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窗洞里的人

(2018-04-01 20:26:00)
标签:

原创

分类: 行云流水

窗洞里的人
   

白衣书生

 

  窗洞里的人,做着各式各样的动作。他们穿着浅绿的细格子衣服,像一群劳动者,洗碗、擦地、上厕所。他们表情木讷,行走不定,却又如牵着线的木偶,总是有序。

  有序的人,在窗洞里的世界,咫尺也广阔。他们想着各自的心事,默不作声,出声的似乎并无多少心事可想。这世界就有那么奇怪,不叫的狗总是咬人,总是能够教人瞠目结舌惊惶失措,兴许还竭嘶底里。

  A的传票前几日已寄来,老婆要找他离婚,毕竟守活寡谁都不好受,况且偷人也总是不洁。这种不洁,就像根根尖锐的刺,刺着那被所谓道德绑架下的良心,直是滴血。于是,她实在忍无可忍,愤怒地嚷了起来,结果得到了审判一切的法官的支持。兴许他还不知道,兴许已经知道了,兴许法院已经来开过了庭结果也不用置疑,兴许他早就恨恨地想,狗日的,老子哪天出去了,一定找个娇艳媚气的女人气死你!

  于是,外面的世界,他不知。他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些什么事,似乎他早就安于了窗洞里的生活与时日,徒自煎熬又有什么用?他已经不去幻想,外面的世界会有多精彩多炫目,或者多晦涩多阴霾。他似乎已然忘却,那个世界里的所有日子,所有的牵挂、汹涌与冲撞,自此默不作声,就像什么也不会撼动,心如止水,波澜不惊。

  B已经被转走,胖胖乎乎年年轻轻,患了艾滋病。B在他姑妈开的一家酒店做财务,戴副眼镜文质彬彬,谈了个女朋友,这下也只得分。他眼泪都掉落了下来,况且还不能给别人个真实的理由,毕竟不能害了她啊,他说。他是在一年前去一座远方的海滨城市出差,许是因了好奇,到了午夜都还在街上晃荡,结果就被一个暴徒劫持,掳去住处被鸡奸,结果那个男人是个艾滋病患者,于是他的人生就毁了。讲到这些的时候,他泪汪汪的,并没有难为情,毕竟他是受害者,是无辜的,况且也需要在可供信任的人面前流露心事,这怎么是小事呢?这时候的他,如果能够抓住一根稻草,也会倾尽全力。

  C在等待,苦苦煎熬,度日如年。他在担心外面世界里的工作还保不保得住,他在一个偏远山区的乡村当扶贫干事,可命运就有这么具有讽刺的意味,他在这窗洞里咫尺的世界,声如洪钟,生龙活虎,可外面的世界刮起了风下起了雨,恍然换了一个新天,当哥哥在电话里告诉他的时候,他震惊了,惶恐了,顿时伟岸的身躯矮了不少。还有39天,他在厕所门口走来走去,喃喃自语。那事先留得寸长的头发,还是剪了吧,他不禁叹了一声,深深地无奈,就连这眼前的世界也顿时灰暗了下来。

  窗洞里的人,走来走去,像牵了线的木偶,总是有序。他们想着各自的心事,活着各自的命运。一张张木讷的脸,熟悉或是陌生,就像经受了千百年的风雨,似梦非梦,似醒非醒。

 

 

窗洞里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春雨
后一篇:岁月如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雨
    后一篇 >岁月如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