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岸笔记(组诗)

(2014-05-05 10:51:57)

东岸笔记1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曾走进过1980年前人民公社的马厩,知晓红旗下的田野的革命性质。他玩过泥巴,能够精准翻译麻雀的语言。他曾衣不蔽体,且要在大雪之夜独自跋涉。他6岁前就会打口哨,很响的口哨如笛声。他是一个捉鱼能手。他发呆的年龄早于幻想的年龄。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很早就成为异乡人。他在路灯下徘徊。他把乡村的孤独带在身上。他成为失语的独角兽。他想爱一个姑娘,想爱好几个姑娘,她们都是最漂亮的,他为此阅读《红与黑》,阅读《安娜卡列宁娜》,他早早就老去了。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像一面旗帜。他是荒芜的辞藻。他轰轰烈烈,如内燃机车。他像一颗钉子。他成为眼睛里的公共异物。他不屑于荣誉和尊严。他的血太热,在太阳底下风干变黑。他有一个崇高的借口。他看上去有问题。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在两个年代的缝隙间跌到。他不断地试图穿越蓝色森林。他是一个影子人,是哲学家观察的好标本。他喝酒,抽烟,他从未颓废或得意。他把变色龙这个词反复写在地上。他结婚了,妻子谈不上善解人意,孩子异常可爱,并出人头地。他偶尔为青春忏悔。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至少从事过四种以上的工种,其中必须包含教师和街头摆摊。他23岁之前安葬过死人,为陌生的死者穿上最后的丧服。到目前为止至少安葬过10人以上。还曾挖开有臭气有脏水的坟墓为死人合葬。他调解过濒临破产的婚姻,仗义执言的给男伴侣一记响亮的耳光。他爱生活胜于爱具体的人。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开始自我流放,最好在京上广有居所。他去过厦门这样浪漫而抒情的都市游荡。他成为绝无仅有的一个无所事事的幽灵。他有些驼背,有些漫不经心,有些轻描淡写,有些举重若轻,有些无所谓。他吃过蚂蚁,吃过蟑螂,也吃过大龙虾和驴肉。他不看重穿衣打扮。他讨厌自负和自恋的人。他对油光水亮不屑一顾。他是一个“司机”。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人过中年,饱经世故,偶尔二一点。他不再玩世不恭,却有了三分傲慢。他包容诋毁自己的人。他头发稀疏,语速故意缓慢。他给年轻的女子发短信。他身体的毒药结成晶体。他可以从人堆里立马拔腿。他正在建立词语的王国。他足够卑微,足够诚实,足够虚无。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崇尚无声胜有声。他愿意说出所有的荒唐。他是上等品的镜子。他脸上有无限的风景。他深陷惊涛骇浪中却很平静。他的喜悦都是简单的。他不在意时间,他拒绝我的问话。他像黑洞。他让我缴械投降。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我在北京找了好几年,没有找到这个人。我去外省找,甚至跑到孤岛上的三亚。我还曾跑到太行山麓,跑到秦岭之巅,跑到彩云之南,跑到东北原始林区……我没有找到。我筋疲力尽了。这个人太难找了。或许他真的躲进了某个词里。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是一只乌鸦。他是一只横行的螃蟹。他是地下的蝾螈。他是惊雷。他是无边的沙漠。他是狼毒草。他是冬天漫长的黑夜。他是慌乱的菜市场。他是新闻联播。他是未来的小矮星。他是外星人。他是我的亲人。他是海底的暗礁。但,又绝对不是这些。

 

我在寻找一个对话者

他不是我自己。他不是另一个我。他必须站在我的对立面。他不仅能够消解我,还要冰冻我,用针扎我。最重要的,他会让我绝对缄默,像无知者那样。我无法找到这个对话者。

我不知道在死后能否找到他。

 

2014-4-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