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集结号》:谷子地留给我们的一道题

(2007-12-18 23:46:13)
标签:

文学/原创

   一年前,我知道了集结号,一年后我听到这个让我魂牵梦绕许久的声音。沉醉了,感动了,哭了,虽然对剧情已烂熟于心,但还是哭了,无法克制,像是被谷子地和那些英烈的灵魂附体了、催眠了,心灵最软的地方在微微颤动,许久许久...转眼已坐在回家的车上,耳畔为何依然有号声,悠远于山林的那边。梦吗?我不知道,一张张面孔在脑海中浮现,一遍一遍,挥之不去,无法醒来。
    “风萧萧兮水易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几千年,几百年,几十年,战争,战争从未改变。它如同一头拥有天惩之力的猛兽,人类的仇恨、欲望把它召致人间。它不受控制,无法驯服,毁灭和杀戮是它的本性,它贪婪地吞噬着鲜血、生命和一切美好的事物,直至满足才会暂时离开人间,并等待下一次召唤。
    生存还是死亡,对于匍匐在战壕里的战士们来说,是他们每时每刻都要回答的问题,在枪林弹雨一次次严酷的考问之下,生命显得脆弱和渺小,那些英武的生命早已归为尘土,灵魂飞升,史册中不曾留下他们的名字。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浴血奋战换回我们每个歌舞升平的夜晚;那个征夫与爱人生离死别换回我们享受甜蜜爱情的机会;几万人在战壕中忍受饥饿和寒冷换回你我嘴上的美味食物和身上的时尚衣衫.......他们的英灵,至今仍然在守护着我们和以后的子孙。几万万的血肉之躯成为战争这头猛兽的祭品,让它吸够了血吃饱了肉离开人间,用生灵涂炭抚平上天对无知人类的愤怒。它吞噬了47条年轻而鲜活的生命,换来几万大军的安全转移;而数以万计的人又为了最终的胜利,前赴后继,牺牲在战场上,几十年后,才有你我生活在今日的和平之中,沐浴在暖暖阳光之下,不用去恐惧被奴役或被屠杀。一个又一个轮回,一个接着一个的因果,最终归于最朴素、最伟大的道理: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死者已逝,他们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在牺牲的那一刻,他们没有想过要后人为其著说立碑,甚至大多数还没有九连的战士们幸运,他们没有谷子地这样的连长,没有人去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这些战士留下的只是群山之中、荒岗之上,那一具具,被永远掩埋的骸骨。“爹妈给取的名字,可死了怎么就没了呢?”谷子地是一面镜子,反射出亿万国人的愧疚;谷子地是一束光,照亮我们内心中那些早已无光的角落。他仿佛在责问所有人:“你们这些牺牲的受益者,你们的责任是么!?”对于他的责问,有人回答,我们应该感恩;有人回答,我们要铭记;有人回答,我们要弘扬;谷子地摇了摇头,笑了,是那种苦涩的笑,他拿起集结号在手里把玩,翻来覆去地看了良久,然后抬头环视了一下我们,叹了口气,转过身,默默地,走了。这时,突然有一个人想到了什么,向着谷子地的背影大声喊:“是不是不遗忘!?”那个老兵似乎没有听见,缓缓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不忘,便是不朽了吧?对于影片的深意,我如此揣摩。谷子地执着的是追回牺牲的价值,战士的失踪就意味着将会被后人遗忘,而烈士则意味这永远被记住,因为那么一块刻着墓志铭的石碑,这就是谷子地的信念吧,如此淳朴而又简单的信念,他的后半生为此而忙碌,他的生命为此而存在。
     不忘,短短两字,做起来当真不容易!相对而言,仇恨,也是两字而已,我们却无法忘记,并咬牙切齿着!?在我们的历史观中,仇恨被放大,而感恩却很渺小?今时今日,其实我们也会不忘,那是分对象的,区别对待的,双重标准的不忘。我们不忘沽名钓誉;我们不忘酒色财气;我们不忘权谋诡计;我们不忘纸醉金迷。若不是谷子地那声哀怨的低哮,作为牺牲受益者的我们,是否还能时时想起那些牺牲的人们,估计已忘得彻底了吧?君不见,烈士公墓的断壁残垣;君不见,忠烈祠中无人参观;君不见,纪念馆惨遭破坏;君不见,烈士浮雕上,游人刻字立传。爱国主义喊了数十年,却禁不住这风云变幻。英雄已逝无缘见,若得见必是刺骨心寒,惨!惨!惨!  
    抹去眼中的泪水,谷子地和他的兄弟们已消逝在历史的帷幕当中。对于他留下的问题,我们又该如何作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