣,让人担心能否顺利降落。不过还好,飞机一阵颠簸后顺利降落了,不然我也不可能在沙发上专心写这篇日志了。众人纷纷鼓掌庆祝。在北京逗留了几个小时,次日凌晨乘国际航班于当地时间中午到Kiev,当地时间下午到Odessa。乌克兰与中国时差5小时。也就是说这一路将近花了1天的时间。这里要提一句,乌克兰人的英语实在很是让人头痛,虽然知道这是英语,但夹杂了乌克兰口音后我们依然无奈无法听懂,结果入境过关过得很麻烦,大家只能大眼瞪小眼,还好最后总算成功入境了,没被遣送回国。

    到了Odessa,Joyce通过重重关系(绕了几个弯)认识的一个和她基本没有任何关系的名叫鞠静的姐姐来到了机场接我们。一出机场,我们就受到了媒体100%media的采访,好好在国外上了一把镜,露了一把脸。但接下来我们马上就遇到了乌克兰人“斩”我们的第一刀。事情到是十分简单的。我们要从机场打车去Black Sea Hotel,在机场谈妥的价格是每辆车40格里(当地货币,$1=5格里),一共两辆车,到了目的地,司机就开始赖账了,最后收了我们一共180格里,每人20。真是一见面就大刀向游客的钱包砍去啊!

    进了宾馆,洗了个澡,大家就匆匆换好衣服去出席晚宴了。比赛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大家用英语夹杂着各种手势相互交流。晚宴是自助餐,随便吃了一些我们就回房休息去了,一路飞过来,没怎么合眼,还有什么力气去参加什么晚宴呢?

8月1日上午,早早起了床,因为上午有Countries Day的活动,要求介绍各个国家的特色,我们自也不甘落于人后,集体男生西装领带,女生衬衫短裙,风风火火步入会场。首先是国家展示。Helen播放了一段古筝录像,Keith当场泼墨画国画,我也上台打了几式太极。展示很是成功。我们还看到了南非姑娘的歌舞表演,尼日利亚的土著舞,乌克兰美女的独舞,还有菲律宾人的将敲开的椰子壳绑在身上、并运用敲击的一种舞。无不精彩无比,让人赞叹。展示过后是各国设摊交流,韩国的三个帅小伙摆出了浓汤和一堆国内随处可见的农心辛辣面,乌克兰摆出了当地的待客美食:硬面包沾盐巴。这滋味怎么说呢,总之不是很对中国人的胃口。各个摊上有许多免费小礼品拿,我自然也不客气得搜刮了不少。外国人很有趣,看到了中国书法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要求用书法来写他们的英文译名,国内带出的宣纸不一会就全用光了,韩国人见到了,大方地拿出了他们的展板纸,虽然效果不及宣纸,但满足了外国人强烈的需求。其中一个韩国人还亲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潘昌铉,用的还是毛笔,虽然是铅笔式的握笔法,但还是写的不错。

    上午结束了自然要吃午饭了,我们三个男生(我,Keith,Watson)正坐在一起吃饭时,SAGE的总发起人DeBerg主动过来与我们一桌吃饭。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不错,面相很友善,谈吐也很幽默,我们聊到了中国,上海,还有SAGE日后的发展,还聊到了他在俄罗斯推广SAGE的经历。据说当时是一张方的长桌,DeBerg和他的秘书助手坐一边,俄罗斯教育部长坐另一边,板着脸,一脸严肃,让人不禁想到了美苏冷战。

    下午,主办方请了几位导游领我们徒步游览了Odessa。Odessa位于乌克兰南部沿海,是典型的港口城市。Odessa不是很大,徒步走一圈需约5小时。城中的古旧建筑很多,多为古典和巴洛克风格的。城中雕像很多,有普希金的,拉奥孔的复制像,还有Odessa几任执政官的铜像。一路上,发现当地过马路只有车让人,没有人让车。这让在国内一直提心吊胆过马路的我们感慨不已。而且当地的流浪猫狗特别多,原因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回宾馆,吃了些泡面、压缩饼干,洗漱一下,便睡下了。

    8月2日,上午排练presentation排了一上午。下午出门逛了逛商店。在一家店中看到了很多漂亮的刀具,心中升起了购买的想法,这时同学问了问店员这刀是哪里生产的,店员给了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答案:China。马上打消我的购买欲……在另一家店,我买了一瓶欧莱雅的化妆品给老妈,当地的化妆品比国内普遍便宜。下午去商店领了一桶水回宾馆。这家宾馆很奇怪,不免费供应饮用水,只能5格里1瓶地买。所以出门买水是必须的。但水买好了,又有问题了。买好后当我们问店员这水能不能喝,并做手势时,店员使劲摇了摇头。我们很惊讶,不明就里,只得拎了水向店外走去。走到外面,竟看到几张亚洲人面孔,上前一问,竟听到了国语,仿佛听到了天籁之声。忙问了水的事,得知这的确是矿泉水时,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千谢万谢后,我们回到了宾馆,继续排练。明天就是比赛的时间的。当晚一夜无梦。

    8月3日,终于到了比赛的日子了。从宾馆上车,来到了黑海边三面被海环绕的另外一家宾馆,参加比赛。上台抽签,Watson很乌鸦嘴地说抽中序号2。果然是第二个上台。比赛之前上台试ppt,竟然不能放ppt中的录像。一放就只能投影出蓝屏,我们大惊。我忙把电脑所有的显示有关的设置看了一遍,总算找到了原因,修好了。大家颇有劫后余生之感。因为上届我们也是一样的原因在比赛中放不出录像,结果只拿了中国第二,集体遗憾无比。今年再出同样的问题,我这个专门负责电脑的人估计要被队友们乱刀切碎,魂断乌克兰了……今年参加比赛的有:中国、韩国、菲律宾、俄罗斯、乌克兰、南非、尼日利亚、巴西还有美国,一共9个。我们的项目是一个校内的学生公司,还有配合特奥会的一系列活动。感觉还不错。终于上场了,脚有点抖。记得Ann在赛前反复向我强调她很镇定,不会紧张,但轮到她发言时,还是忘词了,顿了三四秒,周围的人都在用嘴形提醒,总算记起来了……到我说话时,拿起话筒,发现喇叭竟然没声音,只好放开嗓门大声讲解项目。事后才发现是话筒没开……队友给出的评价是:很有激情,疯狂,音量够大。比赛一直比到下午。其间韩国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提到了中国,但将台湾也并列提出了。我们所有人均是一惊。这是个很敏感的问题。他们下台后,我们上前进行了友好交涉。他们连声“Sorry”马上纠正了错误。

    看完所有比赛团队的presentation,平心而论,我认为我们的项目和presentation都是一流的。绝对能进前三,但是比赛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尼日利亚第一,乌克兰第二,第三是谁我已经记不清了。尼日拉亚黑人做的presentation说的英语像在唱rap一样,根本听不懂。后来听Helen说评委中有一半是乌克兰人,乌克兰第二自也正常,明年SAGE比赛会在尼日利亚举行,加上评委中有不少黑人,所以尼日利亚拿冠军也就不奇怪了。我们很是气愤。有些东西,知道了就是知道了,但知道了又能怎样?还不如不曾知道。但我们还是有收获的,比赛评委中的Boschee颁了一个自己家族的奖,专门奖励在Social Work上做出贡献的人。我们拿到了银奖,还有1000美元奖金。当然不归个人所有,归我们整个社团拥有。

晚上,所有人来到了黑海海边的一个小广场,参加了一个篝火晚会。大家都放开自我,跳起了舞。在国内根本没这种机会,大家都放开身心,放松了一把。Joyce则在沙滩上发了十几分钟呆,把沙子像撒骨灰一样洒了十几分钟。而Watson被南非来的漂亮美眉卡拉钩去了魂,Gloria则看上了俄罗斯帅小伙丹尼尔。后来我们还看了烟火表演。一直闹到凌晨。在回宾馆的车上,大家唱起了儿歌,什么《小燕子》《我爱北京天安门》等等。如果同车的外国人听懂了估计要好好地汗一把了。乌克兰之行的比赛部分就此告一段落了。

 

 

下篇:玩在Odessa

    8月4日,比赛结束了,我们也可以好好玩玩了。回国的日期是8月7日。早上吃早饭时,Watson就此多了一个绰号。以下是他们的对话:

  (Watson端了盘香肠来到Gloria对面坐下,准备吃香肠,但拿刀怎么都切不开)

    Gloria:从前有一只猫,很喜欢吃香肠,但怎么都不能用刀把香肠切开。(眼神向一边飘)

    Watson(抬头看了Gloria一眼,香肠一放):你这么说什么意思??

    Gloria:我又没说你。(得意洋洋)

    Watson(郁闷地看了Gloria一眼,改吃火腿片了)

    Gloria:香肠不理猫了,猫去找火腿片了。

    Watson(改吃面包)

    Gloria:连火腿片都不理猫了,猫去找面包了。

    Watson(干脆地放下了刀叉)

    Gloria:猫没人理了。哈哈。

    从此,Watson就有了新的绰号:猫,而Gloria因为起了这个绰号了,自封为猫主人。加上Watson的面相的确有点猫的感觉,这两个绰号就叫开了。

    吃好早饭我将从中国带去的清凉油送给了DeBerg, Bochee 等等。他们都很喜欢这来自中国的大自然的清凉。

    上午,鞠静姐姐带我们去了黑海的沙滩。因为原本没有准备,我并没有下水。在海边大家赤脚走了走,拍了些照片。捡了片贝壳。用乌克兰的沙子将Keith活埋了。还和Joyce来了场沙滩脚斗,结果是她的裤管里全是沙子,而我,自然大获全胜。哈哈。沙滩出来,我们正去公交站,路上遇到了一个男的,说Keith把他的汽车的后视镜撞掉了。我上前一看,这明明是旧伤。得,遇上“碰瓷”的了。那男人神色激动,叽里咕噜了半天,俄语8级的鞠静姐姐翻译过来说,那男人要我们赔50格里。这也太黑了点吧。最过分的是那个男人还威胁我们说他要报警。报吧报吧,我还巴不得你报了。僵持了半天,那男人手机舞了半天,就是不打报警电话。耗吧耗吧,反正我们是6号的飞机。又僵持了一会,Keith一路讨价还价,那男的最终决定只要30格里。Keith出了钱。大家愤愤了一路。感叹乌克兰风气的问题。

    中午,鞠静姐姐带我们去吃了一顿中餐。想不到人在国外还要吃中餐,感慨一下。家乡的菜让人格外亲切。几道中国小菜口味还算地道。

    下午,去商场疯狂购物了一把,买了一堆巧克力。回国准备送人。出了商场,Allon说她的相机掉了,反复翻包未果。匆匆重回商场,急着找时,想把眼镜摘下,打开眼镜盒,发现相机赫然在盒中。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虚惊一场。继续走着,突然遇到一个正在抽烟的人一直跟着我,很莫名地说了一堆话,听也听不懂。最后他送了我一枚硬币,有很莫名地走掉了。事后仔细研究了这枚硬币,面值是2马克,1975年铸造,发行于民主德国。真是一件怪事!

    回宾馆的路上,我们被警方的人盘查了,要查护照,防止偷渡,但我们的护照这是都押在宾馆前台呢。只好拿出了邀请函,总算pass了。事后我们想和这些警察合影,但被微笑着拒绝了,真是遗憾啊!

    晚饭吃了乌克兰当地产的方便面,同学开玩笑,竟把我的面放到了冰箱的冰格中,真是不爽!

    8月5日,要去离Odessa一小时车程的白城玩。是乘小巴去的。上车时人们抢着上去要座位,挤得不正常,就有事要发生了,我坚信我的第六感。果然,我低头,看到一只手放在我的口袋中,这倒不是要紧事,关键这只手不是我的,更关键的是这个口袋里放了我的皮夹,皮夹里有900美元……我马上一记手刀过去,那只手马上逃离,空手而归。我的皮夹一分未失。现在想来真是好险。算来这已经是我第二次亲手从小偷手上把东西保住了。真是在乌克兰的“精彩”遭遇啊!

    小巴晃了一路,闷热无比,总算到了目的地:白城。白城的门票本来是4格里,现在涨到了20格里。在白城中,我们欣赏到了一出精彩的表演,一场惨烈的攻城战,虽然没听懂解说词,但还是看得很开心。我们还爬上了城墙。总的说城堡建得还算结实。

    晚上,回到宾馆,众人开始K歌,吃早上卖的西瓜。我们4声道合唱,唱到一半,一件事情打断了我们:Watson的护照不见了。众人忙帮助寻找。整个房间找了一遍,没找到。最后总算是Ann提出在床底寻找后,在床底找到了。众人纷纷表示要回房理理东西,特别是床底,免得丢了什么。K歌不了了之,心中甚是不爽。晚上Gloria以代表SAGE中国队为借口,向代表俄罗斯队的丹尼尔送了礼物,还收到了回礼和一个热情地拥抱,搞得她回房间就发疯了。我们看着疯狂状态的她,只能无奈得笑笑就罢了。

    8月6日,要回国了。早上5:45起床,6:30出宾馆。到了机场。飞到Kiev。在Kiev到北京的飞机上开始构思并动笔这篇日志。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等去上海的班机时打80分,被很不幸地打到了10。回上海的飞机上和Ann, Keith打牌,我和Keith都小小得让了Ann一把。北京时间8月7日10点半左右到了上海。回家,洗澡,睡觉。8月8日上午上课。花了7号8号两天时间写出了这篇日志。

    最后用Joyce在飞机上写下这段文字结束这篇文章。

   “觉得生活就像是乘坐电车。这个想法在脑子里笃悠悠地转了很久。在任何一段经历中,我们都像是匆忙的旅客,登上某一列的电车,然后在上面邂逅形形色色的人。或许曾经互相扶持过、鼓励过、欢笑过,然而不同的生命轨迹终究不能完全重合,总有那样一天,电车会停在属于你的那个站头,于是,这一段旅途剩下了落寞的离别……

    生命的短暂注定我们要在奔波和追逐中度过。来到一个站头,带着行囊上车,颠簸地度过一段旅程,在到站的时候下车,然后赶上另一列电车……无数这样相同的的片断重叠交错出人生。车上不同的故事和感受在不同的人身上刻下烙印,成为生命的标记……

    2007年8月7日,sage生涯的高潮在飞机着陆的一刹那宣告结束。这一趟颠簸的电车最终还是平静地停在了站旁。同行的九个人,都拥有着只属于他们九个人的回忆。即便,也许他们的轨迹在今后很难再有交点,但从上海到敖德萨的这段路上,还是印下了他们携手走过的足迹。那些曾映在车窗上清晰闪动的身影,以后会常常在他们心头掠过吧……”

    That’s all.

    谢幕。

中国SAGE乌克兰行

与普希金像合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