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卧夫
卧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9,087
  • 关注人气:4,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人言兽语

(2011-07-06 14:51:04)
标签:

上帝

学院南路

大海

诗歌

黑羊

淑敏

文化

分类: 也许是诗

  真想选择一种比狼更残忍的野兽教育自己。想害人下不了手,想吃人开不了口,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其它部分被埋葬于某处坟茔而不是孕育在温暖的子宫里喷薄欲出。日积月累,我们身体内外往往留下不可磨灭的各种痕迹(包括伤痕),刻骨铭心或者触目惊心。
  无论天高云淡之晨还是月明星稀之夜,无论山穷水尽之途还是柳暗花明之处;无论白雪满地还是大雨倾盆之时,无论落叶凋零还是鸟语花香之际,都让我们有话可说。

人言兽语
  

            人言兽语
  
            初生是人,异化为狗,落荒成狼。
              ——引自《狼的档案》
  
  有人以为狼抢谁的蛋糕吃了
  有人想把胆小的狼驯成听话的狗
  狼很清楚:太多太多的物种身份不明
  甚至都以人的名义过着简直不是人的生活
  各种野兽、鬼们
  家禽家畜。一旦混淆了概念
  会像失恋一样痛不欲生
  
  我们的狼先生把窗外的景物截止在目前
  比如口是心非
  人面兽心,包括以为自己也是人的狗男狗女
  我们的狼先生打量着越来越清晰的今天早晨
  给自己判了有期徒刑
  把一炉火苗深深埋在心底而且
  只允许自己取暖
  
          2011.07.04.卧夫制造

人言兽语

  

    在马路边坐到天亮
  
  恐怕我走错了地方
  恐怕太阳是从另外的角度心照不宣
  你忽然给了我很多东西
  只留下了你的城市。为此,我忍住了一些叹息
  并听见了时间掉进水里的声音
  我想伸伸懒腰。或去某个街头
  探望曾经很依赖的第一个凳子
  我不是风,所以没有风声可以给你
  还在马路边坐到天亮?
  我对这份工作已经寻找了两万八千公里
  一边相信植物也许不死
  就像我喜欢上了叶挺的囚歌
  就像我在学院南路
  遇到过失散多年的自己
  
          2011.06.29.卧夫制造

人言兽语

 

       画船听雨
  
  眼前这个季节
  其实我不知道属于谁的季节
  要雨无雨要雪无雪甚至没有额外的风
  一天又一天的日子堆满了别人的果子
  上帝承诺的阳光几乎还有大约一个世纪的路程
  这该死的季节在这个固体的夜晚
  把我裁剪成了一枚落叶
  任我放荡
  连怀念都轻浮得不近人情
  渴望化作云烟
  渴望热泪横流
  渴望一条久违的船载着刻舟求剑的典故逐流而去
  还是画条船吧并在船上一起听一听雨
  也许自己就是一个雨季
  
          2011.05.18.卧夫制造

人言兽语

          太阳的背面
  
              ——读淑敏的画有感
  
  我庄重地端详一下太阳
  觉得不那么耀眼了
  阳光,很可能仅仅是你的化妆品罢
  很可能也没有太多的温度了
  若把流失的东西统统都拾回来该有多好
  你不相信你走的比我快走得比我远吗
  可能还要走得更远
  你只记得你把粉红色的植物
  分布在几张明信片上
  我抚摸着别人家的窗棂和透明的玻璃
  一心一意研究:如果再次遇到了大海
  诗情和爱情各占几分之几?
  这都是我昨天思考过的问题
  那些眼睛可以作证
  
             2011.07.05.卧夫制造

        (题图为淑敏油画作品《太阳的背面》

 

人言兽语

 

            拾荒者
  
              ——读黑羊的画有感
  
  梦里的路比康庄大道坎坷
  即将断流的河委曲求全
  绕着从土里挖出来的石头葬送了无辜的鱼们
  我同意把歇后语写在水上
  我同意婊子也立牌坊
  脱口而出的方言完全可以不负责任
  任何色彩都不可靠。乡亲们呵
  鸟类正在窗外虚张声势
  我为一粒玉米偷偷地摔破了好几面镜子
  但是,我成功地把心放得像门缝那么宽
  有个女子让我送她回家
  车到山前却疑无路
  我能飞起来一点点吧
  我总以为我能飞起来一点点
  
          2011.06.04.卧夫制造

                (题图为黑羊油画作品《拾荒者》)

 

  若无意外,我准备让我的心脏再跳动20年左右的时间。前10年继续奋斗,积攒钞票和冥币;后10年用于绘画和回忆。在我70岁之前,当我老得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就把自己干掉。
  于是每有闲暇,我就开始料理后事。竟然翻弄出来一大堆以前写的也许是诗的本子。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一直靠拾空酒瓶子换取养家糊口的钱粮,虽无画意,诗情犹未断流,即兴拣出几首,疑为笑料。


人言兽语

 

        诗 
  
  诗说:我真的想让你们特别开心
  可是我做不到
  诗说:你们把那么多的感受都给我了
  我可从来没给谁过答案
  诗说:你们把回忆给我了
  把想象和愿望
  把一条条街道和十字路口
  把剩下的森林和森林里的秘密
  把完整和不完整的故事
  每个季节和季节里的内容
  太阳、包括虚构的太阳
  身边的月亮和远处的月亮
  几乎全部给过我了
  诗说:不要对我许愿
  我也不会给任何人太好的运气
  不会治疗爱情
  和品德
  不会让你笑出声来
  不是灯塔
  不是黑暗让你伸手不见五指
  不!我什么也不是
  诗说:我不是粮食可以充饥
  不是闪电
  不是及时的雨
  诗说:我不是救世主
  不是医生
  不是交通工具可以乘坐
  不是啤酒人人能喝
  我不是霓红灯
  不是除夕之夜的和家欢乐
  诗说:我不是过街老鼠
  不是牛鬼蛇神
  不是处女
  诗说:你们用大地的头屑
  刻意制造一首一首废墟
  所有的诗句其实都是我的尸体
  诗说:我原本是不具体的谎言
  任谁捕捉
  我是一种灰尘
  被堆积于天堂的角落
  诗说:我是梦的遗址
  座落于白天与黑夜之间
  诗说:对我无须苦思冥想
  像风一样洒脱有致
  像水一样顺其自然
  终会心得其所

          2002.02.10.

人言兽语

 

          诗之呜呼
   
  诗歌不是米饭也不是紫葡萄
  酒窖里没有酒
  同样不是能跳舞的地方
  远比诗歌更重要的事件始终都在威胁我们
  激情还有多少?
  在所有的事实面前还能浪漫多久?
  若用月色写诗
  只能描绘出黑暗
  若用阳光写诗
  只能向人证实你正过着今天这种日子
  若用现在的雪写诗
  是告诉你日常生活该有多么苍白
  若用花瓣写诗
  是告诉你美丽总是那么短暂
  用风写诗
  说的是空虚
  用泪写诗
  说的是种种无奈
  诗歌这鬼东西以虚伪的形式在指缝间
  渐渐流失或者
  被强大的敌人几乎揭穿
  诗歌一旦被梦解放
  蒙娜丽莎就无法用微笑
  影响什么颜色的月季们了
  诗歌的阴谋已经被同胞们识破了
  只剩下一小撮革命同志心有灵犀
  就像野外的房子
  能让无家可归的猎人过冬

  我深情地吸着一支本地香烟
  一位平平常常的麻雀守在一棵冬天的果树上
  忽然逃往别处
  几个孩子躲到弟弟的车里欢天喜地
  我和他们都沟通过
  但没谈诗
  我想,人们固定于各自的部落里
  诗歌的力气那么微弱
  海市蜃楼是上帝的家乡
  天上的星星离我们有点远
  写诗简直不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
  男诗人自作聪明
  女诗人自作多情
  我想起了蚂蚁
  那种忙碌于闹市之外的小动物们

          2002.01.31.于宝山

人言兽语

        写诗的过程

  (一)


  你读一首诗的时候
  我正想去厕所
  但我纹丝没动
  我坚持着等你把诗读完
  随即我就忘了我所有的欲望
  有多少次当我求救于梦总被你的声音惊醒
  我用额外的诗构筑的蜂巢
  在你的枝头上几欲坠毁
  一次一次企图戒诗
  就像一次一次戒烟一次一次背叛自己

  (二)

  出发之前我忘了告诉你你可以不写诗
  有人聊起什么作品
  她说她的书法他说他的散文
  没等我打断他们,他们就住嘴了
  我觉得我正在被春天的气息渐渐充满
  是我刚喝的二锅头起作用了
  我前面的那个抱着一把大吉它的长发女孩
  还没正式瞅我一眼就下车了
  不像昨天我遇到的那双眼睛似曾相识
  在我脸上举办一次明明亮亮的扫荡

  (三)

  窗外的灯远远不及挂在夜幕上月牙儿凄凄楚楚
  这是被诗虐待的下场
  我和你经历过这辆车的沿线
  你也知道我一直想改头换面
  不过,你给我的东西毕竟比以前深刻多了
  无论我继续吃多少苦
  只要你把春风经常拂到我的脸上
  就是我茁壮的好日子

          2002.04.20.于北京特4路共汽下层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