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的绿色和平
我的绿色和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85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绿色和平:“追踪鲸鱼”行动初步研究结果出炉

(2007-11-17 21:58:42)
标签:

知识/探索

绿色和平

反捕鲸

行动

分类: 保护鲸鱼
    不能为了研究而捕杀鲸!2007年8月,绿色和平启动了“追踪鲸鱼”行动,为座头鲸装上卫星跟踪设备,收集其生活环境、种群结构和迁徙路线的数据信息。这并非易事,因为这些座头鲸都重达三十多吨,并且是在广阔的海洋里穿行。即便如此,在两个多月的追踪过程后,行动前线已传来了初步的研究结果,这些结果令人称奇。
绿色和平:“追踪鲸鱼”行动初步研究结果出炉
——利用卫星定位追踪鲸鱼,用地图标识出来。
 
    “追踪鲸鱼”行动是由绿色和平和一些在南太平洋研究座头鲸的科学家联合开展的研究活动。在绿色和平的资助下,库克群岛(Cook Islands)鲸鱼研究所和新喀里多尼亚岛(New Caledonia)的Opération Cétacés机构给座头鲸安上了卫星追踪设备。

    此次行动之所以选取了新喀里多尼亚岛,是因为在那里繁殖的座头鲸是目前种群数量稀少的濒危鲸类之一,我们担心这种鲸的数量可能已难以恢复。

    Operation Cétacés机构负责在新喀里多尼亚岛进行座头鲸研究的Claire Garrigue博士预计,现存的座头鲸数量只有几百只,而且由于捕鲸的影响,数量很难恢复。鉴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新喀里多尼亚岛的座头鲸迁徙到达的捕食地恰恰是近年来日本以研究为借口捕杀鲸鱼的地方。

    在库克群岛研究鲸的Nan Hauser发现,一个季节下来,通过照片可以确认出来的鲸鱼数量也只有六、七十只。在新喀里多尼亚岛工作的Claire Garrigue在该岛南部附近的一个大型环礁湖里用照相机拍到一只鲸鱼,可能几周或几年后,会被Nan Hauser在距离库克群岛Rarotonga海岸一英里的地方发现。

    从科学研究的角度来看,这些巧合是很重要的。但是鲸在两个岛屿之间所做的时空迁徙却给科学家带来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今年八、九月份,科学家Garrigue、Hauser会同巴西科学家Ygor Geyer成功地在二十头座头鲸身上安装了卫星追踪设备——其中十二头来自新喀里多尼亚岛,八头来自库克群岛。这群在南太平洋海域研究座头鲸的科学家殷切地期盼着卫星追踪设备传回的数据流。显然他们并没有失望。

    通过在鲸身上安装发射器,卫星每天都会将跟踪到的鲸鱼迁徙情况传送回来。发射器会向Argos卫星传送信号,接着卫星就会将数据信息传送回地面接收站。这时,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科学家都可以坐在椅子上通过电脑轻松获取这些信息。  

    新喀里多尼亚岛的鲸会迁徙到新西兰吗?库克群岛的鲸在迁徙时是向东游还是向西游?它们是向四方迁徙吗?

    卫星追踪可以帮助准确回答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座头鲸种群结构以及应采取何种管理措施等关键信息。


    当这些被安上卫星追踪设备的鲸鱼游入南极地带后,发射设备中止了发送信号。尽管如此,在进入南极地带前所传回的数据具有相当高的研究价值。

    被安上卫星追踪设备的十二只新喀里多尼亚岛鲸鱼中,有几只从该岛以南的环礁湖出发,向东南方向迁徙到了一个遥远的暗礁群中。这些鲸鱼中有几只在接下来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停留在那儿。

    在这次行动之前,从没有科学家关注过鲸鱼这种近海习栖息的重要性。Garrigue已计划明年在该海域用相机对鲸的这一近海性进行记录。卫星追踪设备记录下的结果将激发科学家们将来努力保护鲸的近海栖息地。

    有一头鲸的迁徙路线让每个人都吃了一惊。这只鲸鱼从新喀里多尼亚岛以南的环礁湖出发,沿着该岛西海岸线一直向北迁徙,然后向西游弋上千英里,到达了一个名叫Chesterfields的暗礁和群岛海域。

    这个发现为一个历史遗迹提供了有趣的佐证。原来,在Herman Melville所处的时代,Chesterfields曾经是十九世纪美国人捕杀鲸的海域之一。后来那里出现了长途搬迁来的移民。

    新喀里多尼亚岛的鲸鱼中还有几只则迁徙到了Norfolk岛,有的后来到了新西兰北部海域。这一发现填补了我们对座头鲸种群结构研究的一个关键性空白。科学家们以前一直对新西兰海域的鲸鱼迁徙到何处感到困惑。(因为在开展此次行动之前,曾有一些照片碰巧记录下新西兰海域迁徙的鲸鱼。)

   座头鲸在这两个海域之间迁徙的发现将对保护鲸产生重要的影响。这次研究发现,没有一只新喀里多尼亚岛鲸鱼迁徙到了澳大利亚,这一事实再次证实了科学家们之前的判断:新喀里多尼亚岛的鲸鱼是一个独立的种群,因此其数量不可能因为澳大利亚鲸鱼种群的加入而得以迅速恢复,尽管澳大利亚的鲸鱼数量比新喀里多尼亚岛鲸鱼数量多。

向西迁徙


    在库克群岛,八头安上卫星追踪设备的座头鲸的表现带来了一个巨大发现: 这八头座头鲸并没有四散开来,向各个方向迁徙,而是共同朝西迁徙。

    一头鲸一直游到了美国的萨摩亚群岛,而其它几头则穿越了汤加群岛的许多岛屿和暗礁。这一发现是否揭示了鲸鱼是随着从东而来的“潮流”进入库克群岛的?

    尽管在另一个座头鲸繁殖海域West Indies也观察到了这一迁徙现象,科学家们目前对这一问题还无法下结论。另一项发现是:进入十月后,有些鲸身上的卫星追踪设备还在不断传回信息。这些信息显示,没有一头库克群岛的座头鲸掉转方向,往南向南极地带迁徙。

    这点和部分新喀里多尼亚岛座头鲸的表现刚好相反。新喀里多尼亚岛座头鲸中有几只在被安上卫星追踪设备后不久就开始向南迁徙。这些迁徙活动的差异,以及库克群岛座头鲸集体往西迁徙的一致性,都将对科学家进一步研究一系列问题产生重要的影响。这些问题将涉及座头鲸种群结构,以及这些座头鲸是如何在迁徙过程中辨别方向的。

    在未来几个月里,科学家们将更深入研究这些座头鲸的迁徙路线,并评估它们的迁徙活动是否与海洋中的一些可辅助识别方向的特征、海床,甚至地球磁场相关,所有这些都很可能是座头鲸用来在茫茫大海中识别迁徙路线的方法。

有价值的信息

    虽然“追踪鲸鱼”行动是在该海域首次开展的研究活动,还带有一些实验性质,但是这次项目收获的信息量已远远超过了即将开始的日本捕鲸活动所能提供的。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会有五十只座头鲸将会命丧南极地带,因为那时日本方面将会以科学研究的名义捕鲸。

    事实上,日本这种血淋淋的研究并未给国际捕鲸委员会所提出的南半球座头鲸研究课题带来任何重大研究发现。也就是说,日本方面根本就无视负责管理捕杀鲸鱼的国际捕鲸委员会所提出的科学建议,他们依然在声称自己的科学研究是如何的有价值。

“追踪鲸鱼”,行动还在继续


    接下来,我们可能会看到一头,甚至更多追踪设备重新发出信号。全球研究人员均可以通过视频数据库查看到所有这些鲸的信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